第1章 官中之侠

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,这是杏花烟雨江南的暮春三月。

不过,今天却不见那“路上行人欲断魂”的绵绵春雨,而是一个艳阳普照、惠风和畅的好天气。

这是传诵千古的王勃《滕王阁序》中所写“南昌故郡,洪都新府,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”的江西省会南昌。

时为午未之交。

南昌城南门外,通往福建的官道上,一直到十里长亭,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,排列着全副武装的兵勇。

官道两旁,更是由无数的红男绿女,扶老携幼地列成两道人墙,看这情形,南昌城中的平民百姓,怕不已全部出动了哩!

顺着官道和人墙,一直往前瞧,那十里长亭前,一片较为宽敞的空地上,大大小小的官员,为数总在百员以上,一致鸦雀无声地按官职的大小,雁翅般肃立两旁。

这情形,算得上是冠盖云集!说得上是万人空巷!

究竟是什么大人物,值得全城大小官员,郊迎十里,以及全城百姓们的夹道欢迎呢?

哟!答案在这里了,那些夹道欢迎的百姓们手中,不是还挥着红红绿绿的旗帜吗!那上面写的是:“欢迎代天巡狩钦命七省巡按文大人。”

“欢迎新科状元文大人。”

“欢迎文青天文大人。”

“欢迎文青天。”

“欢迎文驸马。”

“欢迎……”

这就难怪啦:“代天巡狩钦命七省巡按”这官衔,本已大得吓人,再加上天子女婿和新科状元,更可想见其圣眷之隆,已到无可复加程度,这情形,又怎不教这批大小官员们,奉承之惟恐不周,而郊迎十里哩!

至于那些扶老携幼,夹道欢迎的老百姓,由他们所持那些形形色色、式样大小都不一致的旗帜这一点上加以判断,显然不是官府所发动,而是在一半儿惊奇,一半儿钦敬的情况下,自动前来的。

这,只要在那些挥舞着的旗帜上略一注视,就可得到答案,因为旗帜上所写的字中,欢迎“文青天”这几个字,远比其他职衔要多出数倍以上。

这原因,说来也很简单,做大官的,古今中外,到处都有,并不稀奇,但做大官而能被老百姓如此拥戴,自发前来夹道欢迎者,却不是很多见的。因为老百姓都知道文青天文大人是一个爱民如子、执法如山的好官。

郊外荒野,官道旁聚集的百姓越来越多,形成一道道人墙。可眼看已是午后,还迟迟不见文大人的官轿到来。

众人翘首以待中,都有些困了,饿了,纷纷到路旁的小吃店里随便地买些东西,填饱肚皮,由于需要进食的人太多太多,不一会儿,小店前便排起长龙似的队来。

突然,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,五匹骏马转眼就到了小店跟前。老百姓中有识得马上五人的,像遇见瘟神似地,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
只见其中一位身着华服的白衫青年,翻身下马,径直走到长龙队伍的前边扫视着,很快不怀好意地盯上了那位怀抱孩子的青衣少妇。她,正是排在小店长龙前端,准备进食的一位。

虽然是一身青布袄裤,但裁制得非常合身,衬托上她那少妇特有的丰盈体态和雪肤花貌,以及目前这梨花带雨的娇慵模样,更别具一番撩人的风韵。

这时,那些排在长龙中等候进食的人们,一见目前这情况,似乎肚子也不饿了,一个个悄然退去。

甚至于连那些正在小店中进食的人,也如见鬼魅似地,立即放下碗筷,纷纷付账,霎时之间,散得一干二净。

那青衣少妇目睹此情,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芳容为之大变。

她转过娇躯,迈开莲步,立即朝官道旁的人墙中奔去。

但那白衫青年;却一把将她拉住,呵呵大笑道:“娘子,娘子,今天我好不容易从千万人当中挑出你这位美人儿来,怎能就这么走了哩!”

青衣少妇满脸惶急,挣扎着,哀求道:“公子,我求求您,饶了我吧!我…

…我是有夫之妇啊!”

“有夫之妇更好。”白衫青年“嘿嘿”淫笑道:“嘻嘻……惟有像你这样的少妇,才懂得风情……”’青衣少妇带着哭声道:“公子,快放开我……”

白衫青年暧昧地笑道:“娘子,我能看中你,那是你的造化,乖乖跟我回去,保证你享受不尽。”

他扭头一声沉喝:“张得功,你立即带着她,上马先走。”

“是!”四个彪形大汉中,应声走出一人,扬掌向青衣少妇抓来。

青衣少妇急得尖声大叫道:“救命啦……救命……”

那官道上放哨的兵勇,排众而出,目睹此情,不由脸色大变,疾步而前,向白衫青年行了一个军礼,讷讷地说道:“公子爷……文……文大人马上就到……

您……您还是……”

“混账!”白衫青年嗔目怒叱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!也敢管本公子的闲事!”

那兵勇哭丧着脸,嗫嚅地道:“公子爷,不是小的胆敢管您的闲事,是文大人马上就来啊!”

白衫青年冷笑道:“什么文大人,武大人,他又能把本公子怎样!滚!”

接着,目注彪形大汉怒喝道:“张得功,你呆着干嘛?”

张得功一声暴喏,抓起紧搂着爱儿的青衣少妇,向臂弯一托,迈开大步向树阴下的骏马前奔去。

青衣少妇急得双足乱蹬,力竭声嘶地嚷道:“救命啊……救命呀……”

那些远远地站在官道旁人墙中旁观的人们,虽然个个紧咬钢牙,目射怒火,却都是敢怒而不敢言。

白衫青年目注张得功正在以绳索捆绑马上的青衣少妇,无比得意地哈哈大笑道:“好!好!今天,真是不虚此行,不虚此行!”

接着,向其余三个彪形大汉,挥挥手道:“走!咱们打道回府。”

他的话声未落,“站住!”一声劲叱,遥遥传来。

人影一闪,白衫青年面前,已捷如飞鸟似地飘落一位眉目清秀、文质彬彬的青衫少年。

他,年约十八九,身材修长,肤色微显苍白,不但外表文质彬彬,显得弱不禁风,严格说来,还有点病容,与他方才所显示的超绝轻功与那一声震耳劲叱,委实太不相称了。

白衫青年脸色一变道:“你这是对本公子说话!”

青衫少年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白衫青年冷笑道:“你知道本公子是谁?”

青衫少年微微一哂道:“谁不知道你是节制湘、鄂、赣三省,两湖总督莫荣的孽子,也是炙手可热、权倾天下的奸相严嵩的干孙子……”

不等青衫少年说完,白衫青年已是脸色铁青地扭头震声大喝道:“李得胜,拿下这个狂徒!”

一个彪形大汉,应声而去,扬掌向青衫少年当胸抓来。

青衫少年冷冷一笑道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!”

话声中,虚垂的右手屈指轻弹,也不知怎的,那来势汹汹的彪形大汉,竟然如遇蛇蝎似地,突然抱腕疾退丈外,龇牙咧嘴,一副痛楚不堪之状。

白衫青年人目之下,目射骇芒地朝另两个彪形大汉挥手喝道:“你们俩一齐上!”

紧接着,又扬声喝道:“张得功,你先走!”

青衫少年又冷笑一声道:“还走得了吗!”

左手凌空连点,两个飞扑上来的彪形大汉,已应指当场呆立。

同时,右手朝那树阴下正待飞身上马的张得功,扬掌遥遥一推,隔着足有二丈以上的距离,张得功竟被一股阴柔潜劲,*得连连后退,一直到他的背部贴上那数人合抱的大樟树上才被挡住。

张得功方自惊魂略定地长吸一声,却又立即脸色大变地闭上了双目,但听“笃笃”连响,他的四肢与头上的发髻,竟同时被五柄三寸长短,其薄如纸的柳叶飞刀,钉在树上。

说来,不单是惊险已极,也妙到毫巅。

那五柄雪亮的柳叶飞刀,虽然将张得功四平八稳地钉在樟树上,却并没伤及他的肌肤,而仅仅是以毫发之差,钉住他四肢的衣衫和头顶的发髻。

这情形,当事人的张得功,固然被惊骇得昏了过去,白衫青年也脸色如土,即连那些本已吓得远远离去,挤入官道旁人墙中的旁观者,也一齐目瞪口呆,不自觉地又围了上来。

至于那位紧抱着爱儿,被张得功绑在马背上的青衣少妇,自然也不再哭叫了,睁着一双犹带泪痕的美目,静静地注视情况的发展。

青衫少年星目中寒芒电射地凝注着白衫青年,沉声叱道:“青天白日,朗朗乾坤,竟在众目睽睽之下,公然抢劫良家妇女,你,不啻是江洋大盗,还亏你是官家公子!”

白衫青年可能因对方对他并未采取进一步的行动,以为是慑于他的赫赫家世,不由胆子又壮了起来,当下,脸色一沉地冷笑道:“小子,你该懂得‘灭门令尹’这四个字的意思吧?”

“当然懂得。”青衫少年微哂着接道:“小小的令尹,都可使人灭门,像你那贵为封疆大吏的混蛋父亲,要灭城灭国,也并非难事……”

白衫青年截口接道:“你既知此中厉害,还敢多管闲事!”

青衫少年冷冷一笑道:“莫子良,我没工夫跟你废话,今天,你既然被我亲自碰上,算是你流年不利,死罪暂免,活罪难饶!”

一顿话锋,猛跨三步,扬手左右开弓,“噼噼啪啪”,揍了四记火辣辣的耳光,打得莫子良两眼金星乱舞,踉跄退出五尺,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满口断牙和鲜血,一张丑脸儿,顿时肿成了猪肝色。

这情形,可震慑得莫子良心胆俱寒,连大气再也不敢出了,旁观人们,更是目瞪口呆,鸦雀无声。

青衫少年从容走向樟树下,收回自己的柳叶飞刀,并将那绑在马背上的青衣少妇放下,温和地说道:“大嫂,不用怕,我送你回家……”

也不管青衣少妇的反应,转身戟指莫子良,朗声叱道:“莫子良,回去告诉你那混蛋父亲,叫他多加反省,老百姓完粮纳税,供养他们,是要他们替朝廷效忠,替老百姓解除疾苦的,如果不痛改前非,继续倒行逆施,鱼肉老百姓,哼!”

一顿话锋,剑眉双轩地朗声接道:“我,虽然没权力摘他的顶戴,却有力量摘他的脑袋瓜子!”语声锵锵,作金玉鸣。

全场气氛为之一窒之后,突然爆出疏落的欢呼声:“好啊……”

“痛快呀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霎时间,春雷般的掌声,与疯狂的欢呼声震撼原野,掩盖了一切……

就当此时,一个管家模样的灰衫中年人,由人丛中挤出,气急败坏地走近青衫少年身前,搓手顿足地埋怨道:“我的好少爷,你闯下滔天大祸啦!”

青衫少年剑眉一挑道:“老人家,我满腔热血未凉,眼看此种伤吴害理的罪行,怎能不管?”

灰衫中年人苦笑道:“少爷,你还记得我平常对你的交待吗?”

青衫少年轻轻一叹,默默垂首。

灰衫中年人长叹一声道:“少爷,你也不用难过了,俗语说得好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咱们且回去再说吧!”

这时,那春雷般的掌声与疯狂的欢呼声已经停止,旁观的人都以惊诧的眼光,静静地注视着他们。

青衫少年目光一瞥那仍然显得一脸感激神色的青衣少妇,坚决地说道:“老人家,送佛送到西天,咱们得先送这位大嫂回去。”

灰衫中年人眉峰一皱之间,旁观人群中,走出一位游学秀士装束的白衫青年,向着青衫少年抱拳一拱道:“这位兄台,如有甚困难,兄弟当可效劳。”

这位游学秀士装束的白衫青年,生得方面大耳,阔口狮鼻,身材也颇为魁伟,外表上虽然有点寒酸劲儿,但眉宇之间英气勃勃,顾盼有神,俨然有一股慑人的威仪。

更奇的是,他的外表尽管寒酸,背后却跟着两位仪表不俗,衣着也颇为华丽的随从。

那是两位中等身材的半百老者,一衣黄,一衣蓝,两人都是气宇轩昂,两鬓斑白,神采奕奕,威态慑人。

当白衫青年向青衫少年说话之间,这两位,却是目光炯炯地向青衫少年和灰衫中年人二人的周身上下,仔细地打量着。

青衫少年拱手还礼道:“不敢当!请教兄台尊姓台甫?”

白衫青年神秘地一笑道:“兄弟文逸民,请教兄台……”

青衫少年方自口齿启动间,灰衫中年人已目光一亮地抢先抱拳长揖道:“原来是文青天文大人,少爷还不参见文大人。”

青衫少年这才意识到,眼前这位外表寒酸的白衫青年,就是新科状元,天子快婿,官拜七省巡按,口碑载道的文青天文逸民,于是抱拳长揖道:“小可参见文大人。”

文逸民连忙含笑还礼道:“二位不必拘礼,目前,我也算半个江湖人……”

这当口,旁观的人群,已引起轻微的骚动,那个花花公子莫子良,鼠目一转之下,已打算拔足飞奔。

蓝衫老者入目之下,一个箭步,如鹰提小鸡似地,一把将莫子良抓住,冷笑一声道:“小杂种,你还想走吗?”

扭头一声沉喝:“来人,将这几个,通通拿下。”

人群中一声暴喏,纵出八个彪形大汉,飞奔前来。

这同时,那黄衫老者却振臂一挥,震声大喝:“诸位请肃静!”

人群中的骚动立即被压了下去,那官道上放哨的兵勇,也闻声再度赶来,入目之下,向最前面的旁观者,低声查问之后,脸色大变,欲立即转身离去。

但他的脚步才动,黄衫老者却含笑唤道:“那位兄弟,请回来。”

那兵勇闻声一抖,驻步回身肃立,黄衫老者正容说道:“大人有谕,不许向长亭通报,你且站在这儿,维持秩序。”

那兵勇毕恭毕敬地答道:“是!”

此时,黄衫老者已伸手拍开了被青衫少年所制,莫子良手下的两个彪形大汉的穴道,并同时向青衫少年深深地注视了一眼……

这些,其实都是几方面同时进行的事。

当文逸民手下的人,动手将莫子良和他的四个家丁五花大绑时,文逸民却目注青衫少年笑问道:“兄台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哩!”

青衫少年一愣道:“文大人可没向小可问话呀!”

文逸民笑道:“好,兄弟再说一遍,兄台尊姓与台甫?”

青衫少年讪然一笑间,灰衫中年人已抢先说道:“大人,区区山野草民,这姓氏不报也罢。”

文逸民淡淡地一笑道:“我看得出来,二位都是游戏风尘的奇侠,不愿与我这种官场中俗人交往……”

灰衫中年人连连截口笑道:“大人言重了!草民等固然不敢与官场中人高攀,但文大人赤胆忠心,爱民如子,执法如山,算得上是‘官中之侠’……”

文逸民含笑截口道:“阁下谬奖,这‘官中之侠’四字。

使我深感汗颜。”

灰衫中年人正容说道:“大人,草民等可是言出至诚。”

“咱们不谈这些。”文逸民淡笑着接道:“方才我已说过,我也算半个江湖人,虽不敢自诩深懂江湖人的习性,至少也不致太外行,二位不肯以姓氏见示,自不便强求……”

灰衫中年人连忙深深一躬道:“多谢大人大量宽容,并非草民故意卖关子,委实是有难言之隐。”

文逸民笑了笑道:“这个,我知道,方才所发生的一切,我都亲眼目睹,这案子,也立即可以审结,二位是否有兴,前往长亭观审?”

“这个?”灰衫中年人沉思着接道:“如果文大人不需草民前往作证,我想……不必去了……”

青衫少年截口接话道:“老人家,咱们前往观瞧也好。”

灰衫中年人蹙眉摇首间,那黄衫老者却走近他身边,以低得只有他们二人听得到的语声正容说道:“阁下最好是改装易容,杂在人丛中前往观瞧,也许有所发现。”

灰衫中年人讶问道:“这位大人,此话怎讲?”

黄衫老者接道:“阁下,如果我的观察不错,恐怕有人会对二位有不利企图……”

灰衫中年人正容相谢道:“多谢大人提醒,草民记住……”

这时,文逸民含笑接道:“二位,俗语说得好,相见便是有缘,咱们虽然是萍水相逢,却不能不有点表示。我在南昌城中,可能要稍做逗留。”接着,又神色一整道:“二位如不以文逸民为官场俗人见弃,务盼随时驾临行辕一叙。”

微顿话锋,摘下右手中指的一枚宝石戒指,双手递与青衫少年道:“兄台请暂时收下这个,凭此戒指,不论辕门宫门,都可通行无阻。”

青衫少年微一迟疑之间,灰衫中年人已抢先说道:“少爷,既承大人抬爱,你就暂时收下吧!”

青衫少年这才双手接过戒指,并正容说道:“多谢文大人!”

说着,看也不曾看一眼,立即套向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。

文逸民这才含笑说道:“好,二位请记住我方才所说的话,再见!”

微一拱手,扭头向黄衫老者沉声说道:“王诚,利用莫子良现成马匹,咱们赶向长亭,那位民妇与主犯莫子良,立即带走,其余人犯由孙老大押后送来。”

黄衫老者恭声应“是”之后,那八个彪形大汉中,立即有人将莫子良的五匹健马牵了过来,并将莫子良绑在其中一匹的马背上。

蓝衫老者又分别将文逸民与青衣妇人扶上马鞍,并向旁观人群挥手扬声道:

“诸位请让路。”

一阵欢呼声中,旁观人群立即让开一条通往官道的路。

但那青衣妇人,却突然惊呼道:“大人,难妇我……不敢骑马。”

文逸民业已催动坐骑,驰向官道,闻言之后,扭头喝道:“王诚,你上马扶住她!”

黄衫老者恭应一声,飞身坐在青衣妇人前面,扭头笑了笑道:“大嫂,请你抓住我的腰带……”

滚滚黄尘中,一行五骑,循官道向十里长亭疾驰而去。

黄衫老者又向后振臂高呼道:“诸位,要看热闹的,到长亭去吧……”

官道两旁,霎时之间,人如潮涌,一起奔向长亭,同时爆出震撼原野的欢呼:“欢迎文大人……”

“欢迎文青天……”

“去长亭啊……”

“去长亭看文青天杀奸臣呀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莫子良手下的四个家丁,也在八个彪形大汉推搡之下,循官道向长亭走去。

这本来是人山人海的荒野,片刻之间,已只剩下官道上那三步一岗、五步一哨的兵勇,和青衫少年与灰衫中年人,二人在蹙眉沉思着。

灰衫中年人目注不远处,那像一群鸭子似的人潮所卷起的漫天黄尘,神态肃然地说道:“少爷,我想,方才那位黄衫人所言,必然另有深意。”

青衫少年一扬剑眉道:“老人家,我的意思,毋须改装易容,咱们不如……”

灰衫中年人截口接道:“少爷,此事关系重大,可不能逞血气之勇。”

青衫少年抗声道:“老人家,咱们总不能一辈子躲下去啊!”

灰衫中年人道:“当然不能一辈子躲下去,事实上,目前也到了没法再躲的时候了。”

微顿话锋,长叹一声道:“好!咱们就这么前去瞧瞧,但我还要提醒你一句,不到万不得已时,不许逞血气之勇!”

青衫少年苦笑道:“我知道,事实上,恐怕也瞧不出什么名堂来。”

说话间,两人已是迈开了大步,向长亭方向飞奔而去。

当这小吃店前,青衫少年痛惩花花公子莫子良的闹剧正进行间,十里长亭那边,钦差大人的全部仪仗和大队人马的随员,也恰好到达长亭。

文逸民既然是代天巡狩,易言之也就是代表天子出巡,加上他那驸马的身份,固然令人侧目,而军容之壮与威仪之显赫,更是令人心生天威咫尺,不敢仰视之感。

这情形,自然震慑得早就在长亭恭迎的大小官员,连大气也不敢出,一齐跪接下去,并同时高呼:“卑职等恭迎钦差大人!”

惟一例外,没爬伏下去,仅仅是躬身迎候的,只有一个节制三省的总督大人莫荣,与江西巡抚唐伦二人,这倒并非他们自高身价,而是因为这二位是独当一面的封疆大吏,在体制上,除了向皇帝下跪之外,对朝廷其余大员,都可以不必下跪。

可是,那顶堂皇而华丽的八抬大轿中,不但不见钦差大人走出来,也没听到一丝声息。

就在恭迎的文武官员暗中一愣之间,八抬大轿的后面,驰过一骑健马,马上一位侍从装束,却是佩戴三品官阶的中年武官,朝着恭迎如仪的大小官员朗声说道:“诸位大人,请免礼,文大人早已轻装简从,先行进城,此刻,可能已快回来了哩!”

大小官员一听此言,不由纷纷起立,面面相觑,现出一脸苦笑。

尤其是那位总督大人莫荣,更是脸色为之一变,但他也仅仅是那么一变,立即恢复了镇静,并掠过一丝不是有心人难以察觉的冷笑。

身为“地主”的江西巡抚唐伦,连忙向马上的武官抱拳谄笑道:“刘大人辛苦了!钦差大人既然还没来,刘大人请先行下马,歇息一下如何?”

这位刘大人,单名一个煜字,本是皇帝身边的侍卫,马上马下功夫,都很了得,如今,临时奉派为钦差大人的侍卫,唐伦自然得特别巴结一番。

但刘煜却淡淡地一笑道:“唐大人盛意心领,文大人既然还没回来,可能待会儿有就地处理的案件,卑职还得准备一番。”

接着,扭头沉声喝道:“来人!立刻将公案排好备用!”

一片恭喏声与人影穿梭中,钦差大人的八抬大轿前,已安排好一座临时公案。

虽然是临时急就章,但却布置得井井有条,一点也无损于公堂的庄严肃穆。

由此一点,也足见这位文大人,委实是有心人,一切都已事先安排。

公案后,设有三张虎皮交椅,刘煜指着两旁的虎皮交椅,向莫荣和唐伦二人笑了笑道:“这两个座位,是二位大人的,二位大人久候辛苦了,不妨先行坐下,歇一会儿……”

他的话声,却被一阵由远而近,声震原野的欢呼声所淹没了!

“欢迎文大人……”

“欢迎文青天……”

“走啊……”

“瞧呀……”

这一阵越来越响的欢呼声,不但淹没了刘煜的话声,也使莫荣与唐伦二人,脸色为之大变。

一阵急骤的马蹄声,由远而近。

渐渐地,已可看出马上人的面目了。

刘煜忽然扬声喝道:“诸位大人,文大人驾到!”

一阵“唏聿聿”的长嘶过处,五骑健马,一齐止于长亭之前。

大小官员来不及重行排列官位,连忙转过身躯,就地爬伏下去。

尤其是莫荣与唐伦二人,一见那五花大绑,捆在马背上的莫子良,霎时之间,脸色如土,连官场中应有的礼仪也忘记了。

文逸民已在黄衫老者的侍奉下,含笑下马,并连连点首说道:“诸位大人辛苦了,辛苦了,请平身,兄弟换过官服,再与诸位见面。”

说着,已快步钻人那顶八抬大轿之中。

那些爬伏在地上的大小官员,重行站起之后,才知道情况的严重了。

但他们除了暗中捏了一把冷汗,各自转过身躯,肃立原地之外,却是连大气也不敢哼一声。

早巳排列公案两旁的执事人员,已将五花大绑的莫子良押在公案前跪倒,至于那青衣少妇,则特别让她抱着小孩,就地趺坐一旁。

至于那些随后赶来的老百姓,已在负责警戒的兵勇约束之下停止欢呼。并在现场约六丈之外,围成一道半月形的人墙,一眼望过去,但见黑压压地,万头攒动,也不知究竟有多少人。

这情形,苦只苦了长亭前那不知是属于谁家的耕地,那本来长得青葱茂盛的麦苗,这下子可好,全部踩坏啦!

盏茶工夫过后,云板三响,文逸民全身官服,缓步走出八抬大轿,径自在公案后正中的虎皮交椅上坐下,大小官员自然是重行参拜礼仪。

一些官场中应有的繁文缛节过后,文逸民向莫荣和唐伦二人摆摆手,含笑说道:“莫大人,唐大人,请就座!”

莫荣、唐伦二人同声恭应道:“谢大人!”

这当口,莫荣与唐伦二人似乎已想开了,脸色也恢复正常,恭应一声之后,各自就文逸民两旁的虎皮交椅,侧身坐下。

文逸民俊脸一沉,一拍惊堂木,沉声喝道:“莫子良,抬起头来!”

莫子良脸色如土,抬起头。

文逸民冷笑着道:“莫子良,你知罪吗?”

莫子良连忙爬伏下去,以首连连触地道:“小的知过了,求大人开恩……”

这时,莫子良的四个家丁也已押到,一字横排,跪在他的后面。

文逸民冷笑一声:“知过了就好。”

接着,扭头向坐在他左边的莫荣问道:“莫大人!听说这个莫子良,是莫大人的哲嗣,确否?”

莫荣漠然地点点头道:“是的,正是卑职小犬。”

文逸民神色一整道:“本部堂一入江西省境,至少已接获百宗以上的密告,其中十之八九是揭发令郎污辱良家妇女的罪行,莫大人对于这些,是否也曾有过耳闻?”

莫荣镇定地笑了笑道:“文大人,卑职居官清正,执法如山,平时开罪各地乡绅之处,在所难免,文大人总不能凭这一面之词,而将犬子绳之以法呀!”

文逸民冷笑一声:“莫大人,你是要本部堂拿出证据来?”

“卑职不敢!”莫荣笑了笑道:“但俗语说得好,捉奸捉双,拿贼拿赃……”

文逸民截口冷笑道:“要证据,好!以往的暂且不说,就说今天吧!本部堂亲身目睹,附近老百姓万目所视万手所指,还能假得了吗?”

伸手一指盘坐公案前的青衣少妇,沉声接道:“今天,本部堂亲眼所见受害的民妇,就是她,莫大人不信,不妨亲自问问令郎和这位民妇?”

莫荣似乎没料到这一着,原先满肚的弯弯绕绕都不管用了,情急之下,只好以哀求的语声道:“文大人,有道是:宰相肚里能撑船,卑职就只有这一个独子,平日难免溺爱过甚,务望文大人看在同朝为官分上,法外开恩,多多遮盖……”

文逸民冷然截口道:“很抱歉!本部堂只知执法如山,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!”

莫荣仍然是以衰求的语气,凑近文逸民耳边,以低得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的语声道:“文大人,得饶人处且饶人,这些年来,卑职总算略有积蓄,文大人如有所命……”

文逸民脸色一沉,截口冷笑道:“莫大人别看错了人,文逸民可不是严嵩!”

惊堂木一拍,沉声接道:“莫子良倚仗乃父官势,鱼肉乡民,公然抢劫良家妇女,罪不容诛,着即就地正法,从犯家丁四名,杖一百,发配边疆充军!”

微顿话锋,又扬声接道:“两湖总督莫荣,纵子辱民,并于公堂之上,企图向本部堂行贿,不但有负朝廷倚畀之重,抑且有玷官箴,着即听候参处!”

“江西巡抚唐伦,南昌知府毛承德,知情不报,有亏职守,一并听候参处。”

这宣判,算得是大快人心,但却震慑得全体官民,鸦雀无声。

文逸民一口气宣判完毕之后,又沉声喝道:“传南昌府!”

南昌知府毛承德应声爬伏案前,颤声说道:“卑职毛承德,叩见大人。”

文逸民沉声喝道:“抬起头来!”

接着,抬手一指云集外围的无数平民,平静地问道:“贵府看到了吗?”

毛承德恭应道:“回大人,卑职看到了。”

文逸民接道;“看到了就好,烦贵府立即派员查明农地所受损失,从优赔偿,所需银两,派员向本部堂行辕具领,不得延误!”

毛承德在千百十名大小官员中,独承钦差大人召见,本来不知是祸是福而提心吊胆的,此刻,一听竟是如此这般之后,这才如释重负地暗中长吁一声,连声恭喏道:“是,是,卑职立刻遵办。”

“还有”文逸民一指那位青衣少妇接道:“这位民妇,也请贵府立即派员护送返家,并致赠慰问金纹银百两,明天一并向行辕具领。”

毛承德恭喏道:“卑职遵命。”

“好,贵府请退下。”

毛承德行礼退下时,那位总督大人莫荣,想他是横了心,当下目注文逸民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文大人,已经决定这么做了?”

文逸民漠然地点首道:“不错!”

莫荣冷冷一笑道:“本督斗胆,请文大人多多三思而行。”

这位总督大人也够跋扈,居然连称谓也改了。

文逸民脸色一沉,注目问道:“莫大人,你这是威胁?”

“岂敢!”莫荣冷笑着接道:“本督方才已经说过,只有这么一个孽子,如果文大人一定要绳之以法,势将使寒家断绝香火……”

文逸民截口冷笑道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!”

莫荣正容接道:“如果文大人能法外从宽,免犬子一死,本督除衷心感激之外,并向朝廷自请处分。”

“说得好。”文逸民淡笑着接道:“如果本部堂不能法外从宽呢?”

莫荣冷笑道:“本督方才已说过,请文大人多多三思!”

文逸民笑了笑道:“我心如秤,不能随人高低,方才,本部堂也已说过,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莫大人请勿再言。”

一拍惊堂木,剑眉一挑地震声大喝:“刽子手!立即行刑!”

公案前一声暴喏,一个手执钢刀的刽子手,已大步走向莫子良身前。

莫子良早于听到文逸民宣判之时,即吓得昏死过去,此刻,那要命的刽子手走到他身边去,倒省一番惊恐了。

但他那身为总督大人的父亲莫荣,却脸色大变地霍然起立,嗔目大喝道:

“住手!”

刽子手那柄雪亮的钢刀,本已扬起,即待砍下,闻声之后不由僵在那儿,以目光向文逸民请示。

这时,莫荣已飞快地接道:“文大人,本督提最起码要求,请暂时将犬子收押,咱们一同进京,请皇上公断。”

“先了官司后上朝。”文逸民目注刽子手,震声接道:“行刑!”

寒芒一闪,血光进射,这位作恶多端的花花公子,业已在国法之前,身首异处了。

那位怀抱婴儿的青衣少妇,本就坐在莫子良身边不远处,入目之下,不由惊出一声尖叫,幸亏毛承德派出护送她的人员适时赶到,将她扶了出去。

这些,本来也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。

当莫子良伏法之同时,那执行杖责四名家丁的人员,也开始行刑。

就在那青衣少妇的尖叫,四名家丁杀猪似的哀号声中,旁边的平民百姓,已情不自禁地发出一片春雷似的欢呼。

这时的莫荣,在心痛自己独子惨死的情况之下,已失去理性,只见他,面色铁青,双目尽赤,猛然一捶公案,戟指文逸民,怒声叱道:“文逸民,你欺人太甚!”

文逸民勃然变色,一拍惊堂木,震声叱道:“莫荣,你身为方面大员,居然藐视钦差大臣,咆哮公堂,你以为本部堂治不了你!”

莫荣似乎已豁了出去,冷笑一声道:“文逸民,本督提醒你,皇上只赋予你对二品以下官员,有先斩后奏之权,本督纵然承认咆哮公堂,你又能把我怎样!”

姜,毕竟是老的辣,莫荣虽然是悲愤攻心之下,口不择言,却也只承认说咆哮公堂,不敢自承“藐视钦差大臣”。

文逸民微一沉思,正容说道:“莫大人,你莫*得我走极端!”

莫荣怒吼道:“你走极端怎样?还能将本督吃了不成!”

文逸民脸色一沉道:“本部堂虽然治不了你,却有权摘你的顶戴!”

莫荣戟指怒叱道:“凭你也配!”

文逸民冷笑道:“你看看本部堂配不配!”

一顿话锋,震声接道:“请尚方宝剑!”

那位侍立一旁的三品侍卫刘煜,立即应声由八抬大轿中捧出一把外表华丽已极的宝剑,毕恭毕敬地供在公案正中。

文逸民也同时起身,让侍从人员将他的坐椅稍微移向一旁,以便大小官员参拜。

当文逸民重行就座时,大小官员已一齐爬伏在地,高呼“万岁”参拜如仪。

当然,身为总督大人的莫荣,尽管心中老大不愿意,但面对皇上所赐的“尚方宝剑”,却也不敢失礼,领头参拜。

文逸民脸色肃穆地朗声说道:“除莫荣之外,诸位大人请平身。”

大小官员闻言之后,自然是立即起身,肃立两旁。

但出人意外地,莫荣居然冷笑一声,也霍然站起。

文逸民勃然变色,一拍惊堂木,沉声喝道:“拿下!”

莫荣震声大喝道:“谁敢!”

那两个遵令上前拿人的兵勇,居然被莫荣的威态所慑,而为之趑趄不前。

紧接着,莫荣扬声大喝道:“卫士备马!伺候本督回衙。”

他,说的虽然是“伺候本督回衙”,但骨子里却是命卫士们保护他硬闯。

“想走,哼!没那么容易!”文逸民朗声命令道:“刘大人听令!”

刘煜躬身恭喏道:“卑职在。”

文逸民沉声接道:“传令御林军,不论任何人,胆敢不遵法令,擅自行动者,以叛逆论处,格杀勿论!”

前文已经说过,文逸民是代表天子出巡,又是天子女婿,依制可使用皇帝半副仪仗,他的卫队,自然也是由御林军中临时调用的了。

而这位三品侍卫刘煜,也正是这批御林军的统领,当下他恭喏一声之后,立即将文逸民的谕令朗声下达,那些环伺四周的御林军,也“轰”然恭喏。

这情形,使得莫荣手下的卫士,震慑得连大气也不敢出,这时,一直不便开口的巡抚大人唐伦,可再不便装聋做哑了。

他,快步走近莫荣身边,低声说道:“莫大人,您可……可不能意气用事。”

刘煜也脸色肃穆地走近莫荣身边,冷然说道:“莫大人,请莫让我为难!”

扭头挥了挥手道:“拿下!”

两个御林军应声而前,左右夹持着,将莫荣押向公案前,使其强行跪下。

这情形,可震慑得全场一片肃静,落针可闻。

旁立的唐伦,整了整袍带,向文逸民躬身说道:“启禀钦差大人,莫大人是因爱子的伏法,悲伤过度,一时控制不住情绪,而致失仪,尚请钦差大人赐予矜全……”

“失仪?”文逸民截口冷笑道:“唐大人说得多轻松!”

唐伦方自讪然一笑间,文逸民却摆手接道:“唐大人请回座!”

唐伦苦笑着刚刚坐回他自己的座位,文逸民目注垂首跪在公案前的莫荣,沉声喝问道:“莫荣,你知不知罪?”

莫荣抬首抗声反问道:“本督有何罪行?”

文逸民冷笑一声:“好!本部堂说给你听!”

一顿话锋,才沉声接道:“一、你藐视钦差大臣,公然抗命!二、咆哮公堂目无法纪!三、贪赃枉法,鱼肉良民!

四、纵子辱民,形同盗匪!这些,不过是荦荦卓著者,其余罪行,可说是择发难数……”

莫荣接口冷笑道:“好,你总算没给本督扣上叛逆的帽子!”

文逸民道:“这些罪行,都是铁证如山,不容狡辩,本部堂奉旨出巡,旨在洞察民隐,翦除贪官污吏,决不因犯官官职之大小而有所偏颇!”

一顿话锋,戟指怒叱道:“你,官拜两湖总督,节制三省,圣眷之隆,无以复加,乃不思感恩图报,更不想你这些锦衣玉食,席丰履厚的享受,完全是老百姓的膏血,反而泯灭人性,任意胡为,你……你还能算是人!”

语声锵锵,有若黄钟大吕,且言浅而意深,弥足发人深省,不但震慑得强悍跋扈的莫荣,默然垂首,其余大小官员,也莫不悚然动容。

文逸民语声顿处,又轻轻一叹道:“莫荣,本部堂本想暂时放过你,静候皇上裁决,但继想皇上付托之重,与湘、鄂、赣三省数千万黎民期望之殷,又不得不改变初衷。”

接着又正色道:“试就修身,齐家,治国,平天下的大道理而言,你连本身与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,又怎能治理这数以千万计的军民百姓?”

“所以,如果本部堂暂时放过你,不但有负皇上托付之重,也愧对在你暴政统制之下的湘、鄂、赣三省数千万无辜黎民。”

语声再顿,脸色一沉地沉声喝道:“左右!立即剥下莫荣的冠带袍服!”

“是!”

两个御林军恭喏声中,已迅捷地将莫荣身上那些代表总督官衔的冠带袍服等,剥了下来。

莫荣虽然斗不过钦差大臣的权威,却连声冷笑道:“文逸民,除非你立即杀了我,否则有得你瞧的!”

文逸民淡淡地一笑道:“莫荣,我知道你是奸相严嵩的干儿子,本部堂等着就是!”

接着,又一拍惊堂木,震声说道:“两湖总督莫荣,已先行革职,着交江西抚台暂行收押,至于两湖总督一职,在新任总督未到任之前,由本部堂与江西巡抚唐大人,暂时联合署理,退堂!”

在老百姓的如雷掌声与欢呼声中,响起三声号炮,这是表示钦差大人已经起驾,进城去了……

这时,已近黄昏。在数以万计的围观老百姓像潮水一般退去的人潮中,那位最先惩治莫子良的青衫少年与灰衫中年人,也杂在人潮中“随波逐流”着。

那青衫少年,边走边蹙眉说道:“奇怪,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。”

灰衫中年人苦笑道:“少爷,如果敌人能如此轻易地被发觉,也就算不上阴险毒辣啦!”

青衫少年接问道:“老人家,您是否已有发现?”

灰衫中年人轻轻一叹道:“咱们回去再谈。”

“方才文大人所赐送的戒指,可不简单。”

“钦差大人所赐送的东西,当然不会简单嘛!”

“不!”青衫少年接道:“我不是这意思,老人家,您瞧厂说着,随手将戒指递了过去。

灰衫中年人接过一瞧之后,不由“咦”的一声道:“这是皇上所御赐的戒指,怪不得文大人方才说,不论辕门宫门,持此都可通行无阻。”

将戒指还给青衫少年,接道:“这等重要信物,竟赠与萍水相逢的陌生人,这事情,委实透着稀奇。”

青衫少年沉思着接道:“老人家,我总觉得,文大人此举,必然另有深意。”

“不错,”灰衫中年人接道:“文大人这个人,还似乎特具有一种普通官场中人所欠缺的豪侠胸襟。”

接着,又自语似地说道:“即以方才他对长亭附近那些被群众踏坏的青苗所做的处置而言,事情虽小,但却充分显示他那种仁民爱物的精神。”

青衫少年点点头道:“是的,我也有此同感……”

这二位,本是故意随着涌向城内的人潮,走向人城方面,因为人多,速度自然不快。

边走边谈中,路程还没走到一半,夜幕却已低垂。

至于文逸民和他的仪仗队和护送官兵们,因官道上有兵勇开道,速度自然快得多,这时已走得没有影儿,可能早已进了城啦!

青衫少年一顿话锋之后,又皱眉接道:“老人家,您有否注意,那文大人身边的两位半百老者,是否也有点奇特?”

灰衫中年人笑问道:“如何奇特法?”

青衫少年道:“我总感觉,他们似乎不像是官场中人。”

灰衫中年人笑道:“钦差大人的手下,不像官场中人,像什么人呢?”

青衫少年笑了笑道:“倒像是道上朋友。”

灰衫中年人扭头笑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青衫少年含笑反问道:“老人家这是考我?”

灰衫中年人笑道:“就算是吧……”

这两位,说来也有点怪,一个称“少爷”,一个称“老人家”,似乎有点不伦不类,使人摸不透他们彼此之间。究竟是什么关系?

而这位“老人家”的外表,又根本谈不上老,更使人有莫测高深之感!

至于这位“少爷”对“老人家”的谈话态度,好像颇为尊敬,但也似乎很随便,同样地令人困惑不解……

青衫少年笑了笑道:“老人家,我说出来试试看,说得不对时,您可莫要见笑。”

灰衫中年人笑道:“好,我不笑就是。”

青衫少年这才沉思着说道:“第一,他们能察觉暗中有人,企图对咱们不利。”

灰衫中年人“唔”一声道:“第二呢?”

青衫夕年道:“第二,我点那莫子良家丁穴道的手法,是本门独门手法,他,居然一拍即开,而且,当他拍开那家丁的穴道时,还特别盯了我一眼。”

灰衫中年人点头赞许道:“少爷,你能注意到这些,已算是可以闯闯江湖了。”

“真的?”青衫少年目光一亮地道:“老人家放心我去闯扛湖了?”

灰衫中年人忽然长叹一声道:“少爷,事到如今,不放心也怕不行啦!今天晚上,可能就是咱们分手的时候了!”

青衫少年身躯一震道:“老人家,您……此话怎讲?”

灰衫中年人伸手递过一个纸团,道:“你先瞧瞧这个。”

青衫少年打开纸团一瞧,只见上面潦草地写着:“林大年,今夜三更,踵府拜候。”

末尾没署名,仅仅划上两根交叉的白骨。

青衫少年人目之下,不由张目讶问道:“这是冲着我父亲来的。”

灰衫中年人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“可是,”青衫少年轻轻一叹道:“家父已失踪多年啦!”

灰衫中年人苦笑道:“他们把我当成了令尊,因为他们认为我是戴着人皮面具。”

青衫少年接问道:“老人家,您……真的戴有人皮面具?”

灰衫中年人点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青衫少年又张目讶问道:“那么,您老本来是谁呢?”

灰衫中年人苦笑道:“这个,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的。”

青衫少年注目问道:“为什么现在不能说?”

灰衫中年人脸上掠过一丝凄凉的笑意道:“少爷,我有不能不暂加隐瞒的苦衷。”

“那么,”青衫少年只好改变话题道:“这两根白骨,代表着什么人?”

灰衫中年人沉声道:“少爷,今夜三更,你就会知道啦!”

青衫少年轻轻一叹道:“老人家,都是我不好,如果方才我不炫露那柳叶飞刀的独门暗器,可能不会有什么……”

灰衫中年人截口长叹道:“少爷,这些都不必谈了,事情迟早都会来的,提前解决,倒也干脆……”

这时,离城已不过二里许,那密集的人潮,也已变成疏疏落落,夜幕自然也深垂了,目光所及,已可看到南昌城中的万家灯火。

就当这二位边走边谈之间,官道的草地上,突然发出一声惊呼道:“啊!娘,咱们终于等到啦!”

随着这话声看,草地上已站起一位白发老妪和一位青衣少妇,夜色迷蒙中,这青衣少妇,赫然就是午后在官道被莫子良所企图劫走的那一位。

青衣少年与灰衫中年人方自微微一愣之间,那青衣少妇已缓步而前,迎着二人裣衽一礼,并似不胜娇羞地垂首低声道:“相公,今天,小女子多承搭救,并因祸得福,得蒙文大人赐赠纹银百两,小女子无以为报,更不知相公家住在何处,只好偕同婆婆,在这儿等着……”

青衫少年截口讶问道:“大嫂,难道还有甚需要小可代劳的事?”

青衣少妇低声媚笑道:“相公误会了,小女子是因受相公洪恩大德,无以为报,才偕同婆婆携带几个鸡蛋,和一只老母鸡……”

青衫少年再度截口笑道:“些许微劳,算不了什么,大嫂还是带去给这位老人家滋补身体吧!”

白发老妪抢着说道:“相公,这是我婆媳两人的一点心意,您……可不能不领情。”

青衣少妇也娇声说道:“相公,拙夫经商外出,小女子妇道人家又不会说话,空有一片感激至诚,却说不出来,您……您可不能见怪呀!”

青衫少年剑眉微皱间,青衣少妇又向那白发老妪笑了笑说道:“娘,快将老母鸡送上来呀!”

白发老妪干咳着,颤巍巍地走近乃媳身边,双双向青衫少年走近,一个捉着一只老母鸡,一个提着一包鸡蛋,双手捧向青衫少年,并同声说道:“一点小意思,请相公笑纳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灰衫中年人陡地一声沉喝:“少爷快退!”

真是说时迟,那时快,灰衫中年人的话声未落,那“婆媳”两人手中的老母鸡与鸡蛋已同时飞向青衫少年和灰衫中年人面前,同时四手齐挥,两把雪亮的匕首,和两只奇幻无匹,其势沉猛的手掌,一齐快如电掣地分别向青衫少年和灰衫中年人袭来。

这“婆媳”两人,身手之高,堪称武林一流高手中之佼佼者,双方距离近在咫尺,又是变出意外地猝然发难,此情此景之下,如果青衫少年二人身手稍弱,就难逃一死。

事实上,却是大谬不然。

但见星闪电掣中,发出几乎是同时爆出的两声震响和两声惨号,那“婆媳”

两人,如断线风筝似地,带着一蓬血雨,飞坠三丈之外。

两人胸前,都插着一把深没及柄,本来是属于她们自己的匕首。

两人身上,也都溅满了蛋黄蛋白和鸡毛鸡血……

也不知青衫少年和灰衫中年人,是用什么手法,能于电光石火之间,将敌人手中的匕首,插进敌人的胸膛,同时并将其震飞三丈之外?

远处暗影中传出一声冷笑道:“算你们机警,便宜了你们两个。”

青衫少年剑眉一挑,即待循声飞扑。

灰衫中年人连忙一把将其拉住,沉声喝道:“不许动!”

接着,才扬声冷笑道:“阁下既订有三更之约,为何还要施展这种鬼蜮伎俩?”

暗影中语声呵呵大笑道:“小意思,小意思,林大年!

这不过是试试你龟缩十多年来,究竟有多少长进而已。”

语声渐去渐远,终于寂然无声。

青衫少年不由钢牙一挫道:“好卑鄙的手段!好狠毒的心肠!”

灰衫中年人笑了笑道:“少爷,贼子们手段的卑鄙,倒是不错,但以方才的情形而论,却还谈不上‘狠毒’二字。”

“还说谈不上狠毒,”青衫少年接道:“老人家试想:平白牺牲两个手下,仅仅不过是为了要试探咱们的实力……”

灰衫中年人含笑接道:“哦!原来你指的是这个事情。”

青衫少年一愣道:“老人家难道还另有所指?”

灰衫中年人点点头道:“不错,少爷试想,如果方才他们不用老母鸡和鸡蛋,而用毒汁毒粉之类的东西,咱们会有如此轻松吗!”

青衫少年沉思着道:“老人家,我想,贼子们并非是心肠不够狠,也不是没想到用毒。”

灰衫中年人笑道:“那么,你以为是什么原因呢?”

青衫少年接道:“老人家,他们不冒充青衣少妇的身份,不易接近咱们。”

灰衫中年人连连点首道:“对!对!”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“少爷,原来你也早就察觉那两人的破绽了?”

“察觉还谈不到。”青衫少年苦笑道:“老人家,我是因那青衣少妇始终低着头,才不由心有所疑而提高警惕,再加上老人家那及时的一声叱喝,所以才能立施反击。”

“这就是江湖。”灰衫中年人长叹一声道:“少爷,江湖步步险,今后,你可得随时随地,格外当心!”

远处一个阴冷的语声接道:“不会再有以后了,林大年,你少*点心吧!”

另一个沙哑语声道:“二位居然还等在这儿,莫非是看中了这儿的风水……”

话声未落,青衫少年已冷不防地飞身而起,疾如电掣地循声飞扑,射向十丈外的草丛中。

身形未落,双掌猛扬,罡风激荡中,传出一声惨叫,那暗中发话人之一,显然已遭击毙而死。

但也就当此一声惨号发出之同时,三丈外的草丛中也腾起一道人影,冷不防地,向飞射之势业已成强弩之末正向地面飘降的青衫少年,兜头下击,掌力已发,才震声冷笑道:“小狗躺下!”

好一个青衫少年,他那本已即将落地的身形,陡地横飞三丈,足尖在地面一点,再度腾身而起,反而向突袭他的那道人影凌空下击。

但那突袭他的人,不但身手高强,也很机警,一袭不中之后,眼看对方已若划空激矢似地向自己扑来,匆促中,连忙疾泻地面,向相反方向疾射而去。

此人打的算盘很好,不论对方身手如何高强,当身形凌空激射时,决不能立即折转追扑,那么,他这相反方向的飞奔,就算是成功了。

青衫少年人目之下,似乎根本没做回身追击的打算,仅仅冷笑一声说:“鼠辈,留下命来!”

叱声中,头也不回地反手屈指轻弹。

说来也真是不可思议,他们双方距离,少说也在一丈以上,但青衫少年那么屈指轻弹之下,那个拔足飞奔的人影,头颅突然滚落,冒起一道丈许高的血柱。

而且,那人的头颅虽已被青衫少年屈指凌空一弹之下,而应指滚落,但他那向前拔足飞奔之势,却并未停止,一直继续向前奔出三丈有余,才仆倒地面。

幸亏是黑夜,也幸亏方才那些欢迎文逸民的老百姓都已散尽,此刻,已是四野寂寂,看不到一个行人,否则,如果让普通人看到这么一个无头尸体,狂喷鲜血,拔足飞奔,不被吓得昏死过去,那才怪哩……

就当那无头尸体仆倒地面之同时,沉沉暗影中,响起一个苍劲语声道:“‘天龙御风’,‘弹指夺魂’,果然是林家的孽种!”

青衫少年一听这“孽种”二字,他那刚刚落地的身形,双目中煞芒毕射,又待循声飞扑。

这时,灰衫中年人已飘落青衫少年身边,一面摆手制止,一面沉声向对方喝道:“阁下,看情形,你是等不到三更了,既然如此,你就爽快站出来,别尽让些二三流的角色,前来送死!”

那苍劲语声呵呵大笑道:“你以为老夫是谁?”

灰衫中年人冷笑一声回道:“你不是白骨老魔上官玄吗?”

那苍劲语声道:“神君他老人家,是何等身份,对付你这种漏网游魂,哪还用得着他老人家出面。”

灰衫中年人怒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老夫是谁,你待会儿就知道。”那苍劲语声接道:“现在,你先行答我一问。”

灰衫中年人冷冷大笑一声道:“那要看我高不高兴了!”

那苍劲语声笑了笑道:“我想,你会高兴的。”接着,又沉声说道:“你,明明是林大年的胞弟林永年,却为何要在自己的侄儿面前,故装身份?”

此话一出,灰衫中年人与青衫少年二人,同时为之一愣,但灰衫中年人一愣之后,立即反问道:“阁下是如何知道的?既已知道这些,方才又为何还把我当作林大年?”

“方才,不过是老夫故意拿你开开胃而已。”那苍劲语声笑道:“你,是否算是已经承认是林永年了?”

灰衫中年人漠然地反问道:“是又怎样?”

那苍劲语声道:“是么,咱们正好算算当年的旧账……”

这时,那青衫少年才目光深注地接问道:“老人家,您真的就是我那失踪多年的二叔?”

灰衫中年人长叹一声,默然不语。

青衫少年几乎是带着哭声道:“老人家,说啊!您为什么不说话?”

灰衫中年人目蕴泪光,点点头道:“是的,孩子,我就是你的二叔……”

青衫少年不等他说完,猛跨一大步,伸手搭住林永年的肩膀,目含痛泪地用力摇撼着道:“二叔,这是为什么?……

这十几年来,您……您忍心瞒着我,还要瞒着我妈……可怜她老人家,一直到死,都不知道您就是……”

林永年平静地截口接道:“孩子,镇静一点,咱们叔侄两人,先杀掉这些敌人再作长谈吧。”

原来这时他们的四周,已围聚了二十多个虎视耽耽的敌人,一张张狰狞的面孔,正向着他们叔侄冷笑着——

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