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神秘老人

百里源注目一哂道:“我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,原来不过如此。”

青衣老者也披唇一晒道:“阁下少吹大气,咱们算是彼此彼此……”

百里源目光移注那被青衣老者两记耳光打得两眼金星乱舞,嘴角沁血的吴化文,沉声喝道:“化文,你还不走!”

青衣老者飞快地接道:“不必了,如果是去瞧瞧那已经‘吞了饵的鱼’的话……”

百里源一面以手势制止即待飞身而起的吴化文,一面向青衣老者问道:“又是你在横里架梁?”

青衣老者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百里源注目问道:“人已被你救走了?”

“唔!”青衣老者漫应道:“应该说,他们又要回到这儿来了。”

百里源蹙眉问道:“你为何老是同我过不去?”

青衣老者哼了一声道:“同你过不去的时间,还没到哩!”

百里源脸色一变道:“阁下果然是有所为而来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能否报个万儿?”

青衣老者笑了笑道:“到我同你正式过不去时,你会知道我是谁,目前,你就暂时叫我闲事佬吧!”

百里源冷笑一声道:“阁下身手不弱,想不到却连姓名也不敢示人。”

青衣老者笑道:“在我老人家面前,激将法是没有用的。”

百里源目光深注地接口道:“你要到几时,才正式同我过不去?”

青衣老者道:“放心,不会太久的了,你且拭目以待吧!”

百里源冷笑道:“我想,目前你是奈何不了我,才不得不往后拖。”

青衣老者笑了笑道:“也许你是说对了。”

百里源注目冷笑道:“你也是与‘翡翠船’有关的人?”

青衣老者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百里源道:“咱们各自心中有数就是。”

话锋一顿之后,又一挑双眉道:“闲事佬,请恕我百里源夸句海口,放眼当今武林,能与我硬拼三掌,而秋色平分者,最多也不过七八人。”

青衣老者笑问道:“啊!那七八位,又是怎样的人物?”

百里源边说边屈着手指道:“我大师兄,二师姊,八师弟,长春谷主裴玉霜,朱玫,还有就是那位生死不明的许元良,和另一位还不知来历的神秘人物,也就是那位最初将‘翡翠船’由长春谷盗走的人。”

“那么,”青衣老者含笑问道:“你以为老夫是谁呢?”

百里源道:“你,如非是那生死不明的许元良,那就是那最初将‘翡翠船’由长春谷盗出来的人。”

青衣老者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,只是目光深注地含笑一声道:“你,怎能断定那许元良还活着?”

百里源笑了笑道:“不过是想当然而已。”

远远,传来那白衫少年的语声道:“老爷子,咱们该走了啊厂青衣老者扬声答道:“好,我马上就来……”

百里源笑问道:“阁下,那着白衫的果然是一位女娃儿吗?”

青衣老者披唇一哂道:“经过你那个宝贝徒弟鉴定过的人,当然不会错啦!”

话锋略为一顿之后,又淡笑着接道:“百里源,今宵,咱们的谈话到此为止,告辞!”

那“告辞”二字的尾音未落,人已飞射十丈之外。

顿饭工夫之后,青衣老者投落另一个山头的斜坡上,那位白衫少年迎着他苦笑道:“老爷子,您真好耐性啊!”

青衣老者正容说道:“娃儿,你该知道,这梵净山是百里源的根基重地,咱们目前不便与他硬拼,自然只好故装神秘,使他不敢轻举妄劝。”

接着,才注目问道:“那四位的情况如何?”

白衫少年道:“还好,总算咱们来得及时,否则,就不堪设想了。”

青衣老者接问道:“人呢?”

白衫少年抬手一指道:“正在那边一个天然石洞中行功调息。”

说着,目注左侧十来丈外的一处峭壁含笑接道:“本来,邵大侠与朱姥姥等人,是分别昏倒在相距半里的山径边,是我将他们背到这儿来的。”

青衣老者道:“你还没同他们交谈过?”

“是的。”白衫少年接道:“当他们服下解药,清醒之后,我就叫他们先行运功调息,有话以后再谈。”

青衣老者点点头,又注目问道:“还记得方才所说的话吗?”

“记得。”

“那么,我走了。”

白衫少年连忙的拉着他的衣袖道:“老人家,您……您就这么走了?”

青衣老者长叹一声道:“傻孩子,天下无不散的筵席,何况我还有急事待理,又怎能不走?”

“可是,”白衫少年言辞恳切地蹙眉接道:“我……我还不知您老人家是谁呢?”

青衣老者慈祥地笑道:“那不要紧,要不了多久,你就会知道我是谁的。”

白衫少年呆了一呆,道:“老人家,我们几时再见呢?”

青衣老者沉思着喟然一叹道:“孩子,人生聚散,都是一个缘字,缘至则聚,缘尽则散的,可不能过于认真。你,年纪太轻可能还不懂得这些……如果你我缘份未尽,也许还有重逢的一天……”

一道人影,由峭壁疾射而来,人未到,先传来一串清朗语道:“阁下两度义伸援手,虽然大德不敢言射,也总该让老婆子我聊表寸心吧!”

话没说完,人已飘落当场,赫然就是那青衣老妪朱玫。

青衣老者笑道:“些许微劳,算得了什么!”

接着,又注目笑道:“老夫人毕竟功力深湛,竟比邵大侠先行复元……”

朱玫截口笑道:“阁下这一说,可真算是谬奖老身啦。”

青衣老者一愣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朱玫正容说道:“我老婆子之所以能先行复元,并非我功力比邵大侠深湛,而是因为我中毒较轻。”

接着,抬手一指白衫少年道:“不信,阁下可问问这位少侠。”

青衣老者目注白衫少年,笑问道:“娃儿,你怎么说?”

白衫少年笑了笑道:“老人家,这位老夫人所说,倒委实是实情。”

青衣老者微微一笑之后,才向朱玫正容说道:“老夫人,在下委实是有急事待理,未便耽搁,只好先行告辞了!”

不等对方表示可否,抱拳一拱,长身飞射而去。

朱玫摇了摇头,才向白衫少年苦笑着问道:“这位白衫少侠,啊!不!我该叫你姑娘才对……’白衫少年只好讪然一笑道:“老夫人神目如电,晚辈也只好坦承了。”

朱玫笑问道:“姑娘贵姓芳名?令师是哪一派中高人?”

“白衫少年”腼腆地一笑道:“晚辈柳如眉,家父乃‘赤城山庄’庄主……”

朱玫截口一“哦”道:“原来是柳庄主的掌珠,江湖三大,家学渊源,那就怪不得啦!”

柳如眉笑了笑道:“老夫人过奖了。”

朱玫注目接问道:“柳姑娘对那位青衣老人,也是一无所知?”

柳如眉点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“那么,”朱玫接问道:“你们怎会在一起的?”

柳如眉苦笑道:“此事可说来话长。”

朱玫道:“不要紧,目前,你我都闲着,就不妨慢慢地谈吧!”

柳如眉沉思着说道:“老夫人是正人君子,告诉您也不要紧,事情经过是这样的……”

接着,她才将与那青衣老者结伴同行的经过,简略地说了-遍。

原来当十天之前,邵友梅以“生死神判”慕容杰身份离开“逸园”之前,曾暗中嘱咐柳如眉,兼程前往荆州城郊,乃妻古若梅居处,请其派八师弟白文山,循他沿途所留暗号前来接应。

因为邵友梅艺高人胆大,单独行动,也不怕有甚危险,但他此行任务,在解救林志强,所以必须有一得力助手,才便于行动。

可是,柳如眉还没离开汉阳城,就被那青衣老者截住。

青衣老者一口道破柳如眉的真实身份与邵友梅的渊源,以及此行任务,并说明,他自己不但是好人,而且与她师父邵友梅夫妇,私交甚笃,武功也不比邵友梅夫妇差。

最后,他才说明截住她的原因,说邵友梅此行险阻重重,荆州之行,远水难救近水,不如免此跋涉,偕同他暗中跟下去,以便随时予邵友梅必要的支援,同时也顺便可以指点她的武功。

这些,都是对她有益无害的事,而且,那青衣老者也有意无意之间,显示出他的超绝功力,以坚定柳如眉的信心。

当柳如眉冷静地沉思之间,青衣老者又提出了非常具有诱惑力的条件,那就是以罕见灵药,增强柳如眉的功力,而且是极短时间之内,就可见效……

朱玫静静地听完之后,蹙眉问道:“你,是否觉得功力方面,已有所精进了?”

柳如眉点点头道:“是的,我已自己觉出,精进得很多,据那位老人家所说,我已增添了二十年的面壁之功。”

朱玫接问道:“那老头究竟给你服过些什么罕世灵药?”

柳如眉道:“我不知道,他老人家也不肯说,那味道苦中带凉,服过药后,他老人家还以内家真力,帮助我行功……”

朱政截口接道:“他是否已替你打通了‘任’、‘督’二脉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柳如眉茫然地接答道:“当时,我全身一震之后,就失去了知觉,一直到第二天,才清醒过来。”

朱玫道:“于是,你自觉功力精进得多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姑娘,你伸过手来。”

柳如眉依言将右掌伸了过去,朱玫握住她的手掌,含笑说道:“照你平常行功的方法,默运真力,运行奇经八脉,十二重楼。”

柳如眉依言行功一遍之后,朱玫才松手长吁一声道:“果然‘任’、‘督’二脉,已被打通。”

柳如眉不由满脸喜色道:“真的?”

“老身岂会骗你。”朱玫含笑接道:“照这情形,你何止增添二卜年的面壁之功,至少已增加半甲子功力啦!”

柳如眉兴奋得星目中异彩连闪地喃喃自语着:“这位老人家,真好……”

朱玫笑道:“也真怪。”

“是啊!”柳如眉笑逐颜开,接道:“怪得使人莫测高深。”

朱玫注目问道:“柳姑娘,你没问过他的来历?”

柳如眉苦笑道:“我同他事先订有君子协定,不过问他的一切。”

朱玫略一沉思之后,又注目问道:“那么,今宵又怎会赶来救我们的呢?”

柳如眉道:“我也弄不清楚,事实上,一进入梵净山区,他就把我撇在一边,自己单独行动。”

朱玫呆了呆道:“那么,对于我们如何中毒的情形你也是不知道了?”

柳如眉蹙眉沉思,道:“这个,我倒听他老人家约略地说过。”.’话锋略为顿之后,才轻叹着接道:“总而言之一句话,毛病出在那个老仆纪忠所送的那包解药上。”

“就是那包树叶子?”

“不错。”

朱玫恨声说道:“该死的老贼,哪天犯在我手中……”

柳如眉截口苦笑道:“老夫人错怪人了。”

朱玫一愣道:“怎么说?”

柳如眉正容说道:“那不是真正的纪忠,而是百里源的次徒吴化文所奉命乔装,那些树叶子,能解毒是假,其中暗含桃花瘴毒才是真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朱玫已探手怀中,似乎想搜寻些什么。柳如眉入目之下,含笑说道:“老人家,那些带毒的树叶子,当我替诸位喂下解药时,都搜出来埋掉了。”

朱玫长吁一声道:“怪不得……”

柳如眉由怀中掏出一些形状与那带毒的树叶颇为近似的叶子,双手递与朱玫道:“老人家,这才是真正的解药,不但能预防和解除桃花瘴毒,对其他瘴毒,也同样有效,是通行苗疆所必备的随身之宝。”

“谢谢你!”朱玫将那些解药揣人怀中之后,又注目问道:“这也是那位神秘的老人所赠?”

柳如眉点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朱玫忍不住苦笑着长叹一声道:“想不到此行,不但一事尤成,反而背了一连串的人情债……”

她的话声未落,邵友梅的话声,已遥遥传来。

“老夫人巾帼英豪,怎会有此迂语?”

朱玫回身笑道:“恭喜邵大侠,已经康复了。”

接着,又正容说道:“邵大侠,大丈夫理当恩怨分明,老婆子虽系一个女流,却也懂得施恩者可以不望报,但领受者却不能不耿耿于怀。”

邵友梅缓步行来,许双文、双城姊妹,也鱼贯地相随。

邵友梅飞快地接道:“可是,人家连一丝线索都不给你,这个恩,又如何报法呢?”

朱玫苦笑道:“方才老身与柳姑娘的谈话,邵大侠都听到了?”

邵友梅含笑点首道:“是的。”

这时,柳如眉才向邵友梅行礼,并同许双文姊妹交谈起来。

但邵友梅却向柳如眉笑道:“丫头,你好幸运!”

柳如眉正与许双文谈话间,闻言之后,不由-愣道:“师公,什么么事啊?”

邵友梅道:“我是指你这几天的遭遇,这是多少武林人物梦寐以求,却是一辈子也未必能碰得到的好事啊!”

朱玫也正容点首道:“柳姑娘,这话倒是一点也不算夸张。”

接着又向邵友梅注目问道:“邵大侠,对那位神秘的青衣老人,你能猜想到一点他的来历吗?”

邵友梅苦笑着摇摇头道:“想不起来。”

朱玫长叹一声道:“只好以后再说了。”

扭头向许双文姊妹挥挥手道:“双文、双城,咱们走吧!”

紧接着,又向邵友梅、柳如眉二人点点头道:“二位,咱们后会有期,老婆子就此别过……”

目送朱玫等三人的身形,消失于沉沉夜色之中,邵友梅向柳如眉注目着问道:“如眉,那位老人家,是否还有什么特别交待?”

柳如眉点点头道:“有特别交待,师公,我们边走边谈吧!”

邵友梅讶问道:“为何要边走边谈?”

柳如眉道:“那位老人家的第一个特别交待是:当我们与长春谷的朱老夫人分手之后,必须赶快离开这梵净山山区。”

邵友梅若有所悟地道:“难道说,百里源夫妇并未真正撤走?”

柳如眉笑道:“他老人家说,这梵净山是他们的根基重地,怎会轻易撤离?”

“那么,”邵友梅正容接道:“为了营救志强那孩子,我们更不应该走呀!”

柳如眉苦笑道:“他老人家也想到您会这么说的,但他老人家一再叮嘱,请您冷静地多加考虑,不可意气用事。

邵友梅略一沉思之后,才长叹一声道:“好!走就走吧!”

说完,已展开脚程,向山下走去。

邵友梅有意考察柳如眉这几天来所获奇遇的成就,竟以五成左右的轻功,有若行云流水似地向前迈进着,一面并苦笑着接道:“可是,我还是不知道要走到哪儿去才好哩!”

柳如眉笑了笑道:“我们先离开这梵净山再说,也许那位老人家还另有指示哩!”

邵友梅冷眼旁观,察觉到柳如眉虽然显得吃力,却还能勉强跟得上,这情形,自然使他既惊奇,又欣慰,一面很自然地减低速度,一面笑问道:“那位老人家,是否曾经这么说过的?”

柳如眉道:“说是没说过,但有过这种暗示。”

邵友梅接口提问道:“好了,现在说第二个特别交待吧!”

柳如眉沉思着说道:“那位老人家说,目前局势,是更趋复杂,也许短期内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,至于这变化对这一方面的影响,是好还是坏,目前没法预料,所以,他老人家要我转告您:稍安勿躁,静以观变。”

邵友梅苦笑道:“他老人家,倒真能沉得住气。”

柳如眉呆了一呆道:“师公,您已经知道他老人家是谁了?”

邵友梅点点头道:“是的,我心中有这么一个猜想,不过,目前我还不敢肯定。”

柳如眉接问道:“您以为他老人家是谁呢?”

邵友梅正容说道: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他老人家可能就是你的师祖。”

“师祖?”柳如眉蹙眉接问道:“既然是师祖,就是-家人,他老人家,为何要如此神秘呢?”

邵友梅长叹一声道:“孩子,你还没机会知道本门渊源,等你全部明白之后,就不会有此一问了。”

柳如眉道:“难道他老人家有甚难言之隐?”

邵友梅蹙眉说道:“孩子,目前,你最好是不要过问这些,同时,我还要特别提醒你:不论他老人家是否是你师祖,今后,有机会再遇上时,可不许直接问及这些。”

柳如眉点点头道:“徒儿记下了。”

说话之间,两人已不自觉地走出梵净山主峰三十里外。

柳如眉于一顿话锋之后,又扭头转问道:“师公,我们是否先奔荆州?”

邵友梅沉思着道:“是的,不过是我个人去荆州,你,却必须先回赤城山庄去。”

柳如眉一愣道:“为什么?师公是不要我这个徒弟了?”

邵友梅神色一整道:“丫头,别跟我搅缠,你回到赤城山庄去,对我们这一方面来说,有很多好处,你明白吗?”

柳如眉嘟着小嘴道:“我明白,可是,我回到赤城山庄之后,有谁指点我的武功呢?”

邵友梅笑道:“当然是你师父和我,来指点你的武功。”

柳如眉目光一亮道:“那是说,帅父和您,都会暗地前来?”

邵友梅点点头道:“是的,另一方面,也是听取你所获的消息,算得上是一举两得呀!”

柳如眉笑道:“好,好,我这就回去。”

邵友梅接道:“而且,咱们还可以同行一程,在这一段时间中,我当尽可能多多地指点你。”

接着,抬头观察了-下星斗的位置之后,才正容蹙眉说道:“现在,距天亮已不过个把时辰,而且,前面不远处,已有村落,所以,我们必须重行改装,就近调息一下,再继续赶路。”

且说梵净山桃花坞那边的百里源,自那青衣老者离去之后,也脸含冷笑,回身走向桃林深处。

这一片桃林,占地足有五里方圆,桃林边缘,也就是这一峡谷的尽头,那高耸峭壁之下,有着一列整齐的精舍,那就是百里源夫妇的秘密巢穴。

严格说来,这桃花坞不算怎么隐秘,也没什么天险可言。

但那经年累月积聚的桃花所造成的瘴毒,却成为这儿最可靠的天险,不但普通人望桃林而却步,即使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来,如无预防瘴毒的灵药在身边,也绝对不敢轻易涉险。

夜,是一片灰暗,这一列精舍中,不见-丝灯光,这情形也就怪不得方才邵友梅不能不中计啦!

百里源像一个幽灵似地到达那一列精舍前面,却并未进入任何一个房间,径自由一旁绕过,向那排峭壁之外下去。

沉沉暗影中,传出一声娇语道:“参见山主。”

百里源的语声,似乎不带一丝感情:“夫人呢?”

那娇语声答道:“回山主,夫人正在行功。”

一阵轻微的“轧轧”之声后,那娇语声又接道:“山主请。”

这情形,显然是峭壁内还另有秘密巢穴。

不过,也许是他们感到今宵情况特殊,此刻,尽管已打开了峭壁上的机关,却依然是不曾开灯。

百里源走进密室,沉声道:“将门关好。”

应“是!”声中,门已关好。

“燃灯。”

又一阵机关开动的“轧轧”声中,火光一闪,已亮起一支松油火把。

有了灯光,已能清晰地看出,这是一个经过人工整修的天然石洞,入口处并不大,仅能勉强容两个人并排出入。但越深入却越宽敞,并且还有着天然以及人工开辟的支道和石室。

虽然有些石室内,也有灯光透出,但却是不闻一丝人声。

那个打着松油火把的,是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垂髫小婢。

百里源就在这个垂髫小婢前导之下,拐弯抹角地到达一间重门深掩的石室前。

百里源抬手在铁门上轻轻叩了三下,室内传出另一个娇甜语声道:“谁?”

那垂髫小婢连忙代答道:“是山主。”

“格”地一声,铁门上出现一个三寸见方的小方格,露出一只水汪汪的媚眼,向外面瞄了一眼之后,才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山主请等一等。”

说完,方格子又关上了。

瞧这情形,不但显示出这里布防之严密,也显示出百里源这个山主,不过是徒拥虚名而已。真正的实权,还是操在他的夫人公冶如玉手中!

半晌之后,铁门才打了开来,一个双十年华的青衣艳婢,迎着百里源媚笑道:“山主,夫人有请。”

百里源进入室内之后,铁门又关上了。

这是一间宽敞、豪华兼而有之的小客厅,在这种山腹密室之中,还有这种排场,公冶如玉平常生活之奢华,也就不难想见了。

穿过小客厅,才是起居室,起居室中陈设的讲究,自然更是不在话下。

当百里源进入起居室时,公冶如玉正穿着一袭薄如蝉翼的丝质睡褛,斜倚太师椅上,一双勾魂摄魄的媚眼,斜睨着百里源,浪劲十足,似笑非笑地道:“山主辛苦啦!”

百里源径自向床沿一坐,讪讪地笑道:“劳而无功,惭愧得很。”

公冶如玉笑道:“我早就得到报告,这情形,也早在我的意料之中。”

百里源一愣道:“怎么?你早就料定我会失败?”

公冶如玉披唇一晒道:“你呀!除了玩女人有两手之外,可以说是一无所长。”

百里源苦笑道:“照你这么一说,我是一文钱也不值啦!”

公冶如玉道:“本来你就是一文不值嘛,你自己想想看,你能有今天的地位,哪一点是凭你自己的本事得来的?”

百里源涎脸笑道:“我能有这么一位美艳而又能干的贤内助,我自己当然乐得清闲啦!”

公冶如玉侧目一哂道:“男子汉,大丈夫,亏你好意思!”

百里源涎脸如故地道:“夫妻一体,在自己夫人面前,有甚不好意思的。”

公冶如玉俏脸一沉道:“别肉麻当有趣了,这时候跑来,总该有点正经事吧?”

百里源连忙谄笑道:“是,是,我想看看林志强的情况。”

公冶如玉媚日中异彩一闪道:“那小子反应情形很好,如半途没甚变化,很可能会提前启关。”

百里源注目接问道:“他的神智方面呢?”

公冶如玉笑道:“一切情况,都比我们所预期的还要好。”

接着,抬手向左边那黄缎帐幔遮垂的墙壁一指道:“你自己去瞧吧!”

百里源站起身来,抬手拨开帐幔,在石壁上按了一下,一阵“轧轧”之声过处,石壁上现出一道门户来。

在柔和的灯光照映之下,呈现眼帘的,是有一间丈许见方的小房间,房间内陈设简单之至,除了一张铺着虎皮的牙床之外,说得上是别无他物。

牙床上,林志强面对门口,垂帘趺坐,有若入定老僧。

他那本来有点苍白而略带病容的俊脸,在这短短的时日中,有了显著的变化。

此刻在乳白色的柔和灯光下看来,显得肤光如玉,白里透红,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似的。

尤其是他的鼻孔中,随着他的呼吸,竟然若隐若现地有着两道尺许长的白色气体,在一伸一缩着。

百里源人目之下,禁不住精目中异彩连闪地,轻轻将房门带拢,又坐回原位,轻叹一声道:“这真快,我真有点嫉妒他。”

公冶如玉笑道:“没出息的人,说出来的话,也是这么没出息。”

百里源讪然一笑道:“夫人,我好像从来不曾得到过你的嘉许,除了……除了当你……嘻嘻……欲仙欲……”

公冶如玉连忙截口瞪了了他一眼道:“你敢说下去!我就……”

百里源伸了一下舌头,说道:“夫人,前人说得好:闺房之乐,有甚于画眉者,偶然说说,又能算得了什么呢?”

“我不许你油嘴滑舌的。”公冶如玉给了他一个妩媚的白眼道:“没什么正经事的话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百里源一愣,道:“怎么?如此良宵,你竟要赶我走?”

公冶如玉神色一整道:“此时此地,我可没工夫跟你纠缠。”

百里源只好自我解嘲地-笑道:“好,好,我说几句正经话之后,马上就走。”

公冶如玉“唔”了一声,没答话。

百里源注目问道:“夫人,照你的看法,那小子,要几时才能启关?”

说着,还向林志强的房间指了指。

公冶如玉道:“当他鼻孔中那两道白色气体,由隐隐约约而变成有形时,就算功德圆满了。”

百里源接问道:“据你估计,到那种境界,还要多久?”

公冶如玉道:“本来,我预计是-百天,但因这小子的资质和禀赋,委实太好了。照目前进展的情形看来,大概七七的时间,也就差不多啦!”

百里源笑道:“但愿如此,这才不枉你我夫妻俩辛苦一场。”

接着,又一蹙眉道:“不过,俗语说得好,行百里者,半九十。在这一段时间中,我们可得特别当心,不要给人家抢走了,白忙-场,还不打紧,自己给自己造就一个特别的强敌来。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哩!”

公冶如玉一挑黛眉道:“我不信谁吃了熊心豹胆,敢闯到这儿来!”

百里源冷冷道:“但事实上,今宵,已经有人闯来过了。”

公冶如玉道:“你说的是你那位大师兄吗?他来过又有什么用,还不是徒劳往返,还几乎送掉老命。”

百里源长叹一声道:“谢天谢地!你总算还记得这回事。”

公冶如玉一愣道:“你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百里源苦笑道:“什么意思?夫人,你想想看,我们那位大师兄几乎丢掉老命,你倒还记得,可是,他那条老命,为何又捡了回来,你却忘了哩!”

公冶如玉这才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对了!那救他的人,究竟是谁?”

百里源正容接道:“我想:如非是许元良,就是那老不死……”

公冶如玉脸色一变道:“你认为许元良还活着?”

百里源笑问道:“谁又能证明他已经死了呢?”

公冶如玉轻轻一叹之后,又注目问道:“那老不死的住处,你已经查过了?”

“是的。”百里源点首接道:“已经人去楼空。”

公冶如玉怒声说道:“追根究底起来,这事情还得怪你!”

百里源苦笑道:“怎会怪到我头上来呢?”

公冶如玉道:“你想想看,如果依我之见,早就要了他的老命,偏偏是你,想得到那‘翡翠船’而把他软禁起来,现在哩!‘翡翠船’还是没得到,却反而纵虎归山,树立一个大大的强敌。”

百里源苦涩一笑说道:“谁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哩!何况,当时他是装得那么憔悴,而且,我又点了他的穴道。”

公冶如玉冷笑道:“俗语说得好,知徒莫若师,反过来说,应该是知师莫若徒。你们相处那么久,难道你竟瞧不出来,他是一个外貌忠厚、内藏奸诈的伪君子,当时,他的那一副憔悴相,也是故意装出来的啊!”

百里源苦笑道:“我的好夫人,事情已经过去,不谈也罢!”

接着,才神色一整道:“目前,咱们还是商量应付之策吧!”

公冶如玉注目问道:“你能确定今宵闯来的那人,就是方才所说的两人之中的一个?”

百里源点点头道:“我有九成九的把握,断定不会错。”

公冶如玉注目如故地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百里源正容说道:“第一,那人武功,显然也是出于‘翡翠船’,而且其身手之高,决不在你我之下。”

公冶如玉道:“我要提醒你一点,目前武林中,懂得‘翡翠船’武学的人,除了老不死所传的咱们这一批,以及长春谷的许家之外,理论上,应该还有一批人在。”

百里源含笑反问道:“你所说的另一批人,是指最初将‘翡翠船’由许家盗出来的那人吗?”

公冶如玉点点头道:“不错,所以,你方才的假设,也应该包括那一批人在内。”

百里源苦笑道:“如玉,但事实上,我却几乎肯定那人是老不死。”

公冶如玉一愣道:“为什么?”

百里源苦笑如故地道:“这是说不出原因来的,只能算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直觉,这也算是我所列举出来的第二项理由。”

公冶如玉呆了呆道:“如果真是老不死,我想他必然还没离开这梵净山区,也必然还会再来。”

“是的,”百里源接道:“我也有此同感。”

公冶如玉沉思着说道:“我看,这儿且暂时由你主持。”

百里源讶问道:“那你准备何往?”

公冶如玉道:“我还不是仍在这梵净山中,我之所以说要你暂时主持,无非是想空出时间,以便对付你所说的老鬼而已。”

百里源这才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声,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公冶如玉冷然注目道:“你以为要你暂时主持这儿,是一件轻松工作?”

百里源笑丁笑道:“我知道这工作,责任重大。”

公冶如玉沉声说道:“明白就行,我特别警告你,万一出了一丝差错,你就不用再见我了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厅外传来一个苍劲语声道:“启禀夫人,桃林外发现有人窥伺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公冶如玉接口问道:“那是怎样的人物?”

那苍劲语声又道:“那人身手奇快,属下无能,瞧不出来。”

公冶如五微一沉思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间?”

那苍劲语声恭应道:“四更正。”

公冶如玉吩咐道:“按原令,暗中加强戒备,不许拦截。”

“遵令。”

那苍劲语声的人,恭应着离去之后,公冶如玉才向百里源笑了笑道:“真是说到曹操,曹操就到。”

话锋略为一顿之后,才正容接道:“记好我的话,也别忘了子午二时,以真气协助那小子行功。”

百里源笑道:“这等大事,我怎会忘记!”

口中说着,一双桃花眼,却尽向外间小客厅中那个美艳侍女直溜。

公冶如玉人目之下,冷笑一声道:“别尽想好事,我离开之后,这儿侍应人员,全都更换为男的。”

百里源不由急道:“这……夫人……”

公冶如玉径自穿上外衣,佩上宝剑,一面向着他披唇一笑道:“忍耐一点吧!

时间不会太长的……”

她,也不管百里源那一副尴尬相,说完之后,立即悄然离去,并将小客厅中那个美艳女侍也带走了……

黎明前的梵净山,显得特别暗,也特别寂静,只有那仲夏夜的“唧唧”虫声,给这死寂的山区,增添一丝生气。

沉沉暗影中,一道有若幽灵似的人影,轻飘飘,晃悠悠地飘落一株横生百丈峭壁上的古松顶上,身形所经之处,还带起一片如兰似麝的淡淡幽香。

由这一片如兰似麝的淡淡幽香,可以证明这一道幽灵似的人影,不但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人,而且是一个武功极高的女人。

这,只要看看她方才所显示的轻灵飘逸的身法,和此刻俏立下临百丈绝壑的树顶上,所表现的那一份有若凌波仙子的安详神态,也就可以想见一般了。

她穿着一身黑色丝质衫裙,黑色丝巾幛面,如云秀发,披散肩头,那识趣的晚风,轻轻抚弄着她的丝质衫裙,使得她那苗条的娇躯,越发衬托得美妙已极。

最令人诧异的,是她身上所散发出的那一阵阵如兰似麝的淡淡幽香,不但使人闻之心醉,也能历久不散,只可惜她面幛丝巾,没法看到她的本来面目,确实令人有着美中不足之感。

半晌,箭远外的暗影中忽然发出一声幽幽长叹。

那蒙面妇人对那声幽幽长叹,似乎充耳未闻,仍然俏立树巅。不言不动。

又一声幽幽长叹之后,一道幽灵似的模糊人影,由箭外的密林中,缓步而出,带着一连串“沙沙”脚步声,向蒙面妇人俏立处逼近。

那是一位身材修长,束发不冠,年约四旬上下的灰衫文土,双目开阉之间,神光奕奕,但脸色腊黄,显然是戴着一副人皮面具。

那蒙面妇人的娇躯,似乎轻微地颤动了一下,但并无其他反应。

灰衫文士一直走到蒙面妇人所俏立的那株古松丈五左右处,才停了下来,注视着蒙面妇人的婀娜背影,双目中异彩连闪,却并没吭气。

蒙面妇人仍然静得像一尊雕像,没丝毫反应。

又是少顷过后,灰衫文士才冷冷地一笑道:“你很沉得住气。”

蒙面妇人还是没丝毫反应。

灰衫文士再度冷笑一声:“如果我由背后给你一记劈空掌……”

蒙面妇人这才截口娇笑道:“那你何妨试试看。”

灰衫文士道:“你以为我不敢!”

“是的。”蒙面妇人幛面丝巾一扬道:“我谅准你不敢,也不忍。”

灰衫文士笑道:“那可不一定哩……”

蒙面妇人截口“格格”地媚笑道:“俗浯说得好。一夜夫妻百日恩,凭你我之间过去的恩情,你怎能忍心下这毒手!”

灰衫文士冷哼一声说道:“真亏你还记得过去的恩情,只町惜,那些恩情,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蒙面妇人媚笑说道:“过去了又有甚关系,只要你肯听我的话,咱们还是可以重温旧梦的。”

“重温旧梦?”灰衫文士重复了一句,尽管他戴着人皮面具,却没法掩饰他脸上肌肉的强烈抽搐,半晌才忽有所忆地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你,头都不曾回过来,又怎么知道是我的呢?”

原来他们谈了这-阵子的话,蒙面妇人却依然是以背向着灰衫文士。

蒙面妇人“格格”地媚笑道:“这叫做‘心有灵犀一点通’嘛!”

接着,又轻轻一叹道:“我知道你到了梵净山,但我没法找到你,只好用笨法子,以我专用的香粉,将你引出来。”

灰衫文士冷然接道:“真算是用心良苦。”

蒙面妇人笑道:“这叫做旧情难忘呀!你总算还有一点良心。”

灰衫文士披唇一哂道:“你把我引到这儿来,有何企图?”

蒙面妇人道:“方才我已经说过,自然是重拾旧欢嘛!”

“没条件?”

“当然有。”

灰衫文士淡淡地一笑道:“说出来试试看?”

蒙面妇人微一沉思之后,才沉声接道:“第一,全心全力,帮助我打天下。”

灰衫文士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第二呢?”

蒙面妇人道:“运用并发挥你的影响力,俟机铲除邵友梅、古若梅等那批人。”

灰衫文士不禁一呆道:“运用并发挥我的影响力,为你……”

蒙面妇人点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灰衫文士突然语气一寒道:“你这人可诛之的妖妇,你把我当作谁了?”

蒙面妇人娇躯一震道:“难道你不是纪治平?”

“见你的大头鬼!”灰衫文士冷笑一声道:“妖妇,你何不转过身来瞧瞧!”

蒙面妇人霍地转过娇躯,那透过幛面丝巾的冷厉目光,向着灰衫文士周身上下,深深地一扫之下,才似乎不胜讶异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灰衫文士目光深注地冷笑一声道:“你以为我是谁,就算是谁吧!”

蒙面妇人道:“可是,你并不是我所认识的人。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立即接道:“很抱歉!方才我认错人了……”

灰衫文士截口笑道:“我看不是认错人。是猜错人厂。”

“是的。”蒙面妇人冷然接道:“是猜错人了,阁下可以请啦!”

灰衫文士淡淡地一笑道:“俗语说得好,相见便是有缘……”

蒙面妇人截口笑道:“这话在这儿可用不上。”

灰衫文士一愣道:“为什么?”

蒙面妇人道:“此刻,你戴着人皮面具,我戴着幛面丝巾,你认不出我,我也不知道你是准,相见等于没见,还谈什么有缘没缘哩!”

灰衫文士摇摇头说道:“不对,你虽然不知道我是谁,但我却能断定你就是我所要找的人。”

蒙面妇人一愣道:“你要找的人是谁?”

灰衫文士仰首漫应道:“就是那个毁掉我一生幸福,天生淫贱,人可诛之的公冶如玉。”

蒙面妇人显得出奇的镇静,漠然地答道:“可是,我不是公冶如玉。”

灰衫文士道:“虽然,我已断定你就是公冶如玉,但你既不承认,我,决不逼你……”

蒙面妇人冷然接道:“那你还呆在这儿干吗?”

灰衫文士笑道:“夫人真够意思,耗费了不少珍贵的香粉,将我引来这儿,却又连姓名来历,都不屑-问。”

蒙面妇人哼了一声道:“没有这种必要,而且,即使我问你,你也未必肯说出真实来历的。”

“这倒是实情。”灰衫文士笑了笑道:“那么,夫人就大大方方地打发一点,让我滚蛋吧!”

“打发?”蒙面妇人蒙面丝巾一扬道:“要我出手打发,你可能会消受不起。”

灰衫文士呵呵一笑道:“最难消受美人恩,我也有自知之明,但既入宝山,自不能空手而回,所以,我情愿冒险一试……”

一声哈哈大笑,划空传来道:“阁下真好胃口,‘拼死吃河豚’,其是之谓矣!”

灰衫文士长叹一声道:“在下是劫后余生,这条命已算是捡回来的了,再死一次,又算得了什么……”

蒙面妇人却厉声叱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那暗中语声道:“过路人。”

蒙面妇人冷笑道:“别装羊,这儿并非交通要道,没什么路可通的!”

那暗中语声道:“那么,夫人认为在下是干什么的呢?”

蒙面妇人哼了一声道:“谁有工夫管你是干什么的,但你既有胆量到梵净山来,就不该藏头露尾地那么小家子气。”

那暗中语声笑道:“算了吧!我还想多活几天,这河豚不吃也罢……”

蒙面妇人截口一声怒此:“哪里走!”

话声巾,已由松树顶上长身而起,有若离弦急矢似地,向十五六丈外一个杂树丛疾射而去,人未到,双掌齐扬,凌空击向那杂树丛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震声中,左侧十来丈外一株古松之上,又传出那暗中人的哈哈狂笑道:“好掌力!只是,草木无知,夫人何苦跟它们过不去哩……”

说来也真是邪门,方才那暗中人的语声,分明是发自那杂树丛中,不但那蒙面妇人如此想,那灰衫文士也是如此。

可是,当蒙面妇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给以雷霆一击时,却除了打得尘土飞扬之外,什么也没打着。

更气人的是,那暗中人又神不知鬼不觉地,换了一个地方发话,而所说的话,又足以使人气炸肚皮。

蒙面妇人可能是气昏了头,一击不中之后,又冷笑一声,借掌力反震之力,使那业已势尽而下坠的娇躯,又腾升丈许,凌空一-个折转,向发声处的古松上扑去,口中并怒喝道:“匹夫!滚出来!……”

那一旁的灰衫文士连忙喝道:“夫人快住手!”

蒙面妇人猛打千斤坠,降落地面后,扭头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灰衫文士笑道:“人家使的是‘六合传声’、‘借物折射’的绝顶神功在说话,你这样打法,纵然把自己累死,也伤不了人家-根汗毛呀!”

那暗中语声突地呵呵大笑道:“阁下真是高明得出奇,好!

我再不多嘴,就让你们好好地叙叙旧吧!”

蒙面妇人那透过幛面丝巾的冷厉目光,凝注灰衫文士沉声问道:“你,究竟是谁?”

灰衫文士轻轻一叹道:“别急,慢慢地,你会想起来的,”

蒙面妇人道:“我就是想不起来才问呀!”

灰衫文士道:“你不愿多用脑子,我也不愿提及往事。”

蒙面妇人接问道:“那你方才,为何要提醒我?”

灰衫文士忽然长叹-声道:“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”

蒙面妇人“格格”地娇笑道:“你这人,真有意思,自己做事,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那么……”

话锋一顿之后,才又娇笑一声道:“你这趟梵净山之行,是否也是有所为而来呢?”

灰衫文士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蒙面妇人笑问道:“是否也不愿提及?”

灰衫文士漫应说道:“这个,我倒可以告诉你,听说这儿出产一种能使人恢复青春的灵药,名叫‘回春草’……”

蒙面妇人截口问道:“是你自己需要?”

“唔……”

“不错!传说中‘梵净山’是出产这么一种灵药,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。”

灰衫文士喟然一叹道:“如果天可见怜,总有一天,我会找到它的。”

蒙面妇人幛面丝巾一扬,娇笑着问道:“看你,年纪并不算大,却为何需要这种能恢复青春的灵药呢?”

灰衫文士一挫钢牙,突然冷哼一声:“告辞!”

话声中人已长身而起,有若匹练横空似地一闪而逝。

蒙面妇人仰首百思半晌后,才忽有所忆地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莫非是他……”

“他”?他是谁呢?可惜她没有说下去。

她,又沉思少顷之后,才扬声说道:“那位见不得人的人,可以出来了。”

可是,除了万壑千峰的回音之外,竟然寂无人声。

蒙面妇人哼了一声,接着,又似乎突有所忆地飞身而起,消失于沉沉暗影之中。

盏茶工夫之后,蒙面妇人又出现在“桃花坞”内那一列精舍之前。

这时,本已天亮,但因浓雾弥漫,能见度不及五尺,因而那一排精舍,也仅仅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。

蒙面妇人飘落精舍前之后,沉声喝问道:“是谁轮值?”

暗影中闪出一个纤巧人影,并娇声恭应道:“是弟子古琴。”

听这称谓,这蒙面妇人果然就是公冶如玉。

公冶如玉冷然接问道:“这儿,是否有甚情况?”

古琴恭应道:“约莫是盏茶工夫之前,有一个神秘的蒙面人,在这儿转了几圈。”

公冶如玉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那厮有没有进一步的行动?”

古琴恭应道:“好像曾经进入过第五号精舍,弟子遵守令谕,未予理睬,当师父回到这儿时,那厮才刚刚离去。”

公冶如玉接问道:“第五号精舍,是谁轮值?”

“是弟子手下的史青萍。”

“去叫她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少顷之后,古琴偕同一位花信年华的美艳少妇,一同飞射公冶如玉身前,那美艳少妇并向公冶如玉裣衽一礼,娇声说道:“紫旗令下史青萍,参见夫人。”

公冶如玉注目问道:“方才那个蒙面人,找到过你了?”

史青萍恭身答道:“是的,当那厮第三次经过第五号精舍时,刚好室内有老鼠追逐声,将他引了进来,弟子来不及隐藏,被他发现,迫问此间情况……”

公冶如玉截口问道:“你是怎么回答的?”

史青萍道:“属下遵照夫人所交待的话回答。”

公冶如玉接问道:“那厮问话的重点何在?”

史青萍道:“回夫人,那厮问话的重点,是在林志强的行踪上。”

公冶如玉道:“你曾否觉察到,那厮对你的回答,是否相信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史青萍讷讷地接道:“属下可不敢随便说。”

公冶如玉略一沉思之后,才挥了挥手道:“好,你们下去。”

当古琴与史青萍二人恭敬地施礼退去之后,公冶如玉才冷冷一笑,缓步走向那沉沉雾影之中。

当天午后,那位神秘的灰衫文士,正徘徊在“梵净山”的另一个秘谷中时,忽然若有所觉地霍然转身,沉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就在距他十多丈外的一处稠密的杂树林中,那位曾经对柳如眉予以特别成全的青衣老者,安详地缓步而出,一面扬声笑道:“阁下,也算是老朋友啦!”

灰衫文士微微一愣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青衣老者伫立于灰衫文士前丈远处,淡淡地一笑道:“老弟为何如此健忘?

黎明之前,你我都曾‘闻香下马’,并还交谈过哩!”

灰衫文士不由苦笑道:“原来老丈就是那位暗中戏耍公冶如玉的绝代高人…

…”

青衣老者截口笑道:“老弟这话,只能算说对了一半,老朽戏耍那妖妇是实,但‘绝代高人’四字,却是差得太远啦!”

灰衫文十正容说道:“老丈太谦虚了,其实,在下可是由衷之言。”

青衣老者说道:“老弟,如果老朽真能算得上‘绝代高人’,今晨我就不会放过那妖妇。”

灰衫文士呆了呆道:“原来老丈您,也是有所为而来?”

青衣老者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今晨,老朽正乘机以言语激怒她,使她失去理智,等她的真力耗得差不多时,再加以制服,想不到老弟你,却反而提醒她…

…”

灰衫文士截门苦笑道:“当时,在下不知老丈用意,所以才不自觉地脱口而出。”

青衣老者目光深注地接道:“老弟曾经吃过那妖妇的亏,对不对?”

灰衫文士讪然点首道:“是的。”

青衣老者笑了笑道:“所以你心头恨她,但当你见到她时,却又有爱恨难分,意乱情迷的感觉,也所以才有今晨那种不自觉地提醒她的话说出来?”——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