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千里追踪

邵友梅凌空扬指,解了那三人的穴道,沉声说道:“三位可以走了。”

作为一个阶下囚而能有这种结果,原本应该是喜出望外才对,但这三位中,除了那江姓青衫老者,如获大赦似地面呈喜色之外,红云、绛雪二人,却反而有点进退维谷起来。

邵友梅不由一愣道:“二位还有什么为难的?”

红云愣了愣之后,才讷讷地问道:“邵大侠,您突然在此地现身,其目的难道只是准备追踪山主夫人?”

邵友梅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红云不由苦笑道:“果如此,则我们回去,也是死路一条,因为,这宜昌地区,是由我们姊妹二人负责,山主夫人的行踪,也只有我们二人知道。”

邵友梅眉峰一蹙道:“那么,二位做何打算?”

红云微一沉思之后,才讷讷地道:“我想……我们姊妹也不用回去了,就随侍邵大侠身边。”

邵友梅连忙接道:“不可以,二位心中也明白,你们山主夫妇的实力有多大,我之所以不得不冒险追踪,是为了解救林志强那娃儿,自己都要担着莫大的风险,哪有余力来照顾二位的安全?”

绛雪含笑接道:“话不是这么说,邵大侠,我们姊妹,也有一身不太俗的武功,可并不一定要您照顾,必要时,还可能对您有所帮助哩!”

这两位,不愧是天生尤物,尽管目前是易容改装,一身书生打扮,但绛雪的这一笑,却仍然有使人意乱情迷的媚力。

这情形,可使得邵友梅更不敢收留啦!

试想:自己孤身一人,带着这么两个尤物,成何体统!如果传到人家耳中去,纵然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啦!

就当他心头作难地微微一愣之间,红云也在一旁敲上了边鼓出言道:“邵大侠,您忍心眼看着我们回去送死?”

这句话,可更具攻心的效力。

可不是吗!消息是他亲自由对方口中*出来的,如果对方两人因此而死,则他心头将有“我虽不杀伯仁,伯仁由我而死”之憾。

就当他左右为难,沉思未语之间,周幼梅却含笑接道:“师公,这二位既然诚心弃暗投明,依梅儿之见,不如暂时送往师父身边去……”

邵友梅不由眉峰一展道:“对了,就这么办。”

绛雪这张嘴皮子,可真够刻薄,她心头的生命恐惧,刚刚解除,却立即取笑起邵友梅来了,只见她目注周幼梅,掩口娇笑道:“周姑娘,前几天在武昌行辕中时,你这位师公妙语如珠,令人啼笑皆非,想不到实际上不但道貌岸然,也还是一位惧内……”

邵友梅截口苦笑道:“够了,姑娘。”

接着,目注周幼梅正容说道:“那么,你偕同这二位姑娘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猛然心中一动地改以真气传音接道:“……

立即起程,赶往巫山县城。”

“是。”周幼梅恭应一声之后,又注目接问道:“师公您呢?”

邵友梅却目注那青衫老者,正容说道:“阁下该走了,记着:为了你自己生命的安全,最好是忘去现在的一切。”

青衫老者也正容说道:“邵大侠请放心,在下会知道如何自处的。”

说完,向着邵友梅抱拳一拱,才转身疾奔而去。

邵友梅目送青衫老者的背影,逐渐远去之后,才向周幼梅说道:“梅儿,你们赶快起程,我也必须立即开始追踪,以期能将志强抢救回来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接问道:“师公,志强他,有没有生命危险呢?”

邵友梅道:“生命危险是没有,但却可能酿成一场未来的武林浩劫,详情由这二位姑娘告诉你吧!”

接着,又向红云、绛雪二人歉笑道:“二位,在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原则之下,我不能不暂时封闭二位的功力。”

红云苦笑道:“邵大侠请动手吧!”

邵友梅扬指凌空连点,将对方二人的功力封闭之后,绛雪才苦笑着说道:

“如果半途遇上强敌,俺们二人,岂非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?”

邵友梅笑了笑道:“二位心中最是明白不过,这一路上,已无强敌,而且,周幼梅的武功,比你们只强不差,如果连她都对付不了的敌人,多上你们二位,也无济于事。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向周幼梅说道:“梅儿,我已经告诉过你,万一我们失散后的联络记号,现在可以用上了,我此行是经当阳、远安往北,目的地是汉水西岸的谷城,你,与你师父会合之后,赶快根据我留下的暗号跟来。”

周幼梅点点头道:“梅儿记下了。”

邵友梅正容接道:“你们还得另行改装,沿途多加小心,我走了……”

“了”字的尾音未落,人已到了十丈之外,大白天,也不怕惊世骇俗,疾奔而去。

周幼梅目送邵友梅的身形,消失于视线之外后,才向红云、绛雪二人问道:

“二位姊姊,我师公是根据二位的消息,才决定向谷城赶去,是吗?”

红云点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二位向我师公提供了一些什么消息?”

绛雪笑了笑道:“也不过是就我们所知,照实说出来而已。”

周幼梅不禁苦笑道:“可是,我却一无所知哩!”

绛雪笑问道:“周‘公子’想知道一些什么呢?”

绛雪这张嘴也真够刁,此情此景,她却还有心情取笑人。

周幼梅抿唇一笑道:“这位姊姊,是绛雪,还是红云?”

绛雪微笑地道:“我是绛雪。”

“绛雪姊,”周幼梅含笑接道:“咱们算是彼此彼此,你也不用以‘五十步笑百步’了,咱们还是说正经事吧!”

活锋微微一顿,才正容接着道:“我首先想知道的是,为何林志强被劫持,没有生命危险,却可能会造成武林中一场浩劫?”

这问题,红云、绛雪所知道的,也不过是一个大概,周幼梅听过之后,虽然难以满足,总算聊胜于无了。

她眉峰微蹙地又注目问道:“二位姊姊,公冶如玉给百里源的飞鸽传书,你们是否也看到?”

红云抢先答道:“没有,我们不过是由百里源口中,听到一点消息而已。”

绛雪也同时接着说道:“百里源另有要事,匆匆离去,可能要两三天之后,才能赶往谷城,据说,公冶如玉在谷城要逗留七天左右,以便与百里源会合。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那么,二位姊姊在这儿,除了查探我与师公二人的行踪之外,也是等候百里源的了?”

“不!”绛雪含笑接道:“百里源也知道,二位的行踪,不易发现,此举也不过是尽尽人事而已,我们两个,随时都可以根据百里源所交待的联络记号,赶往谷城。”

接着,又讪然一笑道:“却想不到会有目前这种变化。”

周幼梅笑问道:“绛雪姊姊后悔了?”

绛雪正容一叹道:“小妹别由门缝里看人,将我们看扁了,人,没有自甘下贱的,我们跟着百里源,不过是一具泄欲工具,有甚前途可言,能有机会脱离他,又何乐而不为哩!”

周幼梅连忙歉笑道:“小妹失言,二位姊姊多多海涵。”

话锋微顿,又注目接问道:“二位姊姊,百里源究竟是什么山的山主?”

红云轻轻一叹道:“很抱歉!小妹,这问题,你师公也问过,但我们没法回答。”

周幼梅不由讶问道:“难道二位对自己所住的地方,连名称都不知道?”

绛雪苦笑道:“小妹有所不知,俺们两个,一直跟着百里源东飘西荡,可根本不曾去过他的龟窠哩!”

周幼梅道:“二位姊姊,一直都没有固定住所?”

红云轻叹答道:“有的,但那‘藏娇金屋’等于虚设,一年当中,也难得回去住上几天……”

绛雪也讪然一笑道:“因为我们两姊妹会灌迷汤,所以百里源经常把我们带在身边,将其他的女人都疏远了。”

接着,又神秘地一笑道:“小妹,也许你还不知道,百里源这淫魔,几乎每一个大城市里,都有他的‘藏娇金屋’哩!”

周幼梅一挫银牙道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总有一天,这老贼会受天谴的!”

目光在对方二人脸上一扫,神色一整地接道:“二位姊姊,我们回城内客栈中改装一下,立即起程,有一点,请二位姊姊特别注意,我可不认识你们的人,如果中途碰上强敌时候,请二位暗中提醒我,让我先有一个准备。”

红云、绛雪二人同声答道:“好的。”

周幼梅轻轻一叹道:“我们走吧……”

周幼梅偕同红云、绛雪二人赶往巫山县城这一行,暂且按下。

且说邵友梅别过周幼梅之后,立即回到宜昌城中,找了一家客栈,改装成一位中年商人之后,又匆匆地向当阳进发。

不错,由宜昌到当阳途中,凡是岔路的显眼之处,都留有指示方向的暗号,而且,暗号也很简单,只不过是一个极普通的箭头而已。

这些与红云、绛雪二人所提供的消息,并无不符之处,因此,他除了于箭头附近,另外留下一个奇异而令人难以觉察的记号,以便随后跟来的古若梅师徒辨识之外,对原有的箭头处,也并不更动,只是一个劲地朝前急赶。

不过,在大白天,官道上行人太多,他已不再施展轻功,仅仅以比常人略快的速度向前走去,因此,一直到上灯过后,才到达当阳县城。

在当阳城中用过晚餐,又继续他的行程,连夜向远安县赶去。

不过,邵友梅在当阳县中,却临时决定跟百里源开了一个玩笑,那就是除了留下他自己的联络记号之外,将公冶如玉留下的箭头记号,改了一个方向,那箭头本是指向正北的远安县的,他却改成指向正东,但也仅仅是那么一个,以后的仍让它原封没动。

一整夜的兼程急赶,他足足赶了将近三百里的路程,于翌日黎明时分,到达保康县与谷城县之间的梨山店,距目的地谷城县,已不过三五十里路程了。

为了保持体力,他决定在梨山店休息半天,午后再从容地赶到谷城去,于是,他投进梨山店惟一一家兼营小吃的“经济伙铺”中,进过早点,略事盥洗之后,立即关上房门,行功调息起来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急骤的蹄声,将邵友梅惊醒过来。

他,方自一蹙眉峰,那急骤蹄声已止于伙铺门口,紧接着并发出一串“唏聿聿”的洪烈马嘶。

以邵友梅的功力之高,自然一听就能分辨出,来人是两骑人马,而且,轻功造诣甚佳,业已飞身下马,向伙铺中走了进来,只听一个娇甜的语声,颇为不悦地哼了一声道:“这种地方,怎能吃得下东西!”

另一个男人的语声歉笑道:“将就一点吧!小姐,这儿是乡下啊!”

这种村镇上的小伙铺,简陋之至,一般娇生惯养的小姐们,自然瞧不顺眼啦!

邵友梅所住的房间,与食堂也不过是一板之隔,而且,板壁上还有着分许宽的裂缝,在既好笑,也好奇的情形之下,他忍不住就着壁缝,向外面瞧去。

食堂中是一位蓝衫青年和一位红衣少女。

男的年约三旬,外表颇为英俊,只是缺了一只左耳,那女的双十年华,有着七分姿色,但那冶荡神态,却比红云、绛雪二人,更要强上三分。

可惜邵友梅不认识这一对,可正是百里源与公冶如玉的徒弟吕不韦与古琴二人哩!

当邵友梅暗中向外偷瞧时,古琴正蹙着黛眉,向恭立一旁,满脸堆笑的店小二问道:“嗨!这儿去谷城,还有多远?”

店小二哈腰谄笑道:“回姑娘,还有五十里。”

吕不韦连忙接道:“你看,五十里路程,最快也得一个时辰以上才能赶到,现在已经是午时已过,你能空着肚皮,再挨上一个时辰吗?”

古琴嘟着小嘴,没吭气。

吕不韦连忙替她拦过一张椅子,涎脸笑道:“将就一点吧!

小姐。”

店小二也哈腰谄笑道:“小姐,小店虽然简陋,但做出来的菜肴,保证清洁可口……”

占琴不耐烦地截口接道:“好了,拣你们最拿手的好菜,做几样来吧!越快越好。”

“是,是……”

店小二谄笑着,哈腰离去之后,古琴才坐下去,口中并嘟嚷着道:“都是你,要在宜昌旅邸中多呆一天,才受这种活罪。”

吕不韦笑道:“可是,那是经你同意的,而且,如非在当阳城外,多走那几十里的冤枉路,现在,咱们也早就赶到谷城了啦!”

暗中偷瞧的邵友梅,因已失去好奇心,同时午时已过,他也该进餐赶路了,因而悄然离开偷瞧的位置,准备走进食堂。

但吕不韦的这几句话,又使他心头一动地继续偷瞧下去,只见古琴杏眼一瞪道:“走那几十里冤枉路,也还不是你的主意!”

吕不韦道:“可是,那记号,明明改了方向嘛!”

古琴冷冷地一笑接道:“当时我就说过,那必然是玩童们好奇所改,偏偏你要疑神疑鬼的,你看,这一路行来,可不是一切都很正常吗厂吕不韦正容接道:

“师妹,别跟我抬杠,老实说,这疑团,我一直还没解开……”

听到这里,邵友梅虽然还不知道这二位的姓名,却已可确定二人的身份了。

古琴白了吕不韦一眼道:“你还要自钻牛角尖?”

吕不韦正容如故地道:“师妹,我说句不好听的话,在前头这两三天之内,必然会有事故发生。”

古琴微微一愣道:“什么事故啊?”

吕不韦道:“师父在那白布留言上,已说得明明白白,你想,我们那位二师伯,会就此甘心而不追上来吗?而且,据说大师伯也已在武昌出现……”

邵友梅不禁心中暗笑着:“我就在你们眼前哩!”

古琴仍然是不服地道:“可是,事实上他们并没追来。”

吕不韦说道:“大师伯与二师伯,是何等功力,如果暗中追来了,又岂是你我所能发现的,你再想想看,当阳城外那涂改暗号的事,又岂是事出偶然!”

古琴一蹙黛眉道:“可是,这一路行来,为何又没改动了呢?”

吕不韦也蹙眉接道:“这也就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原因……”

邵友梅不禁暗中苦笑着:“我的本意,只是借此以迟滞百里源的行程,想不到却先使这一对宝货伤起脑筋来……”

这时,店小二已送上热腾腾的酒菜,并谄笑道:“二位贵客请尝尝看,保证美味可口。”

吕不韦首先尝了一口菜,抿抿嘴唇道:“不错,色、香、味俱佳,看不出这等小店,却能做出如此美味的菜肴来。”

接着,又向古琴笑了笑道:“师妹,咱们别胡猜了,快点填饱肚皮,赶到谷城去,才是正经。”

店小二却在一旁哈腰请示道:“二位贵客的坐骑,要不要上料?”

古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:“这还用问!马不上料,怎能赶路!”

店小二连忙哈腰陪笑道:“是是……小的立即去上料。”

邵友梅脑际灵光一闪,方待有所行动时,又一骑快马,止于门口,进来的是一位双十年华、身着绿色衫裙的美姑娘。

那是“赤城山庄”庄主柳伯伦的爱女柳如眉,当然,暗中偷窥的邵友梅,还是不认识。

柳如眉似乎有甚紧急事故地,人刚进门,就一叠声地叫道:“小二哥,快!

快弄点吃的来……”

但她的话没说完,吕不韦已含笑招呼道:“柳姑娘,请到这里来,咱们一道吃吧!”

古琴也接问道:“柳姑娘行色匆匆的,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故?”

柳如眉是由明里走进暗里,所以一时之间,她的视力未能恢复过来,及听到对方招呼,微一凝神之后,才看清对方是谁,不由一声欢呼道:“原来二位令主也在这里,那真是好极了!”

说着,已走向他们座前,吕不韦立即殷勤地替她搬过一张椅子,等柳如眉就座之后,才扬声唤道:“小二哥,快添一副杯筷来。”

“来啦!”

店小二恭声回答之后,吕不韦才向柳如眉注目问道:“柳姑娘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柳如眉一蹙黛眉道:“山主身边的红云、绛雪二位侍姬,可能已经失踪了?”

吕不韦一愣道:“那怎么会?这消息何从而来?”

柳如眉道:“这是本庄一位江姓的管事,向家父说的。”

邵友梅不由暗骂一声:“好一个奸滑的老匹夫……”

邵友梅骂的当然是那江姓青衫老者,那人本来已承诺不泄漏消息的,但逃出性命之后,却很快地泄露了出来。

古琴也注目接道:“快说详细一点。”

柳如眉沉思着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昨天天黑后,山主以飞鸽传书递来给山主夫人的十万火急的信函,二位令主都知道,家父并不知山主夫人的行踪,那紧急信件,必须由二位姑娘转交,可是,找了大半夜,整个宜昌城中,已失去二位姑娘的踪影,最后,江管事向家父报称,昨天午后,曾看到二位姑娘偕同一位老人家走向江边而去,因此,家父判断,二位姑娘,可能是出了事情。”

古琴沉思着接道:“红云、绛雪武功不弱,如果出了纰漏,那对方的武功就高得怕人了。”

吕不韦接问道:“柳姑娘是怎会找到这儿来的?”

柳如眉苦笑道:“家父判断山主夫人走的是这一条路,因那封密函急须转达,所以要我带着它先行赶来试试看,想不到这一误打误闯,还居然闯对了……”

邵友梅不由暗笑着:“小妮子且慢高兴,究竟你的运气好否,目前还说不定哩!……”

吕不韦连忙接道:“那密函快交给我。”

柳如眉探怀取出一个密封的信笺,双手递与吕不韦,吕不韦略一审视封面之后,才一蹙眉峰道:“不错,这委实是十万火急的急件,只是,师父他老人家,究竟遇上了什么紧急事呢?”

古琴笑了笑道:“既然是紧急函件,咱们还是早点赶路吧!

啊!柳姑娘快吃呀!”

原来他们只顾说话,却忘了吃东西了。

柳如眉讪然一笑,开始进食,吕不韦却含笑问道:“柳姑娘,听说你同林志强有过一段情,是否要同我们一起去看看他?”

柳如眉俏脸一红道:“如果方便的话,我当然想去看看。”

吕不韦道:“有我带你去,不致有什么不方便,不过,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……”

柳如眉闻言不由俏脸一变地截口问道:“什么消息?”

吕不韦漫应道:“再过一段时间,林志强就会不认识你了。”

柳如眉蹙眉接问道:“为什么?难道他”

吕不韦暧昧地一笑说道:“柳姑娘别着急,林志强不认识你不要紧,只要我认识你就行啦!”

柳如眉方自俏脸再度一变间,古琴却白了吕不韦一眼道:“你呀!狗嘴里永远长不出象牙来。”

接着,又向柳如眉笑了笑道:“别听他胡说八道的,还是快点吃好,早点赶回去,以免令尊挂念。”

柳如眉摇头道:“不,我还是想去看看林志强。”

古琴正容接道:“柳姑娘,你们既已心心相印,可说是来日方长,又何苦急在目前这当口哩!”

柳如眉黛眉紧蹙地低首沉思,似乎连东西也吃不下了。

古琴又补上一句:“听我的话,柳姑娘,我不会骗你,不论现在和未来,林志强都会是好好的。”

柳如眉幽幽地叹了一声,仍然没接腔。

这当口,躲在房间内窥探的邵友梅,却在心头电转着。

他,对柳如眉与林志强之间的一段情,已经由周幼梅口中听说过,目前,他正需用人之际,不是正好利用这位痴情的姑娘,以达其解救林志强的目的吗!

可是,就当他准备以真气传音,对柳如眉有所指示时,又是一阵急骤马蹄声止于小店门口,马上人还没下马,就已高声嚷道:“店家,店家,快给我准备一斤卤牛内,十个馒头,越快越好……”

接着,匆匆进入的,是一位五短身材、满面风尘的劲装汉子。

他,刚刚进入食堂,吕不韦已蹙眉说道:“黄七,何事匆匆忙忙的?”

黄七(劲装汉子)闻言一愣之后,不禁大喜过望,一声欢呼道:“啊!两位令主也在这儿啊,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
吕不韦指了指他身旁的一个座位道:“坐下来,慢慢说。”

黄七搓着手谄笑道:“两位令主跟前,哪有小的座位。”

吕不韦眉峰一蹙道:“这场合,毋须讲究俗礼,坐下来好说话。”

“是!”

黄七恭应着,拘谨地在一旁坐下之后,才正容说道:“两位令主,都不必前往谷城去了……”

吕不韦不由截口讶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黄七尴尬地一笑道:“小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,今晨天亮前,山主夫人忽然传令立即起程,并命小的兼程赶往宜昌,将沿途暗号消除,通知山主和两位令主,径行赴预定地点会合。”

古琴一蹙黛眉讶道:“什么预定地点,我可不知道啊!”

话声中,并向吕不韦投以询问的一瞥,但吕不韦却是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黄七连忙接道:“二位令主,这预定地点,山主知道的。”

吕不韦苦笑如故道:“可是,山主也可能发生了变故,目前,恐怕不可能同咱们会合。”

古琴沉思着接道:“三师-兄,山主的急函,既然没法马上转给夫人,我们是否该先行拆阅,看情形再做适当处理?”

吕不韦点点头道:“也好……”

暗中窥探的邵友梅也点首暗笑着:“我也赞成,省得我另费手脚……”

这时,吕不韦已由怀中掏出那封密函,打了开来。

可是,吕不韦是面里背外而坐,当中还隔着一个古琴,邵友梅目力固然奇佳,却也没法透过占琴这一道障碍,而由信笺的背面瞧出什么来。

就当他眉头一蹙之间,只见吕不韦蹙眉自语道:“奇怪厂古琴接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吕不韦将信笺向她一递道:“你瞧。”

古琴白了他眼道:“你不会念给我听!”

吕不韦连忙收回信笺,满脸歉意地笑道:“对不起,匆促间我没想到……”

“少废话!”古琴截口冷笑道:“不念给我听,也就算了!”

邵友梅不禁暗笑着:“这妞儿如非不识字,就是识字不多,不过这一来,我倒是求之不得……”

当他心念转动间,吕不韦也在歉笑道:“琴妹别生气,我念,我念给你听就是。”

古琴哼了一声,吕不韦低声念着:如玉:鸟儿已飞了,目前,我正追查中,没法前来会合,请径赴预约地,不论此行结果如何,我当于-个月之内,间道赶回。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“琴妹,你知道鸟儿是代表谁呢?”

古琴似乎心头之气尚未消除,白丁他一眼道:“我怎么知道!”

吕不韦苦笑道:“目前,咱们是两头落空,你看,咱们该怎么办才好?”

占琴仍然是没好气地接道:“我没意见。”

“那么,”吕不韦涎脸笑道:“咱们索性自由自在地,好好逍遥几天。”

古琴冷然问道:“这封信如何处置?”

吕不韦道:“信,横直转不到,好在以目前情况而言,也没什么紧要,咱们且折返‘宜昌’再说。”

吕不韦已决定赶返“宜昌”,那么,邵友梅又该如何行止呢?

眼前,因了黄七的到来,使他这一阵追踪,成了徒劳往返,也没有再赶去“谷城”的必要了。

因为彼此之间,相差半日以上路程,既无线索可循,又不明对方行进方向,再追踪下去,岂非是等于大海捞针?

同时,他也想到,百里源那封急函上所指的“鸟儿”,必然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,否则,以百里源的身份,必不至于放弃对改造林志强的这等大事。

那么,在筹思不出更佳办法之前,何不暂时跟踪眼前这三位,也折返“宜昌”

再说。

目前这三位中,一位是柳伯伦的爱女,两位是百里源夫妇的爱徒,何况又身兼令主之职位,算得上是重要人物,不论百里源或公冶如玉,临时对这两位有甚指示,都势将经由柳伯伦转达,他要是跟踪下去,也许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。

好在在百里源夫妇会合之前,林志强也不会有甚危险,他要折返巫山县城去,再途经宜昌,也不算绕太多的路……

于是,当吕不韦、古琴等一行人离开小店,折返宜昌时,邵友梅也悄然跟了上去,当他走出小店门外时,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全真,也满面风尘地到达小店前,向着他稽首一礼道:“无量寿佛!请问施主,这儿去谷城还有多远?”

邵友梅边走边漫应道:“约莫还有五十里。”

那道士又是稽首一礼道:“多谢施主!”

他,口中说得客气,但当他目送邵友梅的背影远去之后,脸上却掠过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诡异笑容,然后缓步进入小店。

不过,这位道士可并非打尖,他,向店家要了一个房间,亦即邵友梅方才住过的那一间房,将店小二叫人房中,低声交谈了片刻之后,又立即出店,匆匆向“谷城”赶去。

当黄昏时分,这位神秘的中年道士,已到达了“谷城”。

他,径自走进东大街一家名为“东升”的客栈内,与掌柜的密谈数语,即由店小二将他引入后进的一间上房中。

出人意料之外的是,那间上房内,竞赫然有公冶如玉在内。

公冶如玉白了那道士一眼道:“你如果再不来,我真要独自走了……”

中年道士截口问道:“如玉,那娃儿呢?”

公冶如玉不胜幽怨地哼了一声道:“你就只关心那娃儿!”

中年道士伸手一拧公冶如玉的俏脸,嘻嘻笑道:“你比那娃儿,更使我关心。”

’公冶如玉又哼了一声道:“鬼才相信。”

中年道士笑道:“如玉,你这飞醋,吃得好没来由,那娃儿是你我武林霸业的保证啊!我又怎能不关心他呢!”

公冶如玉这才披唇微笑道:“好!算你有理,那么,我再问你,这两天为什么像火烧眉毛似地,故意弄那玄虚?”

中年道士神色一整道:“如玉,你知不知道,我们那位大师兄,已追踪到离此五十里外的梨山店?如非我弄下这些玄虚,并间道兼程赶来,你一个人,怎能应付得了!”

听这语气,原来这位中年道士,就是百里源所乔装,这么一来,邵友梅这个筋斗,可栽得够惨重啦!

公冶如五不禁一呆道:“真的?”

百里源道:“我亲眼所见,还能假得了!”

“就只有他一个人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那么,”公冶如玉银牙一挫道:“趁他落了单,将他宰了!”

百里源笑着道:“由我们两口子联手宰他,虽然不致有多大问题,但也并非一件简单的事,所以,我决定照你的计划进行,且等百日之后,由调教好了的林志强去收拾他们。”

公冶如玉点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接着又注目问道:“现在,那厮是否也到了‘谷城’?”

百里源笑道:“本来,他也该到达‘谷城’的了,却被我所故弄的那些玄虚,给骗回‘宜昌’去啦!”

公冶如玉不禁嫣然一笑道:“想不到你这些鬼门道,有时倒还真管用……”

“有时?”百里源截口笑道:“山人的锦囊妙计,几曾失灵过?”

公冶如玉媚笑道:“别吹了!先告诉我,你是怎样想出这些点子来的?”

百里源笑了笑道:“说穿了,也就没啥稀奇啦!”

话锋微微一顿,才沉思着接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当我们那位大师兄,将红云、绛雪二人弄到江边去时,刚好我也折返‘宜昌’……”

公冶如玉截口接问道:“你并没去看那老不死?”

百里源道:“本来我是想去看看他的,但鬼使神差地,走在半路上我又想到,老不死已经跑不掉了,纵然万一跑了,也不会有甚作为,又何必浪费时间去看他,于是我才临时决定折返‘宜昌’,却没想到这一来,刚好赶上拆穿我们那位大师兄所玩的那一手。

“当时,我灵机一动之下,一面以飞鸽传书通知你依计行事,一面却故意以十万火急的密函,命柳伯伦派人转给你,而我自己,却尾随我们大师兄之后,兼程赶了过来。”

公冶如玉笑问道:“这些,连柳伯伦都不知道?”

百里源点首接道:“是的,除你我之外,没第三者知。”

公冶如玉含笑接道:“其实,我也只能算是一知半解,你这计划,倒真是够秘密的了。”

百里源正容说道:“这种事情,知道的人越少,成功的希望才越大。”

接着,又神秘地一笑道:“尤其是那封十万火急的密函内容,在梨山那小店伙铺中,又如有神助似地让我们那位大师兄听了去,别的不谈,单是那‘鸟儿’二字,就够他疑神疑鬼,煞费思量的啦!”

公冶如玉一蹙黛眉,道:“这一点,固然可以收疑兵之效,但也未尝不是此一行动中的一大败笔。”

百里源一愣道:“其故安在?”

公冶如玉道:“这,极可能使他联想到老不死仍然健在……”

百里源截口笑道:“如玉,你认为这是败笔,我却认为是神来之笔哩!”

公冶如玉呆了一呆道:“原来你是有意让他朝这方面联想,然后……”

百里源含笑截口接道:“然后让他们踏破铁鞋,到处去找寻,好让我们两口子全心全力去改造林志强那小子。”

接着,又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林志强在哪儿,你还设回答我哩!”

公冶如玉笑了笑道:“在另一个秘密处所,绝对万无一失就是。”

话锋顿了顿之后,又含笑着问道:“此番,你为了实行这一计划,竟舍得将红云、绛雪二人,也不要了?”

百里源笑道:“我几时说过不要呀?”

公冶如玉神情一愣道:“难道你还另外弄有什么手脚?”

百里源神秘地一笑道:“这个,山人自有道理,你且拭目以待吧!”

接着,又神色一整道:“如玉,咱们得争取时间,立即起程,没说完的,且待会儿途中再谈吧……”

当邵友梅被百里源诡计所愚,折返“宜昌”时,率同红云、绛雪二人赶往巫山县城的周幼梅,也刚好进入巫山十二峰内那万壑千峰的山径中。

为了避人耳目,他们此行是经过特别易容和化装的,红云、绛雪是一对文质彬彬的白衫书生,周幼梅则为一位须眉全白的老学究。

三人以师生关系,分乘三乘“滑竿”上山。外表看来,好像是富家的公子哥儿,由先生率领,出来游山玩水似地。

不错,由宜昌出发,到目前为止,都没出过什么纰漏和麻烦,本来心头有点不安的周幼梅,似乎也开朗得多了。

这天黄昏时分,一行人到达朝云峰中,那座残破的山神庙旁时,刚好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,而且,天空中浓云密布,狂风怒卷,显然有一场倾盆大雨,即将到来。

本来,他们是与轿夫谈好,星夜兼程,赶往巫山县城的,如此一来,也只好暂时拐向那山神庙中,避过这场风雨再说了。

当轿夫们加快脚程,抬着“滑竿”,奔进那残破的山神庙时,倾盆大雨,也“哗啦啦”地洒落下来。

还好,这残破的山神庙,还有一个不漏雨的房间,其余房间和厅堂,漏得也并不严重。

同时因两三天之前,公冶如玉等人还在这儿住过,所以,不但打扫得相当干净,连垫在地上的枯草败叶,也都还可以将就着使用。

于是,周幼梅同红云、绛雪等三人,住进那间惟一不漏雨的房间,那六个轿夫,就分住另外两间和厅堂。

稍为安置之后,即取出所携干粮和卤菜等,席地大嚼起来。

那批轿夫中一位年事稍长的,一面啃着馒头,一面走向周幼梅房门口,含含糊糊地说着道:“我说,这位老先生,今宵就在这儿住下来吧!”

周幼梅摇头晃脑地低吟着道:“秋风秋雨愁煞人!唉!如果这大雨不停,也只好在这儿歇下来了。”

话锋微微一顿,扫视红云、绛雪并轿夫问道:“只是,现在已是深秋,荒山深夜,寒意更浓,尔等能受得住吗?”

那轿夫爽朗地笑道:“老先生同两位相公,都能受得住,小的们生成苦命,山行露宿,是家常便饭,更是不在乎啦!”

周幼梅只好点了点头道:“那么,如果这大雨在一个时辰之内还不停,咱们就决定歇在这儿。”

“多谢老先生!”那轿夫一面转身离去,一面显得很轻松地笑道:“这阵雨嘛!恐怕半夜以后,还停不了哩!”

这三位易容改装的姑娘,也开始进晚餐,红云、绛雪二人都吃得津津有味,但周幼梅却只吃了一点卤莱,和喝了一小杯水后,即停了下来。

红云入目之下,不由掩口媚笑道:“夫子食量,何其小也?”

一身书生装扮,却故做女儿家媚态,不由使满怀心事的周幼梅也“噗嗤”一声娇笑,但她一笑之后,紧接着的,却是一声幽幽长叹。

绛雪却神秘地一笑道:“秋风秋雨愁煞人!夫子长吁短叹的,莫非也有什么心事不成?”

周幼梅白了她一眼,没接腔。

绛雪将“娇”躯挪近她身边,低声笑道:“周姑娘,你是否在想念心中的林少堡主?”

周幼梅不禁佯嗔地道:“你再要烂嚼舌根,当心我点你的哑穴。”

“我才不怕哩!”绛雪低声媚笑说道:“小妹妹,你别假正经了,姊姊是过来人啦!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我?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神色一沉地,接着说道:“小妹,俗语说得好:吉人天相,林公子不会有甚问题的……”

红云也正容接道:“不错!你师公已经兼程赶去,凭你师公的无敌功力,还能不将林公子救下来吗!”

周幼梅轻轻一叹道:“但愿如此就好了。”

绛雪伸手递上半个馒头,笑了笑道:“有酒食,先生馔,这是弟子一点敬意,敬请夫子笑纳。”

周幼梅顺手将半个馒头向对方口中一塞,含笑接道:“有事弟子服其劳,你帮为师的吃下……”

就当此时,一阵急骤的蹄声,止于山神庙前,并发出一串“唏聿聿”的洪烈马嘶之声。

绛雪连忙取下被塞在口中的馒头,目光中掠过一丝惊悸神色道:“该不会是敌人赶来了吧?”

周幼梅一面凝神倾听外面的情况,一面低声说道:“来人是四骑,看情形,都是些练家子。”

绛雪摇撼着她的臂膀问道:“小妹,你是否该解开我们的穴道了?”

周幼梅低声说道:“必要时,我会先解开你们穴道的……”

这时,来人已显然进入厅堂,步履杂沓中,只听一个苍劲语声道:“他妈的!

好大的雨啦。”

另一个语声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还有比我们先来的人?”

那苍劲语声接道:“***,衣衫都湿透了,老王,快想法子生起火来,烤干衣衫。”

虽然夜幕已垂,但周幼梅由里间望向外面,却仍能约略地看清楚对方一共是四个人,都是一身玄色劲装,一个个身材魁伟,步履矫健,显然都是武林中人。

那原本在厅堂中的两个轿夫,人目之下,显然颇为不安地同时起身,准备挤向他们同伴的那一间。

但那语声苍劲的汉子,却含笑说道:“朋友不用怕,俺们不是山大王。”

另一个笑道:“如果是山大王,你们躲到里面去,也躲不了。”

轿夫中之一讷讷地问道:“大爷们是……是保镖的……”

那语声苍劲汉子笑道:“不错!”

另一个轿夫似乎有些疑惑地接问道:“大爷们的镖车呢?”

那语声苍劲的汉子道:“俺们保的是暗镖,已经交了货,现在是回程,懂了吗?”

那轿夫点点头道:“哦!原来如此。”

这时,四人中的另外两个,已拆下一些窗门,生起火来。

在熊熊火焰照耀之下,周幼梅已能清晰地看出对方的容貌了。

那语声苍劲,显然是四个中首领的人,年纪也不过三十多岁,一张紫膛脸,海口狮鼻,长相颇为威猛。

另外三人中,一个皮肤白皙,一个是一张麻脸,一个则满脸横肉,年龄也都在三至四旬之间。

周幼梅一眼就断定,对方四人既未易容,也没戴人皮面具,完全是本来面目,当下她微蹙眉峰,以真气传音向红云、绛雪二人间道:“二位姊姊,认识他们吗?”

红云、绛雪二人穴道被制,自然不能以真气传音答话,只好同时摇了摇头。

周幼梅又传音接道:“对了,二位姊姊对百里源手下的重要人物,是否全都认识?”

红云、绛雪二人又摇了摇首。

前一次摇头不要紧,这一次,可使得周幼梅心头,更感不安了。

这时,那紫脸汉子精目微扫之下,也已看清了周围的一切,接着向那轿夫笑问道:“原来你们六位,是替里面那三位抬滑竿的?”

不等对方答活,又深表同情地一叹说道:“苦兮兮的朋友,碰上这种坏天气,可就更苦啦厂这几句话,似乎引起那轿夫的伤感,不由长叹一声说道:“老天爷总是跟苦命人过不去的。”

但那紫脸汉子却已走向周幼梅的门口,向红云、绛雪二人冷然说道:“你们两个,给我站到旁边去……”

周幼梅心头一懔地截口讶问道:“这位老弟,你这是干嘛?”

话声中,双手已电疾扬指,向红云、绛雪二人点去,想先行解开她们被制住的穴道。

但那紫脸汉子,是蓄势而来,而且一身功力,也显然比周幼梅只强不差。

因此,周幼梅的指风才出,紫脸汉子已抢先向红云、绛雪二人,双掌凌空一扬一甩,竟以“大接引神功”,将那一身真力已被邵友梅封闭,毫无抗拒余力的红云、绛雪二人,吸得甩向厅堂中,口中并大喝一声:“老王、老赵,接住这两个妞儿……哈哈……小师妹,来得好!”

原来周幼梅一指点空之后,已怒叱一声,改指为掌,旋身向紫脸汉子扑来。

她这一情急之下,所发动的抢攻,岂同小可!但她于电光石火之间,所攻出的三式绝招,却被紫脸汉子从容地化解了。

而且,紫脸汉子得理不饶人地“呼、呼、呼、”接连三掌,将她迫回原地,并冷冷一笑道:“小师妹,别急,慢慢来……”

周幼梅怒中叱道:“谁是你的小师妹?”

紫脸汉子截口笑道:“就是你呀!哦!对了,我应该先来个自我介绍才对。”

话锋一顿之后,才阴笑着接道:“我,史天松,山主座前五旗令主之首,也是山主伉俪的大弟子,叫你一声小师妹,该是名正言顺吧!”

就这说话之间,两人已交手二十招以上,周幼梅虽然使尽浑身解数,却一点也不曾占得便宜,看情形,那位史天松,可还未尽全力哩!

这情形,当然使得周幼梅越打越心寒,也不由她不兴起全身而退的念头。

可不是吗!一个史天松,她都奈何不了,而对方却还有三个帮手在外面,纵然这个史天松并不曾保有实力,只要他招呼一声,四对一的情况之下,那后果还能设想吗!

她,估量着,在对方尚未发动围攻之前,自己要全身而退,当不致有甚问题。

至于撇下红云、绛雪二人,固然于心不忍,但此时此地,在自顾不暇之情况下,也就顾不了那么多啦!

她,心念转动间,人已边打边向窗口退去。

但史天松似已看透了她的心意,手下招式一紧,迫得她不能不全力应付,一面却哈哈大笑道:“小师妹,逃不了的,真要是不听话,想由窗口逃走,你也是十七八岁的大姑娘,要我这个大师兄拉拉扯扯的,可不太好看呀!”

打既打不过,逃又逃不了,周幼梅不由一挫银牙,恨声叱说道:“狂徒!姑奶奶跟你拼了!”

话声中,已展开一阵疯狂式的反攻。

她,倒是说得出,做得到,竟然放弃防守,完全是与敌同归于尽的拼命招式。

史天松自然不愿与她同归于尽,而且,他的身手比起周幼梅来,也至少要高上一二筹,因此,周幼梅的拼命攻势固然锐不可当,但他却依然是从容地接下来了,并且还淡淡地一笑道:“小师妹,拼不得!”

接着,又嗳昧地笑道:“你要是将小命拼掉了,山主面前,我就没法交差啦!”

厅堂中那个麻脸汉子笑问道:“令主,要不要我帮忙?”

史天松笑了笑道:“暂时还不必。”

由史天松的话中,周幼梅已意会到对方志在生擒,因此她悬心略放,也更加毫无顾忌地亮出长剑,展开疯狂式的抢攻。

周幼梅的长剑一出手,史天松功力虽然高过她,但在徒手对抗之下,不由顿时被迫到门口,并急声说道:“拿剑来!”

周幼梅心头电转着:“这匹夫,狂做得连兵刃也不佩带,看来该是天助我成功……”

她,心念电转,手上招式,更是一招紧似一招。

史天松刚刚接过同伴投过的长剑,她已“刷、刷、刷”一连三剑,将史天松迫退到厅堂中。

周幼梅冰雪聪明,她自知以长剑对徒手,都不曾杀伤史天松,如今对方长剑在手,如不乘此稍纵即逝的良机,急流勇退,可就真逃不了啦!

她,念动身随,一个倒纵,径朝窗口射去。

这情形,使得史天松仗剑衔尾疾追,一面急声喝道:“老王、老赵,快截住她……”

事实上,那个麻股汉子与满脸横肉的人,反应可非常快,早已于白脸汉子将长剑投给史天松的同时,飞身上了屋顶。

因此,史天松话声一落,屋顶上已响起一声呵呵狂笑道:“令主,她跑不了的……”

狂笑声由屋顶直泻窗前也就当此同时,周幼梅以长剑护身,穿窗而出,“铮铮”

连响,火星四溅中,传出一声惨号,那首当其冲的满脸横肉的人,已惨死当场。

但她以雷霆万钧之势,杀掉一个之后,那麻脸汉子见此,为之一怔,忙似燕子般飞跃而上,瞬间已适时将她截住,而史天松也已由室内穿窗而出,一面挥剑抢攻,一面怒声喝道:“丫头!如此心狠手辣,竟没一点同门的情义……”

周幼梅怒“呸”一声道:“匹夫!凭你也配谈‘同门’二字!”

史天松冷笑一声道:“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我且先拿下你再说……”

话声中,长剑翻飞,玄之又玄的神奇招式,有若长江大河似地绵绵施出,那麻脸汉子,也由一旁配合抢攻。

周幼梅的功力,本就不及史天松,如今在对方两人联手之下,可更是相形见拙,五十招一过,已经是娇喘频频,没法支持了。

当他们由庙内打到庙外时,那倾盆的大雨,本来已减弱了不少,但当周幼梅感到没法支持时,那雨势也好像替对方助威似地,突然又大了起来。

在倾盆大雨中,传出麻脸汉子的笑声道:“姑娘,不用打了,你是我们未来的第六位令主呀!”

史天松也笑说道:“不错!山主委实是有意收你为徒,所以我叫你小师妹,是名正言顺的。”

周幼梅闷声不响,咬牙苦撑着。

史天松又含笑接道:“小师妹,咱们是自己人嘛!何苦这么想不开,而且,山主不但要收你为徒,命你充任第六位令主,即使对红云、绛雪二人,也不会降罪,你说,山主是何等宽宏大量,你又何苦……”

周幼梅忍无可忍之下,不由连粗活也*了出来,截口怒叱一声:“放屁……”

但她话声才出,“当”地声,长剑已被震脱平,史天松得理不饶人,紧接着左手电疾扬指凌空连点,制住她的五处大穴,口中并呵呵大笑说道:“姑娘家当众放屁,可不是雅事啊!”

话声中,已一把将她挟在肋下,冒雨折回庙内,将她向火堆旁一放,含笑说道:“小师妹,乖乖坐在这儿,将衣服烤干,别着了凉,可不是玩儿的。”

那麻脸汉子咽下一口口水之后,呐讷地谄笑道:“令主,我看,干脆将她的衣衫脱下,我替您在室内再生一堆火,您……您可以痛痛快快地……”

史天松脸色一沉,截口接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麻脏汉子仍然谄笑道:“令主,属下是一番好意,这叫做瞒上不瞒下……”

“住口!”史天松再度截口沉叱道:“你明知这是山主所要的人,也明知我一向对女色没兴趣,却为何偏要说出来烦人!”

麻脸汉子一张麻脸,窘成了猪肝色,却是讷讷地不知所对。

一旁的白脸汉子谄笑道:“令主,您知道老于的特别嗜好。

您如果不……不要这位姑娘,他也不敢向红云、绛雪二人动手。”

麻脸汉子瞪了白脸汉子一眼说道:“主意是你出的,却怎么将责任推到我一个人身-上来了……”

史天松蹙眉沉声喝道:“别烦人了!”

接着,又轻轻一叹道:“我知道你们两个的老毛病,就是见不得女人。”

麻脸汉子讪然一笑道:“令主圣明,属下就只有这点毛病……”

史天松摆手止住他的话道:“红云、绛雪,虽然是山主的宠姬,但她们已是待罪之人,只要不怕以后的麻烦,我不扫你们的兴。”

麻脸汉子与白脸汉子几乎是同时恭声道:“多谢令主!”

史天松眉峰一蹙道:“先给我这边准备点木柴,你们可以到里面房间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那两位满脸兴奋神色,又拆下一些木板门窗,堆在史天松身边之后,才欢天喜地一个拥着红云,一个搂着绛雪,分别向里面的两个房间走去。

但当他们走到神龛旁时,却突然像中了邪似地一齐呆住。

少顷之后,史天松才禁不住地讶问道:“你们两个,呆在那儿干吗?”

麻脸汉子苦笑道:“令主,我走不动啦!”

白脸汉子也苦笑道:“令主,我也是……”

史天松不由脸色一变道:“有这种事?”

麻脸汉子讪然一笑道:“令主,可能是山神显灵……”

史天松截口怒叱声:“鬼话!”

红云忽然冷笑一声道:“史天松,你懂得什么!山神面前,岂是任意由人亵渎的……”

话声中,已与绛雪二人,同时由对方的臂弯中滑了下来,并各自顺手赏了对方两记火辣辣的耳光,瞧这情形,这两位被封闭的功力,也已畅通了哩!

史天松脸色大变地霍地站起,沉声说道:“何方高人,请大大方方站出来…

…”

绛雪含笑接道:“史天松,亏你还算是百里源夫妇的首座弟子、未来‘翡翠船’的掌门人,却是如此的差劲!”

史天松冷冷地一笑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绛雪一抿樱唇道:“史天松,你想想看,明明是山神显灵,你却偏偏一口咬定,暗中有高人作弄你,岂不是幼稚得可笑又复可怜!”

史天松目光深注地问道:“你又何以断定,是山神显灵?”

绛雪笑了笑道:“你再想想看,你史天松是何等功力,你这两个手下,又是何等身手,这大厅中烈火熊熊,明如白昼,世间哪有如此高人,在暗中戏弄你,而不露一丝痕迹的?”

这一分析,虽然是对史天松明捧暗损,但却也确有道理,因而使得史天松那紫脸上,掠过一片茫然神色,蹙眉问道:“你们两个贱人被封闭的功力,也都恢复了?”

“是啊!”绛雪含笑接道:“试想,这情形,纵然是百里源夫妇亲自到来,也不一定能做得这么干净利落吧!”

红云也含笑接道:“史天松,你别怕,因为你这个人,总还算有点人味,山神菩萨善恶分明,可能不会惩罚你……”

红云的话没说完,厅堂内陡地卷起一阵狂风,将那一堆熊熊烈火,卷向厅外的倾盆大雨中,一闪而灭,使得山神庙内,顿成一片黑暗,也使得红云尖叫一声:“山神又显灵啦……”

就这同时,史天松冷笑一声,右手长剑一挥,左手却向坐在地下的周幼梅抓去。

但他这一抓,却使他大大地吃了一惊。

原来那位穴道被制,根本没法动弹的周幼梅,竟于这刹那之间失了踪。

周幼梅既已不在原地,史天松的那一抓,自然会落空,这情形,又怎能不使他大吃一惊呢?

但他心头“不好”的念头尚未转出,右手挥出的长剑已被夺出手,紧跟着,身躯一颤,也同他的两个手下一样,没法动弹了。

就当他心胆俱寒之际,身旁却响起周幼梅的冷笑道:“史天松,你服不服气?”

史天松苦笑道:“小师妹,怎么说,我也不相信你有这种功力!”

周幼梅冷笑道:“信不信由你。”接着,又沉声说道:“红云姊,请点燃火摺子。”

“是!”

红云娇应一声,一阵细碎脚步声,走向她们原来所住的那房间。

少顷之后,火光一闪,一只火摺子已点燃起来。

尽管这破败的山神庙,四通八达,在狂风中摇曳不定的火摺子,光线甚微,但总算已能看清周遭的一切。

这时,红云已一手-个,将那麻脸汉子与白脸汉子,提到史天松身边,媚然一笑道:“你们三个,好好亲近一番吧!”

吏天松目注周幼梅苦笑道:“小师妹,你打算如何处置我们?”

周幼梅笑了笑道:“方才,红云已经说过,看在你这个人,还有一点人味的分上,我不难为你,你们可以自行离去,但马匹却必须留下……”

前文已经说过,周幼梅面貌并不怎么美,但身材之美却是恰到好处,尤其是那一副磁性嗓子,清脆娇甜,悦耳之极!纵然是骂人,也会使人如沐春风似地,闻声而想人非非。酒不醉人人自醉,更何况是草莽之夫。

此刻,她虽然还是那副老学究的装束,但嗓音却已恢复本来。

那麻脸汉子与白脸汉子,耳听那有若出谷黄莺似的娇语,本就已灵魂儿飞上九天,浑然忘去目前的处境了,眼前,再一获悉自己可以安全离去之后,更是禁不住心花怒放,如非穴道被制,手脚不能动弹,可真要手舞足蹈起来。

也尽管如此,那麻脸汉子还是忍不住咽下一口口水,满脸邪笑地截口说道:

“这语声真美极了!比那翠红院中‘小翠花’叫床的……”

但他话没说完,已挨了两记火辣辣的耳光,红云姑娘脸寒似冰地戟指怒叱道:“混账东西!你再要口齿不干不净的,当心我挖出你的狗舌来!”

史天松向麻脸汉子怒视了一眼,然后目注周幼梅苦笑着道:“小师妹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冷笑道:“你要再叫‘小师妹’,当心我也赏你两记耳光!”

史天松只好苦笑着一转话锋道:“姑娘,像目前这样子,我们怎能走得了?”

周幼梅冷然接道:“穴道可以解开,但真力必须封闭。”

说完,扬指朝对方三人,分别凌空连点,解除对方手足上的禁制,然后,冷笑一声道:“烦请寄语你们那一对混账师父,多行不义必白毙!叫他们等着接受天谴吧!”

接着,又沉声说道:“现在,雨已小,你们三个,立即给我滚,滚回‘宜昌’去!”

史天松只好自我解嘲地一笑道:“好!我滚,马上就滚……”

说着,已当先向庙外走去,他那两个手下,自然也鱼贯相随。

周幼梅目送史天松等三人的背影,消失于蒙蒙细雨之中后,不由长吁一声道:“好险……”

这时,那吓得脸无人色,蜷伏厅堂一角的六个轿夫,才一齐站了起来,由年长的一个,向周幼梅笑问道:“这位姑娘,原来三位都是本事很大的女侠,却为何偏要……”

周幼梅摆手止住对方的话,笑了笑道:“诸位也不必去‘巫山县’,现在就起程回‘宜昌’去吧!”

那轿夫愣了一愣道:“还要不要我们退钱?”

周幼梅笑道:“不但不要你们退钱,并且还每人多赏白银-两……”

那六个轿夫欢天喜地地冒雨离去之后,周幼梅抬头向着神龛上,深深地一躬道:“方才,多承前辈义伸援手,敬请前辈现示侠驾,让周幼梅敬谨拜谢。”

听她这语气,原来方才的一切,委实是有前辈异人在暗中援手所致。

她的话声一落,神龛上却响起一声轻笑道:“年纪轻轻的姑娘家,说起话来,怎会恁地迂腐。”

周幼梅苦笑道:“老前辈,这是礼,虽然大德不敢言谢,但礼不可失啊!”

神龛上语声笑道:“孺子可教!孺子可教!……现在,你们三个。都回到里间去,恢复本来面目,让我老人家瞧瞧。”

“是!”

周幼梅向红云、绛雪二人挥挥手,一齐向里间走去——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