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重创五鬼

那沙哑语声似乎没再接腔,但实际上却是改以真气传音在说话。

但周幼梅是何等功力,她以“翡翠船”中的“截音神功”

凝神窃听之下,还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只听那那沙哑语声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奇怪,一个钦差大人身边,居然有如此高明的人物,使得咱们三当家的,不但受了伤,还几乎脱不了身。”

那苍劲语声传音说道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人家是皇家的驸马,自然有皇帝身边的侍卫暗中保护呀!”

接着又轻轻一叹说道:“咱们三当家的,贪功心切,擅自提前发难,形成打草惊蛇的局面,少不了会吃老大的训斥哩!”

那沙哑语声道:“咱们三当家的,真不愧‘贪鬼’的绰号,总是沉不住气…

…”

暗中窃听的周幼梅,不由心头一动地暗忖着:“‘贪鬼’?

方才那行刺文大人的半百老者,莫非是‘太行五鬼’中的老三,‘贪鬼’任宝山……”

只听那沙哑语声又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咱们那另外四位头儿,怎么还没来?”

那苍劲语声道:“咱们大当家的,比较稳重,心知这次差使,虽然油水甚足,却不容易吞下去,极可能是去另请得力帮手,早晚间也该到了……”

传音至此,只听那苍劲语声中,忽然充满了懔骇语气地扬声问道:“你?你是谁?……怎么会进来的?”

看情形,敢情是他们房间之中,忽然冒出了一个人来c只听一个阴阳怪气的语声笑道:“当然是推门进来的嘛……”

那苍劲语声怒喝道:“我问你是谁?”

“钟馗。”

“钟馗?没听说过江湖中有这么一号人物。”

那阴阳怪气的语声笑道:“亏你们还算是‘太行五鬼’的手下,居然对专门靠捉鬼为生的钟馗,都没听说过……”

周幼梅听得既好笑,又好奇,忍不住由壁缝中窥向隔室。

她这一瞧,刚好瞧着一位年约半百的灰衫老者,正以苍劲语声怒叱道:“你敢寻老子开心!”

“阁下说笑了,在下落拓江湖,以替人算命糊口,经常三餐不继,哪有心情寻你的开心。”

答话的是一位背向周幼梅的青衫文士,虽然看不到他的面目和年龄,而且语声也变得颇为正常,但周幼梅却断定此人即方才那位自称“钟馗”,说话有点阴阳怪气的人。

灰衫老者方自冷笑一声,站在他左旁的一位短装壮汉,已打着沙哑嗓音,抢先说道:“光棍眼里,揉不进沙子,朋友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请直道来意。”

青衫文士徐徐转过身子,有意无意之间,向周幼梅正窥探着的壁缝,瞟了一眼,才淡淡地一笑道:“在下已表明了身份,这来意,我看就省了吧……”

这回,周幼梅可看清楚了,这位青衫文士,外表年约四旬上下,中等身材,有着一张颇为清癯的脸和清澈双眸。

这里所谓“清澈”,指的是双目黑白分明,澄清得有如一泓秋水,但却并非如一般武林高手那么目蕴神光,或者神光奕奕。

在周幼梅的想象之中,对方应该是一位游戏风尘的武林异人才对,但此刻呈现在她眼前的,却是一位十足的落拓书生,既不像戴有人皮面具,也不像易过容,如果硬要找出一点奇特之处,那就是只有那一双眼睛了,像这么黑白分明,澄清如一泓秋水的眼睛,似乎不应该嵌在如此一位中年人,尤其是一位潦倒落魄的中年人的脸庞上。

短装汉子冷笑一声道:“你这是说,此行是来替俺们兄弟算命的?”

青衫文土咧嘴一笑道:“这位大爷说对了,一个算命的,除了替人家算算流年,换点酒饭钱之外,还能有甚别的事好做哩!”

灰衫老者笑了笑道:“可是,俺们兄弟,并没请你算命啊!”

青衫文士笑道:“在下这是毛遂自荐。”

灰衫老者道:“既然是‘毛遂自荐’,当不收命金吧?”

“不!”青衫文士含笑接道:“不但命金照收,而且要特别高。”

灰衫老者注目问道:“其故安在?”

青衫文士道:“命有贵贱之分,事有大小之别,二位大爷身份特殊,又正须有人指点迷津之际……”

灰衫老者目光深注地截口问道:“这些也另有解释?”

青衫文士点点头道:“当然!”

“说说看?”

“可以,命金请先惠。”

灰衫老者一蹙眉峰道:“仅仅解释理由,又不是要你算命……”

青衫文士含笑截口道:“一解释理由,就涉及二位大爷的流年,所以必须先惠命金。”

灰衫老者冷然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青衫文土道:“一字白银一两……”

一旁的短装汉子怒声叱道:“你穷疯了!”

“别大惊小怪的好不好?”青衫文士慢条斯理地一笑道:“这还是对二位大爷的优待价格,如果换上贵上那五位当家中人物,一字一两黄金,在下还未必肯说哩!”

短装汉子注目问道:“你怎会认识俺们当家的?”

青衫文士道:“在下一个穷算命的,怎能同贵上高攀,不过仅仅是久闻大名而已。”

灰衫老者忽然掏出十两纹银,向青衫文士手中一塞,沉声说道:“先说十个字!”

青衫文士一面将银锭子揣入怀中,一面正容说道:“煞气透华盖,主有血光灾。”

灰衫老者注目问道:“何时应验?”

青衫文士一伸右掌道:“请再先惠命金。”

灰衫老者一蹙眉峰,又掏出一两金锭子,向对方手中一塞道:“多退少补。”

青衫文士笑逐颜开地道:“三日之内必验,除非二位大爷,急流勇退,放弃目前这一票买卖,否则,二位大爷不但难免血光之灾,也极可能有生命危险。”

接着,一面将手中金锭子揣入怀中,一面谄笑说道:“大爷,目前官价,一两黄金换白银四十五两,在下方才说了四十八个字,应补收的三两,免了,小意思,小意思,谢谢!谢谢……”

说着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短装汉子一声怒喝:“站住!”

青衫文士:-个哆嗦,扭头怯生生地问道:“这……这位大爷莫非还要问点什么……”

短装汉子冷笑道:“不错,我问你,你替你自己算过命吗?”

“没有。”青衫文士连连摇首道:“干我们这一行,替自己算是从来算不准的……”

“那么,”短装汉子缓缓*近,一面冷笑着接道:“我来替你算算。”

青衫文士一手紧按怀中的金银锭子,一手连摇地急声说道:“不不……在下这穷命,不必算……”

短装汉子冷笑一声:“怕什么,我又不收命金……”

这回,青衫文士双手抱胸,满脸惶急神色地向后面退着,一面嚷道:“这位大爷,你不能不讲理……”

灰衫老者嘴唇微张,却是欲言又止。

短装汉子冷冷地一笑道:“这世间,哪儿有讲理的地方!”

话声中,右手倏扬,一把扣住对方的胸部,目光深注地沉声喝道:“说!你是什么人?”

青衫文士咧嘴发出一声杀猪似地大叫:“痛煞我也……”

短装汉子一蹙眉头,右手随之一松,但却顺手点了对方三处大穴并沉声接说道:“别装蒜,答我所问!”

青衫文士蹙眉苦笑道:“答你什么啊?”

短装汉子道:“方才,我问你是什么人?”

青衫文士苦笑道:“算命的,就是算命的呀!”

也许是青衫文士方才那一声杀猪似地痛呼,引来了不少好奇的闲人,店小二探入半身笑问道:“客官,有什么事吗?”

短装汉子不耐烦地挥手道:“没什么,方才是开玩笑的……”

说着,并强行将房门关好,同时也点了青衫文士的哑穴。

但妙就妙在这儿,暗中窥探着的周幼梅,分明已看到青衫文士被点住哑穴,但他的耳中却忽然听得一丝微弱而清晰异常的真气传音道:“好丫头,你忍心隔岸观火,见死不救,这笔账,咱们以后有得算的……”

同时,那短装汉子也正在向灰衫老者蹙眉低语着说道:“奇怪!这厮分明是不懂武功的人……”

这委实是有点奇怪,一个不懂武功的人,于穴道被制,尤其点住哑穴之后,居然还能以真气传音说话,这情形,连周幼梅这等年轻一代中的顶尖高手,也不由地为之愣住了。

灰衫老者轻轻一叹道:“也许他是受别人指使而来吧?”

短装汉子蹙眉如故地道:“指使他来有甚作用?”

灰衫老者沉思着接道:“且将他交给三当家的再说……”

说着,俯身伸手,将方才交与青衫文士的命金掏了回来,并歉意地一笑道:

“很抱歉,老夫这个命,还值不上这么些银子。”

青衫文士空自急得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滴溜溜地直转,却是莫可奈何。

灰衫老者将由青衫文士怀中掏出的金银锭子,重行揣人自己怀中之后,才向短装汉子低声说道:“老弟,客栈中人多嘴杂,咱们带着这么个活死人,行动上可不太方便。”

短装汉子眨了眨眼睛道:“依老兄之见呢?”

灰衫老者道:“我的意思,想请老弟向三当家的报告一声,最好请他过来一下。”

短装汉子道:“如果三当家的问起,咱们抓住的是什么人,该如何回答?”

灰衫老者不由一愣道:“这个……”

就当灰衫老者讪讪地不知所对之间,那位穴道被制的青衫文士,却忽然向着他咧嘴一笑道:“二位大爷真健忘,我不是早就说过,我是专门收服妖魔鬼怪的钟馗吗!”

灰衫老者不由骇然退立一大步,扭头向那短装汉子讶问道:“老弟,你没点他的穴道?”

短装汉子脸色阴晴不定地向后退,一面苦笑道:“谁说没点他的穴道!”

灰衫老者蹙眉接道:“可是,可是,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嘛!”

但那青衫文士却抢着接道:“在下是何许人,如果随便让什么阿猫阿狗的轻易给制住,以后还能在江湖上混饭吃吗?”

接着,目光再度向周幼梅偷窥处的壁缝一瞟,自我解嘲地-笑道:“再说,在下要是真的恁般不济事,那就成了门缝里看人,真被人家瞧扁啦!”

这回可轮到灰衫老者自我解嘲地发笑了。

“原来阁下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!”

“不!不!”青衫文士连连摇手接道:“在下连压箱底的本事,都抖了出来,怎能算深藏不露,至于高人之称,更是不敢当得很。”

微顿话锋,又淡淡地一笑道:“说句不怕二位生气的话,‘高人’二字,谈何容易,茫茫江湖中,连贵上那五位当家的,也距离‘高人’二字,差上不止一大段哩!”

灰衫老者脸色一整道:“够了!阁下是否还有甚指教?”

青衫文士笑了笑道:“指教是没有了,但奉献方面,却是多多益善!”

右掌一伸,含笑接道:“二位识相一点,将身上所有的不义之财,都自动奉献出来。”

灰衫老者与短装汉子相视苦笑间,青衫文士又淡淡地一笑道:“光棍不吃眼前亏,如果要劳在下动手,恐怕二位会消受不起。”

灰衫老者一挫钢牙,向短装汉子点点头道:“老唐,咱们认了!”

说着,已首先将身上的黄白物倾囊取出送向青衫文士手中。

当然,那唐姓短装汉子,也只好苦笑着全部拿出。

这二位的全部财产,共计一两重金锭子二锭,金叶子三张,白银十二三两。

青衫文士将那约莫二三两的碎银退还灰衫老者手中,微微——笑道:“二位还算诚实,这些,留在身边做盘缠,还有,必须记住我方才说的话,否则,二位势将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灰衫老者苦笑道:“阁下能否说明真实身份?”

青衫文士道:“我的身份,二位毋须知道,但眼前有一个人,二位却须特别留心!”

灰衫文士不禁脱口问道:“谁?”

青衫文士苦笑道:“祸从口出,也许我这一说,会说出麻烦来,但俗语说得好,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……”

接着,以最低微的语声接说道:“二位隔壁那个小书呆子,可是六扇门中人物,身手高明,也对二位注意上了。”

灰衫老者一愣道:“有这种事?”

“不信?”青衫文士笑道:“人家正由壁缝中,向这边窥探着哩!”

灰衫老者与短装汉子,一齐扭头向周幼梅那边的墙壁上瞧去。

这情形,可迫得周幼梅慌忙停止窥探,并暗中狠狠地“呸”了一声:“死穷酸!”

但她耳中却听到那“死穷酸”的真气传音笑道:“丫头,别在暗中骂我,待会儿,少不了有你的好处……”

他的传音未毕,只听隔壁传来短装汉子的语声道:“咦!

那穷酸怎会不见了?”

那灰衫老者的语声苦笑道:“老弟,不经一事,不长一智,那位仁兄能这么离去,已算是你我天大的造化啦!”

那短装汉子的语声道:“老方,难道你认识他?”

灰衫老者的语声道:“我虽然不认识他,但你应该相信你自己的那几手玩艺儿,想想方才的情形,还不够你寒心。”

短装汉子似乎在苦笑着:“那情形,可委实有点邪门!”

周幼梅正听得出神,耳中又响起那神秘传音道:“没什么听的了,丫头,袋烟工夫之后,在府前街状元楼二楼雅座等我,由我做东,少不了还有你意想不到的好处。”

接着,又以命令式的语声说道:“准时前往,恢复女装,并戴上人皮面具!”

传音至此,只听那短装汉子的语声说道:“老方,咱们要不要去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又自动停止。

周幼梅冰雪聪明,她已忖测出那短装汉子的意思,是要到她这边来瞧瞧,她方自冷冷地一笑间,只听那灰衫老者接道:“不必了,这地方也不能再住下去,咱们还是另住为良吧!”

周幼梅心中暗笑着忖道:“对!我也该先走一步才是。”

于是,她立即悄然离开房间,吩咐店小二换了一间楼上的上房,重行改装易容之后,才留下房间钱,越窗由屋顶离去。

此时的武昌城,已是万家灯火,按理,这华灯初上的省城所在,应该是特别热闹才是,但今宵的情形,却有点反常。

大街小巷,平常那种熙来攘往的人潮没有了,仅仅有少数来去匆匆的生意人在点缀着,此外,就是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的兵勇。

重行改装易容后的周幼梅,以一位双十年华的村姑姿态出现,尽管如此,跟前这情况,还是增加她不少麻烦,费了多少唇舌才到达她的目的地状元楼。

状元楼,本来是武昌城中,极负盛名的酒楼。

在平常,像周幼梅目前这一身村姑装束,根本就进不去,今宵,虽然受了全城戒严的影响,生意特别清淡,但当周幼梅走到门口时,却依然被守在门口的一个小二装束的人挡了驾道:“姑娘,很抱歉!这儿不接待单身女客。”

冠冕堂皇的理由,再加上那满脸职业性的歉笑,不明内情的周幼梅,还以为他说的是真话哩!

她愣了一愣之后,才讷讷地说道:“不!我不是一个人,我是来见我叔叔的。”

“见你叔叔?”店小二笑道:“姑娘,谁是你叔叔啊?”

楼梯口有人适时接道:“我就是她的叔叔……”

此人口音,与在客栈中戏耍“太行五鬼”两个手下人的那位青衫文士一样,但衣着与面目却变了。

此刻,呈现在周幼梅眼前的,是一位有着一把花白长须的锦袍老者。

周幼梅方自微微一愣间,店小二已连忙转过身躯,向着锦袍老者哈腰谄笑说道:“老爷子,您要是早点吩咐小的一声,小的就……”

锦袍老者截口冷哼一声,目注周幼梅笑了笑道:“丫头,还不上来?”

店小二也讪笑着,哈腰摆手,做肃客状道:“小姐请!”-

周幼梅淡淡一笑,昂然登上二楼,那锦袍老者低声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

在平常,此刻应该正是生意最好时候,但目前,这座能容纳百人的楼厅中,却只有寥寥可数的三五十位客人,不但显得有点冷冷清清,也显得非常的不调和。

锦袍老者将周幼梅带到一个视界最好的临窗雅座,吩咐堂倌将事先点好的酒菜送上之后,锦袍老者才以真气传音向周幼梅笑问道:“丫头,为何迟到?”

周幼梅对对方的倚老卖老,可委实有点不舒服,但她还是依照对方的指示,赶了来,其原因,无非是为了好奇而已。

这时,她微蹙眉梢,也以真气传音道:“今宵情况特殊,屋顶上怕惹起麻烦,街上又受盘查,所以才来迟了。”

锦袍老者忽然轻轻一叹,道:“卿本佳人,奈何做贼?”

周幼梅脸色微变地注目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锦袍老者问道:“难道你此行,不是对文大人有所图谋而来?”

这句话,虽然不是用真气传音问出,但语声却低得仅仅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得到。

周幼梅冷冷一笑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锦袍老者悠悠地接道:“想当然耳。”

周幼梅脸色-沉道:“‘贼’字是可以随便替灿口上的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堂倌已将酒菜送上。

锦袍老者斟满两杯酒,举杯含笑接道:“丫头远来辛苦,叔叔敬你一杯。”

但接着却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方才,你离开客栈时,已由轻功身法上泄了底……”

周幼梅脸色一变道:“原来你追蹑在我后面?”

如果这锦袍老者是追蹑在她后面,而未被察觉,并且还比她先到酒楼,那么,这位神秘人物的武功,就高明得太可怕了,这情形,又怎地不教周幼梅为之脸色大变!

但锦袍老者却微微一笑道:“不追蹑你后面,又怎会知道这些?”

一顿话锋,又含笑接道:“喝酒。”

一仰脖子,将一杯酒喝了个点滴无存。

但周幼梅却漠然端坐,连酒杯都没端起过,只是冷然注目着问道:“你说,我泄了什么底?”

锦袍老者好整以暇地将自己的酒杯斟满,一面却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丫头,你自己的轻功身法,源出何处,难道还要我代你说明?”

周幼梅禁不住心头暗懔,也暗中提高警觉,但表面上却冷笑一声道:“原来你们方才在客栈中演的是双簧!”

“双簧?”锦袍老者截口笑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周幼梅漫应道:“口喊捉贼,你才是……”

接着,又真气传音说道:“对文大人有所图谋而来吧!”

锦袍老者笑了笑道:“丫头,别顾左右而言他了,咱们谈正经问题。”

但他话没说完,却突然脸色一变地,起身说道:“我要出去一下。”

说完,立即匆匆离去。

周幼梅方自心头纳闷,一蹙眉头,一阵香风过处,她右边的雅座上,已多出三位装束人时的男女来。

原来她被锦袍老者的奇异谈话,吸引住全部注意力,因而忽略了周围的动静,以致邻座上添了三位客人,也没觉察到。

一直到锦袍老者话都不说,就匆匆离去之后,才意识到锦袍老者的突然离去,必然与这三位有关,因而有意无意之间,特别向那三位看了几眼。

那三位是一男二女,女的都是花信年华的少妇,一着粉红短袄,翠绿长裙!

一着绛色衫裙!两人都不算很美,却很媚,举手投足,一颦一笑之间,都具有使人意乱情迷的魔力。

那男的,外表约莫四旬左右,白净无须,五官端正,加上他那一袭上佳质料的青缎长袍,和面部的特别修饰,越发衬托得风流倜傥,顾盼自豪。

由外表判断,三位实在不像武林中人,尽管那两个女的也各自佩着一把外表华丽的长剑,但那年头,本身不懂武功而偏偏以宝剑做装饰品的公子哥儿,到处都有,看情形,眼前这三位,就是属于此种人物,那么,那位锦袍老者,为何要避之若蛇蝎地匆匆离去呢?”

难道说,这三位中,有他所认识的人物,而这位认识的人物,又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绝代奇人?

可是,这想法,也不能成立,因为,据周幼梅所忖测,那位锦袍老者的身手之高,决不在她恩师古若梅之下,如果连这样的高明人物,也还有使他一见就逃跑的人,就太令人费解了!

何况,那锦袍老者,显然已改装易容,纵然遇上熟人,也不致被察觉,那他又何所惧而匆匆离去?难道说,他的离去,是别有原因不成?

就当周幼梅心念电转,却想不出一个适当答案之间,只见绛衣少妇轻轻一叹道:“唉!真扫兴,好容易到这儿来逛逛,却偏偏遇上戒严。”

红衣少妇目注那青袍人笑问道:“相公,究竟是什么人,居然敢行刺钦差大人?”

青袍人笑道:“我要是知道那刺客是谁,不狠狠地揍他一顿才怪哩!”

绛衣少妇笑问道:“相公又没吃粮当差,却为何要多管闲事?”

青袍人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只因那刺客要行刺文大人,才实行全城戒严,也才引起我两位爱姬心头不快……”

红衣少妇截口媚笑道:“所以,你才要狠狠的揍他一顿。”

青袍人含笑点首道:“是啊!”

绛衣少妇却白了他一眼道:“你呀,嘴里永远没一句正经话。”

青袍人抬手摸着自己的光下巴,暖昧地笑道:“面对两位如天仙化人的美娇娘,如果说话太正经了,岂非……”

绛衣少妇掩耳媚笑道:“我不要听!”

隔桌这一男二女的打情骂俏,可使得一旁的周幼梅,直皱眉头,也因而不自觉地端起面前的酒杯,送向唇边。

但就当酒杯就唇之间,却又突然心头一懔地,重行将酒杯放下。

因她于这刹那之间、突然觉得方才那锦袍老者,功力奇高,来历如谜,而其对自己的态度,更是敌友莫辨,万一他在酒菜中下了毒……

顾念及此,悄然由头上拔一根银簪,分别在酒菜中试过,并无异状之后,才放心食用起来,一面也禁不住哑然失笑地心中暗忖道:“我也真是,凭那锦袍老者的身手,如有敌意,还用得着对我暗算吗?”

这时的周幼梅,也委实有点饿了,疑心一去,就放胆食用起来。

至于那邻座上一男二女的谈话,因引不起她的兴趣,自然也不再去注意了。

她那桌上的酒菜,除了那锦袍老者喝过两杯之外,其余都不曾动过筷子,她,这一放心食用,不自觉间,却已食用过半啦!

正当她忘形地,吃得津津有味之间,邻座上却突然传来一声轻笑:“乡下姑娘,好像是第一次吃这么好的东西,如狼吞虎咽。”

语声虽然是低得不能再低了,但周幼梅是何等功力,何况距离又这么近,自然听得清清楚楚,而且,她还听出是那绛衣少妇所说。

她虽然心头有点不快,但外表上,却似乎根本不曾听到似地,依然吃她的东西。

只听那青袍人接道:“别管闲事,说咱们的正经事要紧。”

绛衣少妇不由媚笑道:“你居然也还有正经事……”

以下却又投有了下文。

周幼梅心头好奇之下,以眼角余光,悄然向邻座瞟去,只见那青袍人嘴唇正在翕张着,却没说出声来。

这情形,不由使周幼梅心中暗道一声惭愧:“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人,居然能以真气传音说话哩……”

心念电转间,已同时施展出截音神功,凝神窃听,但外表上,却故装已经酒醉饭饱,凭窗眺望街头夜景,俯瞰着大街夜色。

这一凝神窃听之下,果然听出了苗头,只听那青袍人说道:“是的,上官玄曾经这么说过……”

上官玄就是当今江湖上三大中的白骨神君,这句话虽然含糊得很,但却足以引起周幼梅更大兴趣的了。

只听红衣少妇以真气传音接问道:“山主之意,打算去探探行辕?”

青袍人点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绛衣少妇传音媚笑道:“如果人家把你当成了刺客呢?”

青袍人一挑剑眉道:“那是他们自讨苦吃。”

红衣少妇美目深注地接问道:“山主,你心中好像还有什么事情,瞒着我们姊妹?”

青袍人莞尔一笑道:“不错,我心中委实是有事情,但这事情却与你们两姊妹风马牛不相干!”

红衣少妇嫣然一笑道:“不相干的事,先说说总可以吧?”

青袍人笑道:“你们两姊妹,时刻不离我左右,还怕没机会知道吗?”

这些话,虽然好像无关紧要,但却都是用真气传音说的。

说来也真够气煞人!尽管他们的谈话中,并未泄漏什么重大的机密,却想不到竞被一个外表毫不起眼的乡下大姑娘,以武林罕见的截音神功,偷听了去。

可是,暗中窃听的周幼梅,却因听不出什么名堂,而有点不安了。

她一方面因担心文逸民的安全,急须赴行辕一行,另一方面也因那锦袍老者的一去不返,而感到一个人枯坐酒楼中索然乏味。

就当此时,一个堂倌已悄然走近她身边,含笑递上一个纸条道:“小姐,这是方才那位老爷子留下的。”

周幼梅微微一愣,接过纸条,只有上面潦草写着:“我老人家有急事,必须先走一步,酒饭钱已付清,你可以自行离去。”

她看完微蹙眉峰,挥手道:“知道了。”

但她心中却在苦笑着:“今宵,尽碰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人,和莫名其妙的事……”

邻座的那三位,已在以普通语声,谈着一些不相干的事,虽然她对这三位的来历,仍然有着强烈的好奇心,但为了急于赶赴文逸民的行辕,也只好怏怏地离去。

文逸民的行辕,就设在巡抚衙门之内。

有了今天午后行刺的事故,虽然文逸民本人并不在乎,但却急坏了以湖北巡抚李浩然为首的地方官吏,除了入夜后全城戒严之外,行辕内外的警戒森严,更是不在话下。

周幼梅是以一位玄色劲装夜行人的姿态,到达行辕附近的,行辕中尽管步步森严,刀枪耀目,但在她的眼中,自然没当作一回事。

此时,二更才过,就当周幼梅悄立行辕箭远外的民房上,向行辕中打量着之间。

突然,行辕中传出一声惊呼:“拿刺客!”

紧接着,警笛之声大作。那原本就是灯火辉煌的行辕,霎时之间,又增加不少灯笼火把。

这情形,使得周幼梅不经考虑地长身飞射,飘落行辕正厅的屋脊之上。

但她的足尖还没点上屋面,四面八方的强弓硬弩,已有若飞蝗似地向她集中射来。

好个周幼梅,对那些密集射来的急矢,根本不加理会,顺势一式千斤坠,“哗啦”爆响声中,整个人已穿透屋顶,直落大厅之中。

尘土弥漫中,响起一串暴喝:“大胆刺客,快纳命来!”

劲风呼啸中,至少有七八柄单刀,一齐向她围攻上来。

周幼梅大喝一声:“闪开!”

身形旋处,一股罡风,围攻她的七八个兵勇,踉跄后退,紧接着,震声大喝:“诸位听我一言……”

但她话没说完,两道寒星电闪疾射而来,并发出一声怒喝道:“先吃我一剑!”

“当、当”两声!这随后扑来的两个,也被震得倒翻丈外。

方才那七八个,是精选出来的兵勇,后来这两个,才是文逸民身边的侍卫。

这两个,身手也相当高强,被周幼梅一剑震退之后,又奋不顾身地返身飞扑,口中并大喝道:“通通上!”

一串金铁交鸣声中,这些人又被周幼梅*得纷纷后退。

周幼梅怒声喝道:“我不是刺客!”

那站在她左边的侍卫喝问道:“那你是什么人?”

周幼梅道:“我是来帮忙拿刺客的。”

右边的侍卫冷笑道:“鬼话!”

周幼梅也冷笑道:“你们受了一点伤害没有?我要是刺客,方才你们还有命在?”

这句话,倒是说得非常中肯,因而使得那两个侍卫不由地愣了一愣。

这当口,外面杀声震天,金铁交鸣之声,连绵不绝,震人耳鼓。

周幼梅暗中估计,刺客至少在二十人以上,而且身手都相当高强。

她心中明白,行辕中虽然官兵云集,戒备森严,但以官府中人来对付这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物,情况可委实不太乐观,因而她心念一转之下,立即大喝一声:“闪开!”

身随声起,喝声中已由那些围着她的官兵头上,直掠大厅之外,这时,所有官兵,都涌向签押房附近,因而周幼梅掠出大厅之后,并未再受到阻挠。

签押房是一个衙门中的机密重地,可能是文逸民正同李浩然二人在签押房中商谈些什么事,那些大胆的刺客就赶了来。

周幼梅掠出大厅之后,目光一扫之下,只见签押房的屋上屋下,至少二十对以上的高手,正在杀得难解难分。

那些刺客,一律玄色劲装,头缠白布,一个个强悍异常。

这些人,不但人数多,而其身手之高明,连最差的也都算得上是武林中的一流人物,由此,也足证明他们此行,已下了志在必得的决心。

官府方面的侍卫们,除了文逸民的贴身近侍文龙、文虎、刘煜和八大家将,系一对一之外,其余的人,不是二对一就是三对一。

尽管如此,也因敌势太强,还是有阻挡不住之势。

至于那些云集于签押房附近的御林军和官兵们,虽然刀剑如林,吼声雷动,但对那些高来高去的刺客们,却是形同虚设……

这些,本来也不过是周幼梅掠出大厅之后,目光一扫之间的印象。

她因目睹官兵方面,不但死伤迭见,而且已有封挡不住之势,当下不敢怠慢地清啸一声,长身而起,直向签押房上射去。

身形有若长虹经天,快速已极!

暗影中,有人发出一声惊“咦”:“此人是谁?”

同时,另一个女人娇甜语声,也脱口赞道:“好俊的轻功!”

周幼梅虽然觉得这两个说话的人,语声有点耳熟,但一时之间,却又想不起他们是谁,而此时此地,也没法多想。

只见她身形所经之处,血光进射,惨号连传,当她射落签押房的屋顶上时,刺客中已有五人尸横就地,这声威、气势,顿时震慑得全场雅雀无声。

刺客中既然已死去五个,官府方面所受压力,自然为之大减。

刚好这五个已死的刺客中,有一个是文虎的对手,强敌一死,文虎顾不得喘息,连忙向着周幼梅抱拳长揖道:“多谢少侠及时援手!敬请赐下尊姓大名……”

周幼梅连忙截口接道:“阁下,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。”

她的话声未落,“太行五鬼”中的老大“酒鬼”邢斌已飞扑过来,戟指怒叱道:“小狗通名领死!”

周幼梅冷笑一哂道:“邢斌,不久之前,在荆州城郊劫持柳伯伦爱女的那个黑衣少侠,你还记得吗?”

本来是双目喷火的邢斌,闻言之后,不由骇然退立一大步,注目问道:“难道你就是那……”

周幼梅冷然点首,接道:“不错,我就是那个梅小民。”

一旁的文虎连忙一揖道:“原来是梅少侠……”

但邢斌却色厉内荏地怒喝一声道:“梅小民,你为何要专同我们作对?”

他的语声,说得特别高,尤其是那“梅小民”三字,更是响亮已极,他的用意,显然是在提醒他的同伴们提高警惕。

周幼梅冰雪聪明,自然明白对方的言外之意,但她却冷笑一声道:“凭你这种不入流的角色,也配要我来作对!”

一顿话锋,又震声大喝道:“通通住手!”

语声有若霹雳,震撼全场,使得那些犹自舍死忘生在做殊死拼斗的人,各自虚晃了一招,纵出圈外。

周幼梅目射神光,环扫全场,然后凝注邢斌,冷然问道:“邢斌,你是‘太行五鬼’之首,是否也是今宵这些人的头儿?”

邢斌点点头道:“不错!”

周幼梅目光深注地问道:“你行刺钦差大人,是受何人指使?”

邢斌冷笑一声道:“娃儿,你太嫩了!‘太行五鬼’所做的事,几曾受人指使的!”

“说话倒蛮像个男子汉厂周幼梅冷笑着接道:“那么,如果我问你暗中还有没有帮手,你是不会说的了?”

邢斌微微一愣,没接腔。

周幼梅披唇一哂道:“邢斌,别硬充好汉,赶快向你的后台老板求援,还来得及。”

邢斌冷哼一声道:“娃儿,不论你武功多高,我们五兄弟联手之下,你绝难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笑道:“也许你认为五人联手,要强过江湖三大间的那些酒囊饭袋,那么,你们五兄弟就一齐上吧!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冷冷一笑道:“如果还觉得没甚把握,也不妨再另外加上几个比较可靠的……”

暗影中,又发出那娇甜笑语道:“这娃儿好狂……”

另一个男人的语声接道:“话固然狂,手底下也委实不错。”

这回,周幼梅可想起来了,这暗中说话的男女,显然就是不久之前,在状元楼上,紧邻她的座位的那个什么山主和侍姬。

就这刹那之间,“太行五鬼”已取包围之势,将周幼梅困在垓心。

文龙、文虎于交换会心的一瞥之后,一齐向着周幼梅说道:“梅少侠,我们兄弟也……”

周幼梅连忙截口制止道:“不敢有劳二位,区区几个毛贼,我还没把他们当一回事。”

只听暗影中那位山主呵呵大笑道:“红云,莫非你看中了那只童子鸡?”

那娇甜语声不依地道:“瞧你,总说不出一句正经话,人家不过是怕‘太行五鬼’会吃亏嘛!”

山主的语声道:“不要紧,‘太行五鬼’真要是吃不消时,你再出手接应也不迟……”

周幼梅目注邢斌披唇一哂道:“邢斌,你们的后台老板,已经出了面,可以放胆出手了。”

邢斌冷笑一声道:“那你还不亮兵刃!”

周幼梅淡淡地一笑道:“我要是亮兵刃了,哪还有你们出手的机会?”

“你狂得未免太离谱了厂邢斌冷笑着一挥手中那特大号的酒葫芦,沉声说道:“弟兄们,并肩子上!”

“上”字出口,紧接着一口酒箭,向周幼梅迎面射去。

“酒鬼”邢斌,既以“酒”为绰号,他的绝活儿,自然也是在一个“酒”字上。

他那一口酒箭的威力,固然非同小可,而同时发动的“色鬼”巫义的鬼头刀,“贪鬼”任宝山的铁算盘,“痴鬼”贾元凯的判官笔,“病鬼”覃大年的丧门剑,莫不是浸淫了十数年以上的独门兵刃。

对一般江湖人物而言,平常不论碰上这五个中的任何一个,也是凶多吉少,如今,五人联手之下,这威势,可真是非同小可。

连旁边像文龙、文虎那等经过大风大浪的老江湖,人目之下,也不由为之脸色大变,双双不约而同急欲飞身扑入。

这就是侠义人物之所以称为侠义人物之所在,义字当先,不惧生死。何况周幼梅本是为了他们文大人的事而独撄“太行五鬼”的锐锋,他们这身为当事人的,又岂能置身事外?

但就当这两位的身形将动未动之间,一只强有力的手掌,已分别搭上他们的肩头,耳边并响起文逸民的真气传音道:“用不着咱们出手……”

原来文逸民已改装易容,以一个侍卫的姿态,到了屋顶上。

文龙、文虎二人方自微微一愣间,一声震耳冷笑过处,“铮铮”连响,并发出一声凄厉惨号。

原来就这刹那之间,周幼梅已与“太行五鬼”交换了一招,也仅仅是这一招,“酒鬼”邢斌的酒葫芦,被劈成两片,“色鬼”巫义胸部重伤,“贪鬼”任宝山被腰斩,“痴鬼”贾元凯,“病鬼”覃大年,这两个出手较迟,受创也最轻,仅仅是兵刃上被削去一小段。

而那一招重创“太行五鬼”的周幼梅,却依然神色安详地负手卓立原处,甚至于连肩头的长剑,也好像根本不曾使用过似地。

一招使威震江湖的“太行五鬼”等于是一死四伤,这已经是骇人听闻的了,而创造这奇迹的人,竟是这么年轻,又名不见经传,再是他那若无其事的安详神态,更是使人可恼又复可佩。

因而,一时之间,使得这签押房附近的屋上屋下,镇静得雅雀无声,而所有数百只眼睛的视线,也一齐向他集中投射过来。

文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然后扭头以真气传音向文逸民间道:“大人是否已瞧出此人来历?”

文逸民苦笑着摇摇头道:“没有……”

文逸民的话声才出,那周幼梅却目注邢斌,冷冷地一笑道:“邢斌,你当已看出,方才我已经是手下留了情。”

邢斌一挫钢牙道:“邢某人一息尚存,当加倍报答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冷笑道:“不必了!也没有以后了!”

邢斌不由目射骇芒地连退三大步。

周幼梅却披唇一哂道:“不必怕,我不会杀你们,但你们这活着的四个,必须将武功留下来!”

“色鬼”巫义,正由“病鬼”覃大年帮着包扎胸部的伤口,闻言之后,冷笑一声道:“你既然自信神功无敌,又何必怕我们报复?”

“报复?”周幼梅冷哼一声道:“凭你们这几块料,下一辈子也休想……”

邢斌截口冷笑道:“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,姓梅的,只要你敢留下俺们的武功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笑道:“别动鬼心眼了!邢斌,为了使得无辜平民和同道们,不再受你们的荼毒,今宵,你怎么说,也不能动摇我废除你们武功的决心!”

接着,脸色一沉,沉声说道:“邢斌,你是自己动手,还是要我代劳?”

一声娇笑,划空传来道:“小弟,年纪轻轻,脾气可真大呀!”

话到人到,香风轻拂,周幼梅身前丈远处,已多出一位红衣绿裙的妖冶少妇,赫然就是状元楼上,那个什么山主的两位侍姬之一。

周幼梅披唇一哂,不屑地道:“我以为你们不敢出头了哩!”

红衣少妇美目流盼,媚笑道:“小弟功夫太好,姊姊我真有点怯场哩……”

周幼梅虽然还不能领会对方言外之意,但对方那洇视媚行的冶荡神情,却使她感到恶心,因而一挑眉峰,截口怒叱道:“那你就给我滚回去!”

红衣少妇媚笑道:“小弟你先滚一个给姊姊瞧瞧,好不好?”

“妖妇!”周幼梅截口怒叱道:“你真丢尽了天下女人的脸!”

红衣少妇媚笑道:“丢女人的脸,跟你有甚相干,难道你是女人?”

周幼梅方自“星”目中寒芒一闪,红衣少妇却脸色一整道:“小弟,说正经的,姊姊我向你讨个情,怎么样?”

周幼梅冷然接道:“先将你那些肉麻字眼,收拾起来!”

红衣少妇掩口媚笑道:“这有甚要紧,你不爱听,就当我没说就是。”

一声苍劲狂笑,划空传来道:“美人儿,你表错情了,要找男人,我老人家宝刀未老,干脆,你就嫁给我吧!”

话声飘忽不定,不知其所自何来,但周幼梅已听出,正是那位在状元楼上,见到那个什么山主之后,立即匆匆离去的锦袍老者的语声。

“表错了情?”红衣少妇似乎没注意到发话人下面那几句调侃她的话,微微一愣后,才沉声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锦袍老者的语声,呵呵大笑道:“美人儿,这外表英挺俊拔的小子,实际上,可是一位巾帼英雄哩!”

此话一出,不但红衣少妇为之气结,屋上屋下,都发出一片惊讶,连周幼梅也不由为之啼笑皆非地暗中咒骂着:“死穷酸!死老头!你怎可当众揭我的底…

…”

红衣少妇微微一愣之后,才美目深注地问道:“你真的也是女人?”

周幼梅淡淡地一笑道:“真的又怎样?”

红衣少妇似乎殊感失望地自语道:“怪不得你方才说我丢尽了天下女子的脸……”

那锦袍老者的语声笑道:“那丫头看你不顺眼,不要紧,我老人家人老心不老,却特别喜欢你这股骚劲……”

红衣少妇一挑黛眉道:“你如果也算一号人物,就滚出来!”

“行!”锦袍老者的语声呵呵大笑道:“只要那位‘山主’大人不吃醋,我老人家就陪你滚上几滚。”

红衣少妇黛眉一挑,但终于强行忍了下去,目注周幼梅淡淡地一笑道:“现在,我该叫你梅姑娘了?”

周幼梅哼了一声道:“随便。”

“梅姑娘,”红衣少妇含笑接道:“方才我所说的讨一个情的事,你怎么说?”

周幼梅漫应道:“你还没说出是什么事哩!”

红衣少妇一指邢斌等四人道:“这四位,请看我薄面,放他们离去。”

周幼梅道:“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看你的金面,当然可以……”

红衣少妇连忙接道:“那我先谢了!”

“慢着!”周幼梅冷然接道: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哩!”

红衣少妇脸色一沉道:“年纪轻轻的,也会玩滑头吗?”

周幼梅笑道:“这可不能怪我,是你自己太性急了一点。”

红衣少妇冷然接道:“说紧要的吧!”

“好!”周幼梅含笑着接道:“他们这几位行刺钦差大人,等于是朝廷钦犯,我同你一样,都是山野草民,怎能越俎代疱,所以,你要讨情,该向这些侍卫大人讨情才对。”

说着,朝文龙、文虎等人指了指。

文逸民连忙接道:“这一点,我可以代文大人做主,但却有一个先决条件。”

红衣少妇注目问道:“那是怎样的条件?”

文逸民正容说道:“他们必须说出幕后主使人。”

红衣少妇道:“这一点,我可以代他们答复,幕后主使人,就是被文大人铁腕惩治的总督大人莫荣。”

文逸民目注邢斌问道:“这消息是否确实?”

邢斌点点头道:“完全正确。”

文逸民道:“现在,你必须同我合作,由我派人陪同你前往抚台大人面前,由李大人亲自问过口供,并画押之后,即可当庭开释,你是否愿意?”

邢斌笑了笑道:“这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,官场中既有此手续,我自然要遵守。”

“还有,”文逸民正容接道:“我必须先点住你部分穴道。”

邢斌点首接道:“请动手吧!”

文逸民扬指点了邢斌三处穴道,向文龙、文虎二人呶呶嘴道:“带他去李大人处,快去快回。”

“是!”

目送邢斌被文龙、文虎二人带下屋面之后,红衣少妇向文逸民笑道:“这位大人,在文大人身边,地位不低吧?”

文逸民谦笑道:“惭愧得很,忝居三品侍卫。”

红衣少妇笑道:“官居三品,可委实不小,比四品黄堂的知府大人,还要高上一级哩!”

文逸民笑了笑道:“在下名利俗人,倒教夫人见笑了。”

红衣少妇道:“哪里,哪里,我可是言出由衷。”

话锋微微一顿,又注目问道:“大人贵姓?”

“敝姓易。”

“易大人,我有一句很冒昧的话,不知可不可以提问?”

文逸民笑了笑道:“夫人有话,当然可以问,但如有关官府机密,则恕不答复。”

红衣少妇注目接道:“倒不是有关官府机密,只是听说文大人的身世,与过去的文家堡有关,确否?”

文逸民心中暗懔,但外表上,却泰然自若地道:“这个,我倒不曾听说过。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神色一沉道:“夫人,我要提醒你一声,文大人是当今天子快婿,也是万民称诵的青天大人,今后,希望夫人好好约束自己的手下人,莫轻易听信屑小之言,做出贻笑江湖的事来。”

红衣少妇讪然一笑道:“易大人说得是,这种事以后不会再有了。”

久未开口的周幼梅,目注红衣少妇,冷然道:“那你为何还要查问文大人是否同过去的文家堡有关?”

红衣少妇笑道:“梅姑娘火气可真大!”

周幼梅沉声接道:“快答我所问!”

红衣少妇含笑反问道:“如果我不说呢?”

周幼梅脸色一沉道:“那你就来得去不得了!”

红衣少妇“格格”地媚笑道:“梅姑娘,我可以答复你,但我要事先声明:

我之所以决定答复你,可并非怕什么来得去不得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怒叱道:“少废话!要说就趁早。”

“是!”红衣少妇含笑接道:“梅姑娘,我之所以有方才那一问,无非是为了好奇,才人云亦云地问上那么一声而已。”

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没有别的作用?”

红衣少妇笑了笑道:“你要那么想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

接着,也是美目深注地突然改变话题道:“梅姑娘,你的武功,是否同‘翡翠船’有关?”

周幼梅心头一惊,也恍然领悟到对方的来历,但她外表上却神色自若地反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红衣少妇道:“请先答我所问,是也不是?”

周幼梅含笑反问道:“是又怎样?不是又如何?”

红衣美妇冷冷一笑道:“是吗,那你该是古若梅的徒弟,同时,我也借用你方才所说过的一句话:“来得去不得’……”

文逸民连忙接道:“夫人,这儿是钦差大人行辕所在,请莫将江湖上的恩怨,再在这儿惊扰钦差大人。”

红衣少妇笑了笑道:“易大人既如此说,我不能不卖你这个面子。”

目光移住周幼梅,冷然接道:“梅姑娘,咱们换个地方吧!”

“不必了!”周幼梅淡淡地一笑说道:“你不是还有一个什么山主和另一个绛衣妖妇吗?干脆叫他们一起上吧!”

红衣少妇道:“梅姑娘,像‘太行五鬼,那种便宜事,不会再有的了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又突有所忆地一“咦”道:“你几时见过俺们山主?”

周幼梅漫应道:“就是今宵上灯时分,在状元楼酒楼上。”

红衣少妇美目深注地问道:“当时……你……”

周幼梅含笑接道:“我就是坐在你们邻座那个‘好像是第一次吃那么好吃东西’的乡下姑娘。”

红衣少妇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梅姑娘年纪轻轻,却是扮啥像啥,真教人佩服得很!”

接着,目注文逸民微微一笑道:“易大人,很抱歉!这位梅姑娘,好像不肯领你的情……”

周幼梅却也向一脸焦急神情的文逸民,正容说道:“易大人维护之德,梅小民衷心铭感……”

文逸民连忙接道:“梅姑娘,这话该由在下向你说才对……”

红衣少妇冷然截口道:“二位都不必客气了,现在,不相干的人,请立即通通下去!”

“这倒算得上是快人快语。”周幼梅目光移注文逸民,含笑接道:“易大人,请率领行辕中人,回到衙内去吧!”

文逸民方自眉峰一蹙间,耳中却听到周幼梅的真气传音道:“易大人,别为我担心,我也保证,不致惊扰钦差大人……”

文逸民只好无可奈何地点点头道:“好的,但我在下去之前,却不得不奉劝二位一句:厮杀并不一定能解决问题,希望二位多多三思。”

接着,举手一挥道:“行辕中人,通通下去……”

目注行辕中那些侍卫,在文逸民的招呼之下,纷纷飘向屋下之后,红衣少妇才向周幼梅冷笑一声道:“梅姑娘,请!”

周幼梅“刷”地一声,拔出长剑,神色一整道:“接招!”

话出招随,仅仅是这“接招”二字话声中,已“刷、刷、刷”地攻出了三剑,端的是集奇妙与快速之大成!

红衣少妇虽然将这雷霆万钧的攻势接下来了,但却被迫退了八尺之遥。

周幼梅冷笑一声:“眼高手低。你也不过如此……”

话声中,又攻出了五招,将红衣少妇再迫退丈外。

周幼梅一面长剑挥洒,继续进*,一面扬声喝道:“那个什么山主,再不出面,可别怪我辣手摧花啦!”

一道人影,挟着一声冷笑,疾射而来。

“当”地一声,周幼梅的长剑,在对方双剑交加之下,居然被震得荡了开去。

但她却顺着那长剑一荡之势,一式“横扫千军”,也将对方二人*得连退三大步,但那二位一退之后,又飞身进击。

这及时支援的,是那绛衣少妇,在两人联手之下,不但已稳住红衣少妇原先的颓势,也稳然已占上风。

红衣少妇似因胜券在握,又恢复了原先那尖酸刻薄的谈锋,只见她边打边“格格”地媚笑道:“梅姑娘,怎么不说话了?”

周幼梅冷哼了一声,还是没答话。

红衣少妇又含笑接道:“梅姑娘,俺们山主虽然喜爱偎红倚翠,但对你这样的清水货儿,可不太有兴趣哩……”

那绛衣少妇也边打边媚笑道:“红云姊,说话留点口德,将这娇滴滴的美人儿气坏了,山主会心痛的。”

周幼梅这才冷笑一声道:“好一对不要脸的无耻贱人!”

绛衣少妇又含笑接道:“梅姑娘,年纪轻轻的,别学泼妇骂街,现在,我问你一句正经话,方才,那个暗中说话的老头,是你的什么人?”

但她的话声未落,“当”地一声脆响过处,手中长剑,竟被荡了开去,迫得她话锋一转道:“哟!小姑娘后劲蛮不错嘛!”

那锦袍老者,又呵呵大笑道:“我老头子的后劲更好,要不要当场试试?”

绛衣少妇却同时冷笑一声道:“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,你真不知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!”

话声中,已与红衣少妇绝招连演,将周幼梅圈人漫天剑幕之中。

这时,那山主连忙振声喝道:“绛雪,本山主要活的!”

绛衣少妇扬声答道:“我知道。”

那山主的语声道:“也不许伤了她!”

绛衣少妇笑道:“山主放心,我负责交给你一个毫发无损的美人儿就是……”

那红衣少妇也媚笑道:“山主的胃口真好,连这么不解风情的雏儿,也有兴趣……”

那山主的语声,沉声说道:“别废话了,手上加点劲!”

“是!”

红衣少妇与绛衣少妇二人,方自同时娇应一声,那锦袍老者的语声又扬声笑问道:“丫头,要不要我老人家帮忙?”

这话,当然是向周幼梅而发,但周幼梅却扬声答道:“不必,这两个贱人,我还应付得了……”

话声中,已“刷、刷、刷”地一连三记绝招,将对方两人迫退三步。

那山主的语声向暗中之人怒喝道:“那见不得人的东西是谁?”

锦袍老者的语声笑道:“我老人家,是专门对欺师灭祖,狼心狗肺的东西,执行天谴的值日功曹。”

山主的语声沉声喝道:“我问你姓甚名谁?”

锦袍老者的语声冷笑道:“百里源,你应该想象得到的……”

恶斗中的周幼梅,不由闻言心头一凛地暗忖着:“这个山主,果然就是百里源……只是那位锦袍老者是谁呢?是师公邵友梅,还是两位幸逃大劫的师叔……”

她心念电转,微一分神之间,却几乎挨了红衣少妇一剑。

她,虽然受了一下虚惊,但精神方面,却也为之大大地一振。

试想:不论那锦袍老者是她的师公也好,是她的师叔也好,都是自己人,也都是乃师苦寻多年而未遇上的重要人物,自己却于无意间碰上,岂非是一件大大的喜事,又怎地不精神为之大振!

同时,她对自客栈中遇上那锦袍老者起,所有的不可理解的事情也想通了。

原来锦袍老者,是因看出她的武功与“翡翠船”有关,却又怀疑她可能是百里源夫妇的徒弟,才有那些怪异而不可理解的言行……

就当她心念电转之间,只听百里源的语声冷笑道:“你是邵友梅?”

锦袍老者的语声,长叹一声道:“百里源,真亏你还记得我……”

这已经承认他就是邵友梅了,这情形,不由使得周幼梅大喜过望地扬声说道:“师公,快将那欺师灭祖的百里源擒下……”

这简单的一句话,已等于表明了她的来历。

邵友梅的语声也显得非常激动地道:“孩子,你师母可好?”

周幼梅道:“很好,她老人家一直在找您哩!”

“别肉麻当有趣了!”百里源扬声喝道:“红云、绛雪,闪开!”

话声中,一道人影,由箭远外的一处屋脊阴影中,向周幼梅疾射而来,其身法之快速,固令人咋舌,而由其快速身法所激起的破空锐啸,更是慑人心魄——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