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虎穴藏娇娃

周幼梅一蹙眉峰道:“夜太深了,班护法,有什么话,还是明天再谈吧!”

洲同涎脸笑道:“你又不是大姑娘,怕什么啊!嘻嘻……瞧你这副白里透红的脸蛋儿,倒真有点像一位大姑娘哩!”

话落手扬,竟然向周幼梅的脸上拧了过来。

周幼梅侧身避过这一突袭,脸色一沉道:“班护法,你这是干吗?”

班侗暧昧地笑道:“咱们亲热亲热啊!”

这说话之间,周幼梅已飘身下床,径自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,伸手取过班侗手中的火摺子,将案头蜡烛点燃,然后向班侗笑问道:“班护法,我看你,神经一定有了问题!”

班侗笑道:“不!我的神经,正常得很。”

接着,又神秘地一笑道:“你知道我的绰号叫什么吗?”

“我知道,”周幼梅含笑接道:“你的绰号,名为‘千面诸葛’。”

班侗笑道:“这就是了,凭你这点易容术,就想在我面前蒙混,那岂非是在孔夫子面前卖三字经!”

周幼梅故意讶问道:“谁易过容了?”

班侗神秘地一笑道:“别装胡羊了!我不妨老实告诉你,我早就看出你是一位易容改装的姑娘家了……”

周幼梅若无其事地截口笑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班侗目光深注地接道:“你,好像沉着得很!”

周幼梅淡然一笑道:“班护法过奖了!”

班侗讪然一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要你坦白说明来意,并接受我的条件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
周幼梅笑道:“居然想吃里扒外,我问你,你有几颗脑袋?”

斑侗也笑道:“别大惊小怪的,这附近的人,都是我的心腹,别说他们已经被我点了‘黑甜穴’,听不到,纵然听到了,也不要紧。”

周幼梅冷冷地一笑道:“你好像考虑得很周到!”

“是啊!”班侗拈须微笑道:“‘千面诸葛’之名,岂能幸致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冷笑道:“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说说你的条件看?”

班侗涎脸笑道:“我的条件很简单,只要你陪我亲热亲热……”

周幼梅俏脸一寒地冷笑道:“做梦!”

班侗笑了笑说道:“姑娘别不识举,能被‘千面诸葛’看中你,应该是你的造化,否则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冷笑道:“否则怎样?”

班侗暧昧地笑了笑,道:“那我就只好霸王硬上弓了……”

他倒算得上是说到做到,话声未落,人已一个虎扑,向周幼梅张臂抱来。

周幼梅端坐未动,右手电疾地一挥,那位色迷心窍的“千面诸葛”班侗,竟以半尺之差呆立当地,像突然中了风似的。

妙的是,他仍然是作张臂环抱状,那情景,使得满腔怒火的周幼梅,也几乎忍俊不住地要笑将出来。

但她一笑之后,又脸色一沉地冷笑道:“究竟是谁在孔夫子面前卖三字经,现在,你该明白了吧?”

班侗一脸尴尬相,双目中更是充满一片惊悸神色,但因哑穴也同时被制住,却是说不出话来,只是以那双带着惊悸神色的双目,向周幼梅滴溜溜地直转。

周幼梅冷冷地一笑,压低语声问道:“班侗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此刻的班侗,身不能动,口不能言,教他如何一个回答法!

周幼梅想了想,自己也觉好笑起来了,她,微微一笑之后,“星”目一转,才正容说道:“班侗,不用怕,我不会难为你,不过,现在,却是该我向你谈条件的时候了。”

话锋略为一顿之后,又低声接道:“我立即替你解开哑穴,咱们好好谈谈,不过我要特别警告你,如果你想呼救,那首先吃亏的,将是你自己,同是,这总舵之中,目前也没人能拦得住我,所以,你必须多加考虑一下。”

话落手起,已凌空解了班侗的哑穴。

班侗长吁了一声,注目问道:“你是否就是周幼梅姑娘?”

周幼梅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班侗苦笑道:“我真该死!我只看出你是一位姑娘家,却没想到是你。”

周幼梅神色一整道: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你也不用后悔了,且听听我的条件吧!”

“是是……”班侗连连点首道:“在下正恭聆着。”

周幼梅目光深注地问道:“你愿不愿意弃暗投明,戴罪立功?”

班侗正容接道:“但凭姑娘吩咐。”

周幼梅轻轻一叹道:“目前,你们这‘三绝帮’刚刚成立,我那未婚夫婿林志强,也正被丧心病狂的公冶如玉以邪术驱使着,掀起一场滔天杀劫,由表面上看来,你们‘三绝帮’的势力,似乎方兴未艾,可是,自古邪不胜正,你是聪明人,这些道理,当比我懂得更多!”

班侗讪然一笑道:“周姑娘太客气了。”

周幼梅接道:“至于目前武林中,正邪实力的消长,以及整个武林的动态,我想你必然比我看得更清楚,是也不是?”

班侗歉然笑道:“我不敢说比周姑娘你看得更清楚,但大致的情形,我是知道的。”

周幼梅注目严肃地问道:“知道我同你说这些话的原因吗?”

班侗正容接道:“我想:周姑娘是为了要我诚心替你效力,才如此详加开导。”

周幼梅点点头道:“明白了就好,现在,我要说到正文了。”

班侗正容说道:“但凭周姑娘吩咐。”

周幼梅笑了笑道:“虽然你已承诺同我合作,但在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原则之下,我不能不在你身上施点手脚,然后才恢复你的自由,这样,你不会介意吗?”

班侗苦笑道:“姑娘,我已失去介意的自由啦!”

周幼梅笑道:“别说得那么可怜,只要你能诚心合作,我还是会把你当成前辈看待的。”

说着,又凌空扬指,连连点了三下,才含笑接道:“现在,你已经恢复自由了,不过,不好听的话,说在前面,我这禁制手法,固然瞒不过你们那三个帮主,但凭云中雁这些人,却绝对解不了……”

班侗苦笑道:“周姑娘请放心,在下既已认命,则绝对不会去找他们替我解穴就是。”

说着,并伸了一个懒腰,他,果然算是已经恢复自由了,因而不由如释重负地长吁了一声。

周幼梅笑了笑道:“阁下,由外表看来,你已同平常一样,身体上并无丝毫不适之处,但你自己也是大行家,个中利害,也就毋须我来饶舌了。”

班侗正容说道:“这些,我自己最是明白不过,谢谢姑娘提醒……”

周幼梅注目接问道:“现在,我问你:你们这总舵中,是否有一个擅长用毒的人?”

班侗点点头道:“是的,不过,我还不曾见到过此人。”

周幼梅道:“知道那厮的姓名来历吗?”

班侗道:“也不知道,只听说那是公冶帮主由苗疆那边重金礼聘而来。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你,能不能设法接近那厮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班侗苦笑道:“周姑娘当已明白,像我这样的角色,在本帮中,名义上虽然贵为护法,但实际上却是外围分子,是不够资格参与机密的。”

周幼梅不由蹙眉问道:“这是说,你没法接近那厮了?”

班侗苦笑着接道:“周姑娘,如就那厮进入本帮起,到目前为止的神秘情形来说,那委实是很困难。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不知那上官玄同冷无垢他们,是否可以接近那厮?”

班侗沉思着说道:“不瞒周姑娘说,这两位的处境,也并不见得比我好,尤其自从柳伯伦那一宗惨案发生之后,我们这些人,都有动辄得咎,朝不保夕之感。”

周幼梅蹙眉接道:“如此说来,要想接近那个擅长用毒的人,可委实不容易。”

班侗正容接道:“事实上,的确是如此。”

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不知那上官玄住在哪一幢房子?”

她的目的,是想与冷无双取得联络,但她目前还不敢相信班侗业已真心向善,为免偾事,她不得不先问上官玄的住处。

洲同接道:“上官玄的住处,出本宅大门,往西,约箭远之遥的那幢独立精舍就是。”

周幼梅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冷无垢兄妹呢?”

班侗笑了笑道:“那两兄妹的住处,与上官玄紧邻,当中只隔一个小花圃。”

周幼梅沉思少顷之后,注目问道:“我想,现在前往一探,可以吗?”

班侗微微一愣道:“周姑娘要去探查那擅长用毒的人?”

“不!”周幼梅正容接道:“我想先探探上官玄和冷无垢二人的住处。”

班侗面有难色地说道:“周姑娘,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主意为妙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班侗道:“那太危险,随时有中毒的可能。”

周幼梅讶问道:“连上官玄、冷无垢的住处周围也布了剧毒?”

班侗点点头道:“不瞒周姑娘说,连我这住处的屋顶上,也布有剧毒。”

周幼梅心头一惊道:“真的?”

班侗苦笑了笑道:“班侗有几颗脑袋,敢同你开玩笑。”

周幼梅蹙眉沉思之间,班侗又含笑接道:“周姑娘,除非你备有那厮的独门解药否则,要想暗探这逸园,可真是寸步难行。”

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你身上有解药吗?”

班侗摇首苦笑道:“没有啊!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那么,云中雁手中呢?”

班侗沉思着说道:“云中雁手中是否有解药,我也弄不清楚,不过,他目前是坐镇总舵的第一号大员,按常情而论,他手中是应该有解药的。”

周幼梅想了想,才注目问道:“如果我想探查某一幢房子,只要不走屋顶和围墙,当不致有危险吧?”

班侗点点头道:“原则上是这样,不过,依在下之见,姑娘最好是不必亲自冒险。”

“那是说,你愿意替我代劳?”

班侗笑了一笑道:“是的,在下理当效命。”

周幼梅也笑了笑道:“可惜我所进行的事,你没法代劳。”

接着,又一整神色道:“好!你先回去,让我冷静地多想想。”

“是!”

班侗起身告辞时,周幼梅又沉声说道:“慢着!这门闩马上给我修好。”

班侗满脸尴尬神色,喏喏连声:“是,是!我马上就来……”

第二天清晨,班侗走进周幼梅的房间,低声谄笑道:“周姑娘,我有一个好消息奉告。”

周幼梅笑道:“别卖关子,有什么消息,就直截了当说吧!”

“是,是,”班侗满脸谄笑,接道:“姑娘,林志强少侠,已经脱险了。”

周幼梅不由目光一亮道:“真的?”

班侗正容点首道:“当然是真的,不过,消息刚刚传到,有关详情,我还没弄清楚。”

周幼梅道:“好!你再去打听清楚,我也要去外面走走。”

班侗连忙摇手道:“不,不!现在,你可千万别单独活动。”

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班侗苦笑道:“因为,林少侠脱险的的消息刚刚传到,整个‘逸园’,已加强戒备,你是新来的人,一个人出去闲游,可能会惹来麻烦。”

周幼梅道:“可是,我必须先熟悉一下这儿的环境。”

班侗苦笑道:“既然如此,还是由我陪你走走吧!有关林少侠脱险的详情,也不必操之过急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接道:“可是,我急于知道详情啊!”

班侗笑道:“我的姑奶奶,这是急不来的事啊!反正我保证林少侠已经脱险了就是。”

一顿话锋,又含笑接道:“走!我陪你去外面逛逛……

哟!对了,你这易容术还差得太多,来,我帮你修饰一下……”

约莫过了顿饭工夫,周幼梅已在班侗的陪同之下,对整个“逸园”中的关系位置,有了一个概念。

午后,班侗带回了新的消息,也就是林志强在少林寺脱险的经过详情。

周幼梅于听完全部经过之后,才注目问道:“不知林志强的神智,是否已经清醒?”

班侗微微一怔道:“这个……恐怕帮主他们也弄不清楚。”

接着,谄笑说道:“我想:令师既能将林少侠解救出来,也必然有办法恢复他的神智的。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还有别的消息吗?”

“没有了。”班侗含笑接道:“这些,也不过是由午餐桌面上听来的。”

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上官玄与冷无垢他们,是否会多知道一些消息?”

班侗点点头道:“有此可能,因为他们是和云中雁同桌进餐的。”

周幼梅微一沉思之后,才注目问道:“班大侠,能否替我弄一套丫环的衣衫来?”

班侗讶问道:“你要丫环的衣衫干吗?”

周幼梅笑了笑道:“我是为了行动方便,其余你可别管。”

班侗蹙眉接说道:“要弄这么一套衣衫,自然是可以,不过,那样会引起别人生疑,我想,还是由我去跑一趟‘汉阳’城吧广周幼梅笑问道:“你是准备去买?”

“是的。”班侗点首接道:“只有到外面去买,才比较安全。”

周幼梅也点点头道:“好,买就买吧!但我希望你立刻就去……”

当日,薄暮时分。

周幼梅以一个青衣侍女的姿态,大大方方地进入冷无垢兄妹所住的精舍中。

在院落中,她首先遇上的,是一个年约十五六的小厮。

他,睁着一双精目,向周幼梅周身上下,打量了一下之后,才含笑问道:“这位大姊,你要找谁呀?”

周幼梅含笑点首道:“我要见冷仙子。”

那小厮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你是……”

周幼梅白了对方一眼道:“我是帮主身边的人,你都不知道?”

那小厮连忙谄笑道:“是,是……请原谅小的有眼无珠……”

周幼梅笑道:“少废话,你快点带我去见冷仙子!”

“好的,请跟我来。”那小厮一面前头带路,一面扭头笑问道:“这位大姊,我还没请教芳名?”

周幼梅笑了笑道:“叫我大姊就行了,何必知道我的名字!”

“是,是……”那小厮咽下一口口水,又含笑接道:“这位大姊,长得这么标致,一定是百里帮主身边的人。”

周幼梅“啐”了一声道:“去你的!”

“那你是”

“我是裴帮主身边的人呀!”

那小厮陪笑道:“怪不得这么美,原来是长春谷来的……”

说话之间,两人已走到冷无双房间门口,那小厮轻轻叩了三下,才朗声说道:“启禀冷仙子,帮主身边,有一位大姊前来看你。”

房间内传出冷无双的语声道:“请吧!”

话声娇慵,显得懒洋洋的,很显然,这位以冷傲闻名江湖,如今却被迫寄人篱下的冷无双,似乎并不欢迎这位不速之客。

周幼梅扭头向那小厮挥挥手道:“现在,没你的事了……”

她,目送小厮离去之后,才推开房门,缓步进了房,一面顺手将房门合拢,一面向室内打量着。

房间内,布置得颇为华丽,冷无双正斜倚窗前,目光炯炯地向她打量着。在烛影摇红之下,冷无双那俏脸上,看不出一丝表情。

周幼梅向着对方含笑一福道:“见过冷仙子。”

冷无双注目问道:“有何见教?”

周幼梅疾行趋前,低声笑问道:“冷仙子真是冷得可以,也不问问我是由哪儿来的?”

冷无双冷然接道:“哪儿来的都一样。”

周幼梅突然改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冷仙子,此中差别可大哩!”

冷无双微微一怔之后,才哼了一声,道:“敬闻高论?”

周幼梅仍然是传音说道:“冷仙子,我是你们帮主对头的徒弟啊!”

冷无双美目深注,似乎想要看穿周幼梅的五脏六腑似地,半晌之后,才冷然一哂道:“你是说,你是那邵友梅的徒弟?”

她,语气中虽然还是表示不相信,但说话的方式,却已改为真气传音。

周幼梅传音笑道:“不!你说的是我师公!”

“哦!你是古若梅的徒弟?”

“不错!”

“你是怎样进来的?”

“自然是走进来的啊!”

说着,已自行拉过一张椅子,在冷无双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但冷无双却冷笑一声,传音说道:“小姑娘,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,告诉你们主子,如果对我冷无双不信任,可以随时援柳伯伦的例子处理。”

周幼梅苦笑着传音说道:“冷仙子,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

冷无双冷哼一声,没接腔。

这情形,可使周幼梅难住了。

按常情来说,冷无双不但是寄人篱下,也是身处龙潭处穴之中,自有不得不特别谨慎的立场,偏偏周幼梅又想不出证明自己身份的办法来,因而一时之间,双方就这么僵住了。

少顷之后,冷无双才淡然一笑道:“小姑娘,你也该走啦!”

周幼梅脑际灵光一闪,自我解嘲地苦笑道:“该死!我怎会如此迷糊。”

冷无双似非笑地看了她一眼,却没按腔。

周幼梅又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冷仙子,如果我能说出,当文素琼被救出时,你同柳如眉接洽的经过,你能相信我吗?”

冷无双目问道:“你认识柳如眉?”

周幼梅笑道:“按入门先后来说,柳如眉是我的师妹,岂有不认识之理!”

冷无双这才点点头道:“好吧!你说说当时的情形看?”

“好的…”

当周幼梅以真气传音,将解救文素琼时,柳如眉与冷无双之间的谈判经过说完后,冷无双才轻轻一叹道:“大概不会假的了。”

周幼梅笑道:“就凭这一段经过,对‘三绝帮’而言,你已算是死有余辜的了,还用得故意派人考验你的忠贞吗!”

冷无双笑了笑道:“好了,说你的来意吧!”

周幼梅低声说道:“不瞒冷仙子说,我是为了对付那个擅长用毒的人而来。”

冷无双注目问道:“你认识那厮?”

“不!”周幼梅苦笑道:“我连那厮是何等来历都不知道,又怎能谈得上认识……”

接着,她才将此行混入“逸园”的经过情形,详细地说了一遍。

冷无双听完之后,不禁哑然失笑道:“原来你就是昨天天黑才混进来的那个小伙子周游。”

“正是,正是。”

“看不出来,年纪轻轻,胆子倒不小。”

周幼梅笑道:“多承夸奖!”

冷无双脸色一整道:“别得意太早,你曾想到云中雁那小子,已对你起了疑心吗?”

这两位,无形的鸿沟一经消除,形迹上也亲密多了,这会儿,已是紧紧地偎在一起,几乎是贴耳低语着,当然也毋须再用真气传音说话啦!

周幼梅问道:“那小子怎么说?”

冷无双说道;“那小子怎么说的,我是不知道,不过,据我哥哥说,那厮已派人去‘监利’调查你的身世去了。”

周幼梅笑道:“那不要紧,事先我已考虑到这一点,事实上,我所冒充的这个周游,确有其人,也确有其事,不过,目前不知其行踪何处而已。”

接着又冷冷地一笑道:“我不信那小子能找出我的破绽来,纵然万一出了纰漏,我也不怕他!”

说到这里,一阵脚步声,止于门口,继一声清咳之后,传来冷无垢的语声道:“妹妹,我可以进来吗?”

冷无双一面以手示意,叫周幼梅躲到帏幔后面去,一面漫应道:“门没上闩,你自己进来就是。”

周幼梅刚刚在帏幔后面躲好,冷无垢已推门缓步而入。

他,目光朝乃妹一扫,诡笑着问道:“妹妹,你考虑好了吗?”

周幼梅虽然躲在帏幔后面,但她由暗窥明,于帏幔缝隙中,将外面的一切,看得清清楚楚,只见冷无双一蹙眉峰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冷无垢一面在房中来回地踱着方步,一面笑说道:“妹妹,怎么在哥哥面前,装起胡羊来?”

冷无双俏脸一沉道:“你还承认是我的哥哥?”

“这是什么话!”冷无垢苦笑道:“咱们这同胞兄妹的关系,谁能否定哩!”

冷无双冷笑道:“可是,你自己正在否定这同胞兄妹的关系,因为,你正帮门外人,欺负自己的妹妹。”

冷无垢蹙眉接道:“妹妹,我这是为你好,怎能算是欺负你哩!”

“为我好?”

冷无双哼了一声道:“你摸摸良心,你此举是为了我好,还是为了巩固你自己的地位!”

冷无垢径自拉过方才周幼梅坐过的那张椅子,声容俱庄地接道:“妹妹,我不否认我是为了要巩固自己的地位,但你也不能当一辈子老处女啊!”

冷无双冷然接道:“这与你何干?”

冷无垢苦笑道:“妹妹,别同我抬杠,先听我慢慢分析一番。”

话锋略为一顿,又是一声清咳之后,才低声接道:“妹妹,俗语说得好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你已经是快三十岁的人了,以往,一向是崖岸自高,视天下男人如粪土……”

冷无双似笑非笑地截口接道:“还是说简单一点吧!”

“是,是!”冷无垢连连点首道:“眼前这个‘毒公子’,长得一表人才,风流倜傥,年纪也不过比你大四岁,算得上是珠联璧合,佳偶天成,真是打着灯笼,也不易找到这样的好对象呀……”

这时,暗中窃听的周幼梅,总算已明白大略情况,当下立即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冷仙子,暂时敷衍他,等我们商量好后,再作决定。”

也许是周幼梅的传音,发生了作用,冷无双居然含笑反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冷无垢一见乃妹居然笑出来,以为事情大有可为,不禁脸呈喜色道:“当然还有,最难得的是,人家年纪轻轻,就有这么一身傲视天下的施毒绝技,连咱们三位帮主,也不得不另眼相看。”

冷无双神秘地一笑道:“据我所知,他们之间的关系,恐怕不止于‘另眼相看’吧!”

冷无垢微微一怔道:“你说的是指他与公冶如玉、裴帮主之间的关系?”

冷无双冷笑一声道:“难道这个也算是那厮的好处?”

冷无垢苦笑道:“妹妹,这一点,你可得看开一点,年轻人嘛!俗语说得好:人不风流枉少年,何况,又遇上两位貌美而又风流的帮主,这种事,也就怪不得他啦!”

冷无双笑道:“总是你有理,好!我不跟你抬杠,只问你一句话:像目前这情形,我嫁给他之后,这日子教我如何能过下去?”

冷无垢不由大喜过望地问道:“妹妹,你已经答应了?”

“谁说的?”冷无双笑道:“硬要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人家以邀宠,你也不怕人家背后耻笑你?”

“谁敢!”冷无垢拈须微笑道:“其实,妹妹总要嫁人的,所以,以妹妹去邀宠,算不了什么,世间还多的是以自己的老婆去邀宠的达官贵人哩!”

冷无双脸色一沉道:“如此说来,你还算是够高尚的人了!”

冷无垢谄笑着,起身长揖道:“妹妹,不看僧面看佛面,看在你我是同一父母所生的情分上,你就答应了吧!”

周幼梅连忙对冷无双传音说道:“告诉他,明晚再作决定。”

冷无双故意沉思少顷之后,才轻轻一叹道:“你先回去吧!明晚我再作决定。”

冷无垢苦笑说道:“可是,人家已来催问过几次了哩!

妹妹,难得是人家对你一见钟情。”

冷无双挥了挥手接道:“够了,请让我冷静地考虑一下。”

“好好……我走,我走……”

冷无垢满脸尴尬神色离去之后,周幼梅又偎向冷无双身边,低声娇笑说道:“冷仙子,不!按江湖礼节,我该尊你一声冷阿姨,冷阿姨,恭喜你啦!”

冷无双苦笑道:“人家烦都烦死了,你还好意思寻我开心!”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“小妮子,你何以教我?”

周幼梅正容接说道:“方才,我已想好了应付的办法,现在,我需要先知道那位‘毒公子’的详情。”

冷无双苦笑了一下道:“可是,我所知道的‘毒公子’,也不过是由家兄处听到一些传说而已。”

周幼梅接问道:“你没有见过那厮?”

冷无双点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“那么,”周幼梅含笑接问道:“那厮怎会对你一见钟情的?”

冷无双含笑反问道:“你是不相信我的话?”

接着,又轻轻一叹道:“说来,这也难怪你会有此一问,事实是这样的,有一天黄昏,我独自伫立小花圃中时,被那厮看到了,可是,我却根本没注意到那厮,所以,我连那厮的高矮肥瘦,都模糊得很,又怎能谈得上见过哩!”

周幼梅披唇笑道:“如此说来,那厮可说是自作多情,害的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。”

冷无双禁不住轻轻“啐”了一口道:“小妮子年纪轻轻,却是满口‘相思’、‘单思’的,也不害臊!”

周幼梅妩媚地一笑道:“在冷阿姨你的面前,有什么关系嘛!”

她,自我解嘲地笑了笑,美目一转之后,才神色一整地接问道:“冷阿姨,就你所知道的‘毒公子’的情形,说给我听听好吗?”

“好的,”冷无双点点头道:“据家兄说,这个‘毒公子’,复姓夏侯,单名一个坤字,不但施毒绝技,傲视江湖,武功造诣也不在‘三绝帮’中令主级的人物之下。”

周幼梅沉思着接道:“不知那厮的本性如何?”

冷无双披了披樱唇说道:“能够同公冶如玉、裴玉霜二人打成一片的人,你想会有好人吗!”

周幼梅正容接说道:“冷阿姨,我们不能因他的私生活不检点,就断定他本性不良,这一点,对我所拟定的计划、关系很大,希望你站在客观的立场上,多加注意一下……”

冷无双注目问道:“你葫芦里,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?”

周幼梅神秘地一笑道:“这个!请恕我暂时卖点关子,等你调查清楚之后,我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
冷无双秀眉一蹙道:“真是人小鬼大!”

接着,又淡淡地一笑道:“你以为我,一定要听你的安排?”

周幼梅苦笑道:“冷阿姨,这并非谁听谁的安排,我们撇开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不说,为了彼此自救,也必须真诚合作才行啊!”

冷无双也禁不住苦笑道:“真看不出来,你这张嘴皮子,也同你的武功一样的高明。”

周幼梅连忙谦笑道:“哪里,哪里,冷阿姨过奖啦!怎么敢当!”

冷无双笑了笑道:“别油嘴滑舌的,这事情,就这么决定,不过,要弄清楚那厮的本性如何,可不是匆促之间所能办到的,你可得给我宽限几天。”

周幼梅点首笑道:“那是当然!那是当然!不过,‘宽限’二字,可万万当不起……”

冷无双注目笑问道:“还有别的吩咐吗?”

周幼梅轻轻捶了对方一拳道:“吩咐是没有了,不过,还有一句话没问你……请问:你前此与柳如眉暗通款曲之事,是否也曾告诉过令兄?”

“没有。”冷无双摇摇头道:“如果告诉他,只有偾事。”

不等周幼梅接腔,又立即苦笑接道:“方才,你该由他对我所说的话意中,看出他的为人,现在,我说句不怕你见笑的话,家兄已是利欲熏心,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了。”

周幼梅轻轻一叹道:“不论如何,我希望你能对他发挥影响力,使他改过向善,戴罪立功,否则,他与林家堡、文家堡这两家的过节,恐怕不易化解。”

“很难,很难。”冷无双长叹一声道:“不过,我将尽我的力量,设法去尽尽人事,如果实在不听劝解,那也只好由他了。”

周幼梅起身说道:“好!我暂时告辞……”

以后两天,在平静中度过。

第三天的午后,冷无双女扮男装,到达班侗的住处。周幼梅首先问道:“有甚好消息吗?”

冷无双摇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消息是好,还是坏,且由你自己去衡量吧!”

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好!你说出来试试看?”

冷无双神色一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方才,云中雁接到他师父的飞鸽传书,要将那‘毒公子’调到嵩山去。”

周幼梅蹙眉问道:“调到嵩山去干吗?”

冷无双道:“据家兄所说,林志强的神智,还没清醒,并且也还在少林寺中,公冶如玉就是想趁林志强的神智还没清楚过来之前,将林志强重行劫持过来,可是,接连两次对‘少林寺’发动突击,都是损兵折将,劳而无功,也因为如此,所以才决定将‘毒公子’调去。”

周幼梅注目问道:“他们几时起程?”

冷无双笑了笑道:“公冶如玉的命令中,是令到即行起程,但目前,这起程的时间,却操在我手中。”

周幼梅目光一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冷无双神秘地一笑说道:“因为,‘毒公子’希望我能同行,请注意,这是征求我的同意,而不是命令。”

周幼梅心头一喜道:“你已经答应了?”

“是的。”冷无双点点头道:“我答应他,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
周幼梅连忙接道:“那么,我可以侍女的身份陪你去……”

冷无双截口笑道:“那不妥当,不过,我已经想出了一个较为妥当的办法,那就是我要求家兄与班大侠同行,这样,你也就可以以班大侠随员的身份同往了。”

一旁的班侗,连连点首道:“不错,要求令兄以监护人的身份同行,自然是名正言顺,不过,我这一面,恐怕不容易通过。”

冷无双道:“通不过时,再另谋良策吧!”

周幼梅点首笑说道:“是的,必要时候,我可以单独行动,反正我的目的是对付‘毒公子’,‘毒公子’既要前往嵩山,我自然没有再呆在这儿的必要啦!”

三人又密商了盏茶工夫之后,冷无双才悄然离去。

约莫半个时辰之后,云中雁召集了一次高层的秘密会议,当场决议,由冷无垢、冷无双、班侗等三人,陪同‘毒公子’夏侯坤,立即起程,赶往嵩山,同时为了便于赶路,这三位随行大员中,除了冷无双可以携带一个侍女之外,冷无垢、班侗却不许携带随从。

这样一来,他们的计划,只能算完成一半,为了便于周幼梅以侍女的身份随行,冷无双不得不多方借故拖延,一直到天黑之后,才算如愿以偿地登途出发。

这一行,一共是九人,除了“毒公子”夏侯坤、周幼梅、冷家兄妹、班侗等五人之外,另外四个年轻人,却是夏侯坤的随从。

也直到他们起程时,周幼梅才看清楚这位以施毒绝技见重于“三绝帮”的“毒公子”夏侯坤的真面目c此人外表看来,年约三十四五,面貌也颇为英俊,并还有几分书卷气息。

如果是不认识他的人,可谁也不敢相信,像这么一位斯文而又清秀的人,竟是一个怀有一身杀人不见血特技的魔王。

当然,周幼梅乘着夜间以偷龙换凤的手法,顶替冷无双侍女之举,只能瞒过一时,就由在“汉阳”渡江前往“夏口”的渡船上,被冷无垢看出了蹊跷,当即挨近冷无双身边,以真气传音问道:“妹妹,这丫头是什么人?”

冷无双传音答道:“是我的侍女啊!”

冷无垢道:“我以前可没见过。”

冷无双道:“那是我新近买来的。”

冷无垢目光深注地接问道:“我看你这几天,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!”

“是吗?”冷无双笑了笑,道:“我可一点也不觉得……”

这两兄妹口中以真气传音交谈着,目光却凝注着滑溜江水,似乎在欣赏江中夜色似的。

这情形,当然瞒不过冷眼旁观的周幼梅,她,虽然不知道这两兄妹在谈些什么,但她却断定所谈必然是与她的冒名顶替有关。

同时,另一方面,那位“毒公子”夏侯坤,因为冷无双对他不愿假以辞色,而周幼梅的外貌,又那么逗人喜爱,因而也不自觉地向周幼梅身边挨拢,并搭讪着笑道:“这位小姑娘,好漂亮!”

周幼梅嫣然一笑道:“爷!您夸奖啦!我是丑丫头一个呀!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立即接道:“爷!我不是小姑娘啊!

今年已十八岁了哩!”

夏侯坤呵呵一笑道:“对!十八姑娘一枝花,委实不算小姑娘了。”

周幼梅故意给了他一个妩媚的白眼道:“爷!您取笑我,我不来啦……”

这时,冷无双已走了过来,向夏侯坤微微一笑道:“夏侯公子,这丫头不懂礼貌,你可得多多包涵。”

冷无双虽然仅仅是微微一笑,但看在夏侯坤的眼中,却使他有如醉如痴,灵魂儿飞上九天之感。

他,微微一呆之后,才满脸堆笑地道:“哪里,哪里,冷姑娘太客气啦!”

冷无双含笑接问道:“夏侯公子,今宵,咱们是否在‘夏口’落店?”

公冶如玉飞鸽传书指示,是要他们星夜兼程急赶的,但另有用心的冷无双,却冷不防地问出这么一个本来不该问出的问题来,因而使得夏侯坤一怔之下,只好顺口答道:“是的!咱们在‘夏口’落店。”

冷无垢瞪了乃妹一眼之后,才提醒夏侯坤说道:“夏侯公子,咱们不是奉命星夜兼程的吗?”

夏侯坤笑道:“急也不在一时啊!这‘夏口’,是江汉地区最繁华的市镇,在下心仪已久,前次途经这儿,未曾逗留,以后却一直无暇分身过江,难得今宵又途经这儿,咱们就忙里偷闲,走马看花地溜溜吧!”

班侗附和着说道:“对!对!在下也赞成!”

冷无垢冷然接道:“班兄,如果帮主怪罪下来,谁来承担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班侗讪然一笑之间,夏侯坤却含笑接道:“自然是由本公子承担,不过,本公子并非贵帮中人,谅你们三位帮主,必然会卖我点小面于,而不至于责罚诸位。”

班侗连忙接道:“既然有夏侯公子出头,冷兄,咱们还有什么顾虑的呢?”

冷无垢在孤掌难鸣的情况下,只好狠狠地瞪了乃妹一眼,不再作声。

事情既已决定,一行人上岸之后,就在靠近码头旁的一家“长江别墅”中住了下来。

除了夏侯坤是独住一间上房之外,其余的人,都是两人共住一间房,冷无双与周幼梅二人,自然是住在一起,冷无垢、班侗共住一间,夏侯坤的四个随从,则分住两间。

一行人安顿下来之后,夏侯坤立即提议去观赏“夏口”

街道的夜景,于是,除了留下两个随从,照顾行李,以及冷无垢借口心烦,不愿外出之外,其余的人,都在夏侯坤的率领之下,离开了客栈。

可是,当他们经过一条小巷时,周幼梅于与冷无双耳语了几句之后,又悄然折了回去。

夏侯坤人目之下,向冷无双问道:“冷姑娘,小梅为何又回去了?”

原来周幼梅于顶替冷无双的侍女身份之后,已由“周游”的化名变成了“小梅”。

冷无双笑了笑道:“小妮子人小鬼大,我也不知道,她在弄些什么名堂?”’夏侯坤笑道:“小小年纪,该不是‘人约莫昏后’吧?”

冷无双俏脸一红道:“夏侯公子说笑了……”

且说周幼梅,原以为冷无垢独自留下来,可能有甚轨外行动,可是,当她悄然折返客栈之后,察觉冷无垢竟然是在蒙头大睡。

这情形,不由使得她黛眉一蹙地暗算苦笑道:“难道是我错疑了他?”

她,心头暗忖着,人却又悄然退出了客栈,飞身上了隔壁的屋顶,居高临下,监视着冷无垢房间中的动静。

但她的这一切,都算是白费了,一直到夏侯坤、冷无双等人倦游回来,冷无垢也没什么行动,甚至也根本没起过床。

冷无双、周幼梅所住的房间,与冷无垢是紧邻,为免冷无垢起疑,回来之后,谈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街头见闻,一直到上床之后,这两位女娇娃才互相以真气传音交谈起来。

首先是冷无双问道:“我的小姑奶奶,怎么样?”

周幼梅蹙眉接道:“很奇怪,令兄竟然没有一点动静。”

接着,又将她折返客栈后看到的情形,简略地说了一遍。

冷无双沉思着道:“梅姑娘,我同他是亲兄妹,对他的个性,最是清楚不过,所以,我断定他此举必非偶然。”

语声略为一顿之间,周幼梅接问道:“冷阿姨,你是否已将我的来历,告诉过令兄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冷无双正容接道:“不过,他对你我疑心很重,你我又都是女儿家,所以,我们应该特别提高警觉,尤其是夜晚,我们最好是轮班歇息。”

周幼梅点点头道:“好的,今宵由我守第一班。”

不等对方表示可否,她已悄然起身,在床上趺坐着,并凌空一掌,将案头烛火击灭。

接着,她又突有所忆地传音苦笑道:“冷阿姨,只顾谈令兄的事,却将正经事忘啦!”

冷无双讶问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周幼梅道:“就是那位‘毒公子’的事,今宵,你们既然曾经一道逛街,不能再说是完全陌生吧?”

冷无双道:“你是说,要我就这一阵子的印象,对那厮的个性,下一个评语?”

周幼梅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冷无双哼了一声说道:“那我可以告诉你,那厮除了一身施毒绝技之外,可说是一无是处。”

周幼梅笑问道:“是否你对他有成见?”

“不,”冷无双接道:“我的评语,非常客观,因为,方才逛街的这一段时间,我是故意冷淡他,让他同班侗胡扯着,可是,我冷眼旁观之下,觉得他谈吐粗俗,令人作呕。”

周幼梅轻轻一叹道:“如此说来,那我原来的计划,可得修正一番了。”

接着,又苦笑一声道:“已经三更过后了,咱们的谈话,暂时打住,你还是安心歇息吧!”

这一晚,在平静中渡过。

翌日清晨,一行人马,起程北上,一路上纵辔疾驰,谁也没说话。

当天,也没发生任何事故,一直到黄昏时分,当他们一行进入一个名为“双桥”的小镇甸时,冷无垢却突然提议,就在这儿落店,原因是可能吃坏了东西,肚子不舒服需要休息。

这情形,对夏侯坤而言,那是求之不得,因为,他不是公冶如玉的手下,迟一天或早一天到达,对他没有影响,公冶如玉也不敢对他埋怨,能在半路上多逗留一天,就多有机会同冷无双接近。

因此,只要再赶一程就可到达“豫”、“鄂”交界处的“武胜关”落店的预定行程,就在夏侯坤的同意之下,临时变更了。

这“双桥镇”,就只有一家小客栈,这一批豪客,落店的时间早,总算勉强够他们安身了。

晚餐过后,周幼梅故意进进出出地由夏侯坤房间门口经过,并还不时向夏侯坤投过似笑非笑的一瞥。

最后,当她由外面捧着一盘生藕,经过夏侯坤房间门口时,却向夏侯坤笑问道:“公子爷,您要不要吃?”

夏侯坤笑道:“是给谁买的?”

周幼梅道:“当然是给小姐买的嘛!”

夏侯坤向她招招手道:“小梅,你进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

周幼梅应声缓步入室,含笑问道:“公子爷有何吩咐?”

夏侯坤讪然一笑道:“你给小姐买的藕,小姐还没吃,就先请我,不怕小姐骂你吗?”

周幼梅妩媚地一笑道:“如果我给别人先吃,小姐一定会骂我,不过,公子爷你吗!我却有九成把握,她不会骂。”

夏侯坤目中异彩一闪道:“为什么?”

周幼梅一本正经地答道:“因为,因为公子爷您,是本帮的特殊贵宾嘛!”

夏侯坤似乎有点失望地接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周幼梅美目一转道:“还有……你……你自己去想吧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回眸一笑,转身向室外走去。

夏侯坤一把将她拉住道:“小妮子,话没说明,就想走?”

周幼梅低声惊呼道:“公子爷,您全身是毒,这一拉,不是要了我的命吗!”

夏侯坤笑道:“小妮子放心,我不会毒死你,但你得老老实实地说明原因再走。”

周幼梅故意讶问道:“说明什么啊?”

夏侯坤道:“就是你方才那没说完的话。”

周幼梅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好!等我把藕送给小姐之后,再来向您说明,该可以吧?”

夏侯坤笑了笑道:“可以,可以,不过我特别提醒你,你要是盏茶工夫之内不来的话,吃了苦头时,可别怨我。”

周幼梅俏脸一变道:“你真的在我身上下了毒?”

夏侯坤得意地笑道:“不然的话,我怎够资格称为‘毒公子’?”

周幼梅给了他一个佯嗔的白眼道:“那么,这藕还能吃吗?”

夏侯坤神秘地笑道:“人中了毒,藕却不曾,这就是‘毒公子’之所以令人闻名丧胆的高明之处。”

周幼梅向着他一耸瑶鼻,哼了一声道:“臭美!”

话声中,人已走出房门,只听背后传来夏侯坤的笑语道:“小妮子,别忘了我的话啊!”

在暗中各有所图的情况之下,这两位势同水火,表面上又是地位悬殊的人物,居然三言两语之下,就变得热络起来。

走出夏侯坤房间后的周幼梅,于暗中运气一试之下,竟然发觉自己果然是中了毒。

这一来,不由使她芳心之中,既惊懔又庆幸地,暗中兴奋激荡不已。

前面已经说过,周幼梅此行目的,就是要除掉这个“毒公子”。

自从她在“逸园”中获悉夏侯坤对冷无双一见钟情的消息之后,才略有变更地暗中定下两个方案。

这两个方案中,积极的办法是:如果夏侯坤本性不太坏,则利用他对冷无双的痴情,请冷无双施以影响力,将其争取过来。

至于那消极的办法,就是当积极办法行不通时,干脆将夏侯坤杀掉。

当然,要想杀死夏侯坤,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夏侯坤的武功高强还在其次,主要还是那并非武功所能克服的剧毒。

因此,当周幼梅此刻亲身经历之后,才不由她不暗中既惊懔,又庆幸地感慨不已。

使她惊懔的,是夏侯坤的施毒绝技,委实是神乎其神,庆幸的,却是她并未冒昧从事涉险,否则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

她回到冷无双房中之后,将方才的经过以真气传音向冷无双说明,才又匆匆折返夏侯坤房中。

夏侯坤含笑说道:“小妮子倒真守信用……”

周幼梅却板着脸,纤掌一伸道:“拿来!”

夏侯坤笑问道:“拿什么来啊?”

周幼梅冷然接道:“解药。”

夏侯坤一怔道:“你已察觉出来已中了毒,真不简单呀厂周幼梅道:“这叫作强将手下无弱兵。”

夏侯坤忍不住笑道:“对!对!‘冷面仙子’的手下,应该有此豪语。”

周幼梅逼近一步道:“你到底给不给?”

她的纤掌,快要抵着夏侯坤的胸口了。

“我给,我……”夏侯坤连忙接道:“我的小姑奶奶,别那么凶嘛!”

周幼梅这才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娇笑道:“不给点你颜色瞧瞧,你怎会给解药。”

前面已说过,周幼梅面貌并不怎么美,但却是身段美好,嗓子脆又甜,加上年轻少女特有的魅力,无形中已具有颠倒众生的力量。

此刻,双方距离这么近,又适时加上那有若百合初放的一笑,可使得这位出身苗疆的“毒公子”,有点魂不守舍地呆住了。

半晌之后,才讷讷地说道:“要是冷仙子也同你一样的随和,那有多好……”

周幼梅又嫣然一笑道:“我家小姐,是有名的‘冷面仙子’呀,不过,她,面孔虽冷,内心中却……”

这小妮子,可真会吊胃口,在这紧要关头,她却无端地停下来了。

这情形,只急得夏侯坤抓耳搔腮地连忙接问道:“她的内心怎么样啊?”

周幼梅漫应道:“我的手还在伸着哩!公子爷!”

“哦厂夏侯坤歉笑道:“真对不起!只顾说话,竟然把解药的事忘了……”

说着,由怀中掏出一只小巧的玉瓶,倾出一粒米粒大小,色呈粉红的药丸,递与周幼梅道:“吞下去,马上就好。”

此刻,周幼梅已谅准夏侯坤不致暗害她,因此,她毫不犹豫地将药丸纳入口中,吞了下去,夏侯坤却又含笑道:“其实,你方才所中的,是毒性最轻的毒,不过能使真气运行阻滞而已,绝对死不了人。”

周幼梅问道:“这解药,是否也能解别的毒?”

夏侯坤点点头道:“是的,凡是经我所施的毒,都可解除,而且也都是一粒已够。”

周幼梅注目接问道:“那么,对于别人所施的毒,是否也有效呢?”

夏侯坤笑道:“我这施毒绝技,是获自三百年前‘千毒神君’所遗的一本毒经,算得上是当今江湖上施毒的老祖宗,你想想看,能解我自己所施的剧毒,对于一些旁枝别系所施的毒,自然更是不在话下呀!”

这当口,周幼梅已运气试过,方才那种真气阻滞的现象,委实已经消除,她,正在筹思着如何措辞再索取一点解药之间,夏侯坤又含笑接道:“小梅,该可以说下去了吧!”

周幼梅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再给我一点解药。”

夏侯坤一怔道:“怎么还要解药?”

周幼梅道:“万一我中了别人的毒呢?”

夏侯坤笑道:“有我在身边,你还怕什么!”

“总没有自己身上有解药的方便吧!”周幼梅神秘地笑了一笑道:“公子爷!你看过《西厢记》吗?”

夏侯坤脸呈喜色道:“看过呀,难道你愿以红娘自居?”

周幼梅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,只是神秘地笑了笑,然后给了他一个白眼道:“既然看过《西厢记》,公子爷当知道,对红娘的要求,最好是莫打折扣!”

夏侯坤连连点首道:“对!对!我决不打折扣!”

说着,又由玉瓶中倾出一粒解药,递了过去道:“这该可以了吧!”

周幼梅根本不去接,却披了披樱唇道:“哟!公子爷手面可真不小呀!”

夏侯坤苦笑道:“我的小姑奶奶,你要金银珠宝,我多的是,可是这玩艺儿,既不能吃又不能玩,要多了,有什么用呢?”

周幼梅漫应道:“可是,必要时,它能救命!”

夏侯坤苦笑道:“总是你有理,好!你说个数字吧,免得给少了,又受你的挤兑!”

周幼梅美目一转道:“要多了,你会心痛,对我来说,也算是暴殄天物,我看,马马虎虎,给我五粒也就行了。”

夏侯坤如数照给之后,才有点迫不及待地笑问道:“我的姑奶奶,关于也卖够了,现在,你总该可以说了吧?”

周幼梅慢条斯理,很仔细地用小手帕将解药包好,揣人了怀中,口中却故意漫应道:“公子爷!说些什么呀!”

夏侯坤涎脸笑道:“小梅,别吊我胃口了,方才,你说……冷仙子外表虽然冷,但内心却……却怎么样呢?”

周幼梅“哦”了一声,嫣然一笑道:“原来你问的是这个,一个活人的内心,当然是热的呀!”

夏侯坤佯嗔道:“小丫头!你要再调皮,当心我撕你!”

周幼梅抿唇媚笑道:“我才不怕哩!公子爷!你这威风还是留着以后向我家小姐面前去发吧!”

夏侯坤只好苦笑道:“我的小姑奶奶,说话总要守信用啊!”

周幼梅这才禁不住“扑哧”一笑道:“看你这一副可怜相!”

接着,向他招招手道:“走!我们去外面谈谈。”

说着,已转身向室外走去。

夏侯坤一蹙眉峰,随在后面边走边问道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周幼梅扭头笑道:“去一个清静一点的地方……”

这“双桥镇”,也不过是一个二百来户人家的小镇甸,范围自然小得可怜。

周幼梅领着夏侯坤,穿过惟一的一条大街,不消片刻,已到达郊外,才将脚步放缓下来。

沐着苍茫暮色,夏侯坤不由一蹙眉道:“天都快黑了,小梅,你还要去哪儿?”

周幼梅扭头媚笑说道:“天黑了有什么关系,一个大男人,还怕我这个小丫头吃了你不成!”

夏侯坤道:“话不是这么说,小梅……”

周幼梅截口笑道:“别怕!公子爷!前面有一个较高的土丘,那儿比较凉快,咱们就在那边谈谈……”

说着,并抬手向那土丘指了指。

夏侯坤苦笑道:“好!就依你的吧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