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寄语孽徒悬勒马

邵友梅是大行家,目光一扫之下,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他,悄然进人室内,正待一手向忘我大师的“灵台”穴搭去时,忘我大师适时避了开去,并低声说道:“盛意心领,我们到外面再谈。”

说着,已起身当先向外面走去。

邵友梅眉峰再度一蹙,向林志强投过深深一瞥,也跟着走向外间。

两人回到外面房间中,重行坐下之后,邵友梅才轻轻一叹道:“大师,你这是何苦来!”

忘我大师笑了笑道:“不要紧,我还有所保留,至少比一个普通人还强壮得多。”话锋略为一顿之后,又含笑接道:“以后的江湖,是他们年轻人一代的天下了,我已经皈依我佛,这一身真力留在身上,等于是暴殄天物,何不用来成全一个年轻人哩!”

原来就在这不足一个时辰的时间中,忘我大师不但已使林志强恢复了神志,也将自己那数十年修为的内家真力,转输给林志强了。

邵友梅正容说道:“只是,你这一份恩情,教那孩子怎么承受得起?”

忘我大师淡然一笑道:“江湖中人,施恩不望报,如果我这行为,也算构成一种恩,那我倒要破例要求他,希望他能有所报答。”

邵友梅笑问道:“大师希望他如何报答呢?”

忘我大师正容说道:“第一,我以‘翡翠船’船主的身份要求他继续我的衣钵,并将‘翡翠船’武学,发扬光大,造福武林。”

邵友梅正容说道:“这个,我以他师父的身份承诺,没有问题。”

忘我大师接道:“第二,我,本已万念俱灰,惟一未了的心愿,是两个女儿终身尚无所托,现在,我也要求你这位作师父的,代他承诺下来……”

邵友梅截口答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要将两位女儿嫁给他?”

忘我大师点首接道:“正是。”

邵友梅接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忘我大师道:“没有了。”

邵友梅笑道:“这是普天之下,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,如果这也算是感恩图报,那么,我相信这世间,再也不会有忘恩负义的人了。”接着,又正容说道:“不过,有一点,我不能不提醒大师你一声,林志强这娃儿,除了已经有了个未婚妻之外,还有一个对他一往情深的红粉知己……”

忘我大师笑了笑道:“邵大侠说的是周幼梅和柳如眉两位姑娘?”

邵友梅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忘我大师笑道:“那是不成问题的问题,男人家多娶两个老婆,算得了什么呢!”

门外传来古若梅的笑语道:“大师还没返俗,就准备要多娶几个小老婆了?”随着语声,古若梅已含笑而人,忘我大师连忙接道:“阿弥陀佛!古施主误会了。”

古若梅嘴唇一张之间,邵友梅已抢先说道:“若梅,说话小声一点,志强正在调息……”

林志强已由密室缓步而出,并含笑接道:“不要紧,徒儿已经调息好了。”

说完,扑地跪倒,拜了下去道:“徒儿叩见三位老人家。”

目前这三位中,林志强除了认识古若梅一人之外,其余二位都是初见,因此,古若梅不由脱口讶问道:“志强,你已听到我们方才的谈话了?”

林志强正容接道:“是的,因此,徒儿才断定您就是恩师!”

邵友梅不由苦笑道:“咱们这师徒关系,倒是玄妙得很。”

林志强目注忘我大师,正容说道:“只有这位老人家,徒儿还……还不认识……”

邵友梅正容接道:“这位老人家对你的恩德,算得上是山高海深。”

林志强正容说道:“这一点,徒儿已知道了。”

忘我大师含笑说道:“孩子!你先起来,咱们慢慢谈。”

这一谈,足足谈了顿饭工夫,才使林志强对于自从在“巫山”被公冶如玉劫持之后,所发生的一切,有了一个概念。可是,这一来,却使他脸色大变地愣住了,半晌之后,才喃喃自语道:“这……这可怎么办?这可怎么办?”

古若梅不由讶问道:“志强!你是怎么啦?”

林志强哭丧着脸道:“师母!志强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,尤其是‘武当’、‘少林’这两大门派方面,可如何交待!”

一声宏亮佛号,传自室外道:“阿弥陀佛!小施主灵智已复,就算是整个武林的大幸,其他的一切,你就不用管啦!”

原来白文山已偕同“少林”掌教百忍大师和百拙大师,以及朱玫、许双文、许双城等人走了进来,将这小房间挤得满满的。

又是一番热闹之后,林志强忽然一挫钢牙,扑地跪倒百忍大师身前,连连叩首道:“弟子愿皈依我佛,求佛祖消除这满身杀孽,敬请大师慈悲。”

这一来,可慌得百忍大师连忙俯身相扶道:“老衲不敢当,小施主请起,有话慢慢说……”

可是,他这一扶,等于是蜻蜓撼石柱,虽然已涨得他面孔通红,但林志强却是恍如未觉似地,依然直挺挺地跪在那儿。

邵友梅、古若梅二人,同声喝道:“志强,还不起来!”

林志强自蕴泪珠,庄容说道:“师父、师母,请恕徒儿不肖……”

“岂有此理!”邵友梅震声喝道:“林志强!你也不想想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你这一出家,谁去继承你林家的香火?

林家堡的血海深仇,谁去湔雪,目前这一场武林大劫,又由谁去消弭?”

邵友梅这几句话,是以佛门“狮子吼”的功夫,择人专注而发,旁人听来,不过是觉得声色俱厉而已,但在林志强耳中,却一字字如黄钟大吕,震得他心神震颤地默然垂首。

古若梅长叹一声说道:“孩子,你之被妖妇劫持,而造成今天的后果,师母我当时的疏忽,更是罪无可挽,你要是引咎出家,将置师母我于何地?”

忘我大师咧嘴一笑道:“你们说的那些,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,是我那两个女儿,我刚把她们两个许配给你,如果你小子就此出家了,我那两个女儿,岂不是也得当尼姑去……”

这一说,使得这严肃的气氛中,爆出一声轻笑,许双文、许双城两姊妹,俏脸一红地垂首悄然溜了出去,而林志强也在古若梅的搀扶之下,站了起来。

百忍大师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声道:“阿弥陀佛!小施主总算想通了。”

接着,又正容说道:“有关小施主所造的杀孽,当你神志未复之前,老衲已替你想好了消弭的办法。”

林志强注目问道:“不知大师何以教我?”

百忍大师声容俱庄地接道:“有心为善,虽善不赏,无心为恶,虽恶不罚,你所造的杀孽,是在神志昏迷时所为,你本身是无辜的,这笔血债,应该记在‘三绝帮’的头上……”

林志强愁然接道:“可事实上那些人,却是死在我的手中。”

百忍大师道:“你说的固然不错,但老衲所提供的办法,自信足能消除你内心的不安。”

林志强正容接道:“小可敬谨受教?”

百忍大师目光环扫在座群侠之后,才轻轻一叹道:“诸位当能知道,林小施主这次在神志错迷中所造的杀孽,当以‘武当’受创最重,而本寺次之,至于其他江湖人物之被害,一半以上系‘三绝帮’中人,假借林小施主的名义所为。”

其余群侠都默然点了点头,忘我大师却意味深长地一叹道:“这叫作在劫难逃,可怨不了谁。”

百忍大师苦笑了一下道:“目前,受害最重的‘武当’新任掌教一叶真人,论辈分,应是老衲晚辈,老衲的话,他不致不听,所以,只等这次大劫平定之后,老衲当亲赴‘武当’,说服一叶真人,与老衲具名,柬邀天下武林同道,择一适当地点,建醮七七四十九天,一则超度此次大劫死难亡魂,再则当着天下群雄之面,说明林小施主神志被禁制的经过,不就一切都解决了吗!”

邵友梅连忙沉声说道:“志强,难得掌教大师对你如此设想周到,还不快点拜谢!”

不等林志强有所行动,百忍大师连忙起身,将其按住道:“不敢当!不敢当!小施主,老衲这个掌教,比起你这位‘翡翠船’船主来,可真是微不足道啦!”

邵友梅含笑接道:“好了,现在,咱们开始商量如何消灭‘三绝帮’的大计吧!”

当天午后,“登封”城中,“福记客栈”斜对面的一家茶馆中,正是高朋满座,天南地北乱侃,谈兴正浓之际,坐在东窗口的一个短装汉子,忽然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老张!怎么你也有兴致泡起茶馆来了?”

一个灰衫汉子,懒洋洋地自行拉过一张椅子,径自在短装汉子对面坐下之后,瞪了对方一眼道:“怎么?你能来我就不能来!”

短装汉子讪然一笑道:“你当然能来,方才,我不过是觉得奇怪……”

灰衫汉子截口讶问道:“有什么奇怪的?”

短装汉子道:“因为……因为你平常是不泡茶馆的。”

灰衫汉子说道:“这有什么奇怪,闷得发慌嘛!秋老虎的天气,已经够闷的,加上吃饱饭无所事事,睡又睡不着,不泡茶馆,能干啥呢?”

短装汉子点点头道:“这倒是实情,嗨!老张,为什么咱们上头,老是按兵不动呢?”

堂倌跑过来,向灰衫汉子哈腰笑问道:“这位爷!您要喝什么茶?”

灰衫汉子抬手向对面的短装汉子面前一指道:“同他一样。”

堂倌哈腰恭应道:“是!是!那是‘铁观音’。”

灰衫汉子这才目注短装汉子问道:“方才,你说什么?”

短装汉子道:“我是说,怎么咱们上头,老是按兵不动?”

灰衫汉子笑了笑道:“别急,早晚之间,就有得厮杀的了。”

短装汉子一怔道:“哦!难道你已获得什么特别消息?”

灰衫汉子神秘地一笑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接着,他又将语声特别压低道:“据我所知,咱们上头,等的是‘毒公子’,而‘毒公子’早晚间也就会赶到了。”

“哦厂短装汉子一声惊“哦”之间,门外却传来一声欢呼道:“张爷、李爷,我总算找到二位啦!”

灰衫汉子扭头问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匆匆赶来的,是一个青衣劲装汉子,他,向着对方二人躬身一礼道:“禀二位,‘毒公子’与云令主都已赶来……”

不等对方说完,那灰衫汉子立即“哦”地一声,丢下一些碎银之后,偕同另外二人,匆匆离去。

这三个一走,与他们三个仅一座之隔的座位上,也站起一个皮肤黝黑的白衫文士,缓步向外面走去。

这白衫文士,还是骑马来的,他,步出茶馆大门,立即飞身上马,纵辔疾驰而去。

当他驰出东门时,迎面两骑健马,也是风驰电掣地疾驰而来,马上人赫然是“三绝帮”的两位令主吕不韦和古琴。

双方势子都急,三骑人马,在官道上交错着一闪而过。

那白衫文士,可能是别有原因,也可能是因为出了城,可以毫无顾忌地纵辔疾驰,因而他的速度,比在城内时,突然增加了一倍以上。

这情形似乎引起了吕不韦的疑心,他,扭头一瞧之后,突然沉喝道:“五师妹,不对,咱们追!”

话声中,他已首先将坐骑掉转过来,一面扬鞭疾驶,一面扬声喝道:“喂!前面那个,给我站住!”

那白衫文士听若未闻,倒是随后赶来的古琴,娇声讶问道:“三哥!你是怎么啦!”

吕不韦道:“前面那人,非常可疑。”

古琴黛眉一蹙道:“怎么我不觉得?”

吕不韦笑道:“你是不肯多用脑筋,当然不觉得,你瞧他走的方向,是奔向‘少林寺’,必然是那边的奸细,而且是认识我们两人的,所以,才一见面就加速逃去……”

就这说话之间,双方距离已越拉越远,将近箭远以上了。

这情形,使得吕不韦不得不一面扬鞭疾驶,一面震声大喝说道:“嗨!前面那小子,站住!”

那白衫文士扭头笑问道:“站住干吗啊?”

古琴连忙接道:“对了,那厮嗓子,是故意逼出来的嗓音。”

白衫文士笑道:“古琴,你真够聪明。”

这回,白衫文士居然变成了娇滴滴的语声。

吕不韦一怔道:“你是谁?”

那白衫文士道:“本姑娘柳如眉……”

吕不韦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怪不得你一见我们就加快速度逃跑。”

柳如眉笑道:“我如果不故意加速逃跑,又怎能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引到这儿来……”

对话间,柳如眉的速度已放缓,双方的距离,也逐渐缩短起来,紧接着,柳如眉冷笑一声道:“我柳家的灭门血债,先在你们两个身上,收回一点利息也好!”

吕不韦呵呵一笑道:“好!看看是你收灭门血债的利息,还是我先将你逍遥一番……”

这当口,柳如眉已勒马停缰,并由马背上飞身而起,厉声叱道:“贼子看剑!”

但见寒芒闪处,“锵锵”连响,两人已凌空互换了一招。

两道人影,一触而分,双双震落地面之后,又舍死忘生地缠斗在一起。

这二位,虽然也算是同门,论学艺先后,柳如眉还远在吕不韦之后,但柳如眉因曾获她师祖纪治平的特别成全,入门虽晚,一身功夫,却反而高出吕不韦不少。何况她打的又是速战速决的主意,因而一上手,就是杀手连施地将吕不韦迫得连连后退。

这情形,可使一旁的古琴沉不住气了,她,一面仗剑飞扑,一面喝道:“三哥,咱们联手宰了这贱人!”

柳如眉“格格”娇笑道:“你们这一对狗男女,一齐上也好,省得姑奶奶我多费手脚。”

在一连串的震耳金铁交鸣声中,柳如眉已被迫得连连后退。

她,再狠也还是一个人,在双掌难敌四手的情况之下,独战两个功力比她差不了多少的同门,自然会有招架不住之势。

古琴一见自己加入之后,战况立即改观,自然是得理不饶人,一面杀手连施节节进逼,一面却得意地冷笑连连道:“贱婢!跪下来,磕八个响头,姑奶奶可以看在也算同门的情分上,饶你不死!”

柳如眉也冷笑道:“古琴,像你们这一对狗彘不如的东西,纵然向我磕八百个响头,我也不一定会饶你们哩!”

话声中,又被迫退了八尺之遥。

吕不韦呵呵大笑道:“丫头,嘴皮子硬不算狠,拿点真功夫出来啊!”

古琴荡笑道:“她的真功夫在床上,使将出来,你可吃不消……”

柳如眉截口一声怒道:“呸!不要脸的贱人!”

古琴竟然是一点也不生气地荡笑如故道:“你死死地缠着一个神志昏迷的林志强,就算要脸吗?”

柳如眉道:“林志强的神志,早晚间就要恢复了,到时候,可有得你们这些狗男女受用的!”

柳如眉一直女扮男装,在外面瞎闯,因她还不曾回到“少林寺”去,所以,林志强已经恢复神志的事,她还不知道。

吕不韦呵呵大笑道:“丫头,别作白日梦了,林志强的神志,纵然是大罗金仙,也没法使他恢复的。”

古琴却是语声一寒道:“贱婢,纵然林志强的神志能够恢复,你也没法再见到他了。”接着又厉声喝道:“三哥,这儿是官道,为防夜长梦多,咱们别同她废话了,快点宰了她!”

话声中,“刷、刷、刷”连三剑,又将柳如眉迫退五步。

吕不韦暧昧地笑道:“这么如花似玉的美姑娘,一剑宰了,未免太暴殄天物啦!……”

他,口中说得轻松,手上招式,却是一招快似一招,也一招狠似一招。

柳如眉在全力撑持之下,还是稳不住阵脚,连连后退,而且额角上也沁出了汗珠。

吕不韦呵呵一笑道:“丫头,看你这香汗淋漓,娇喘吁吁的娇模样,真使我想人非非……”

古琴截口怒叱道:“少废话!手上加点劲!”

“小生遵命。”吕不韦又嗳昧地笑道:“丫头,我旁边的醋娘子阃冷难违,你可不能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……”

“刷、刷、刷”一连三剑,与古琴配合着又将柳如眉迫得连退了七八步。

如果再退下去,就要落到山涧中了。

这情形,可使得柳如眉急得脱口大嚷道:“老人家,快来帮忙呀!”

吕不韦“嘿嘿”淫笑道:“下水去,咱们先来个鸳鸯戏水。”

“锵”地一声,柳如眉的长剑,已被对方双双架住。吕不韦更是一掌击向她的前胸。

真是说时迟,那时快,就当此危机一发之瞬间,柳如眉的娇躯,已被人凌空抓起,轻轻抛落一旁,同时,“噼啪”两声脆响过处,吕不韦已被两记火辣辣的耳光揍得连退七八步,嘴角沁血。目射惊芒地颤声问道:“你……是什么人?”

原来这位及时将柳如眉救下的,就是纪治平,也就是忘我大师口中的悟空大师。

此时纪治平,外表看来,已是一位地道的高僧,脸部也略为涂上了易容药,因此,不但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事实上根本不曾见过这位师祖,而不知其来历,即使不久之前,曾受过他的不少好处的柳如眉,也认不出来了,悟空大师脸寒似水地沉声说道:“先别管我是什么人,以你们两个平日之为人,今天,本难逃一死,但我已皈依我佛,不愿再造杀孽……”

柳如眉已由悟空大师的口音中,听出了端倪,不由截口骇然接道:“老人家,你怎么会看破红尘?”

悟空大师长叹一声道:“现在,不谈这些,让我打发了这两个孽障再说。”

柳如眉注目问道:“老人家打算放他们回去?”

悟空大师笑道:“我总不能不教而诛啊!”

柳如眉道:“至少也该给他们留点记号才对……”

她的话没说完,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已自知不妙地互相一使眼角之后,拔足飞奔而去。

柳如眉入目之下,不由怒喝一声:“鼠辈!留下命来!”

话声中,人已腾身而起,向古琴背后激射而去。

但事实上,当柳如眉的娇躯腾起的同时,悟空大师已双手分向齐扬,以“大接引神功”将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吸得倒退而回,一面并冷笑道:“眉丫头说得对,你们两个至少也该留点记号才走。”

这神情、这语气,加上他那骇人听闻的“大接引神功”和柳如眉对他的称谓,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已心知眼前这个老和尚是什么人了,当下,吓得脸色大变,双双跪倒,磕头如捣蒜似地说道:“师祖开恩!师祖开恩!”

悟空大师冷然接道:“别这样叫我,要谈师门渊源,今天,我就该清理门户才对!”

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。

悟空大师却向柳如眉说道:“眉丫头,方才你说要留下点记号,现在,就由你看着办吧!”

柳如眉恭应一声:“眉儿遵命!”

“刷、刷”两声,寒芒闪处,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已各自少了一只右耳。

此刻,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倒是乖得很,一点反抗的动作也没有,使得柳如眉“咭”地一声娇笑道:“想不到你们两个,能如此合作……”

古琴狠狠地瞪了柳如眉一眼,悟空大师却沉声说道:“孽海无边,回头是岸,寄语你们那两个师父,从速悬崖勒马,急流勇退,否则,纵然我不究既往,事实上也没法成全他们了。”

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喏喏连声,一手捂着血流如注的右耳根,起身疾奔而去。

柳如眉这才扑地跪倒,语音微颤地说道:“师祖……

您……”

悟空大师抬手凌空将柳如眉的娇躯托起,一面笑了笑,道:“孩子!快回‘少林寺’去看看林志强好了没有。”

柳如眉一怔道:“师祖,您不去救他,他怎么会好啊?”

悟空大师道:“我已经另外请人去救他了。”

“哦!”柳如眉接道:“师祖您也该前往‘少林寺’去瞧瞧呀?”

悟空大师苦笑道:“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假和尚,可不够资格去‘少林寺’啊!”

柳如眉黛眉一蹙之间,悟空大师又神色一整地沉声问道:“还记得我方才用真气传音,向你所说的那些话吗?”

柳如眉点点头道:“记得,就是‘三绝帮’将于今宵对‘少林寺’采取行动。”

悟空大师道:“记得就好,赶快回去,通知你师父,好好准备。”

柳如眉忍不住又追问一句:“师祖您呢?”

悟空大师长叹一声道:“我吗?除了你之外,我不会见任何人,必要时,我会自己去找你。”

柳如眉接道:“师祖,您这是何苦来?”

悟空大师苦笑道:“丫头,你还太年轻,没法体会我的心境还是快走吧!记着:别在你师父面前说,曾经见到过我!”

话落身飘,已向箭远外的山坡上疾射而去。

当日黄昏时分,“少林寺”与“登封”城中,都分别增加了一些生力军。

“少林寺”方面,来的是金石坚、周一民、周幼梅、冷无双、文素琼、林永年、班侗等人。

“登封”城方面,来的却是“三绝帮”总舵中的全部高手,也就是说,在“汉阳”城郊的“三绝帮”总舵目前已算是倾巢而出了。

到目前为止,正邪双方主力,算已全部集中,眼看“少林寺”这一座千年古刹,即将受到一次空前未有的血的洗礼了。

也许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!当夜幕笼罩“少林寺”时,以“少林寺”为中心的周围数十里之内,竟然是一片寂静。

这一片寂静,一直维持到二更过后,才被一声轻微的惊“咦”声所打破:“奇怪呀!”

另一个“嘘”了一声道:“噤声!”

语声发自“少林寺”山门前,里许外的一片密林中,由林梢所透射的微弱星光中,可以看出,这两个说话的,正是“三绝帮”的红旗令主史天松和白旗令主云中雁。

云中雁的话被他师兄嘘断了,似乎有点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道:“我已默察过,这林子里根本没有人。”

史天松说道:“老四,你也不想想,我们面对的是什么人,凭你的功力,能察觉出来吗?”

云中雁仍然不服地扬眉说道:“我们不能察觉出来的人,决不会躲在这林子里。”

史天松只好苦笑道:“别抬杠,咱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妙。”

云中雁低声说道:“大师兄,我总觉得眼前这情况不妙。”

史天松讶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云中雁道:“咱们出发之前,你总该听说过,最近这一段日子中,‘少林寺’周围一直都是戒备森严,如临大敌,可是,今宵。我们已快到他们的山门口了,却是连鬼影子都不曾见到一个。”

史天松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看情形,他们是已经得到消息,将实力集中起来了。”

云中雁蹙眉说道:“就是这样,所以,我才说这情况不妙。”

说来也难怪他们心中不安,此刻的“少林寺”,不但周围警戒尽撤,连山门口的守卫人员也没有了。

因此,当史天松、云中雁二人到达那门户洞开却是阒无人声的大门口时,却有点趑趄不前的模样。

史天松硬着头皮,走近山门前,扬声问道:“里面有人吗?”

山门内传出周幼梅的语声道:“你有胆吗?”

史天松一愣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周幼梅的语声道:“有胆,就大大方方走进来,没有胆,就给我滚回去!”

云中雁朗声笑道:“和尚庙中,竟然有女人,这倒是……”

周幼梅的语声冷笑道:“云中雁,别逞口舌之利,我不妨老实告诉你,这儿不是‘双桥镇’,今宵,你可来得去不得!”

云中雁也冷笑着反唇相讥道:“就凭你这丫头,可别做梦啦!”

“嗖嗖”连响,山门前,又捷如飞鸟似地飘落三个夜行人来,那是“三绝帮”中的另三位令主,吴化文、吕不韦和古琴等三人。

吴化文一落地之后,立即向史天松问道:“大师兄,怎么样了?”

史天松笑了笑道:“好像摆的是‘空城计’。”

周幼梅的语声冷笑说道:“吕不韦、古琴你们两个,耳伤的血渍未干,居然又跑来送死,看来真是在劫难逃……”

只听金石坚的语声笑问道:“贤侄女,外面来的是什么人?”

周幼梅的语声道:“是‘三绝帮’的五位令主。”

金石坚的语声笑道:“五位令主打先锋,这阵容,可委实够壮观的。”

钟楼上,传来白文山的清朗语声道:“少林掌教与邵大侠,已传下令谕,为了减少我方无谓伤亡,凡是侵入本寺围墙以内者,一律以重手法当场格杀,不得存妇人之仁!”

白文山这几句话,系以那精湛的内家真力,贯注于语声中发出,语音“锵锵”作金石鸣,使得远山近壑,群起回声。

暗影中,传来百里源的语声道:“我倒要看看,谁能杀得了我!”

只见一道人影,疾如电掣似地射入围墙之内,一串震耳金铁交鸣声中,只听百里源的语声,显得不胜诧讶地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‘少林寺’中,还有如此了得的和尚!”紧接着,又喝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居然也会使‘魔魔剑法’?”

与百里源交手的那位和尚,显然就是忘我大师。

说来也真够意思,百里源连声喝问,忘我大师却始终不理不睬,一味地哑打。

这同时,公冶如玉的语声,也遥遥传来道:“史天松,你们几个,还呆着干什么!”

史天松、吴化文等师兄弟五个,似乎被白文山的那几句话,给镇住了,直到公冶如玉的怒喝传来之后,才一齐身躯一震,史天松并暴喝一声:“闯啊!”

“闯”字声中,已扬手发出一权红色信号火箭,人却当先向山门内闯去。

这师兄弟五人,尽管在“三绝帮”中是第二流高手,也尽管其中吕不韦、古琴二人的耳部创伤还被包扎着,但这一联手闯将起来,威力可真非同小可!

尤其是吕不韦、古琴二人,因右耳被割去,更是满怀怨恨地奋勇当先,竟然后发先至,抢在史天松之前,首先冲进山门。

这两个一进山门,就被许双文、许双城姊妹截住。

随后进来的史天松、吴化文、云中雁等三人,也分别被周幼梅、柳如眉、红云、绛雪等人分别截住。

目前这正邪双方的年轻一代中,除了红云、绛雪二人功力略次,而双双联手对付云中雁之外,其余都算得上是棋逢敌手,一时之间,难分轩轾,而且目前这十一位当中,除了红云和绛雪二人戴着面纱之外,其余都是本来面目,彼此都可一目了然。

吕不韦风流成性,激战中仍不忘口齿轻薄,他,与许双文一交上手,立即呵呵大笑道:“和尚庙中,尽是如花似玉的美娇娘,这些秃驴们,可真会享受啊!”

许双文冷笑一声道:“狂徒!死到临头,还要口齿轻薄!”

史天松也沉声喝道:“老三,打点精神杀敌,少废话!”

这十几位年轻一代的在山门交上手,整个少林寺的四周。

也爆发出惊心动魄的喊杀之声。

原来就当史天松手中的信号火箭发出之后,“三绝帮”的攻势,也随之全面发动。

在杀声震天,惨号痛呼之声不断传来中,仅这最初片刻的接触,围墙里外,双方都已有十数人伤亡。

广场上,险了忘我大师与百里源二人恶斗方酣之外,其余正邪双方首脑人物,也纷纷出动。

首先是邵友梅飞射前来,将忘我大师替下,并道:“大师,冤有头债有主,这叛徒交给我。”

另一边,古若梅与公冶如玉,白文山与裴玉霜,也分别交上手,其余正邪群豪,也分别展开一场如火如荼的恶斗。

惟一例外不曾出场的,“三绝帮”方面是“毒公子”夏侯坤,群侠方面是纪治平、林志强、林永年和李巧云等四人。

这四位中,纪治平可能是在暗中掠阵,林永年则因双目失明,作为群侠统帅的邵友梅,深恐他于混战中有所失闪而不许上阵,并请李巧云在地下室中陪着他,至于林志强的不曾出场,可就令人费解了。

恶拼中的正邪双方,算得上是势均力敌,在这初期的接触中,除了三流以下的高手互有伤亡之外,主力人物方面,一时之间,殊难分出高下来。

忘我大师被邵友梅接去对手之后,心悬爱女的安危,立即向山门这边赶来。

山门内的年轻一代,战况仍然难分高下,许双文、许双城两姊妹,是分战吕不韦、古琴二人的,论身手和临敌经验,许家这两姊妹,是比吕不韦、古琴二人要差上一段距离,但因吕不韦、古琴二人是带伤厮杀,受了不少影响,以致反而落了下风。

忘我大师这一赶来,使得许双城精神一振地,脱口欢呼道:“爹!快帮我宰了这厮。”

吕不韦与古琴二人,是知道许家姊妹的来历的,目前许双城这一声“爹”,可使得这一对狗男女,心中大大地吃了一惊,这两个本来已处于下风中的小魔头,心惊疏神之下,已分别挨了对方的一剑,痛得双双发出一声尖呼。

这两位姊妹,一剑得手,更是得理不饶人地杀手连施,剑掌兼施之下,许双文首开纪录,吕不韦已被一剑贯胸,惨死当场,紧接着许双城也将被吕不韦的惨号声惊得脸色一惨的古琴,一剑削去左臂,同时飞起一脚,将古琴蹋得撞毙围墙之下。

忘我大师连忙向两个爱女,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孩子,快去劝劝你娘去,小心一点,可别被她劫持住。”

许双文、许双城两姊妹恭应着向乃母裴玉霜身边奔去。

裴玉霜与白文山这一组,虽然打得非常激烈。但白文山却仅仅是只守不攻。

裴玉霜研习“翡翠船”的武学,比白文山要早,所学也较为广泛,其成就也自然高于白文山,因此,白文山这一心存顾忌而只守不攻,可苦了自己,双方交手不及百招,白文山的额头已见汗珠,这情形,使得裴玉霜冷笑一声道:“白文山,原来你也不过如此。”

他们这一组的五丈之外,就是古若梅对公冶如玉的那一组,古若梅闻言之后,扬声笑说道:“许夫人,我八师弟是因为令嫒的原故,特别礼让你,你没看到他,一直只守不攻吗!”

裴玉霜怔了怔道:“笑话!谁要他礼让!”

白文山沉声说道:“许夫人,在下的话,你是不相信,现在,我不妨再说一遍,不但许大侠还活在人间,而且,昨天黄昏时分,你们夫妻之间,还见过面,谈过话……”

裴玉霜怒喝道:“活见你的大头鬼!”

白文山笑道:“许夫人一定要我点明才想得起来,你仔细想想看,那位忘我大师是谁?”

裴玉霜这才陡然一惊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那和尚就是他……”

他们的这一段对话,相隔不远的公冶如玉,自然也听到了,也自然会心头一惊,但她外表上却故作镇静地扬声说道:“裴家妹子,别听他的鬼话!”

古若梅冷笑一声道:“鬼话?妖妇!我也说句鬼话让你听听,林志强已经恢复神志,而且马上就要来了。”

公冶如玉也冷笑道:“别做梦了!纵然你们有这种技术,我也谅准你们没那种胆量去进行……”

就当此时,吕不韦、古琴二人临死前的惨号遥遥传来,许双文、许双城两姊妹,也向这边飞驰而来,人没到,许双文已扬声叫道:“娘!您……不要打了,爹还活着哩!而且,已经到这儿来了……”

不错!忘我大师也跟在两个爱女的背后,正自飞射过来……

裴玉霜尽管口中硬说不相信白文山的话,但她心中早就相信了。

此刻,三个活生生的人,就在她面前,尽管她再皮厚心黑,也不由为之微微一怔。

白文山等的就是这一个机会,人目之下,毫不怠慢地飞指点了对方三处大穴,然后向许家两姊妹苦笑道:“我的贤侄女,现在,可没我的事啦!”

话没说完,人已飞射百里源身边去,向邵友梅扬声说道:“大师兄,咱们联手宰了这叛徒!”

邵友梅一面动手,一面沉声接道:“不!你先去策应吃紧的地方……”

话犹未了,忽然一片惊呼声,由四面传来:“毒……

毒……”

“毒公子来了……”

“林少侠快来呀……”

原来群侠方面最担心的,还是“毒公子”夏侯坤。

此人不但一身是毒,防不胜防,而且,其武功方面,也并不比“三绝帮”首脑人物多逊,算得上是最难缠的一个敌人。

也因为如此,群侠方面才将实力最强的林志强,用来对付夏侯坤,这也就是林志强一直未曾出现的原因。

群侠方面预定的计划中,各首脑人物,都事先服过周幼梅所获自夏侯坤身上的解药,自然不会中毒,但解药有限,不能普遍预服,尤其是少林寺方面的千百僧侣,更是堪虞。

所以,必须当夏侯坤出场时,以最干净利落的手法,能三招五式地将其制住,才可以减少己方人员的伤亡。而此一任务,自然是非林志强莫属……这些,就此表过不提。

夏侯坤出现的地方,是少林寺东面围墙之内,也正是“少林”掌教百忍大师、金石坚、周一民、班侗等人,与“三绝帮”属下的“太行五鬼”、“刁家四虎”等人混战之处。

这位毒公子一出场,有若滚汤泼雪似地,使得少林寺方面的和尚,一下子就倒下了十多个。

而且,另一部分歹徒,更配合着夏侯坤的行动,纷纷以火箭射向佛殿之中,使得少林寺的僧侣们,更引起莫大的恐慌。

就当一片惊呼声中,一声龙吟清啸,挟着一片惨呼之声,由远而近,迷蒙夜色中,但见一道人影,有若天马行空似地,一晃而来,身形所经,但见人头滚落,鲜血狂喷,残肢断臂齐飞,惨呼与哀号之声,连绵不绝,那情况,令人心悸神摇,不忍卒睹。

就当正邪双方的人,都为之心头一懔之间,林志强已似天神凛落似地,泻落夏侯坤身前。

夏侯坤自恃功力奇高,又擅长用毒,他,尽管心懔于来人功力似乎高过于他,但他却是有恃无恐地左掌一扬,右手一剑横扫,口中怒叱一声:“躺下!”

说来也真够绝,夏侯坤的毒与剑,是乘林志强身形落地时的瞬间所发出,而林志强却也是身形未落,已劈出一剑,并沉声喝道:“匹夫躺下!”

“锵”然巨震声中,林志强身形一晃,夏侯坤却当场被震退四五步,才拿桩站稳,并脸色一变道:“居然不怕毒!你是谁?”

林志强冷笑一声:“小爷林志强,你,就是‘毒公子’夏侯坤?”

话声中,已进步欺身,一剑横扫过去。

夏侯坤一听对方就是林志强,又不怕自己的剧毒,心头这一惊,可真是非同小可。

因为,“三绝帮”方面,事先也有周详的计划,那就是以他们现有的实力,牵制群侠方面的首脑人物,然后于适当时机,由夏侯坤出场施毒。

当然,他们也知道周幼梅手中握有解药,但那粥少僧多的情况,也是在预料之中的,只要先将其余大部分人员毒倒,再配合着火攻,在心理上,已给予群侠方面严重的打击,然后再由夏侯坤这个生力军,回师合击尚未中毒的首脑人物,就天下大定了。

但他们却是百密一疏,并未将林志强神志恢复的情况预计入内,因而,目前林志强这一有若天神下降似地蓦然出现,自然使得夏侯坤大吃一惊,而且,还连带着使群邪方面的首脑人物,也心头大惊。

目前的夏侯坤,已成骑虎之势,他,惟一的特长是施毒,在施毒失效的情况之下,面对着这位等于是由“三绝帮”自己塑造出来的第一号强敌,尽管心头发毛,外表上却未便太窝囊,当下一挫钢牙,挥剑硬架,同时还冷笑一声道:“不错。”

“锵”然巨震声中,夏侯坤虽然是强行拿桩站稳,未被震退,但却是手臂发麻,虎口剧痛,手中长剑,几乎有把持不住之势……

这些,说来虽嫌费时,但实际上,两招硬拼,都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。

林志强得理不饶人地挥剑进逼,一面冷笑道:“夏侯坤!

小爷五招之内不叫你躺下来,今后,我跟你姓!”

夏侯坤在林志强那雷霆万钧的攻势之下,被迫得连连后退,禁不住羞、愤、急、怒一齐涌来,呵呵大笑道:“小杂种,干脆早点跟我姓算啦!”

他,话声才落,林志强又清叱一声:“撒手!”

一道青虹,斜飞而起,夏侯坤的长剑,于“锵”然巨震声中,被震飞十丈之外。

夏侯坤才发出半声惊呼,林志强已出手如电地点了他胸前背后四处大穴,并沉声喝说道:“交出解药,饶你不死!”

夏侯坤颓然一叹道:“解药不在我身上。”

林志强注目问道:“在哪儿?”

夏侯坤道:“在我那两个手下人的身上。”

林志强喝问道:“你那两个手下人呢?”

夏侯坤苦笑道:“目前,情况这么乱,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哪儿?”

林志强气得怒叱一声:“该死的东西!”

叱声中,顺手一掌掴。了过去,揍得夏侯坤一声惨呼,满嘴沁血地说道:“你……打死我也没办法,不信,你可以搜我身上。”

林志强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一挫钢牙,俯身在夏侯坤身上搜查起来。

自林志强出场之后,战况已稳定下来,也就是说,群侠方面,已将战局控制住了,连各处佛殿的火势,也被少林寺的僧侣们压制下去。

林志强在夏侯坤身上一阵搜索,并未搜出解药来。

他,此行对付夏侯坤的任务,虽已完成,却不算圆满,因为,少林寺方面,至少有百十位中毒的僧侣,还没法解救,同时,如果夏侯坤那两个手下人,真还在混战中施毒,那中毒的人,将是有增无减。

也因为如此,使得他心头一急之下,又左右开弓地掴了夏侯坤两记耳光。

不远处,传来金石坚的苍劲语声道:“志强贤侄,上官老贼已被我截住了,快来手刃亲仇呀!”

林志强听得心头一喜,扬声答道:“好!我马上就来。”

话声中,他精目环扫,看到百忍大师掌教正独战“太行五鬼”中的老大邢斌和老二巫义,正杀得难解难分,他,精目一转之下,左手提起夏侯坤,飞身而至,身形飘落时,“砰砰”

两声巨震过处,邢斌与巫义二人,已被他震毙飞射三丈之外。

百忍掌教微微一怔之间,林志强已将夏侯坤向他身前一扔说道:“掌教大师,小可很抱歉!这厮身上没有解药,现在,我必须立即找他两个手下人去,请掌教大师好好看住这厮,逼他立即设法解救中毒的人……”

白文山飞身而来,也扔下一个劲装汉子道:“已抓到一个施毒的魔崽仔,这厮身上有解药。”

林志强连忙接道:“那真好极子。”

白文山接道:“好!你去忙你的正事吧!这儿由我与掌教大师办理善后。”

林志强连忙接道:“八师叔,还有一个施毒的没找出来。”

白文山笑道:“那一个,我已请你的和尚泰山大人负责,你就不用管啦!”

林志强点首接道:“好!那我先将上官老贼宰了再说!”

说着,又发出一声龙吟清啸,向方才金石坚招呼他的地方飞射而去。

金石坚与上官玄的武功,本来是在伯仲之间的,但上官玄投入“三绝帮”之后,武功已大为精进,尽管金石坚也同样地得到古若梅的指点,但因时间太过短促,相形之下,如今的金石坚比上官玄要差上一二筹了。也因为如此,金石坚虽然勉强将上官玄截住,但却被迫得只有尽量采取守势。

同时,上官玄眼看“三绝帮”方面,因“毒公子”夏侯坤的被林志强制住,使得情况急转直下,显然大势已去,也准备暗中开溜了。

因此,当片刻之前,金石坚扬声向林志强招呼时,急得上官玄形同疯虎似地接连三记绝招,将金石坚迫退三步,一式“旱地拔葱”,腾射而起。

金石坚奋不顾身地飞身拦截,却被上官玄情急拼命之下的一记“白骨阴风掌”,击得“哇”地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。

但他虽已负上内伤,却仍然扬声叫道:“志强贤侄快来,上官老贼溜走啦!”

事实上,这时林志强已飞身赶了来,并震声大喝道:“上官老贼!留下狗命来!”

这时,林志强距上官玄仍有二十丈以上距离,而上官玄已逃近围墙边,只要越过围墙,进入外面的荒山密林之中,就很可能逃过这一劫了。

但他恶贯满盈,眼看即将越过围墙时,却被由斜刺里飞射而来的班侗截住,班侗向他咧嘴一笑道:“神君,你还是认命了吧!”

上官玄穷途末路中,眼看即可逃出劫运之际,却被自己变节投敌的手下人截住,心中这一气,可使得他怒发冲冠,厉声叱道:“班侗,老夫拼着一死,也得先宰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杂种才甘心!”

林志强适时飘落,冷笑一声道:“做梦!”

就这刹那之间,班侗已在上官玄那雷霆万钧的疯狂攻势之下,被迫得手忙脚乱地连连后退。

上官玄显然已自知逃生无望,而下定决心要将班侗立毙掌下,以略抒心头闷气,因此,每一招一式,都是制敌杀手。

因此,尽管林志强才不过说了一句简短已极的话,班侗的情况,却已岌岌可危了。

林志强算得上是剑及履及,话声出口,双掌齐扬,左手以一股阴柔暗劲,将班侗凌空托出丈外,右手却挥掌硬接上官玄的“白骨阴风掌”,口中并冷笑道:“上官老贼!知道小爷是谁吗?”

“砰”然一声,林志强纹风未动,上官玄却被震得连退五步才勉强拿桩站稳。

这位曾经喧赫一时,江湖三大中的首脑人物,此刻,却是狰狞得有如一个厉鬼似地厉笑连连道:“老夫知道你是林大年的孽种!小杂种!来吧!”

林志强一挫钢牙,恨声叱道:“上官老贼!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!”话锋略为一顿之后,又-怒喝道:“老贼!只要你能接得下我三招,我可以给你一个全尸!”

上官玄的“白骨阴风掌”,也算是武林一绝,当此生死关头,岂有不尽情发挥之理,因此,林志强的话声未落,他已厉吼一声,双掌翻飞,和身飞扑。

但他所遇上的敌手,实在太强了,连他那三个帮主,都对林强志心存忌惮,凭他一点能耐,去找林志强拼命,那就等于是鸡蛋碰石头啦!

因此,他的攻势才出,双手已被林志强扣住腕脉,有如上了一道钢箍。

此刻的上官玄,委实是拼上命了,他那双手被制的瞬间,几乎是未经大脑考虑地飞起一脚,踢向林志强的下阴。

林志强冷笑一声:“老贼找死!”

冷笑声中,上官玄却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号。

原来就这刹那之间,林志强已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,捏碎对方的腕骨,并抓住那踢向他的右足,倒提着甩了一圈。

就在上官玄那杀猪似的惨号声中,林志强却冷笑一声说道:“老贼!方才是你自己主攻,一招未完,即已受制,可怪不得是我不给你全尸!”

话声中,上官玄的左足也到了林志强手中。

林志强双手分握上官玄的左右足踝,一挫钢牙,半声凄厉惨号声中,上官玄已被他活生生地撕成两半。

林志强扔下上官玄的尸体,目含痛泪仰首悲呼道:“爹娘英灵共鉴,孩儿已给你们报了仇了。”

不远处,传来朱玫的一声怒吼:“许大元,留下命来!”

原来朱玫与许大元的恶斗,也到了最后关头,朱玫的功力虽然高于许大元,但在目前双方都以全力相搏的情况之下,要想杀死许大元,可并不容易,同时,许大元也自知大势已去,虚晃一招,腾身而起。

说来也是许大元在劫难逃,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之下,居然由林志强身边经过。

林志强正被朱玫的怒吼声由沉痛的往事中惊醒过来,人目之下,顺手一掌,将刚好由他身边掠过的许大元击得脑浆四溅,惨死当场。

山门边,传来周幼梅的语声道:“志强,快过来,这些假冒你的名义,屠杀无辜同道的鼠辈们,都留着等你来收拾哩!”

林志强震声说道:“好!我来了!”

“锵”地一声,已振剑向山门边飞扑过去。

原来,直到此时,林志强才正式亮出兵刃来。

此时的林志强,似乎已杀红了眼,身形所经,但见寒芒飞闪,血光进射,惨号之声,此落彼起。

当他杀到山门边时,先后计有“刁家四虎”中的刁仁、刁忠,“太行五鬼”中的老四贾元凯,以及裴玉霜的弟弟裴玉成,和其他十余名次要高手,都惨死在他的长剑之下。

也因为他这一阵震慑心神的大惨杀,使得其余群侠,一齐大奋神威地一阵冲杀,将各地的混战,都结束下来,目前,就只剩下山门内那年轻的一代,和广场上邵友梅对百里源,古若梅对公冶如玉的主力决战,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

至于少林寺中被夏侯坤毒倒的僧侣们,也在白文山与忘我大师二人的张罗之下,找到夏侯坤的那两个带有解药的手下,所中剧毒,也正在解除中。

当林志强一路冲杀着,杀到山门边时,群侠方面,大部分都怀着看热闹的心情赶了过来。

山门边,周幼梅对史天松,柳如眉对吴化文,红云、绛雪对云中雁,这三组中,前两组算得上是旗鼓相当,难分轩轾,不过,由于“三绝帮”方面的大势已去,几个小魔头在心理上受了莫大的威胁,因而无形之中,落了下风而想乘早脱身,但却被周幼梅、柳如眉二人,死死地缠住,而无法如愿。

三组中惟一略占优势的云中雁,当林志强冲杀过来时,情急拼命地奋力攻出三招,将红云和绛雪二人迫退一步,飞身而起,但却被适时赶到的林志强,一记劈空掌,将其截击下来,紧接着,怒喝一声:“住手!”

语声如仲夏沉雷,使得另两组的恶斗,如响斯应地一触而分。

林志强浑身血渍斑斑,冷厉的目光,在对方三人脸上一扫,沉声说道:“说来,咱们也算是艺出同门,似乎不该对你们赶尽杀绝,但我如果放过你们,可对不起那些屈死在你们手中的无数冤魂!”

接着,又冷笑一声道:“现在,我给你们公平一搏的机会,三人连手同上,谁能逃过十招,我可以饶他不死!”

话落手起,寒芒闪处,一串金铁交鸣之声,震撼全场。

史天松等这三个师兄弟,自知三人联手,也决非林志强的十招之敌,既然迟早都难逃一死,倒不如各凭运气,冒险分向而逃。

当林志强向他们说话之间,吴化文以真气传音,通知史天松和云中雁二人,因此,当四人之间的一招硬拼之后,吴化文立即大喝一声:“冲呀!”

“冲”字出口,三人已分三个方向,飞射而逃。

他们这如意算盘,打得并不算坏,在他们的想法中,林志强的功力固然是高不可测,但他们本身也非弱者,在骤不及防的情况之下,三人分向而逃,怎么说,至少也该有一人能逃出命来。

但林志强所表现的,却是沉着得很。

只见他屹立原地,于冷笑声中,双手齐扬,左手以“大接引神功”,将业已逃出丈远外的云中雁凌空抓了回来,右手长剑以甩手箭射出,使得史天松于惨号声中,一剑贯胸而死。

紧接着,他提着云中雁飞身而起,紧蹑着吴化文背后大喝一声:“吴化文,纳命来!”

话落手起,已将手中的云中雁向吴化文兜头砸了下去,鲜血与脑浆四溅中,这两个小魔头,连惨号之声都不曾发出,就被砸得脑袋开花,惨死当场。

这些,本来也不过是刹那之间所发生的事。

这一手干净利落,而又又惨烈无比的杀人方法,一时之间,震慑得旁观群侠,目瞪口呆,雅雀无声。

但林志强却从容地,俯身由史天松的尸身上拔下宝剑,长身向广场上射落,并舌绽春雷地震声喝道:“有事弟子服其劳,师父师母,这两个叛徒,请交给徒儿来收拾吧!”

这两组当代武林中代表正邪双方的绝顶高手,激战已近千招,由于双方的功力相差有限,又都以全力相拼,因而尽管恶斗已久,却仍然是一个不胜不败,难解难分的局面。

林志强的话声一落,邵友梅却沉声说道:“傻孩子,如果师父须要人来帮忙,还会让他们两个叛徒活到现在吗!”

林志强蹙眉接道:“师父,我说的是弟子服其劳。”

邵友梅笑道:“傻孩子,师父与你师母是本门的首座弟子,这清理门户上的工作,怎么说也不……哟!好匹夫,居然拼上命了!”

原来百里源、公冶如玉二人,自知已无生望,竟然走上了同归于尽的拼命招式。

公冶如玉固然是一连三记抢攻,将古若梅迫得连连后退,百里源更是乘邵友梅说话疏神的机会,一剑划破了邵友梅的左肩,那伤势固然不怎么严重,却也不会太轻。

在对方情急拼命之下,战况逆转,而邵友梅夫妇,又不愿有人帮忙,这情形,可使得空怀一身无敌神功的林志强,急得失去了主意。

白文山悄然走近林志强身边,低声说道:“志强,将你师母换下来,让他们两口子对付百里源老贼,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林志强微微一愣之间,白文山又沉声接道:“傻孩子,一切责任由我负!”

这几句话,却已被公冶如玉听到了,只听她怒喝一声道:“林志强,你尽管上吧!老娘等于是把你生出来,也自然有办法将你毁掉!”

她,形同疯虎似地,双手握剑,迎着林志强的长剑,一招“横扫千军”,“锵”然巨震声中,她却借双剑互拼的反震之力,脱手将长剑向着古若梅的背后射去。

公冶如玉自知已难逃一死,才决心先找一个垫背的,她目前这一险招,既出人意外,又势狂劲猛。

这情形,尽管古若梅、林志强二人都是顶尖儿的高手,却是很难逃脱厄运!

林志强在惊急交进之下,急声大喝:“师母当心背后……”

邵友梅笑道:“傻孩子,师父与你师母是本门的首座弟子,这清理门户上的工作,怎么说也不……哟!好匹夫,居然拼上命了!”

原来百里源、公冶如玉二人,自知已无生望,竟然走上了同归于尽的拼命招式。

公冶如玉固然是一连三记抢攻,将古若梅迫得连连后退,百里源更是乘邵友梅说话疏神的机会,一剑划破了邵友梅的左肩,那伤势固然不怎么严重,却也不会太轻。

在对方情急拼命之下,战况逆转,而邵友梅夫妇,又不愿有人帮忙,这情形,可使得空怀一身无敌神功的林志强,急得失去了主意。

白文山悄然走近林志强身边,低声说道:“志强,将你师母换下来,让他们两口子对付百里源老贼,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林志强微微一愣之间,白文山又沉声接道:“傻孩子,一切责任由我负!”

这几句话,却已被公冶如玉听到了,只听她怒喝一声道:“林志强,你尽管上吧!老娘等于是把你生出来,也自然有办法将你毁掉!”

她,形同疯虎似地,双手握剑,迎着林志强的长剑,一招“横扫千军”,“锵”然巨震声中,她却借双剑互拼的反震之力,脱手将长剑向着古若梅的背后射去。

公冶如玉自知已难逃一死,才决心先找一个垫背的,她目前这一险招,既出人意外,又势狂劲猛。

这情形,尽管古若梅、林志强二人都是顶尖儿的高手,却是很难逃脱厄运!

林志强在惊急交进之下,急声大喝:“师母当心背后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却又一声怒叱:“妖妇躺下!”

原来公冶如玉长剑已经甩出,却乘林志强说话分神之际,双手齐扬打出一把淬毒钢针。

林志强怒叱声中,已剑掌兼施地将那淬毒钢针,震得倒射在公冶如玉身上,右手一剑横扫,将其斜肩带背地斩成两段。

在此刹那之前,古若梅也已险煞人地避过要害,使公冶如玉偷袭的一剑,擦着左臂而过,但那伤口却是深达骨骼,痛得她怒喝一声,也如法炮制地脱手一剑,钉上百里源的背部。

就当公冶如玉被林志强一剑腰斩而发出一声凄厉惨号声中,百里源也几乎是同时死于古若梅的剑下。

罪魁祸首,业已伏诛,少林寺中,这一场空前未有的浩劫,就这么结束了。

综计这一战,除了邵友梅、古若梅两夫妇,负有不算太轻的外伤之外,其余如金石坚、周一民、班侗等人,都负有轻重不一的内外伤,少林寺方面,连死带伤,当在百人以上,并有三间佛殿被毁。

至于“三绝帮”方面,则除了裴玉霜和夏侯坤二人,因其一个是许双文姊妹的生母,一个须要解毒,得以保全性命之外,其余可算是全军覆灭。

就当搏斗终止,现场中暂时呈现一片死寂之间,寺后的丛林中,却传来一声幽幽长叹。

全体群侠方自微微一怔,忘我大师忽然飞身而起,向寺后激射而去,并扬声说道:“悟空大师请等一等……”

忘我大师一走,使得许双文、许双城两姊妹,也飞身而起,并悲呼道:“爹!您别走啊!”

但他们两人身形才起,却被朱玫截住了,并温声安慰道:“孩子,冷静一点……”

远处,传来忘我大师的清朗的语声道:“孩子,你们莫逼我,也莫逼你们的母亲,去留由她自便,记着,当林家堡、文家宝重建完竣之日,也就是林志强正式接任‘翡翠船’船主,与你们四个女娃儿的洞房花烛之期,到时候,爹当同悟空大师,一同前来祝福你们……”

语声渐然渐弱,终于杳不可闻……

(全书完)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