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罗汉大阵

这最后两招,古若梅可不再硬接了,只见她娇躯一闪,已巧妙地避了开去。

但她那闪避之势未尽时,林志强却已施展“天龙身法”,如影随形地追了上来,凌空扬掌,向她的背后抓下,口中并冷笑道:“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……”

可是,说也真怪,眼看林志强的手掌,即将抓住古若梅背后的衣带时,只见人影一闪,古若梅已俏立丈外,并含笑说道:“林志强,五十招已满,你怎么说?”

林志强微微一愣道:“我不杀你就是。”

古若梅笑道:“还有呢?”

林志强道:“先闯‘罗汉大阵’,再杀和尚,不过,我必须问你一句话。”

古若梅点点头道:“可以,有话你可以尽管问。”

林志强注目问道:“你也会‘天龙身法’?”

“不错。”古若梅正容接道:“因为我是你的师母,你所会的,我都会。”

林志强道:“真是笑话!我,连师父都没有,又哪来的师母呢?”

古若梅苦笑道:“你是有师父的,只是还没有正式拜师而已。”

林志强笑道:“没有正式拜师,怎能算师父!”

古若梅注目接口道:“看来,你的神智,还很清醒嘛!”

林志强道:“我的神智,本来就很清醒啊!”

古若梅哼了一声道:“可是,你却忘去了本来,也忘去了你的血海深仇。”

林志强一蹙剑眉道:“这些,我都不懂,现在,我还要问你一件事情,为什么你能接下我的五十招而不死呢?”

古若梅笑道:“你以为自己真是无敌高手了?”

林志强摇头道:“我自己是否算得无敌高手,我不知道,但我自出道以来,却是所向无敌,只有你一个人例外。”

古若梅笑了笑道:“那是表示你,并不算是无敌高手。”

林志强蹙眉接道:“这些,都无关紧要,我还要知道的,是你为何知道我的招式?”

古若梅道:“因为你使的招式太普通,而我的临敌经验和江湖阅历都比你丰富,自然是你一出手,我就知道啦!”

林志强似懂非懂地“哦”了一声,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徐徐拔出肩头长剑,冷冷着接道:“我要闯‘罗汉大阵’了,带路吧!”

古若梅正容接道:“闯‘罗汉大阵’,另外有人带路,恕我不奉陪了。”

接着,向一旁的百拙大师扬声说道:“大师请带路吧!”

百拙大师佛号高宣地道:“阿弥陀佛!这位小施主,请随老衲来。”

林志强冷哼一声道:“我已经十八岁了,不是小施主!”

他,口中虽然不服气,但人却已仗剑跟着百拙大师,向寺内走去。

说来真是巧得很,林志强随着百拙大师,刚刚走进山门之内,那位奉古若梅之命,前往寺内向百忍大师父传言的白文山,刚好也迎面走了出来。

林志强目注白文山,忽然大喝一声:“站住!”

白文山停步笑问道:“你要干吗?”

林志强道:“你不是和尚?”

白文山笑道:“我当然不是和尚啊!”

“也是武林中人?”

“不错。”

林志强那空着的左手往前一伸,沉声说道:“验号牌!”

白文山一面真力暗凝,准备应变,一面冷然接道:“没有!”

林志强一挑剑眉道:“那么,吃我一剑……”

这同时,山门外的古若梅也扬声大喝道:“林志强,你说过的话算不算数?”

林志强一敛威态,扭头问道:“谁说我说的话不算数?”

古若梅道:“你说过,只要我接下五十招之后,就先闯‘罗汉大阵’的……”

林志强道:“可是,他不是和尚……”

古若梅截口喝道:“我不管,你必须先闯‘罗汉大阵’!”

林志强抗声道:“他不该碰上我,既然碰上我,就必须先吃我一剑。”

古若梅扬声说道:“吃你一剑之后呢?”

林志强笑道:“只要他还活着,我也不再杀他就是,不过,我也不妨先告诉你,自从我出道以来,今宵还是第一次用剑,我自信这一剑下去,他是决无生理!”

白文山呵呵一笑道:“林志强,别吹牛了,别说是一剑……”

古若梅深恐白文山逞强惹出麻烦来,急得她连忙截口大喝说道:“林志强,一剑就一剑吧!快点发招!”

“好!”林志强目注白文山大喝一声:“看剑!”

话声中,他手中的青钢长剑上,忽然冒出尺许长的剑气,挟着一串慑人心魄的破空锐啸声,向白文山拦腰扫来。

林志强这一招,有点像是普通剑法中的“玉带围腰”和“横扫千军”,但实际上,其所蕴藏的变化,却远比“玉带围腰”和“横扫千军”要高明得不可以道里计,因而使得像百拙大师这等高手,于人目之下,亦不由脸色大变地急声喝道:“白施主快退!”

“咦!”

这一声“咦”,是林志强紧接百拙大师的话后所发出。

因为,事实上白文山不但不曾后退,而且反而迎着林志强的剑势,向前疾射上去。

这情形,自然使林志强发出一声惊“咦”,也使百拙大师于话声一落之后,为之惊呼出声。

当然!林志强的惊“咦”声,与百拙大师的惊呼,算是由内行与外行两个绝对不同的观点上所发出。

前文已经说过,林志强是公冶如玉夫妇,以特殊手法使其速成的,因而内家真力特强,至于武功招式方面,却并无特殊成就。

尽管他目前所施展的,是傲视武林的“魔魔剑法”中的精妙绝招,使得少林高僧百拙大师也为之惊呼失声,但在白文山这个内行人眼中,却觉得其中漏洞太多了,所以,他不退反进地向前飞扑,也就是向对方剑招中那百密一疏的隙缝中飞扑。

这,也就是林志强惊“咦”,百拙大师惊呼出声的原因。

林志强虽然神智已失去,但在武功招式上的反应,却似乎并没受影响,他,惊“咦”声中,手上的剑招,却已改横扫为斜劈,而其剑势之快速与劲力之强,也比初发时更为凌厉了。

这蓦然的变化,似乎有点出于白文山的意料之外,只听他于一声惊呼声中,“铮铮”两声脆响过处,人也飞射丈远之外。

他,手拄那根也算是拐杖的奇特旱烟杆,脸上与目光中都充满了惊悸神色。

原来就在方才林志强那剑招半路上一变之间,白文山的前襟、左袖与右腿的裤脚上,已分别出现三处剑痕,也不过是以毫发之差,不曾伤及肌肤。

而最使他惊定思惊,犹有余悸的,还是他那右腿上的剑痕。

前文已说过,白文山的右腿,是因中毒而齐膝断去的,而目前这一剑,却是齐着他那断腿所包扎的裤脚,以寸许之差,将裤脚削断。

试想:这情形,等于是他的断脚又被削断一次,又怎能不教他惊定思惊哩!

以白文山的身份、地位和武功造诣,尽管他方才是因为轻视林志强的剑招不够精纯,才铤而走险,算得上是轻敌受挫,但双方于一招硬拼之下,而有目前的结果,则林志强的武功之高,更不难想见!

山门内,有了片刻的死寂之后,林志强才蹙眉问道:“你懂得我的剑法?”

白文山冷然答道:“不错。”

林志强剑眉一蹙道:“奇怪?在‘少林寺’内,怎么有人懂得我的武功招式呢?”

山门外的古若梅扬声接道:“林志强,这些问题,你目前是想不通的,还是早点去闯‘罗汉大阵’吧!”

“对!”林志强点首接道:“我也毋须去想它。”

接着,目注白文山冷笑一声道:“今宵,算是便宜了你,要是你不知道我的剑法招式,你是怎么也逃不过我方才那一剑的。”

一顿话锋,目光移注百拙大师,沉声问道:“老和尚!

你们那‘罗汉大阵’在哪儿?”

百拙大师朗声说道:“阿弥陀佛!小施主请向广场右边瞧瞧。”

说着,并向广场右边扬声喝道:“燃灯!”

火光一闪,广场上,已亮起无数的灯笼火把。

约莫箭远外的广场右边,只见黑压压的一片灰影,那就是少林寺中,威震天下的“罗汉大阵”。

原来,这“罗汉大阵”,是以一百零八个和尚所组成,其变化之奥妙与威力之大,局外人自难窥门径,仅由其相传有史以来,即不曾有人由阵中闯出过,也就不难想见其威力了。

林志强随在百拙大师背后,向“罗汉大阵”前走去,一面向阵中打量着,一面问道:“老和尚,当中那个红衣和尚是谁?”

百拙大师道:“那是本寺掌教百忍……”

林志强冷笑截口接道:“擒贼先擒王,我正好先宰了他!”

百拙大师道:“恐怕没这么简单。”

说话间,已走到“罗汉大阵”的边缘。

距离一近,看得也更清楚了。只见组成这“罗汉大阵”

的和尚,年纪最轻的,也在三十岁以上,一个个右手持齐眉铁棒,左手单掌作问讯状,肃立当地,有若泥塑木雕似地。

林志强目光一扫之下,向百拙大师注目问道:“这些和尚,想必是你们寺中的精华所在了?”

百拙大师正容答道:“不错。”

林志强笑道:“将所有精华,集中到一起,对我来说,倒算是省了不少的麻烦。”

百拙大师一挑长眉,摆手作肃客状沉声道:“小施主请!”

林志强笑问道:“就这么杀进去?”

百拙大师道:“本来,闯‘罗汉大阵’,一向是由内向外闯,但本阵自有史以来,原不曾有人闯出过,所以,今宵对你这位小施主,却是一反惯例,改由外向内闯,只要你能闯到本寺掌教身前,则本寺所有和尚,一律自行了断,绝对毋须小施主动手。”

林志强笑道:“老和尚,你好像蛮有把握地,认为我闯不到你们掌教身边去?”

百拙大师庄容说道:“如果让小施主闯了过去,则本寺千条生命,岂非就此断送!”

林志强笑道:“我倒是看不出来,你这个‘罗汉大阵’,有甚奇特之处?”

林志强这话,倒是实情,由外表看来,那些和尚们,有三个一组,六个一组,也有九个一组的,极不规则,排列也有点近乎零乱。

但百拙大师却淡然一笑道:“小施主何妨闯过之后,再下评语。”

林志强道:“由阵外到中心点,也不过一二十丈距离,如果我图省事而凌空飞渡,只要一个起落,就可到达你们那掌教身边。”

百拙大师笑道:“小施主,请恕老衲夸句海口:不论你是凌空飞渡也好,是逐步硬闯也好,老衲敢于断定,你绝对不能到达本寺掌教身边。”

林志强星目一转,冷笑一声道:“好!咱们走着瞧吧!”

话锋略为一顿之后,才沉声喝道:“老和尚,你告诉他们,我要开始闯了!”

百拙大师佛号高宣地道:“阿弥陀佛!小施主尽管请便,他们早准备好啦!”

林志强剑眉一扬,大喝一声:“我倒要舍易就难地,逐步闯闯看!”

话声一落,手中长剑一挥,已向阻住他进路的三个和尚身前闯去。

这三个当路而立的老和尚,是“达摩院”中的长老,论辈分与功力,都高于目前的掌教百忍大师,算得上是目前少林寺中功力最高的三位。

百忍大师听从古若梅的建议,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,才将“罗汉大阵”的最坚强的一环,排在林志强的必经之路的最前端,也正因为如此,林志强这第一招,就碰上了坚强的抵抗了。

少林寺的“达摩杖法”与“丐帮”的“打狗棒法”,同样地号称武林一绝。

此刻,这号称武林一绝的“达摩杖法”,在少林寺当今三位功力最高的长老联手使出之下,其威力,真是岂同小可!

因此,但见剑气如虹与杖影如山之中,一串“铮铮”爆响过处,林志强那飞扑的身形中,被震得腾升一丈有余,而“少林寺”那三位长老,也各自被震得连退三大步,才拿桩站稳。

以三对一,犹自被震得各自连退三大步,如果是单打独斗,那还得了!

少林寺这三位长老,一向闭关潜修,不过问扛湖中事,说得不好听一点,算得上是孤陋寡闻的人,此回由百忍大师以全寺存亡攸关,将他们三位敦请出来,可不知费了多少唇舌,也许他们三位的心中,仍以百忍大师小题大作而不以为然。

但经过目前这一招硬拼之后,三双精目中,有如冷电似地进射出一片异彩。

但也就当此同时,林志强那凌空的身形,也仗剑扑下,口中并大喝一声:“再吃我一剑吧!”

真是说时迟,那时快,当四人的四般兵刃,再度接触的同时,另一组的六个中年和尚,又是铁仗齐举地,向林志强后面击来。

这六个中年和尚的功力,虽然不能与三位长老同日而语,但在六人联手之下,又岂可等闲!何况,林志强还正与三个功力最高的老和尚在交手哩!

目不暇接之间,传出一声“砰”然大震,前后被夹击的林志强,只见他被震得连人带剑地一个车转,寒芒闪处,悲号连传,那六个中年和尚之中,已有两个横尸就地,而林志强也就由这空隙中冲了出来。

也就在此同时,另一个六人小组和三人小组,又适时将林志强截住。

也许是阵势变化所必需,也许是这些和尚们鉴于同伴的死亡而提高了警觉,也可能是他们别有打算……总而言之,这新上的九个人,并不与林志强硬拼了,仅仅是浅尝即止地作了一个象征性的截击之后,又自行退了开去。

不过,尽管他们的截击,有点像是虚应变故,但林志强却还是没法闯向阵势的中心点去。因为,这九个浅尝即止,另九个又立即扑了上来,使得林志强闯又闯不通,拼又找不到对象,而且,还在对方那有计划的安排之下,使他不由自主地随着阵势来移动,在无形之中,他已失去主动了。

这情形,可使得他光火了。当他接连受到对方十来次的象征性的拦截,而不能痛快地一搏时,不由一挑剑眉,向百忍在师怒叱道:“老和尚,这样打法算是什么名堂?”

百忍大师敞声一笑道:“这就是本寺历代相传的‘罗汉大阵’啊!”

林志强道:“我知道这是‘罗汉大阵’,却为何不敢放手一搏?”

百忍大师道:“‘罗汉大阵’,本身就是秉九九循环,生生不息之理而生,毋须正面与人交手,即可使闯阵者于心力交瘁之下,自行知难而退。”

林志强冷笑一声道:“真是自说白话!”

百忍大师道:“佛门弟子,不打诳语,事实上,小施主初人此阵时,已经尝到本阵的厉害了。”

林志强再度冷笑道:“不过如此。”

百忍大师道:“小施主方才,可能不曾尽出全力,须知此阵,压力愈大,抗力愈强,纵然小施主功力通玄,也难以……”

林志强截口怒叱道:“我不信!”

百忍大师道:“阿弥陀佛!小施主不信,何妨再闯闯看!”

林志强冷笑一声道:“你等着瞧吧!”

话声中,人已腾升三丈有余,向着迎面扑来的六人小组和由侧面攻来的三人小组,居高临下地以雷霆万钧之势,振剑飞扑。

可是,眼看双方即将短兵相接之时,当面的九个和尚,已由一旁滑了开去,而另一批九人,又以同样的距离和速度,迎了上来。

这情形,可使得林志强怒火高涨地猛吸一口清气,使那即将开始下坠的身形,又继续向前冲进了丈许,才以“苍鹰搏兔”之势,俯冲而下。

林志强这一着,是大出武林人体能之外的反常行动,自然也大出前面那九个和尚的意料之外,因而使得双方都碰个正着。

也就在此双方碰个正着的瞬间,林志强大喝一声:“挡我者死!”

寒芒闪处,九个和尚已倒下三个。寒芒再闪,林志强已在一片青芒与惨号声中,再度飞身而起,向另一批的九个和尚射去。

林志强这一大反常情的超绝功力,和配合着他那出人意外的行动,已使这“罗汉大阵”中,霎时之间,增加了六个冤魂。

目前,他这一再腾身飞射,可使得另一批的九个和尚中,又倒了四个。

这“罗汉大阵”,虽然号称天下无敌,但它的本身,却有一个很大的缺点,只要是真正的超级高手,掌握它这一缺点之后,纵然不能一举将其歼灭,安全脱困,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
它的这一个缺点,就是阵中的组成分子,本身不能因地制宜地主动采取应变行动,而必须由统一指挥的人,发号施令才行。

因此,在尚未获得指挥者的指示之前,他们只能机械式地一批继一批地向前冲。

目前,林志强这一大出意外的行动,使得坐镇阵中,负责指挥的百忍大师,心中既悲痛,又惊懔,一时之间,还来不及采取行动。

也就是因为这些原因,使得林志强杀得好不痛快!

只见他那青钢长剑所划出的弧线,一个接一个地在闪耀着,每一次弧线出现,必带来一串惨号和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。

片刻之间,“罗汉大阵”中的和尚,已死伤近三十人!

乐得他呵呵大笑道:“这才杀得痛快呀!”

但他的话没说完,身躯已被震得腾射而起。

原来,百忍大师已将实力最强的一个小组,也就是三位长老所组成的小组调了上来,另外还辅以一个实力仅次三位长老的六人小组。

这么一来,林志强腾射之势一尽,再度落回地面时,立即被对方的九人缠住,展开一场火爆而激烈的恶斗。

不过,林志强虽然暂时被缠住,却仍然是腾挪纵跃,有若生龙活虎,那九位少林寺中的顶尖高手,仍然有拦截不住之势。

林志强边打边朗声大笑说道:“这九个,还算有点意思,嗨!老和尚,你也来参加一个呀!”

这后面的一句话,是向百忍大师说的。

这时,林志强已在对方这实力最强的九人小组的缠斗之下,逐渐地向阵中心的百忍大师身边逼近,双方距离,已不过只有十五六丈了。

百忍大师毫不动容,漠然地说道:“目前还用不着老衲出手。”

林志强冷笑道:“你认为他们九个,就能将我拦住了?”

百忍大师道:“事实上,你已被拦截了。”

林志强冷哼了一声,喝道:“那我就再杀几个给你瞧瞧!”

百忍大师高宣佛号道:“少林寺的和尚,是杀不完的,你不妨数数看,方才,你杀了那么多人,目前,这‘罗汉大阵’中,还不是一百零八个人吗!”

林志强冷笑一声道:“我就不信,杀不光你们这些和尚!”

一声惨号,那六人小组中,已有一人惨死,一人断臂。

百忍大师震声大喝道:“林志强,你如果算一号人物,就该单找老衲,一较雄长!”

林志强朗声大笑道:“好!我就先摘下你这颗光头再说……”

话声未落,人已冲出重围,飞身而起,直向百忍大师身边射去。

这时,他们之间的距离,已不过十来丈左右,以林志强那傲视天下的“天龙御风身法”,自不难一晃而到,而且,半路上也没受到任何拦截。

百忍大师真是沉得住气,他,眼看林志强这个小煞星,有若天神下降似地向着他振剑扑来,却是肃立原地,纹风不动。

一直到林志强那凌空飞扑的身形,势尽下落,向他面前七八尺处飘落时候,他才一声清啸,腾升三丈有余,以居高临下之势,挥杖击向林志强,一面并呵呵大笑道:“林志强,你吃我一杖!”

百忍大师这一绝着,对时间的拿捏,可真是妙到毫巅。

那就是说,他这一杖击下,也正是林志强于飞渡十来丈空间之后,势尽下落,足尖与地面将接触而未接触的刹那之间。

试想:此情此景,除非是大罗金仙,能借土遁之外,任你功力再高,也没法闪避,而只有挥剑硬接的一条路可走。

而事实上,林志强这个功力奇高而神智却是半清醒,半混沌的小煞星,他的心中,又何曾有过“怕”字,纵然形势对他极为不利,他也不能示弱,而必须挥剑硬接。

因此,他一挫钢牙,左手以“天王托塔”之势,硬行抓向迎头击来的禅杖,右手长剑,同时顺手一撩,斜刺向百忍大师的腰间,口中并冷笑一声:“你也吃我一剑!”

一招二式,以攻还攻,可说是一点也不含糊。

林志强自信自己的功力,足能接下百忍大师那凌空击下的一杖,也蛮有把握地在这顺手一剑中,使对方非死必伤。

可是,他却忽略了一点,百忍大师身为武林中实力最强-派的掌教,一身功力,又岂是等闲,何况他是身形下落之势,而足尖又尚未踏实。

因此,当他的左手抓住百忍大师的铁禅杖时,双足也刚好接触地面。

但就在这节骨眼儿上,他感到双足所踏之处,似乎有承受不住这千钧压力之势。

真是说时迟,那时快,林志强心头不好的念头尚未转完,但觉足底一虚,整个身躯,已向地下陷落。

这时,百忍大师却呵呵一笑道:“林志强,你上当啦!”

话声中,铁禅杖脱手一送,他却借这一送之力,使那凌空势尽的身形,又腾升了八尺有余,凌空一个折转,飘落三丈之外。

至于林志强,在双足踏空,又加上百忍大师那适时一送之力,饶他功力再高,也不能不乖乖地听任别人摆布啦!

原来这些,都是古若梅与百忍大师事先协商的安排。

那就是在广场上,连夜挖成一个径约二丈,深达五丈的陷阱,上面以薄板和泥土伪装,然后以“罗汉大阵”阵法,诱使林志强身入陷阱。

此刻,这一计划,算是完成了。

虽然为了完成这一计划,“少林寺”方面,付出了三十多条人命的代价,但以之与“武当派”那几乎全军覆灭的情形相较,也就算不了什么啦!

林志强这一落人陷阱,那早就等在阵外的白文山,已飞身过来,向着百忍大师抱拳一揖道:“多谢掌教成全!在下这厢有礼了。”

百忍大师正满脸悲怆神色,看着他那些惨死当场的门下,闻言之后,不由喟然长叹道:“白大侠请勿多礼,还是请快点将令师侄救上来吧!”

白文山恭应一声:“在下遵命。”

说完,立即由林志强落下之处,纵落陷阱之中。

少顷之后,才背着林志强,沿着事先部署的绳子,攀沿上来。

原来那陷阱中,已布下强烈的普通蒙汗药,林志强一落人陷阱,立即昏迷过去。

这是预防林志强入阱之后,再行逃出,为了制服他所做的权宜措施。当然,白文山是事先服了解药的。

但就当白文山背着林志强爬出陷阱之间,围墙上却传来一声娇叱道:“闪开!”

紧接着,“砰”地一声,那围墙上负责警戒的“少林”

门下,显然已被一掌震落墙下。

白文山脸色一变说道:“大师,来人就是公冶如玉,请打破惯例,让我二师姊进来应付吧!”

百忍大师方自霜眉一蹙之间,围墙内清叱声震耳,惨哼连传,显然又有两三人遭了劫。

也就在此同时,只见两道人影,有若经天长虹似地由围墙上一闪而进入阵中,赫然就是公冶如玉与百里源二人,百里源目光一扫之下,嘴唇一披道:“威震天下的‘罗汉大阵’,果然是不同凡响。”

这同时,公冶如玉却向白文山笑道:“八师弟,你好啊!”

白文山冷然接道:“我还活着。”

公冶如玉“格格”地媚笑道:“人,能活着就不错呀!”

接着,才像是刚发现白文山背上的林志强似地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八师弟你背的是谁?”

白文山冷笑一声道:“你真不认识?”

百里源似乎吃了一惊道:“那是林志强……”

公冶如玉立即急声接问道:“八师弟,林志强怎样了?”

白文山冷然接道:“与你不相干!”

百里源笑道:“老八此言差矣!林志强是我们夫妇的徒弟,怎能说与我们不相干哩!”

公冶如玉媚笑道:“八弟!不管怎样,咱们总算是自己人呀!若林志强是在这‘罗汉大阵’中吃了亏,俺们两口子一定将这个少林寺给它翻倒过来!”

东面围墙上,传来古若梅的冷笑声道:“公冶如玉,今宵你可来得去不得了!”

公冶如玉媚笑如故地道:“二师姊,我就不相信你能留下俺们两口子。”

古若梅冷哼一声道:“咱们走着瞧吧……”

又一道人影,飞落阵中,娇笑着问道:“师父,那说话。

的是谁啊?”

公冶如玉笑道:“说来,那人该算你的二师伯。”

原来这一位不速之客,竟然是公冶如玉夫妇的女徒弟古琴。

说来也真够“少林”掌教百忍大师气煞,“少林寺”有不准女性进入的规定,连像目前这种有关该寺生死存亡的关头,也不肯破例让古若梅入寺帮忙。

可是,老天爷却偏偏同他们作对,一下子就来了两个女性敌人,而且,还都是旁若无人地,自行投入那威震天下的“罗汉大阵”之中。

古琴扬声问道:“二师伯,您要留下我的师父干吗呀?”

古若梅却向百忍大师扬声问道:“掌教大师,我等你一句。”

百忍大师高宣佛号道:“阿弥陀佛!事到如今,老衲也只好豁出去了,古施主请!”

百里源呵呵大笑道:“如玉!咱们已进入了威镇天下的‘罗汉大阵’之中,该不算是自投罗网吧!”

白文山冷笑一声:“该算是自寻死路!”

公冶如玉笑道:“八师弟,还是将林志强还给我吧!万一翻了脸,打将起来,也方便一点。”

这时,古若梅已偕同许双文、许双城两姊妹飘落场中,并向白文山说道:“八师弟,将林志强交给双文姊妹……”

公冶如玉截口媚笑道:“二师姊,你真要拼个你死我活吗?”

古若梅冷笑一声道:“少来这一套!咱们到寺外去吧!”

公冶如玉笑道:“为什么要到寺外去?”

古若梅道:“咱们自己的事,自己解决,又何苦使佛门圣地,受到干扰!”

公冶如玉俏脸一沉道:“可惜我没你这一份菩萨心肠。”

接着,又沉声说道:“本座言出必践,今宵,除非你古若梅有本事能呵护这些秃驴,否则,我必血洗这千年古刹!”

白文山将背上的林志强解了下来,交到许双文手中,并在许双城与百拙大师的护送之下,向阵外走去。

古若梅正容说道:“少林寺与你,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你有什么理由,要跟人家过不去?”

公冶如玉道:“那只怪他们夜郎自大,不遵本帮号令,本帮成立伊始,不得不借用他们的头颅,以树立威信……”

接着,又目注白文山,“咦”地一声道:“白文山!你准备将林志强送到哪儿去?”

白文山冷然接道:“那与你不相干!”

公冶如玉笑道:“他是我费了不少心血所调教出来的徒弟,怎能说与我不相干哩!”

一顿话锋之后,又向百里源一瞪媚目道:“你,还在发什么呆!”

百里源似乎有点魂不守舍地一愣道:“你是要我将那两个女娃儿抓来?”

公冶如玉“格格”地媚笑道:“你呀!人家说你见了漂亮的女人,就走不动路,可真是一点也不冤,此时此地,你居然被两个小妖精给迷住了……”

百里源讪然一笑道:“如玉,你是要……”

公冶如玉沉声截口道:“还不快点过去把林志强抓回来!”

此时的林志强,已由许氏双妹和百拙大师负责送出“罗汉大阵”并已步上大雄宝殿前的台阶。

百里源闻言之后,连忙讪笑着说了一声“遵命”,飞身而起,并大喝一声:“留下林志强来!”

但他的身形才起,白文山已冷笑一声,飞身截击过来,口中并怒叱道:“百里源!今宵,咱们该算算陈账了!”

“砰”地一声,两道人影,一触而分,各自凌空一个筋斗,倒飞丈外。

这同时,百忍大师朗声高宣佛号道:“阿弥陀佛!两位施主既然是存心同本寺为难,老衲也就顾不得什么了!”

举手一挥,“罗汉大阵”已再度发动,并分别向百里源夫妇和古琴身前逼来。

古若梅见状,连忙震声大喝道:“掌教大师不可造次……”

但她的招呼,似已嫌晚,惨声连传中,至少已有三个和尚,分别死于百里源与公冶如玉的手中。

百里源呵呵大笑道:“威震天下的‘罗汉大阵’,原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可是,紧接着,他又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这是干吗呀?”

原来百忍大师方才于急怒交进之下,忘记了林志强适才所给的教训,以致冤枉死了三个门下。心头一急,立即改变战术,那就是他像方才对付林志强那样,实行起以虚应变的游斗来了。

而且,因为有了对付林志强的经验,在运用的技巧上,可比方才更为灵活,也更为难缠了。正因为如此,才使百里源惊“咦”出声。

白文山呵呵一笑道:“这叫做耍猢狲,不过,时间一久,也足能要你们的狗命!”

但公冶如玉却扬声问道:“方才,林志强就是这么被制的,是吗?”

白文山唔了一声,没接腔。

公冶如玉冷笑一声说道:“白文山!你该先把那陷阱掩盖好之后,再扯谎才能骗得到人呀!”

白文山也冷笑道:“你们两个的功力,比林志强差得太远,自然用不着这陷阱。”

公冶如玉不再理会白文山,却向另一边显得颇为吃力的古琴招招手道:“琴丫头,到我这边来。”

古琴扬声苦笑道:“师父,我过不来呀!”

公冶如玉沉声道:“过不来就沉着一点,小心妥为应付……”

公冶如玉与古琴之间,是不仅止于师徒的关系的。

她与古琴的距离,仅约丈五左右,以她的功力,在目前这种情况之下,要支援古琴,倒并非难事。

可是,站在师徒以外那种混账得无以复加的关系来讲,公冶如玉不但不会去支援古琴,甚至是希望借这“罗汉大阵”之力,将古琴毁掉的。

这也就是公冶如玉明明有力量支援古琴,却为何还是举棋不定的原因。

也就是因了这原因,使“少林寺”方面,减少了伤亡的数字。

要不然,像这样的两位高手,一经联手起来,则“罗汉大阵”的威力虽大,而本身的伤亡,也必然会大大地增加,后果就更严重了。

目前,这被困于“罗汉大阵”中的三人,论功力和临敌经验,自然都以古琴最低,因而她吃的苦头也最多,虽然还没受伤,却已累得娇喘频频,香汗淋漓了。

莫可奈何中,她只好扬声说道:“师父,快来帮忙呀!”

这同时,古若梅与白文山二人,却已飘落百忍大师身边,在低声密商着。

原来古若梅已经想到,百忍大师目前这战术,虽然能收效于一时,但时间一久,必出纰漏。

试想:像林志强那种半清醒,半混沌的人,尚且能想出破解的办法来,则目前这两只老狐狸,又岂是可以长久搪得住的,等到他们豁然贯通之后,采取行动时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

因此,古若梅与白文山二人,必须在对方想通之前,迅速了解这“罗汉大阵”的大略变化,以便能及时加人,予以拦截,如果在不了解情况之前,贸然加入,那不但帮不了忙,反而会碍手碍脚的。

古琴于发出求援的呼叫之后,公冶如玉却向百里源扬声说道:“百里源,你没听到!”

这真是妙不可言,她自己近在咫尺,不去支援,却反而叫远在数丈之外的百里源。

其实,百里源又何尝不想支援古琴哩!这个色中饿鬼的心理,与公冶如玉对古琴的心理是恰恰相反的,可是,目前情况,却有鞭长莫及之感。

他,眼看古琴那一番狼狈情形,真是心中又怜又疼,恨不得肋生双翅,飞将过去才好。

此刻,一听到古琴那一声娇呼,可真是急得他心如火燎,连公冶如玉那一句风凉话也没听到似地,不但急出了全身潜力,也急出了灵感来。

于是,他振剑飞身而起,并大喝一声:“琴儿休慌,师父来帮你……”

话声未落,一声惨号,已有两个和尚横尸就地。

他的身形一落,又有两人惨死当场。

原来百里源所急出来的灵感,也就是不久之前,林志强所曾使用过的办法。

百里源身形一落之后,已再度飞身而起,径向古琴身边扑去。

另一边,公冶如玉也看到百里源的方法,如法炮制地奋起冲杀,因而片刻之间,这“罗汉大阵”之中,又增加了十来个冤魂。

这当儿,百忍大师佛号高宣,偕同古若梅、白文山二人,同时分向拦截。

古若梅后发先至,射落古琴身边,身形未落,凌空一指将古琴制住,紧接着,以“大接引神功”凌空抓起,向阵外一甩,大喝一声:“将这个丫头拿下!”

她飞身、扬指、甩掌,有若一气呵成,快得不可思议。

她,刚刚将古琴甩出阵外,百里源凌空射落她身前,立即展开一场激烈无比,而又精彩绝伦的恶斗,百里源边打边怒喝道:“古若梅,你存心将她摔死!”

古若梅冷笑道:“受点皮肉之伤是难免的,死却死不了,事实上,我摔她出去是救她……”

百里源怒叱道:“放屁!”

古若梅哼了一声道:“百里源,既然你沐猴而冠地当上了帮主,就得像个帮主样子,出口就是粗话,可有点失身份啊!”

百里源仍然是怒声道:“是你自己说话混账,我才骂你……”

古若梅道:“我那一点混账了,我如果不摔她出去,踩也得给人踩死。”

百里源道:“你没看到,这‘罗汉大阵’已停止了,谁会去踩她!”

古若梅冷笑一声道:“‘罗汉大阵’已停止了,是刚才的事……”

不错!“罗汉大阵”委实是刚才停止。

原来,当古若梅扑向古琴这边的同时,白文山却后发先至地飞越百忍大师之前,将公冶如玉截住,也立即展开一场舍死忘生的恶斗。

百忍大师眼看“罗汉大阵”已无继续施展的必要,而且伤亡太多,必须补充,才下令停止活动。

斗场中,四位同门师兄弟,正杀得如火如茶,一时之间,还难分出胜负。

场外的百忍大师,却看看僵卧地下的古琴,颇为作难地愣住了。

原来古琴被古若梅制住穴道,甩向阵外之后,本来是难免要吃点苦头的。

但她却刚好甩落一位老和尚身前,老和尚慈悲为怀,自然是不加考虑地伸手将其接住。

可是,这么一位苦修多年的老和尚,当他接住了古琴那软玉温香的胴体时,试想,那是一个多么尴尬的场面!

因此,他目光一触之下,却是如遇蛇蝎地立即将其放落地面。

也幸亏此时,没有敌人前来劫取,否则,匆促之间,那就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人家将人救走了。

那位老和尚,也是达摩院中的高僧之一,就当他心头狂跳着,愣得一愣之间,旁边的一个小和尚却不识趣地含笑问道:“师伯,您怎么将这位女施主丢在地上哩!”

老和尚瞪了小和尚一眼道:“少废话!”

小和尚接着笑道:“师伯,那位古女侠,要您将这位女施主绑住哩!”

老和尚一蹙浓眉道:“不需要上绑,已经点住穴道啦……”

接着,他的目光忽然一亮道:“阿弥陀佛!两位女施主来了!”

原来许双文、许双城两姊妹,也不知将林志强安置到了什么地方,此刻,竟然是将百拙大师抛得远远地,疾射而来。

这两位美姑娘,到达之后,首先注意的是斗场中那龙腾虎跃的恶斗,对于躺在地上的古琴,可根本不曾看到。

那老和尚只好向着她们两人合十一礼道:“二位女施主请了!”

许双文连忙检衽还礼道:“不敢当!不知大师有何吩咐?”

老和尚道:“这位女施主,是古女侠交代,要上绑的,但老衲不便动手,敬请二位女施主将她上绑,以策安全。”

许双文“哦”地一声笑道:“原来如此,我加点她两处穴道就是。”

就当此时,围墙上,突然腾起两道人影,向躺在地上的古琴疾射而来。

面对围墙的小和尚,首先发现敌踪,当下连忙急声示警说道:“二位姑娘当心!有人偷袭!……”

他的话声未落,许氏双妹已霍地转身双双腾身,分别截击,许双文并娇叱一声:“鼠辈躺下!”

“砰、砰”两声大震声中,四道人影一触而分,又旋即各自亮出长剑,缠斗在一起,同时,并传出吕不韦的轻薄笑声道:“美人儿!只要你能陪伴我,我一定乖乖地躺下……”

原来这两位不速之客,竟然是“三绝帮”的另两个令主,也就是公冶如玉夫妇的另两个徒弟,吴化文和吕不韦二人。

目前,许双文截击着的,正是吕不韦,这个有“四全秀士”之称的吕不韦,对许氏双妹已是垂涎已久,此刻,狭路相逢,自然不会放弃口齿轻薄的机会,这情形,可逼得许双文怒叱一声:“狂徒找死!”

吕不韦呵呵大笑道:“美人儿,俗语说得好:牡丹花下死,作鬼也风流,只要你能让我一亲芳泽,虽死又复何憾!”

他们这一组,距白文山与公冶如玉恶斗之处,也不过五丈来远,白文山一听到吕不韦的轻薄话声,不由扬声怒叱道:“畜牲!前此在‘巫山’朝云峰边割耳代首的教训,你就忘记得这么快!”

吕不韦也扬声笑道:“八师叔玉成之德,我怎能忘得了!

今宵咱们就该连本带利地算一算了哟!美人儿功夫真妙,我吃不消啦!”

许家这两姊妹,虽然江湖阅历上稍差一点,但身手方面却因她们在学习“翡翠船”武功过程中,心无杂念,而且,自幼即扎好了根基,因此,比起吕不韦来,可委实要高上一二筹。

在双方交手过程中,许双文本就渐占上风,目前,吕不韦这一说话分神之间,许双文更是奇招迭出地接连将他迫退五尺有余。

但吕不韦这个人,也真够绝,尽管他身手不如人,但嘴巴上面,却还忘不了讨便宜。

许双文怒喝一声:“没教养的东西!”

“刷、刷、刷”一连三剑,又将吕不韦迫退了三步。

吕不韦对许双文,固然是处于劣势之中,另一边,吴化文对许双城,却也并没讨得了便宜,仅仅是维持乎手而已。

因此,他入目之下,大喝道:“老三!少废话,先打精神,收拾这两个小妞儿!”

吕不韦扬声大笑道:“三师兄,你知道,在小妞儿身上,我一向都是打点精神的……”

话声中,奋力攻出三招,居然也将许双文迫退三步,并暖昧地笑道:“美人儿。在下后劲不差吧……”

这边战况,暂时呈拉锯之势,另一边,古若梅、白文山二人,以往本来不是公冶如玉与百里源二人的对手的,但所谓三十年风水轮流转,如今,他们之间,不但能打成平手,而且古若梅对百里源的这一组中,古若梅显然已占了上风。

当然,这是有其互为消长的原因的。

公冶如玉与百里源夫妇,都是沉浸于欲海中的人物,其功力,纵有进境,也不会太多。

但古若梅与白文山二人,情况可就不相同了。

尤其是白文山,他是以劫后余生的残废之身,和矢志复仇的心情,一直在面壁苦修,其进境之快自然与公冶如玉与百里源不可同日而语。

说实在一点,他的进境是不应止于与公冶如玉打成平手的,其所以竟然只能打成平手,那是亏在他缺少一条腿的原因。

但对公冶如玉与百里源而言,仅仅是眼前这情况,已够他们暗中惊懔的了。

试想:他们费尽心血,改造成功的林志强,已经被人家救出,这已在他们心理上构成一大威胁,也是大出他们意料之外的事。

如今,功力本来不如自己的古若梅、白文山,也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了,像这情形,如果继续发展下去,则后果还能设想吗?

而更使他们心惊的是他们那另一位帮主裴玉霜,居然不见踪影,否则目前的情况,自然会大大的不同。

当他们眼看目前的情况,逐渐不利于己方时,公冶如玉已有了撤退的打算。

她,边打边退着,不着痕迹地向躺在地下的古琴身边退去。

这情形,显示她已打算乘机将古琴救走了。

是的,站在“情敌”的立场上,她是希望古琴就此死在这儿的,但古琴毕竟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弟子,尤其是目前正当用人之际,自然该以大局为重,设法将古琴救出险境啦!

当然,这是她心中的打算,别人不会知道,但白文山却已于她退走的方向,推断她的目的何在,当下不由冷笑一声道:“想将古琴救走吗?没那么简单!”

话声中,手中的招式也加紧了。

公冶如玉也冷笑道:“白文山,你以为你们已占了优势!”

白文山冷冷道:“谁占优势,咱们各自心中有数就是。”

“咱们且等着瞧吧!”公冶如玉话锋一顿之后,又扬声向吴化文问道:“裴帮主几时可来……”

她口中的“裴帮主”,指的自然是许双文、许双城两姊妹的生母裴玉霜。

而且,她话中的“裴帮主”三字,说得特别重,那显然是有双重作用的。

这双重作用中,第一是给予许氏姊妹以精神打击,使她们心情沮丧而影响功力,进而使吴化文、吕不韦二人得手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