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变生意外

白文山含笑接道:“二师姊,我已得到消息,大师兄正在武昌。”

古若梅连忙接问道:“真的?”

“大概不会假,”白文山点首接道:“我是昨宵由公冶如玉手下口中听来。”

古若梅不由热泪盈眶,喃喃自语道:“谢天谢地!我总算正式获得他的消息了……”

白文山接道:“二师姊,咱们打发这些人之后,立即去武昌找大师兄去。”

古若梅沉思着接道:“这,得看情形再作决定。”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“师弟,那消息是怎样的?”

白文山道:“据说是……”

白文山话声才出,山脚下却同时传来一阵急促的竹哨声,那些围在四周的公冶如玉手下人,立即一个个面露喜色,纷纷向山下奔去。

文素琼不由“咦”地一声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古若梅轻轻一叹道:“公冶如玉这个贱人,最是狡猾不过的,想必是盱衡目前情势,不敢硬拼,自动撤走了。”

白文山一挑双眉道:“二师姊,咱们不能便宜她,赶快追上去,将那贱人宰了!”

第十七章变生意外白文山含笑接道:“二师姊,我已得到消息,大师兄正在武昌。”

古若梅连忙接问道:“真的?”

“大概不会假,”白文山点首接道:“我是昨宵由公冶如玉手下口中听来。”

古若梅不由热泪盈眶,喃喃自语道:“谢天谢地!我总算正式获得他的消息了……”

白文山接道:“二师姊,咱们打发这些人之后,立即去武昌找大师兄去。”

古若梅沉思着接道:“这,得看情形再作决定。”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“师弟,那消息是怎样的?”

白文山道:“据说是……”

白文山话声才出,山脚下却同时传来一阵急促的竹哨声,那些围在四周的公冶如玉手下人,立即一个个面露喜色,纷纷向山下奔去。

文素琼不由“咦”地一声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古若梅轻轻一叹道:“公冶如玉这个贱人,最是狡猾不过的,想必是盱衡目前情势,不敢硬拼,自动撤走了。”

白文山一挑双眉道:“二师姊,咱们不能便宜她,赶快追上去,将那贱人宰了!”

白文山道:“那么,我们赶快去瞧瞧……”

因为林永年双目已盲,不便行动,白文山自告奋勇,将林永年背起来,随着大伙儿飞驰着。

林志强的藏身之处,也不过隔了两个峰头,以他们这些人的脚程,自然很快地就已到达。

可是,当他们距林志强藏身的那株大树约莫十来丈远时,夜色沉沉中,只见那株大树下,正吊着一个黑衣人在晃荡着,那被吊着的黑衣人的背上,还似乎钉着一块白布,在随风飘扬哩!

这情形,使得群侠中除了双目已盲的林永年之外,莫不心头“咚”的一声,一齐脸色大变地停了下来。

是的,这情形,委实是太意外,也太令人震惊了。

这株大树上,只有一个穴道被制的林志强,深山密林之中,也决不会有人跑到这儿来上吊。

那么,眼前这个被吊着的人,不是显示林志强已被人杀害了吗!

但目前这几位,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老江湖,尽管心头既惊且急,却还都能沉得住气,并无一人发出什么惊呼之声来。

古若梅更是摆手止住其余之人前进,她自己却真力暗凝地缓步向大树下走去。

以古若梅的功力之高与目力之佳,尽管是在沉沉夜色中的大树阴影之下,但当她到达八丈距离时,已完全看清楚了,那被吊着的,不是林志强,只是穿着林志强衣衫的一束杂草罢了。

这情形,自然使她如释重负地发出一声轻吁,但她那颗提起的心,仅仅放下一半,而刚刚舒展的眉峰,也立即又皱了起来。

因为,眼前这情形,虽然表示林志强并未被杀害,却显然是被人家劫持走了,人是由她亲手点住穴道安置在这儿的,如今,人被劫走了,撇开责任问题不谈,她心里又怎能安宁呢?

心头七上八下中,她,一咬银牙,飘落大树下,向那吊着的假人背上的那幅白布上瞧去。

那是显然由衣衫上撕下的一幅前襟,上面用眉笔潦草地写着:

二师姊,八师弟,很抱歉,教你们吃了一场虚惊,感谢你们,代我物色到如此一位百年难得一见的武林奇葩,同时,我也得感谢这儿猴子们的协助,因为,如果没有它们,我不会发现这娃儿……

看到这儿,古若梅不由恍然大悟,暗中苦笑着:“原来如此,看来这是天意,那娃儿命该有此一劫……”

她,获知对方不过是看中了林志强的特佳资质,林志强不会有生命危险之后,心情已平静多了。

心念电转中,一面向白文山等人招招手,一面继续向那幅白布看下去:

二位请千万放心,娃儿在我这儿,我保证比你们对他还要好,而且,我负责百日之内,将他调教成一位天下无敌的高手,不过,不好听的话,说在前头,到时候,他可不会再认你们,同时,这娃儿艺成下山之日,也将是你们天数已尽之时。

知名不具

后段中这短短几句话,却使古若梅比方才看到那个被吊着的假林志强时更为惊震,刹那之间,冷汗湿透了衣衫。

这时,白文山、李巧云、文素琼等人也已走近,并都已看到了白布上的字迹,白文山脱口说道:“二师姊,咱们快追!”

古若梅长叹一声道:“来不及了,有这一段工夫,那贱人已远去百里之外啦……”

文素琼、李巧云二人,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,反而以林志强并无生命危险,竟然宽心略放地几乎是同声向古若梅问道:“百日之内,怎能造就成一个绝顶高手来?”

“这婆娘,是在虚声恫吓吧?”

古若梅轻轻一叹道:“一点也不假,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,在本门中,却并不稀奇……”

林永年已被白文山安置一旁,他,虽然双目已盲,但头脑却特别敏感,当群侠们最初发现那个假林志强被吊在大树下时,那片刻之间的令人窒息的沉寂,已使他觉到发生了非常的变故。

他是被背在白文山背上的,当时,他曾感觉到,白文山心房的跳动几乎比平常要快了一倍,身躯也发出轻微的颤抖。

这些反常的现象,几乎使他要惊叫出声,但他却勉强地忍住了。

但此刻,他由古若梅等人的口中,听到林志强已无生命之危险,却再也忍不住了,插口问道:“古女侠,舍侄是被公冶如玉劫走了?”

古若梅点首接道:“是的。”

接着,又目注白文山苦笑道:“师弟,你将这白布上的留言,念给林大侠听听。”

白文山依言将公冶如玉所作的留言,朗声念了一遍之后,林永年才长叹一声道:“这真是天意,诸位也不必难过了,好在舍侄并无生命危险,且让他去吧!”

古若梅正容说道:“这是我的过失……”

林永年截口苦笑道:“古女侠,我再说-遍,这是天意……”

古若梅也截口苦笑道:“林大侠,不论如何,我该向你有个交待,何况,这已非某一个人的问题,而关系着未来武林中的一场空前浩劫。”

林永年不由一愣道:“事情竞有如此严重?”

古若梅道:“是的,那妖妇的留言上,已说得明明白白,那绝非是夸大之词。”

林永年蹙眉问道:“那妖妇纵然能于百日之内,将舍侄调教成武林第一高手,也不至于连咱们这些人都不认识呀?”

“话是不错。”

古若梅笑道:“但林大侠却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”

林永年蹙眉如故地问道:“古女侠,莫非那妖妇还会什么邪术不成?”

古若梅正容接口道:“不是邪术,但却比邪术更厉害。”

文素琼接问道:“是否就是那所谓‘两仪开顶大法’的作用?”

古若梅道:“文家妹子只说对了一半,‘两仪开顶大法’,为‘翡翠船’武学中最艰难而神奇的功夫,也只有对像志强那种资质禀赋特佳的娃儿,以及有着公冶如玉、百里源那种具有绝顶功力的男女高手,配合施展之下,才能奏功,这也就是公冶如玉于留言中,满有把握地夸口百日之内,将志强调教成无敌高手的原因。”

林永年不禁长叹一声说道:“百日之内,将一个武功平庸的人,造就成一个武林第一高手,那真算得上是伐毛洗髓,脱胎换骨的了。”

古若梅正容接道:“不错,事实上,本门中的‘两仪开顶大法’,确具有伐毛洗髓,脱胎换骨的功能。”

微顿话锋,又轻轻一叹说道:“本来,我也有意于找到邵友梅之后,对这娃儿施以此种大法,想不到阴差阳错地,却被那妖妇着了先鞭。”

林永年再度一叹道:“这一切,好像都是冥冥中的安排。”

接着,又苦笑着道:“如果他们对舍侄不另施什么手脚,而加以成全,倒也算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。”

古若梅也苦笑道:“林大侠想差了,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灼事。”

文素琼截口接道:“古大姊,方才我说错的一半,又是什么呢?”

古若梅微微一愣之后,才笑了笑道:“那是指控制神智,不,应该说是控制脑部神经的手法,这种控制脑部神经的手法,能使人忘去过去的一切……”

林永年不由截口一叹道:“那就怪不得那妖妇,有那种说法了。”

古若梅正容接说道:“所以,我方才才说,本门中这种功夫,并非邪术,却比邪术更厉害,因为邪术只能控制人于一时,邪术一解,效用也随之消失,但本门中这种功夫,如不懂得解除手法,则受术者将被控制一生,也等于是另外换了一个人。”

林永年脸色一变地接道:“这情形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”

白文山接问道:“二师姊与大师兄,是否也懂得那种解除控制的神奇手法?”

古若梅摇摇头道:“我不懂得,你大师兄也未必懂得。”

白文山不由蹙眉说道:“如果那妖妇的这一着绝招,竟然实现,那咱们该怎么办呢?”

古若梅沉思着接说道:“最理想的办法,当然是尽速将志强救出,这算是釜底抽薪的办法,否则……”

顿住话锋,长叹着接道:“那就只好寄托在两个最费劲的笨办法上了。”

白文山苦笑道:“那是怎样的一个笨办法?”

古若梅道:“第一,是制住百里源、公冶如玉二人,要他们命令那娃儿接受我们的指挥,然后伺机加以解除禁制,或废除其功力。第二,是集中我们师兄妹三人之力,将那娃儿制服,不过,这一个办法中,我们师兄妹三人,至少将有一人以上,非死必重伤。”

文素琼不禁骇然地道:“那娃儿的功力,竟会高明到如此程度吗?”

“不错。”古若梅点首苦笑说道:“否则,‘翡翠船’武学,也就不算震古烁今的绝艺啦!”

林永年轻轻一叹道:“诸位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那妖妇的用心,固然阴险毒辣已极,但在事实未造成之前,也许还有转机,目前,咱们不谈也罢!”

古若梅点首接道:“林大侠言之有理,咱们还是先回‘巫山’城,等候与邵友梅会合,再从长计议吧!”

白文山讶问道:“二师姊,咱们为何不径赴‘武昌’呢?”

古若梅道:“偌大一个‘武昌’城,咱们事先又没联络好,将如何一个找法,而且,幼梅也在‘武昌’,如果营救文大人的事件扩大,他们两人可能已经会合,果如此,则势必已兼程赶回‘巫山’途中,咱们这时赶去,岂非又是阴差阳错,难以相见?”

白文山默然点了点头,文素琼却三把两把地卸除身上和头脸上的伪装,苦笑着接道:“我也只好同诸位一起去‘巫山’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古若梅不由注目接道:“文家妹子正好回去,伺机对志强加以援救嘛!”

文素琼苦笑如故地道:“现在我再回去,那就成了自投罗网啦!”

古若梅蹙眉讶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文素琼道:“我曾留有信物在志强身上,如今,志强已被他们劫持,我还能回去吗厂古若梅不禁长叹一声道:“千错万错,都是我一时疏忽所致……”

白文山截口接道:“二师姊,事情已经发生,你也不用自责了,目前,咱们还是尽速营救那娃儿,才是正经。”

古若梅点首轻叹道:“好,咱们走吧……”

这是林志强被公冶如玉所劫持的三天之后的正午,地点是宜昌城中一家名为“南北酒楼”的二楼上。

宜昌,为进出四川省的水陆两路必经之地,既为交通要冲,又值正午,酒楼饭馆生意之佳,自然是不在话下。

这家“南北酒楼”,二楼上,业已上了九成座,触目所及,但见人头攒动,笑语喧哗,真是好不热闹也!

靠近梯口的一个座位上,是一个麻脸汉子和一位有点口吃的中年壮汉,这两位仁兄,都是胖墩墩的,肥头肥脑,也都是有了六成酒意,并且,两人都是脸红脖子粗地在争论着,相持不下,只听麻脸汉子大声说道:“我说,诸葛亮姓诸。”

口吃汉子吃力地道:“我说姓……孔……,因……因为人家都……都叫他孔……孔明先生。”

“我说姓诸……”

“我……说姓……姓……孔……”

这一对活宝,各自“择善固执”,互不相让,语声也越来越大,引得邻座酒客,齐都忍俊不禁地发出会心的微笑。

只听那麻脸汉子忽然一声欢呼道:“啊!江老,您来得正好,快请坐下来评评理。”

看,原来梯口又新来一位有着一撮山羊胡的青衣老者,正缓步走近他们座前。

青衣老者径自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之后,精目在那二位脸上一扫,沉声问道:

“什么事?”

麻脸汉子道:“江老,方才,我同老王一同去听说书,说书的说‘诸葛亮草船借箭’,回到这儿之后,老王却跟我抬起杠来。”

青衣老者端起口吃汉子替他斟上的一杯酒,喝了个杯底朝天之后,才漫应道:“抬什么杠啊?”

麻脸汉子道:“就是诸葛亮姓什么的问题,我说姓诸,老王他却偏偏说姓孔……”

口吃汉子截口道:“孔明先生……本……本来就姓孔嘛!”

“我说姓诸……”

“我说姓……姓孔……”

青衣老者一蹙眉峰,拍了拍桌子道:“你们两个都错了!”

那一对活宝,几乎是同时一愣道:“错了?”

“那么,您……您说……孔明先生姓……姓什么呢?”

青衣老者正容说道:“诸葛亮最正确的姓,是姓‘何’。”

麻脸汉子接问道:“江老所言,想必另有考据?”

“当然!”青衣老者正容如故地说道:“我是根据周瑜临死前所说的两句话,才触发灵感的。”

口吃汉子讶问道:“那是两句什……什么话呢?请指教。”

青衣老者道:“周瑜临死之前,不是说过‘既生瑜,何生亮’的话吗?就是根据这两句话,所以我才断定诸葛亮本来姓何,周瑜也不姓周,而应该姓既。”

麻脸汉子连连点首,拊掌笑道:“对,对,江老真是有大学问的人,我章麻子先敬您一杯……”

他的话声未落,那些听得到他们对话的酒客们,却再也忍不住地发出一阵子哄堂大笑。

但那位青衣老者,却正被章麻子的一顶高帽子,弄得晕乎乎的,一脸得意地举杯一饮而尽,然后,目光在对方二人脸上一扫道:“你们两个,又喝醉了?”

口吃汉子连忙否认道:“没……没有醉啊……”

青衣老者脸色一沉道:“你们还记得山主所交付的任务?”

麻脸汉子连连点首道:“记得,记得,就是注意那个什么邵友……”

青衣老者截口一声怒叱:“噤声!”

麻脸汉子不服地说道:“这有什么关系哩!山主夫人已擒获了林家的孽种,只等百日之后……”

他的话像连珠炮似地,说得又急又快,使得青衣老者想制止都来不及,只好脸色一沉,顺手一汜耳光打了过去,并怒声叱道:“混账东西!”

这一记火辣辣的耳光,使麻脸汉子的七八成酒意,完全消失,那连珠炮似的话声,也自然终止,同时,也使得全体酒客的目光,一齐向他们投射过来。

青衣老者却视若无睹地向口吃汉子歪了歪嘴,沉声说道:“扶住他,跟我走!”

说着,已探怀取出一块碎银,放在桌土,起身向楼下走去,那口吃汉子却扶着麻脸汉子步履踉跄地默默相随。

当这三位的背影消失于梯口之后,酒楼上又先后走下四人。

最先跟出的是状若祖孙的一老一少,老的身着灰衫,花白长髯及腹,年纪总在五旬以上,少的一个,年约十七八,肤色黝黑,却穿着一袭白衫。

灰衫老者一手搭在白衫少年的肩头,边走边唠叨着说道:“梅儿,快点走了,别赶脱了船,那就麻烦啦!”

说的是一口标准川腔,敢情还是溯江而上的旅客,临时下船打尖的哩!

后面那两位,则为一对年在弱冠的青衣书生,看外表,可能还是一对同胞兄弟。

茶楼酒馆中,客人的来来去去,自然是平常事,但这三批先后离去的客人,却显得颇不寻常。

最先走出的三位中的那位青衣老者,于走上大街之后,还有意无意之间,回头瞧了瞧,那情形,似乎是在看看是否有人跟踪。

第二批走出的灰衫老者,似已察觉后面有人跟出,但他却装作不觉地,向白衫少年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梅儿,方才,咱们下船的地方箭远之外的江边,有两株枝叶浓密的大树,还记得吗?”

白衫少年点点头道:“记得。”

灰衫老者传音接道:“后面这一对,九成是百里源那两个侍姬所乔装,由我亲自对付,你设法将前面那青衫老者制住,带到那株大树下去,记好:大白天,要做得不露痕迹,咱们以顿饭工夫为限,如果遇强敌,可长啸示警。”

白衫少年点点头道:“梅儿记下了……”

说着,已快步向青衣老者那一行人跟了上去。

由这语意与称呼判断,这一对祖孙模样的人,当然是邵友梅与周幼梅二人所乔装。

他们此行,也当然是准备赶往“巫山”城,与古若梅等人会合,但目前这一发现,委实大不寻常,才不得不耽搁下来,追查一个明白。

“宜昌”,本来是一个商业鼎盛的水陆码头,大街上行人如穿梭,化装成白衫少年的周幼梅,即加快速度向青衣老者追去,自然也不致引起旁人的注意。

当周幼梅一掌搭上青衣老者肩头,含笑招呼道:“江老,您好……”

她,口中说得好听,掌心中却真力暗凝,使得青衣老者全身劲力消失,紧接着,并传音说道:“姓江的,要命,就乖乖听我的话,跟我走,我只问你一件事情,决不难为你。”

青衣老者脸色大变,扭头向周幼梅投过询问的一瞥。

周幼梅又传音吩咐道:“先叫那一对宝货,自行回去!”

青衣老者点点头,向那一对宝贝酒鬼沉声说道:“你们两个,先行回去,我同这位小老弟,有要事商谈,待会儿再来。”

麻脸汉子与口吃汉子这一对宝贝,巴不得有这一说,闻言之后,什么也不问,只是喏喏连声,步履踉跄地疾奔而去。

青衣老者这才向周幼梅苦笑道:“已经遵办了,老弟有什么话,请尽管问吧!”

周幼梅淡淡地一笑道:“这儿非谈话之所,咱们到江边去。”

说话间,已暗中连点对方三处大穴,手挽手地加快速度向前走去,那情形,就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,在把臂欢叙似的。

袋烟工夫之后,这两位已到达邵友梅所指定的那两株江边大树之下,不过,邵友梅却还没到来。

青衣老者显得颇为不安地向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老弟,究竟有什么事?”

周幼梅正举目遥望着,邵友梅带着那一对青衫书生,快步走了过来,口中却漫应道:“那两个,是不是你们山主的侍姬,叫什么‘红云’、‘绛雪’的?”

青衣老者顺着周幼梅的目光瞧去,不由脸色大变,身躯也簌簌颤抖着,语不成声地反问道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周幼梅笑了笑道:“别问我是谁,也别担心那两个会对你不利,好教你放心,那两个,也同你一样,暂时成了阶下囚,现在,你好好地答我所问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才目光深注地接问道:“方才,你们所说的‘林家的孽种’,是否指的是林家堡的林少堡主?”

青衣老者点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周幼梅接着问道:“方才那个麻脸汉子所说的‘百日之后’,是怎么回事?”

青衣老者苦笑道:“这个,我却不清楚,只知道百日之后,林少堡主将成为一个天下无敌的高手。”

周幼梅方自一蹙“俊眉”,邵友梅已带着那两位青衫书生在十丈之外坐了下来,邵友梅扬声笑道:“梅儿,你做得比我还要快速利落,真是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!”

接着,又神色一整说道:“我在这边等着,你好好问下去,语声不可太高,我要对证一下他们两方面的供辞,是否吻合。”

“是。”周幼梅恭应一声之后,才压低语声,向那青衣老者闸苴:“江老人家,希望你老老实实答我所问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青衣老者反问道:“我希望先知道,你们二位究竟是谁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周幼梅微一迟疑间,邵友梅已扬声接道:“梅儿,不妨照实告诉他。”

周幼梅点点头,才向青衣老者说道:“那边那位老人家,就是你们山主的大师兄,我是你们山主二师姊的徒弟。”

青衣老者道:“这筋斗栽得不算冤,好,请开始问!”

周幼梅沉思着接道:“被你们山主夫人所劫持的,除了林志强之外,还有谁?”

青衣老者道:“据老朽所知,山主夫人所劫持的,只有一位林少堡主。”

“那么,”周幼梅注目接问道:“林少堡主如今何在?”

青衣老者道:“林少堡主与山主夫人在一起。”

周幼梅苦笑道:“我须要知道的,是他们目前在什么地方?”

青衣老者摇摇头道:“这个,老朽可没法回答……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是不知道?还是不愿说?”

“当然是不知道。”青衣老者抬手一指邵友梅身边的两个青衫书生道:“那边二位,是山主的侍姬,可能会知道。”

察言观色,周幼梅判断对方所言,似属实情,当下,沉思着接道:“江老人家与你们山主,是何渊源?”

青衣老者道:“老朽不过是‘赤城山庄’柳庄主的手下,与山主还谈不上渊源二字。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你们守候在宜昌,为的就是查探我师公的行踪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是百里源下的命令?”

青衣老者一愣道:“谁是百里源啊?”

周幼梅道:“就是你们的山主。”

青衣老者不禁苦笑道:“老朽只知道他叫山主,其余可一无所知。”

周幼梅注目接口问道:“老人家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哩!”

青衣老者微微一愣之后,才点点头道:“是的,是山主下的命令。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江老人家,你是几时见过你们山主?”

青衣老者苦笑道:“凭老朽的身份,怎够资格见到山主,这命令,是由柳庄主转达的。”

周幼梅接道:“百里源与柳伯伦二人,是何时何地见的面,老人家总该知道吧?”

青衣老者点点头道:“那是昨天辰牌过后。”

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百里源还没走?”

“据老朽所知,当时就走了。”

“走的是哪一个方向?”

青衣老者道:“这个,老朽不知道。”

周幼梅目光深注地问道:“百里源是什么山的山主?”

青衣老者苦笑道:“少侠,这问题,不但老朽没法回答,纵然换上本庄柳庄主,恐怕也回答不出。”

这时,邵友梅已起身带着两个青衫书生向大树下走来,一面含笑接道:“够了,梅儿,咱们还得争取时间赶路。”

那两个青衫书生,果然是红云、绛雪二人所乔装,周幼梅向着二人笑了笑,道:“咱们真是有缘,又碰头了。”

邵友梅却是目光在对方三人脸上一扫,声容俱庄地说道:“三位,为了你们自己的生命安全,眼前这一幕,就当它是没有发生,懂吗?”

那三位同时点点头道:“懂……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