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山重水复

燕元澜方自施展奇招,一剑击退了轩辕雷震,突见寰宇三凶这三个老魔头,竟然朝穆如春和纪湄扑去,不由惊怒交迸。

那轩辕雷震心思何等敏锐,情知寰宇三凶必然是看出燕元澜大有获胜的希望,便打算擒住穆、纪二人以要挟燕元澜,坐收渔人之利,不由也是惊怒交进。

燕元澜和轩辕雷震已无心斗,不约而同,大喝一声,齐地一跃而起,斜截过去……

就在这时候,那三条从暗门中飞进来的人影,已疾如闪电般截住了寰宇三凶,身形未停,六只手掌已猛然劈出……

三个老魔头齐声狞笑,前扑之势并未稍减,在空中齐地发掌,向这三条人影击去。

“砰砰砰!”

双方掌力一接之下,空中顿时爆起一串轻重不等的响声,六条人影的势子齐地顿了一顿,各自倒退了三尺,落在地上。

燕元澜和轩辕雷震这时已看清楚后来的三条人影是谁,不禁一喜一惊,倏然沉身落地。

这三条人影,正是搜奇客那春霖,岭南笑侠耿于怀和雍冰。

他们击退了寰宇三凶之后,立即并肩护住了穆如春和纪湄。

三个老魔头原本没有把来人看在眼内,及至拼了一掌,看清了敌方面目时,立即互相一打眼色,忽然齐地退回原来的位置。

这一连串的事情,说来虽然话长,但经过仅只是一瞬之间,可是,就在这极为短暂的时间中,轩辕雷震的心念,业已千回万转了。

首先,他考虑到穆如春和纪湄这两个人质,已被对方夺了回去,使得十成优势中便失了三成。

其次,燕元澜的昆吾短剑以及那奇异的剑招,竟使他的昆吾长剑难以尽情发挥威力,这一来,仅剩下来的七成优势中,最少也减弱了一半。

其三,搜奇客那春霖等三人的闯入秘室来,使得燕元澜的声势大为增强还在其次。最最要紧的就是这哀帝陵墓中,本来是机关密布,秘道纵横,寰宇三凶能够闯进来,自然是靠着那被击毙的灰衣大汉之力,但搜奇客那春霖等三人,明明已被隔断在哀帝寝宫之中,为什么能够脱困?凭了什么能够闯进这秘室?莫非是内部的党羽有了问题?如是这样的话,他仅剩下来的那一点点的优势,也势必不复存在了。

最后,当然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寰宇三凶能够和他合作,可是,这个希望不但甚微,而且危险性也极大。

轩辕老怪不是笨人,他在心念电转之下,结论已然获得,当下,趁众人身形乍停之顷,一声冷笑,竟自闪般从那道暗门飞掠而出。

众人冷不防此,俱不由一楞。

燕元澜大喝一声:

“老怪哪里逃!”纵身急迫……

“沙”的一声,那道暗门竟忽然关闭起来,若不是燕元澜退得快,几乎便夹在门缝当中。

这一突然之变,顿令众人为之又惊又怒。

燕元澜恨极,猛地举起手中昆吾短剑,朝那关闭得严丝合缝的石门上劈去。

“咔嚓!”一声,火花四溅,空自石屑纷飞,那石门上却仅仅现出于一条寸许深的沟槽而已。

燕元澜料不到这石门竟然坚硬得连昆吾短剑也不能劈开,不由一怔。

搜奇客那春霖走了过来,将石门仔细一瞧,叹道:

“这是阴山铁玉,并非普通石头,昆吾短剑虽利,但要想凿开它,怨怕也要费不少手脚哩!”

燕元澜闻言,略觉宽心,但心头一口怒气,仍然消散不了,当下,霍地转身,对寰宇三凶大喝道:

“都是你们这三个人面兽心,自私自利的东西,若不是你们乱搅。老怪逃得了吗?现在你们打算怎样说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“嘿嘿”一笑,道:

“利之所在,人所不免,目下咱们吉凶末卜,老弟何必把脸孔摆得这般难看?”

七煞仙翁“嘿嘿”冷笑道:

“小子,就算你凭着昆吾剑凿开了这道阴山铁玉造成的石门,嘿嘿!你那柄昆吾短剑就得返朴归真,变成一块凡铁了。”

燕元澜一怔,不由向搜奇客那春霖望去。

搜奇客那春霖点了点头,微笑道:

“他的话并不假,但老夫已将剑借与老弟,老弟便有权随意使用,不必顾虑!”

燕元澜犹豫地说道:

“老前辈侠胆仁心,再晚感佩至极,但为此损失了一件至奇珍宝,实在有考虑的必要。”

七煞仙翁冷冷道:

“所以说要请你不必神气得太早啊!”

燕元澜怒道:

“关你屁事,我就算把这宝剑毁了,你们三个也休想出去!”

“魔面书生”狞笑道:

“石门凿开以后,你没有昆吾短剑,能阻挡得了我们吗?”

燕元澜一凛,随即大喝道:

“那我就先杀了你们然后再开石门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突然仰面哈哈狂笑起来……

燕元澜怒喝道:

“你们死在眼前,还有什么好笑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止住笑声,冷冷道:

“老夫笑你愚昧无知,狂妄得可笑!”

燕元澜怒道:

“难道你以为我这柄宝剑,杀不了你们?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神色一整,道:

“诚然,凭着昆吾短剑和你们四人,也许能将我们打败,但也得付出相当代价,此其一,再则,你没有了昆吾短剑,又带着两个武功已失之人,试问能逃得过轩辕老怪的截击吗?”

燕元澜闻言,不由又是一怔,做声不得。

因为,老魔头的这一番话语,他十分明白的确没有过甚其词,若凭着四人的力量和一柄昆吾短剑,要将寰宇三凶击败,也绝非三招两式便可以成功,那时,他们已经筋疲力竭,再加上宝剑巳成凡铁,就算开得了石门,又如何抵挡得住轩辕雷震和那昆吾长剑?

笑面阎罗欧阳天见燕元澜没到话说,于是,笑了一笑,口气一变,诚恳地说道:

“如果你真的要这样干,便恰恰合了轩辕老怪的希望,让他坐收渔人之利了!”

燕元澜“哼”了一声,道:

“你们的鬼心眼,难道我不明白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庄容道:

“总而言之,眼前情势,咱们合则两利,分则两害,如果互相残杀,其后果更不堪设想。”

燕元澜面孔一扳,凛然道:

“我与你们本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值不得和你们拼命,但你们是这般反覆无常,阴险无耻,如果放了你们出去,不知江湖中又要有多少人遭殃,我情愿负担后果,也不愿放你们出去害人!”

七煞仙翁喝道:

“好小子,不知好歹,难道老夫怕了你不成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伸手拦住了七煞仙翁,笑对燕元澜道:

“你几时见我们害过谁?”

燕元澜不防有此一问,不由得一楞。

笑面阎罗欧阳天笑着又问道:

“你如果答应合作的话,老夫有一个比用昆吾短剑凿开石门更好的主意,不知你愿不愿听?”

燕元澜“哼”了一声,朝搜奇客那春霖投了一瞥询问的眼色。

搜奇客那春霖咳了一声,道:

“欧阳兄有何高见,不妨说来听听!”

笑面间罗欧阳天笑道:

“兄弟这个主意,可以保存昆吾短剑不致毁损,所以也必须有个保证,免得出墓之后,嘿嘿嘿嘿……”

燕元澜怒道:

“你们不怪自己反覆,倒怕我们不守信用了!”

笑面间罗欧阳天笑道:

“我们有什么事情说了不算的?”

燕元澜冷然道:

“在金园谷中,我破那‘十绝天罗’之时,你们答应我的两个条件,你们遵守了没有?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强笑道:

“事情还未办好,你怎知我们不会遵守?”

燕元澜一时为之语塞,只好忿忿问道:

“你要我什么保证?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奸笑了几声,说道:

“你必须保证在未出这陵墓以前,和我们充分合作,击败轩辕老怪,并将昆吾长剑夺来交与我们,作为合作的酬劳。”

燕元澜怒道:

“妙想天开,岂有此理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笑道:

“这是大家有益的事,怎叫岂有此理哩!”

燕元澜强忍怒火,忿忿道:

“慢说我不能答应你,就算我答应了,你就拿得稳准能击败轩辕老怪吗?就算能击败了他,那昆吾长剑的主人现在此地,我能够让你们拿去吗?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嘿嘿笑道:

“你既是奉了‘十绝老人’之命来收拾轩辕老怪,那还有什么问题!至于这位穆公子么,嘿嘿!他自身尚且难保,还说什么物归原主,这一点就更不成问题了。”

沉默了很久的岭南笑侠耿于怀突然哈哈大笑道:

“可笑呀!可笑!堂堂一代魔头,竟然这般自说自话,一厢情愿,真不怕把人家牙齿都笑掉了!”

燕元澜斩钉截铁地说道:

“合作可以,昆吾长剑却是休想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冷笑道:

“那么阁下是打算毁掉这柄昆吾短剑了?”

燕元澜冷冷道:

“你管不着!”

七煞仙翁大喝道:

“那你是打算和我们拼了?”

燕元澜剑眉一轩,朗声道:

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干笑一声,道:

“非也!老夫相信你也不愿意两败俱伤,让轩辕老怪坐收渔人之利吧!”

燕元澜“哼”了一声,忿忿不语。

“魔面书生”狞笑道:

“那我们就干耗在这里,看你有什么办法?”

雍冰“呸”了一声,娇声道:

“好不要脸!”抬头望着燕元澜,大声道:

“哥!我们就拼着让轩辕老怪占些便宜,先把这三个家伙打一顿再说!”

七煞仙翁冷哼道:

“女娃好大的口气,你以为那点不成气候的‘七阳神功’,便可以奈何老夫了吗?”

穆如春忽然招呼燕元澜道:

“元弟,过来我有话说。”

燕元澜走过去,笑道:

“大哥好些了么,不知有什么吩咐?”

穆如春道:

“今日之事,皆由我和湄妹而起,元弟就答应了他们吧!”

燕元澜摇头道:

“昆吾长剑乃大哥之物,怎么可以……”

穆如春附耳低声道:

“轩辕老怪不一定还在这墓中,即使遇上了,也不一定能将他击败或是将昆吾长剑夺回,元弟为何这样想不开?”

燕元澜略一皱眉,点了点头,转身对笑面阎罗欧阳天道:

“穆大哥既然答应了,我也不再坚持,但话得说明,如果让轩辕老怪携着昆吾长剑逃出了这陵墓,则我的保证便要收回,但你们答应我的那两个条件,却须切实遵守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眼珠一转,干笑了几声,道:

“有理有理,咱们是君子一言!”

燕元澜朗声道:

“驷马难追!你现在把开这石门的办法说出来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道:

“十绝老人给的‘九幽冷焰’还有没有?”

燕元澜道;

“大概未用完,你问这个干吗?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哈哈大笑道:

“‘九幽冷焰’乃是这‘阴山铁玉’的克星,你只消将‘九幽冷焰’喷在石门上,这块阴山铁玉便立刻溶成粉末了!”

燕元澜闻言,不由好生后悔竟没想到这一着,但另一方面,却又有点怀疑地问道:

“你这办法靠得住吗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神色一整,冷冷道:

“如果无效,老夫这项上人头便是你的!”

燕元澜沉声道:

“好,咱们一言为定!”当下,嘱咐搜奇客那春霖等人准备停当,探手入怀,取出那根盛着“九幽冷焰”的圆筒,照准那道暗门一甩……

“嗤”的一声,“九幽冷焰”像花炮一般激射而出,喷在石门之上!

说也奇怪,连昆吾短剑这样锋利的前古神物尚难以攻破的石门,此刻被那无数星花沾着之际,竞立时无声无息地像坚冰遇火一般,迅速溶化开来……

不消多时,众人突觉一阵寒风吹来,那厚达数尺的石门,已然露出一个足可容人通过的洞穴!

燕元澜收回圆筒,掉头望了寰宇三凶一眼,见他都没有领先出洞之意,当下,也不计较,转对搜奇客那春霖等人朗声道:

“请老前辈,耿大侠和冰妹保护着穆大哥和纪师妹,等我当先探路!”

言罢,神功暗聚,以昆吾短剑护住当门,晃身穿出洞穴!

只见眼前又是一条深邃曲折的甬道,静悄悄地瞧不见半个人影!

搜奇客那春霖等人相继走出来,燕元澜回顾道:

“你们来的时候,是不是走这条路?”

搜奇客那春霖道:

“不错,这条甬道通到那一间寝宫,如果没有变化的话,咱们先到那里瞧瞧再说吧。”

于是,改由搜奇客那春霖在前领路,戒备着向前走去……

一路上,竟然毫无动静,转弯抹角,容容易易地抵达那一间陈设华丽的寝宫。

燕元澜站在中央,向四周打量了一眼,对搜奇客那春霖道:

“老前辈是怎样找到这条通往秘室的道路,莫非是有人指引么?”

搜奇客那春霖脸上略现愧色,却含笑反问道:

“老弟何以见得是有人指引我们呢?”

燕元澜道:

“这是我的猜测而已,因为……”

七煞仙翁冷笑一声,插嘴道:

“现在不是研究这问题的时候,还是先找到轩辕老怪要紧!”

燕元澜被打断了话头,不悦地“哼”了一声,道:

“你们不会去找?”

七煞仙翁“哼”了一声,道:

“我们不是说好了合作的吗?”

燕元澜冷冷道:

“我们约定是遇上了轩辕老怪时才合作,并不是合作去找他,这点你要搞清楚!”

七煞仙翁碰了一鼻子灰,不由有些恼怒地两眼一翻,方待发作……

笑面争阎罗欧阳天忙一使眼色,笑道:

“燕大侠说得极是,反正我们还在陵墓里面,还怕遇不上那轩辕老怪吗?”

雍冰“呸”一声,道:

“对呀,到时候你们再捡现成也不晚啊!”

七煞仙翁目闪凶光,狞视了雍冰一眼,不再开口。

燕元澜也不去理会,转对搜奇客那春霖道:

“老前辈可曾见着那位引路的人吗?”

搜奇客那春霖沉吟道:

“瞧是瞧见了一眼,但却看不清楚是什么人,老弟问这个,意思是……”

岭南笑侠耿于怀接口道;

“那人身材颇为纤细,似乎是个女子。”

燕元澜瞿然道:

“耿大侠没有看错吗?”

岭南笑侠耿于怀笑道:

“兄弟年龄尚未算老,自信不会有多大差错!”

燕元澜略一沉忖,喃喃道:

“那么,她果然也在这墓中,但为什么不愿露脸呢……”

雍冰道:

“燕哥说的可是那个叫尹江其的女子吗?”

燕元澜点头道:

“不错,正是她!”

搜奇客那春霖道:

“照她这样熟悉墓中路径的情形看来,毫无疑问她必然早已渗进了轩辕老怪的党羽之中,她这样做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燕元澜道:

“这就是我急于找到她的原故,好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空际突地传来一阵得意至极的怪笑,打断了燕元澜的话锋!

这突如其来的怪笑声,只听得众人愕然而惊!

因为这笑声,众人十分熟悉,正是那轩辕雷震的声音,但是,众人愕然四顾之下,却不知这笑声从何而来!

笑声连绵不断,仿佛来自空中,也仿佛从地下进出,只震得这寝宫之中,回声四应,十分刺耳!

半晌,笑声方止,随即听见轩辕雷震的声音道:

“我正愁查不出这内奸是谁,谢谢你们替我找出来了!”

燕元澜大喝道:

“匹夫不要装神弄鬼,是汉子何不现身一战!”

只听轩辕雷震“嘿嘿”冷笑道:

“现身一战?嘿嘿!老夫才懒得理睬哩!让你们在这陵墓中饿上十天半月,嘿嘿!那时候再说吧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一面倾听,一面运聚目光,四下搜索,听完,哈哈一笑,道:

“轩辕兄,你以为这区区机关埋伏,便可以困得住我们了吗!”

空际又传来轩辕雷震的声音,冷笑道:

“欧阳兄要是不信,不妨……”说至此处,忽地一声断喝:

“哪里走?还不与我站住!”

众人闻言不由一愕,面面相觑,心想:“他在跟谁说话……”

随即听空际多了一个清脆的声音,冷冷喝道;

“你敢再走近一步,便叫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燕元澜失声叫道;

“是尹……姑娘吗?你在哪里?”

连叫了两声却没有听见尹江其答应,空中又传来轩辕雷震的怪笑道:

“无知贱婢!你不乖乖束手受缚,尚敢虚声恫吓,嘿嘿!老夫可不吃这一套!”

只听那清脆的声音道:

“这陵墓之中,到处已经被我埋下下大量炸药,我只要一举手,大家便同归于尽,齐化劫灰!”

话声一落,轩辕雷震怒喝道:

“你……”戛然住口,下面便是一阵沉默……

显然,老怪似乎已相信对方的话不假,一时间被吓住了,众人俱不由一喜,屏息倾听事态的发展……

沉默了一会,老怪忽地大笑道:

“没有关系,只要你舍得他们的命不要,老夫何妨同归于尽,贱婢!老夫倒要看你怎样动手!”

只听那清脆的声音一声叱喝:

“不许动!”

众人听得心头一跳,情知老怪拿他们的性命来作挡箭牌,反将对方吓住,又向前逼近了。

只听得轩辕雷震“哈哈”怪笑道:

“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那清脆的声音冷冷说道:

“你费了许多心机才弄到两件武林奇珍,还打算拿来称霸武林,我倒不相信你舍得这条老命!”

只听轩辕雷震怪笑道:

“有许多条人命相陪,老夫有什么舍不得!”

那清脆的声音“哼”了一声,道:

“我引发炸药之际,爆炸的次序却有先后,所以,当你我化为劫灰时,那许多条人命却不见得会同时相陪,何况在炸药震撼的威力之下,那些关闭的门户,说不定会被震开,那时,你就有白送掉一条老命的可能,你是个聪明人,不妨多想想看!”

这一番话儿说完之后,空气中又是一阵沉默!

显然,老怪又再次被对方的言词说动,而犹疑不决了……

半晌,才听轩辕雷震狠狠地说道: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那清脆的声音冷冷道:

“开放所有门户,让他们走!”

“哼!说得容易!”这是轩辕雷震带着怒的答覆。

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你连这点都想不通,还想称霸武林么!”那清脆的声音,依旧那么冷,而且带着一丝嘲笑的味道。

众人虽在困中,但听来也不觉有点好笑。

又是一阵沉默之后,只听轩辕雷震似是无可奈何地恨恨说道:

“好吧,我把他们放了再慢慢收拾你!”

那清脆的声音淡淡答道:

“我的命算不了什么,你就马上发令开放门户吧……”

燕元澜只听得满腔热血沸腾,大声叫道:

“不!尹姑娘千万……”

话未说完,突闻“沙”的一声,石壁上倏然现出了一道门户,寰宇三凶已自闷声不响,齐展身,当先飞掠出!

燕元澜恐怕三个老魔头在前途弄鬼,赶忙住口,一晃身形,跟踪追去……

搜奇客那春霖等人自是不敢怠慢,保护着穆如春和纪湄,随后急急奔去……

众人方自奔进门户,耳际陡地传来“轰”然一声巨响,震得地皮动荡,同时又听见轩辕老怪一声怒喝:

“贱婢找死!”

燕元澜这时心急如焚,不知顾哪头是好,脚下却丝毫不敢停顿,紧蹑着寰宇三凶的影子,拼命狂追……

耳际“轰轰”之声不绝,眨眼间,众人已从原来进墓的秘道,奔出墓外!

凉风拂面,夜色深深,众人置身墓外,恍似恶梦初醒,空际忽闻阵阵喝叱之声!

燕元澜闪目望去,只见陵墓之麓,在那祭亭前面,一条高大的人影和一条纤细的人影在拼命恶斗。

那条纤细人影已是手忙脚乱,险象环生,危在顷刻!

燕元澜一眼认出那高大的人影正是轩辕雷震,而那条纤细人影自必是尹江其无疑,当下一声大喝,尽展平生之力,振臂疾掠过去!

寰宇三凶本来已经打算就此遁走,见状,不由也生希冀,竟也齐地掉过头来,腾身飞扑过去!

那条高大入影闻声回顾,情知大势尽去,当下,怒吼一声!竟自舍了那条纤细人影,斜掠而起,在夜空中一闪而逝!

燕元澜急着和尹江其见面,因此眼看着老怪遁走,也不去追赶,飘身落地,对那身材纤细之人抱拳叫道:

“尹姑娘,你……”

他话刚出口,那身材纤细之人竟拧身疾退,口中说道:

“你不必谢我,但望你查明黑森林纵火疑案之时,勿忘今日之情便了!”

清脆的声音尚自荡漾空际,人已消失在黑暗中!

燕元澜没料到尹江其竟依然不肯见面,闻言一怔之后,方待追赶,突听雍冰一声娇叱:

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燕元澜闻声一惊,同时骤觉三股不同的大力,从身侧身后猛袭而至,当下,功力暴提,右臂一挥,昆吾短剑涌起一堵光墙,护住全身,左掌猛然推出,身形借力横飘寻丈!

那三股猛袭过来的力量,和燕元澜的剑气与“乾元真力”

一接之下,顿时爆起一阵慑人心魄的锐响,劲气四漩,卷起无数枯草砂石,直上半空!

燕元澜侥幸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,但也禁不住气血一阵翻涌,左肘一阵酸麻,不由又惊又怒,定睛一扫。

砂飞石走之下,发现偷袭之人,赫然是寰宇三凶这三个老魔头!

燕元澜气得七窍生烟,厉声喝道:

“你们是不是人!”

寰宇三凶偷袭无功,也不答话,互相一打眼色,竟自齐地晃身急退……

只听一声“哈哈”大笑!岭南笑侠耿于怀和搜奇客那春霖以及雍冰等人,已将三个老魔头去路拦住!

岭南笑侠耿于怀大笑道:

“三位且把话交待清楚了再走不迟!”

七煞仙翁狞笑道:

“凭你也敢多事!”猛地挥掌击去!

笑面阎罗欧阳天和“魔面书生”也同时发掌,猛袭搜奇客那春和雍冰!

三个老魔头志在脱身,是以发掌之势,凌厉至极!

岭南笑侠耿于怀等三人自是不敢怠慢,各各运足十二成功力,发掌迎击!

“砰砰砰”!

三声巨响过处,双方这一掌硬接之下,寰宇三凶身形一晃,脚下倒退了半步,岭南笑侠耿于怀等三人都被震得蹬蹬蹬退了两步之多!

寰宇三凶齐声狞笑,齐地跨前一步,六掌齐扬,方待再度发掌,陡地——

几声大喝,从两方面传来,三个老魔头不由愕然缩手,凝功待敌!

从三个老魔头后方传来的喝声是燕元澜所发,而起自陵墓脚下的喝声中,却随着飞掠上来四条人影!

燕元澜和搜奇客那春霖等也是一愕,不约而同,各自运功戒备,凝眸瞧去。

这四条人影身法奇快,喝声一落,人已抵达当场!

影敛人现,赫然是天聋地哑二老,以及秦无痴、花戒恶!

燕元澜等人不由心中大喜!

寰宇三凶却是心头一凛,暗叫不妙!

天聋、地哑二老和秦、花二女赶到之后,不等三个老魔头转过念头,已自齐展身形,与燕元澜、搜奇客那春霖等人鼎足而三,将老魔头们围在当中!

燕元澜这时已料定三个者魔头已难逃走,于是剑眉一轩,大喝道:

“像你们这般反覆无耻,阴险狡毒之辈,真是世间少有,这番万万容你们不得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奸笑几声,道:

“你自己不守诺言,还好意思说我们吗?”

燕元澜怒道:

“我哪里不守诺言?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冷冷道:

“你既答应和我们合作,为何将老怪放走了?”

燕元澜“哼”了一声,喝道:

“我只答应和你们在墓中合作,如今已在墓外,谁还与你们合作?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眼珠一转,奸笑道:

“那么,我们答应你的两个条件,自然也是无效了!”

燕元澜怒道;

“放屁,哪有这样便宜的事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装作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,道:

“好吧!但是你把我们留在这里,教我们怎么去替你调查呢?”

燕元澜方知上了老魔头的圈套,当下,哼了一声!道:

“放你们走出不难,但我怎样才能相信你们脱身之后不食言反悔呢?”

七煞仙翁怒道:

“小子,难道你还要我们起誓吗?”

燕元澜摇头道:

“不!我只想知道你们怎样替我去调查,如果说得合情合理,我便相信,如果是胡扯一通,哼哼!你们一个也休想脱身!”

三个老魔头根本就没有履行条件的打算,是以一时间哪里说得出合情合理的调查计划!

笑面阎夺罗欧阳天眼珠又是一转,一本正经地说道:

“好吧!不过你要把当年黑森林起火的经过,以及你过去调查所得的资料,详细说来,让老夫好仔细斟酌进行调查的步骤!”

燕元澜想了一想,也觉老魔头之言颇为有理,于是,便将当年黑森林中,“南龙”、“北鹤”如何较技,森林如何起火,以及恩师“南龙”将他教养成人,命他下山调查当年纵火之人的一切事情说了,然后,又将这一年来根据恩师指示,调查过哪些有嫌疑的人,以及毫无收获的种种经过,详细说了。

笑面阎罗欧阳天故作沉思之状,想了一会,说道:

“这许多嫌疑人物之中,伏牛三杰卞氏弟兄与中条一叟罗文奇已死,瘦西子杨清既然知道又不肯说出,其他的人……”

说至此处,目光一掠天聋、地哑二老,道:

“其他的人,虽然口口声声推得干净,但我想邛崃、祁连这两处地方,总免不了还有线索可寻,找们打算到这两处看看,你道如何?”

燕元澜心中对天残、地缺二人以及祁连七鹤的疑念,并未完全消失,闻言,暗忖:“三个老魔头口蜜腹剑,明说是替我去调查,说不定会对这两处的人加以挑拨,不过,无论邛崃二绝,或是祁连七鹤,倘若心中没有毛病,自然不会听老魔的挑拨,否则便是大有文章……”想着,心中已自有计较,当下点头笑道:

“很好!我本来也有此意,那么,三个月之后,我们就在川、甘交界的‘古城’会面,交换消息便了……”

话声微顿,面色一沉,沉声道:

“倘若到时不见你们,那以后让我碰见了,可休怪我不讲交情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闻言,脸上掠过一丝诡异之色,哈哈笑道:

“阁下放心,我想那时候一定会有好消息给你的!”

燕元澜“哼”了一声,道:

“但愿如此,你们走吧!”

笑面阎罗欧阳天“哈哈”一笑,同了七煞仙翁与“魔面书生”破空掠起,一闪而逝!

雍冰见燕元澜轻易地将寰宇三凶放走,不由一顿足,嘟着小嘴,嗔道:

“这三个老家伙坏得很,你为什么把他们放走?”

燕元澜微微一笑,道:

“不要紧,我是有心将他们放走的!”

雍冰不解地问道:

“为什么?”

燕元澜道:

“我和湄师妹奉命下山侦查当年黑森林纵火疑案以来,差不多有嫌疑的人都查过了,到现在可以说似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我放走这三个老魔头,好比是要在一潭清静无波的水底下放一样东西,则必须先将潭水搅动,让深沉在潭底的东西都翻浮上来,然后才好下手……”语音微顿,笑道:

“我相信他们这一去,必然会将一潭清水搅得翻腾起来,那时候,我们就可以在那许多翻起来的东西当中,寻取目的物了。”

雍冰仍自不以为然地“哼”下一声,道:“你大概没想到过,你可能也会成为别人的目的物吧,譬如今天在‘赛珍大会’上……”

燕元澜笑声截口道:

“这个我也知道,可是,你要知道,今天的收获也不算小哩!”

雍冰撇了撇嘴,道:“还好意思说哩,你虽然把穆大哥和纪姐姐救了,但却让那轩辕老怪把昆吾长剑和三才玉玦带跑了,看你怎样拿回来!”

燕元澜苦笑了笑,还未开口,穆如春已走了过来,笑道:“不要紧,只要老怪不死,终有一天能够把剑和玉玦拿回来的,元弟不必太过重视!”

燕元澜庄容道:“大哥指教得极为有理,小弟相信在黑森林纵火案真相大白之日,也就是两件奇珍合浦珠还之时……”

雍冰蹙眉道:“什么叫做合浦珠还啊?”

纪湄走过去握着雍冰的手,笑道:“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,到了那时候,昆吾长剑和三才玉玦都会回到穆大哥和我的手中。”

雍冰眨了眨大眼睛,望着燕元澜道:

“是真的吗?”

燕元澜正色道:“这事我虽没有十分把握,但自信也不会相差太远,请冰妹相信我!”

穆如春也点头道:“我似乎也有这预感,元弟,这事就让它自然发展吧!”

燕元澜点头应诺,接道:“这里的事已告一段落,大哥和纪师妹是否打算继续未了的旅程,返回昆仑拜见令外祖母?”

穆如春叹了口气,道:“除此之外,恐怕是没有别的办法好想!”

天聋老人突然开口道:“请怒老朽兄弟不能再护送两位前去了!”

燕元澜愕然道:“为什么?”

地哑老人把燕元澜的问话,打手势告知了天聋老人。

天聋老人神色一整,道:

“寰宇三凶这一趟跑到邛崃去,不知道会对我那两个不成材的师弟搅些什么花样,虽然老朽弟兄和那两个不成材的师弟平日有点芥蒂,但事关敝派的运数,老朽弟兄自不能坐视不理,所以,只好请怒老朽弟兄为德不卒子!”

燕元澜闻言,不由好生为难,沉吟道:

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眼光却朝搜奇客那春霖和岭南笑侠耿于怀望去……

搜奇客那春霖笑道;

“这趟差事,老夫和耿兄本应效劳,可是,老夫适才想到,一来是寰宇三凶这一路上不知要搞些什么鬼,二来,轩辕老怪的行踪极需查明,所以,老夫和耿兄打算追踪下去,为老弟未来的事情铺路,老弟以为如何?”

燕元澜点头道:“老前辈高见极为有理,可是……”

雍冰樱唇一撅,抢着道:

“既然没有人去,那我们就先送穆大哥和纪姐姐一趟好了!”

燕元澜为难地说道:

“冰妹有所不知,我今天在‘赛珍大会’上,已经答应了武当派的两个老道,说只等这里事情完了,就要到武当去见他们的掌门人……”

雍冰不解地截口道:

“为什么?就为了两个老道被打败了的事吗?”

燕元澜摇头道:

“不是,冰妹还记得在汝州渡口上遇见那两个老道的时候,两老道不是曾说过,武当派的掌门人要找我吗?我想,我和武当向无瓜葛,他们的掌门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找我,所以我打算跑一趟,看看有什么文章。”

雍冰“哦”了一声,却目光移在秦无痴和花戒恶身上。

花戒恶盈盈一笑,和秦无痴走上前,对燕元澜说道:

“相公看我们两人是否可以胜任得了?”

燕元澜道:

“若说你们两人的武功,无论哪里都可以,不过,穆大哥和纪师妹已经失去了功力,你二人是否能保护他们的安全呢?”

花戒恶扳着指头,道:

“第一,穆相公和纪小姐仇家不多,第二,他们身上最引人注意的两件宝物已经没有了,所以我敢担保这一路上,绝对平安无事!”

燕元澜仔细一想,觉得她这分析果然有点道理,于是点头道:

“既然如此,那就相托了!”言罢,对雍冰道:

“最好你也……”

雍冰大摇其头,道:

“不嘛!我要跟你一道到武当去!”

燕元澜皱眉道:

“你跟戒恶她们去,也可以多一个照应,不是很好么,何必……”

雍冰不依道:

“花姐姐既已担保无事,那我去也是没有用处,由你一个人到武当去,我才不放心呢!”

燕元澜道;

“我到武当去不见得就有危险啊!”

雍冰道:

“谁晓得那些老道安的什么心肠,多一个人总有个照应。”

搜奇客那春霖插嘴道:

“雍姑娘之言十分有理,今天瞧那太乙、太清两老道的狼狈情形,老弟此去武当,必有番纠缠,有雍姑娘在老弟身边,总比单人匹马的好!”

燕元澜只好点头道:

“好吧,我们就此决定,三月后在甘、川交界的‘古城’会面便了。”言罢,双手捧着昆吾短剑,交与搜奇客那春霖,道:

“这次幸脱大难,都是老前辈慨借宝剑之功,再晚感激不尽,现在事情已了,敬还原璧!”

搜奇客那春霖摇手道:

“些许小事,何是挂齿,不过老弟前途恐怕还用得着这宝剑,老弟就暂时留着吧!”

燕元澜轩眉一笑,道:

“再晚闯荡江湖以来,用剑的机会简直太少,何况此次武当之行,大慨……”

搜奇客那春霖摇头截住他的话头道:

“不然,武当一派,百十年来便以剑术称雄武林,他们的‘三元九宫剑阵’,更是非同小可,不是老夫轻视你,你到武当去,万一发生事故,有这柄剑便可减少许多麻烦,老弟不必客套了!”

燕元澜见搜奇客那春霖态度这样诚恳,同时也明白这一趟武当之行,有这柄宝剑当然好得多,于是,便连声称谢,将昆吾短剑收下了。

于是,天聋、地哑二老,作别自回邛崃,搜奇客那春霖和岭南笑侠耿于怀刚循着轩辕雷震遁去的方向,展开身形,追踪而去。

秦无痴和花戒恶保护着穆如春、纪湄二人,依依不舍地别了燕元澜和雍冰,在一片珍重声中,取道往青海去了。

燕元澜遥望着他们的身形慢慢消失,又缓缓转过头来,望着另一个方向,默默地似乎在想什么……

那是尹江其消失的方向!

好半晌,他忽地一拍额头,失声叫道:

“对了!”

雍冰茫然问道:

“你说什么?”

燕元澜蓦地转身,双手扶住雍冰肩头,兴奋地说:

“你还记得那个英婉姑娘吗?尹江其的身段,是不是和她十分相像?”

雍冰想了想,点头道:

“是啊!……不过,她们可不是同一个人啊,你……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燕元澜道:

“我怀疑她们必定有些血统关系,所以身段才会长得这般相像。”

雍冰不解地说道:

“就算她们有血统关系,但你实在的意思是什么呢?”

燕元澜歉然一笑,道:

“请怒我说得没头没脑,我实在的意思是刚才忽然想起,她们的双亲当中,必定有人和黑森林纵火一案有着关连。”

雍冰道;

“英婉姑娘的双亲都已经死了,而尹江其的双亲是谁呢?”

燕元澜道:

“我记得那西门咆哮说过,英婉姑娘的母亲有一个孪生妹妹,叫‘铁马行空’英骋,我怀疑那尹江其便是她的女儿。”

雍冰点点头,道:

“你这层怀疑虽然不无道理,但何以见得‘铁马行空’英骋,会和黑森林纵火一案有关系呢?”

燕元澜道:

“因为我又联想起那个‘不死神农’林康,他在临死之时,说过在十五年前曾到黑森林去,目的是想找那‘天马行空’英驰……”

雍冰屈指一算,摇头道:

“不对,那时候,‘天马行空’英驰早就去世了呀,那‘不死神农’林康的话,可能是他临死之时的胡言乱语吧。”

燕元澜点头道:

“是呀,所以我判断他那时候在黑森林中见到的决不是‘天马行空’英驰,而是‘铁马行空’英骋啊!”

雍冰摇头道:

“就算是这样,你也不能断定那把火就是她放的!”

燕元澜道:

“所以我就联想到那尹江其的古怪行动来了。”

雍冰不解地问道:

“她的什么古怪行动?”

燕元澜道:

“她屡次帮助我们,却始终不敢和我们见面,其中显然大有隐情,何况刚才她走时,说的那些,分明表示那个当年在黑森林放火的人,和她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,试想,和她有极为密切关系的人,不是她的母亲……”

雍冰抢着笑道:

“便是她的父亲!”

燕元澜一怔,突地一把抱起了雍冰,大笑道:

“对!对!还是你聪明!”

雍冰一头雾水地叫道:

“我见你一口咬定是她的母亲,才和你开个玩笑的呀,快放开我!”

燕元澜喜极忘形地在她的玉颊上亲了一亲,这才将她放开,笑道:

“不!真的是她的父亲!”

雍冰怀疑地说道:

“何以见得?”

燕元澜道:

“你还记得不记得,令师曾经说过,当年黑森林起火之时,曾发现一个形迹可疑;但却不知是谁的男人在场吗?”

雍冰摇头道:

“不对,这个人你后来不是证实了就是那个‘不死神农’林康了吗?怎么又扯到这上面来了呢?”

燕元澜呆了一呆,不禁作声不得。

雍冰又道:

“何况那‘铁马行空’英骋现在什么地方?是生是死?我们都不知道,岂不是困难得很吗?”

燕元澜一咬牙,断然道:

“不管怎祥,我认定我这推断决不会错,只要找到‘铁马行空’英骋,或是查知她嫁给什么人,便不难水落石出了!”

雍冰笑道:

“既然如此,我们还呆在这里干什么?快点去找吧!”,xie_hong111OCR,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