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回 遣怀远游百丈峡

计议既定,回到“罗浮”以后,便即互相分袂。

端木淑跟随一静神尼,去往“潮音洞”中,习练“小诸天雷音掌力”。

谷家麒、东方刚,及令狐元则同去“梅窝”,请“散淡居士”司马超,施展岐黄妙术.祛除体内余毒,并向“梅窝处士”报告“黑地狱”之行的一切经过。

谷家麒与端木淑这一双英雄儿女.自然早已心心相印,如今分袂在即,难免有些惜别伤离,遂避开一静神尼等人,互相略为密语!

端木淑笑道:“麒哥哥,你到‘梅窝’之中,请‘散淡居士’司马前辈,祛除体内余毒以后,打算……”

谷家麒讶然接口问道:“淑妹,你体内也有余毒未净,难道就不去趟‘梅窝’,请司马庄主一施妙手了吗?”

端木淑嫣然笑道:“不瞒麒哥哥说,我有‘无相神功’护体,中毒程度,远比你们为轻,又由‘翡翠鼢’先后两度注入灵液,及服食我师伯所赐妙药,业经行功暗察,已告痊愈!无须再往‘梅窝’,耽误我随师伯的难得光阴了!”

谷家麒“哦”了一声说道:“淑妹既已痊愈,自然不必再去‘梅窝’,你方才要我在祛除体内余毒以后……”

端木淑应声说道:“我要你在祛除余毒以后,立即与我东方大哥,结伴长游,海角天涯地.寻觅水中萍踪迹,莫使她深陷迷途,无法自拔!”

谷家麒以为端木淑虽系胸襟恢宏的巾帼奇英,但难免不对水中萍略存妒念,遂剑眉双剔,朗声说道:“淑妹放心,水中萍为我堕落,我自然应该设法援手,不使她误入泥淖!但绝不会……”

话犹未了,便被端木淑打断话头笑道:“麒哥哥不要讲下去了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?”

谷家麒一双俊目以内,含蕴无限情思地,凝望着端木淑,微笑问道:“淑妹既已知道我要说什么.可信得过我吗?”

端木淑笑道:“我虽然信得过,我却要劝你!”

谷家麒不解其意,讶然问道:“淑妹有话,我必然遵从,哪里用得着这个‘劝’字?”

端木淑娇笑说道:“麒哥哥能够听话最好,我要你在找着水中萍后,消除任何芥蒂,与她誓海盟山地,重修旧好!”

谷家麒一时间揣摩不出端木淑此语用意,只得以诧异眼光,对她凝视!

端木淑嫣然笑道:“麒哥哥,你不要这样看我,我们不是世俗儿女,我要坦白问你几句话儿,希望你也坦白回答,不必故作违心之论!”

谷家麒眉梢双挑,目光电射地朗然答道:“淑妹放心,尽管请问,谷家麒从来不作丝毫谎语!”

端木淑点头笑问道:“水中萍的容貌如何?”

谷家麒毫不考虑的应声答道:“虽然比不上淑妹的天人颜色,也算得是倾城倾国的绝代容光!”

端木淑继续问道:“在‘勾漏山鬼影峰’惊变之前,水中萍的品格如何?”

谷家麒仍是毫不迟疑地,应声答道:“心地光明的红妆侠女!”

端木淑闻言笑道:“麟哥哥果然句句实言,不作违心之论,我再问你,水中萍的门户如何?武功怎样?”

谷家麒脱口而出答道:“北天山门户正大,极获武林尊敬,水中萍的一身功力,也是内家上乘好手!”

端木淑静静听完,面色一整,两道澄净无比的秋水眼神.凝注在谷家麒脸上,沉声说道:“根据麒哥哥的三桩答案,把它综合起来,则水中萍应该是位具有绝代容光,正大门户,上乘身手,心地光明的红妆侠女!”

谷家麒点头说道:“淑妹说得不错!”

端木淑笑道:“人生在世,知己难求,像具有如此条件的红颜知己,更是踏破铁鞋,亦无觅处!麒哥哥,我再问你,你与水中萍邂逅江湖,为她充任马夫,执鞭千里,足见彼此心心相印,情分不薄,假如你我未曾在‘邛崃幽谷’相逢,则你与水中萍之间的感情,是否会起变化?”

谷家麒感觉这项问题,不便答复,只得点头示意!

端木淑笑道:“麒哥哥既然同意我的说法,则好好一位具有绝代容光,正大门户,上乘身手,心地光明的红妆侠女,竟会在‘勾漏山鬼影峰’,对我们下绝情,致被‘冷香仙子’聂冰魂逐出门户,甚或可能误入歧途,深陷泥淖之故,应该颇易解答!”

谷家麒剑眉深蹙,默然不语!

端木淑笑道:“麒哥哥你不愿说,让我自行回答,也是一样!我认为水中萍所以如此之故,是由于两个字,及为了两个人!”

谷家麒闻言,刚刚看了端木淑一眼,端木淑又复含笑道:“两个人中,自然一个是你,一个是我!两个字则一个是‘恨’,一个是‘妒’!也就是水中萍为了‘恨你’,为了‘妒我’,才会刺激得有失常情,自甘坠落!”

谷家麒点头说道:“淑妹分析得丝毫不错!”

端木淑脸上神色,又是一正,正容说道:“我们身负绝学,仗剑江湖,在国法以外,人情之中,铲除不平,救济民物,连漠不相干之人,均应助弱扶危,惩恶劝善,何况水中萍堕落原因,又是为了我们而起,自然更该……”

谷家麒不等端木淑说完,便即接口说道:“我们不正是准备海角天涯地,对水中萍追踪相机拯救吗?”

端木淑笑道:“如今话到正题,我要极为郑重地,请问麒哥哥,你打算怎样对水中萍加以拯救的呢?”

谷家麒平时也颇口舌滔滔,辩辞无碍。

但如今却被端木椒这一连串追问,问得有点透不过气来,只是嗫嚅说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端木淑依然正色说道:“我们不能用随后追踪,暗加拯救的治标之法,因为可能你费尽心力,刚把她救出龙潭,而一转眼间,她又落入虎穴!我们必须要用溯本追源的彻底解决手段!”

谷家麒无词可驳,只得点头赞同说道:“对,对,我们应该朔本追源,彻底解决!”

端木淑道:“这朔本追源中的‘本’是‘你我’,‘源’是‘恨妒’,而彻底解决之道,就是设法使水中萍不再‘恨你’.不再‘妒我’!”

谷家麒是绝顶聪明人物,何尝听不出端木淑言外之意?但总觉得此事大有碍难,处理得一不小心,自己便将在情海风波中,惨遭灭顶.或是被女儿家的天生妒火.烧得焦头烂额!

端木淑挽住谷家麒手儿,拉他同坐石上,深情无限地.嫣然笑道:“麒哥哥,你的心思,以及碍难之处,我全知道,我如今给你一项保证,就是你若能与水中萍重续情缘,再修旧好,我答应不计名位,与她一同嫁你!”

谷家麒心中一阵狂跳,双手把住端木淑香肩,目光凝注她清华脱俗的绝代娇容.颤声问道:“淑……淑妹……你此话可是当……当真……”

端木淑柔声笑道:“麒哥哥,我怎会骗你?但这项保证之中,也附带着一项难题,就是你若不能使水中萍悟自迷途,恢复本性,则我们之间的关系,就止于通家兄妹的了!”

谷家麒起初听得端木淑愿与水中萍同嫁自己,不禁心中一喜,但如今听了这项难题以后.又不禁心中一愁。

就在他一愁一喜之间,端木淑居然笑容齐敛,凛若冰霜地,站起身形,向谷家麒淡淡说道:“谷世兄,请自珍重,我要随侍我师伯,去往‘潮音洞’了!”

这一声“谷世兄”之后,自然接着便是群侠分袂。

水中萍自与谷家麒“邛崃”分手以后,虽然关切恩师安危,赶返“北天山”,但芳心之中.却充满了一片为情惆怅的空虚恐惧!

爱侣分离,为情惆怅,心中自然难免寂寞空虚。

但空虚以外的那种莫明恐惧,却是为了端木淑化身的岳悲云而起!

因为水中萍自负姿色绝世,武功超群,并看出谷家麒与自己相互倾心,必可成为一对般般匹配的天生佳偶!

谁知“邛崃幽谷”之行,见了那位岳悲云后,发现对方容貌武功,竟均在自己以上,言谈举止,偏又颇对谷家麒异常关切!

水中萍已在担心,谷家麒恰又提出意欲邀请岳悲云同破“黑地狱”之事,哪得不使水中萍愁上添愁,在芳心以内,深伏妒念!

一路之间,愁眉不展,回到“北天山”后,又复得悉惊变!

“北天山冷香谷”中.一片愁云惨雾,据“冷香宫”内侍者,向水中萍报告,说是“冷香宫”主人“冷香仙子”聂冰魂突中奇异剧毒,并发现“黑心张良”司马庸,与“幽冥主宰”联名劝降的一封书柬!

聂冰魂性情高傲,自然是盛怒难遏,服尽宫中祛毒灵药,均告无效以下,遂愤然投入名叫“冷香泉”的万丈寒潭,自尽而死!

水中萍哪知恩师具有深心,明面假作投潭,实则已赴“罗浮山潮音洞”,寻找生平好友一静神尼,设法疗毒!自然呼天抢地,哀毁逾恒,换了一身重孝,在“冷香泉”边,设灵祭奠,独宿数日以后,便即赶住“哀牢山神魔谷”赴约,以与谷家麒细商为恩师“冷香仙子”聂冰魂报仇之策!

她因恩师惨死,急痛得已经有点神志失常,到了“哀牢山神魔谷”后,赫然又见谷家麒、岳悲云神态亲密,哪能不火上添油,芳心尽碎的绝情而去!

师门仇深,情场恨重,两桩怫心大事,把位原颇聪明的侠女,刺激得神智全昏.果然不出端木淑所料,是直扑“黑地狱”,意欲以卵击石地,与“黑心张良”司马庸,“幽冥主宰”邝无畏等,决一死战!

被擒之后,折磨自多,但水中萍冰心傲骨,亳不怯惧,反而为了长期忍受折磨,神智方面,渐复常态!

但一静神尼与“冷香仙子”聂冰魂潜入“黑地狱”后,因司马庸等过分凶狡,为了绝对保持机密起见,连向水中萍均未表明身份!

甚至到了水中萍遇救,并被指示,装扮成“冰心哑妇”之际,她仍不知恩师“冷香仙子”聂冰魂未曾遭难,已来“黑地狱”中,只以为是那“勾魂女鬼”,突对“黑地狱”倒戈,救了自己!

长期被囚,一朝获释.满怀高兴,神志益清,但一上“清凉台”,便自又受重大刺激!

这重大刺激.自然是谷家麒、端木淑两意相投的亲密神态!

水中萍银牙暗咬,极力忍耐,但谷家麒与端木淑哪知就里?每一个偎倚动作,每一句关切言语,都对水中萍宛如万刃剖心,一刀一刀地加深苦痛!

直等出了“黑地狱”,听了那几声足使当事人魂消,伤心人肠断的“麒哥哥”,“淑妹”以后,水中萍才被满腔妒火,烧毁了整个灵明,取出“天星神钉”,不顾一切,遽下毒手!

“冷香仙子”聂冰魂在高崖以上,所喝止之语,水中萍因形若疯狂,怒火攻心,根本未曾听清!

但“天星神钉”出手之后,却瞥见自己的救命恩人“勾魂女鬼”赶到!

水中萍不知“冷香仙子”聂冰魂就是“勾魂女鬼”,故而她立即逃遁之故,并非惧怯师傅降罪,只是一来有点羞对恩人,二来认定谷家麒、岳悲云、东方刚既已中钉倒地,必死无疑,不忍再见他们横尸惨状,要想找个僻静所在,痛哭一场,然后也自投崖自尽!

她满腔悲愤之下,展尽轻功,茫然疾驰,竟驰出五座峰头,方始驻足!

水中萍本想找个僻静所在,放声痛苦一场,泄露胸中悲愤以后,立即自尽。

但如今立足高崖,反倒欲哭无泪,心中只在反复忖度,谷家麒、岳悲云、东方刚等,究竟是否业已死在“天星神钉”之下了?

忖度之间,目光微闪,忽然发现“辣手才人”石不开,“震天神手”谵台曜,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,“倾橐先生”包一胜等“文武卜赌”四大神魔,抬着一乘软轿,轿上坐的正是“魔外之魔”公孙大寿,恰好从自己所立崖下路过!

水中萍见状,不由暗想这“魔外之魔”公孙大寿,到底武功究有多高?能令“文武卜赌”四大神魔,如此甘被役使!

念犹未了,忽见“魔外之魔”公孙大寿,从轿上飘身落地,并发出一阵大笑!

“倾橐先生”包一胜愕然问道:“谷主双腿已能行动了吗?”

“魔外之魔”公孙大寿点头笑道:“适才我行功自试,业已痊愈,这乘软轿,可予抛弃,现有四封书信,烦劳你们分头一送,由我独自回转‘神魔谷’便了!”

说完,自袖中取出四封书信,分交“文武卜赌”四大神魔,并向“辣手才人”石不开,“震天神手”澹台曜含笑说道:“二兄所送书信,颇为急要,地点又在滇西‘云岭’,赶紧随我一同走吧!”

“辣手才人”石不开,“镇天神手”澹台曜一齐躬身笑诺,向“倾橐先生”包一胜,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,挥手为别,陪同“魔外之魔”公孙大寿,展动身法西行而去。

“倾橐先生”包一胜低头一看信上字迹.苦笑说道:“这封书信,是要送到‘太湖’,路可跑得远呢!”

说完,便自也向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施礼为别,电疾驰去。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茫然之下.一看手中书信,是要送交“邛崃百丈峡”中隐居的一位“天狼秀士”罗三恨,不禁摇头自语说道:“公孙谷主不知为了何事?竟这等差人投书,我这趟路儿,也不近呢!”

自语过后,方待动身,蓦然听得背后崖顶上一声娇呼:“辛朋友,暂留贵步!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听得语声颇熟.遂驻足回身,仰头看去!

崖壁间一条人影,星驰而下,刹那之后,便自飘坠面前,是位白发飘潇的高年老妇!

一来听得口音颇熟,二来认出对方就是同赴“中元鬼节大会”,曾在“清凉台”上见过的“冰心哑妇”,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遂不禁讶然问道:“你不是自称‘冰心哑妇’,怎么会说话了?语音还甚熟,莫非辛子哲旧识所扮吗?”

水中萍闻言,除掉头上假发及一切化装,向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笑道:“辛朋友真好耳力,‘邛崃幽谷’匆匆一会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“哦”了一声笑道:“原来‘冰心哑妇’竟是水姑娘所扮,但不知对辛子哲有何见教?”

水中萍向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手中书信,看了一眼,微笑问道:“辛朋友要往何处投书?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应声答道:“邛崃山百丈峡!”

水中萍秀眉一扬,含笑说道:“我如今闲得无聊,可否奉陪辛朋友走趟‘邛崃’?以便多多请教呢!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听出水中萍要陪自己同往“邛崃”,不禁大出意外,但又无法拒绝,只好点头笑诺,并向她讶然问道:“水姑娘怎么闲得无聊?你为何不与谷家麒老弟一同江湖游侠?”

水中萍因心中烦闷已极,又复无处可去,才想与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同赴“邛崃”,略遣忧愁,并求他以极为灵验的“金钱神课”,为自己的茫茫未来,一卜休咎!

如今听他问起谷家麒,不禁触动灵机,接口笑道:“谷家麒如今身遭危难,可能有性命危险!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又感意外地,蹙眉问道:“谷家麒老弟,刚与我们在‘鬼影峰’前分手,怎会有甚危难?难道他为了拯救‘七剑神君’欧古月,又重进入‘黑地狱’内?”

水中萍答道:“这是我的臆测之词,辛朋友‘金钱神课’,万卜万灵,何不为谷家麒一施妙技?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因与谷家麒颇为投缘,闻言遂自袖中摸出三枚金钱,向山石以上,轻轻甩手一掷!

金钱显示卦象以后,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“咦”了一声,目注水中萍愕然说道:“辛子哲是卜而后知,想不到水姑娘竟能未卜先知?谷家麒老弟果有重大险厄!”

水中萍暗佩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神卦无虚,接口问道:“辛朋友能否从卦象之中,判断谷家麒有无性命之虑?”

辛子哲收回三枚金钱,大笑说道:“这卦象名叫‘鸿门闯宴’,有惊无险,哪里会谈得到性命之忧?我并可断言谷家麒老弟的这番险厄,是来自阴人,但也蒙阴人相救,与他一同受惊之人.似还不止一个呢!”

水中萍听辛子哲说得宛如目见当时情景一般,不禁心中暗忖,只要谷家麒未死,自己立誓非使他抛弃岳悲云,重行倾心自己,赢得情场胜利不可!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见水中萍听了自己话后,俯首沉吟,默然无语,遂含笑问道:“水姑娘,你在想些什么?”

水中萍目光一转,嫣然笑道:“我在暗佩辛朋友这‘铁嘴君平’四字,委实名下无虚,三枚金钱,卜尽人间祸福!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遂谢笑道:“辛子哲不敢当水姑娘如此盛赞,我这‘金钱神课’,只能对眼前之事,及过去之事,小有灵验,关于一年以后的未来之事,便因火候未到,有些拿不准了!”

水中萍嫣然笑道:“我记得辛朋友在‘邛崃幽谷’之时,曾以‘金钱神课’,为我预卜休咎,算定水中萍婚姻之事,波折甚多,并注定只能作人侧室!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脸上一红,含笑说道:“水姑娘,我方才业已预先声明,对于一年以后的未来之事,拿不甚准!”

水中萍凄然一叹说道:“辛朋友不必过谦,你的‘金钱神卦’,奇验无虚,我与谷家麒之间,确已起了重大波折!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闻言,失惊问道:“水姑娘能否说出与谷家麒老弟之间的波折因由?辛子哲颇愿尽力,使你们言归旧好!”

水中萍摇头叹道:“儿女之情,外人难加干涉.水中萍敬谢辛朋友盛意,我只求你再为我与谷家麒二人,三掷金钱,告以卦象!”

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点头说道:“辛子哲愿以万分虔诚.为水姑娘与谷家麒老弟的姻缘之事,慎重一卜!”

说完,整顿衣衫,凝神肃立,取出三枚金钱,合在掌中,望空连摇,然后恭恭敬敬地,掷在山石之上!

水中萍也心神微跳地,妙目凝光,注视着这位以“卜”称魔的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的神情变化!

辛子哲凝望石上三枚金钱有顷,终于摇头一叹!

水中萍期待他剖析卦象巳久,见状忍不住问道:“辛朋友有甚碍难?无妨直说,水中萍决不在意!”

辛子哲嗫嚅说道:“我记得上次在‘邛崃幽谷’,辛子哲曾从卦象之中,断言水姑娘婚姻多舛,并只有侧室之份!”

水中萍点头说道:“这桩经过,我记得很清楚,刚才并先向辛朋友提及,我如今是请教这次卦象显示如何?”

辛子哲微微一笑道:“两次卦象,显示相同,可能数运前定,水姑娘与谷家麒老弟之间……”

话犹未了.便被水中萍的一阵冷笑,打断话头,淡然摇手说道:“既然数运前定,天意难回,此事便不必再提,水中萍尚有他事,要向辛朋友请教!”

辛子哲不知水中萍生性刚傲无比,越是听说只有侧室之命,便越是拿定主意,不择手段地,非把谷家麒从岳悲云的怀抱之中,夺回不可!还以为水中萍听了自己话后,过分伤心,遂向她安慰说道:“数运虽然前定,但天意却未必难回!水姑娘不必因我卦象中显示之事,过分懊丧,你还有何事相询?辛子哲是知无不告!”

水中萍一面缓步前行,一面似已果把适才愁愤情怀,渐渐排解,向这位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嫣然一笑说道:“辛朋友,我如今要请教的,是有关你们‘文武卜赌’四大神魔之事!”

辛子哲巴不得水中萍能够转变话题,闻言“哦”了一声,含笑答道:“水姑娘问的既是有关辛子哲之事,我自然越发乐于奉答!”

水中萍笑道:“照我看来,你们‘文武卜赌’四大神魔,无一不是身怀绝技的武林奇客,磊落男儿,武功也似乎不在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以下,为何甘心受他役使?”

辛子哲微笑答道:“水姑娘看得不错,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的一身武功,确实不见得能比‘文武卜赌’四大神魔高明多少!故而我们把他奉为谷主,甘受役使之事,并非畏威,只是怀德,也就是感恩图报!”

水中萍讶然问道:“魔外之魔公孙大寿对你们‘文武卜赌’四大神魔有恩?”

辛子哲点头说道:“我们‘文武卜赌’四大神魔,本是强敌,在‘哀牢’约会,拼斗之余,忽中奇毒,无不垂死待毙,幸而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路过,慨赠他囊中一株‘千年仙芝’,才救了我们四条性命!”

水中萍点头说道:“原来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对你们有救命之恩!”

辛子哲笑道:“江湖人物讲究的是受人点水之恩,便当涌泉相报,我们遂就释去嫌怨,结成好友,共对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矢效忠诚,听候驱役,准备各尽所能,辅佐他成为当代武林的西南霸主!”

水中萍摇头说道:“辛朋友等感恩图报,自是血性男儿本色,但我总觉那位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,有点差劲!”

辛子哲微笑问道:“水姑娘觉得我们的公孙谷主,有何不对?”

水中萍道:“你们‘文武卜赌’四大神魔,虽然感激救命之恩,对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,奉为恩主!但他若是气宇恢宏之士,便应彼此结为兄弟一般,不应命你们充任轿夫,形如仆役!”

辛子哲“哦”了一声笑道:“水姑娘有所不知,公孙谷主在‘哀牢魔谷’,举行‘五毒大宴’之际,误中‘黑地狱’剧毒,以致两腿成瘫,无法行走,才由我们‘文武卜赌’四大神魔,自愿充任轿夫,抬他来此,参与‘中元鬼节大会’!”

水中萍听说“魔外之魔”公孙大寿两腿成瘫,不能行走,不禁讶然说道:“公孙大寿方才……”

辛子哲接口笑道:“公孙谷主方才发现自己腿已痊逾,便立即弃轿不乘,可见得他尚非过份骄妄,也并末为把我们‘文武卜赌’四大神魔,视如仆役!”

水中萍秀眉深蹙,凝目寻思,口中却连连说道:“奇了,奇了!”

辛子哲不解问道:“水姑娘为了何事,如此惊异?”

水中萍道;“我觉得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参与‘中元鬼节’以后,便即离开‘黑地狱’,似乎绝无时间写那四封书信?”

辛子哲答道:“这事情容易解释,公孙谷主的四封书信,可能是从‘哀牢魔谷’写好带来!”

水中萍播头说道:“这样说法,便越发不可思议,难道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,比你这位精擅‘金钱神课’的‘卜魔’更具卜筮神通,先知双腿必愈,可以不用你们这四位轿夫,好替他跋涉千里,投书送信!”

辛子哲双眼一瞪,果对水中萍这几句问话,回答不出!

水中萍复又说道:“适才我在崖头,似乎听得‘辣手才人’石不开与‘震天神手’澹台曜所送的两封书信,是要去往滇西‘雪岭’!”

辛子哲点头笑道:“水姑娘听得不错!”

水中萍笑了一笑问道:“我再向辛朋友请教一句,投往滇西‘雪岭’的书信,不在‘哀牢魔谷’派人办理,却带来‘广西勾漏’则甚?”

辛子哲被水中萍问得目瞪口呆,苦笑几声说道:“水姑娘问得确有理由,我也弄不清我们这位公孙谷主葫芦之中,是卖的什么药?”

水中萍笑道:“我倒可以略为猜出你们这位公孙谷主的心中用意!”

辛子哲看她一眼说道:“水姑娘请讲,辛子哲愿闻高论!”

水中萍缓缓说道:“我觉得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,是要避开你们,独自在这‘勾漏山’左近,办甚秘密之事!”

“水姑娘这种猜想,确有可能!”

话方至此,目光忽然瞥及手中书信,又复失笑说道:“难道公孙谷主竟会叫我白跑一趟‘邛崃山百丈峡’?”

水中萍道:“白跑倒却未必,可能公孙大寿是一举两得之计!”

辛子哲被水中萍说得越想越觉疑点甚多,不由暗自盘算,公孙大寿到底有何秘密大事?必须支开“文武卜赌”四大神魔,独自办理!

水中萍一面施展轻功,登峰渡涧,直奔西南,一面向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,含笑问道:“辛朋友,你可认识那位住在‘邛崃山百丈峡’中的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?”

辛子哲摇摇头说道:“我只从公孙谷主口内,闻得其名,却不曾识面!”

水中萍笑道:“他这‘天狼秀士’外号,已颇别致,‘罗三恨’之名,更是有趣!我见了他时,定要请教请教,他恨的是人?是物?是哪三者?”

辛子哲大笑说道:“魔外之魔公孙大寿曾经说过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的所具特长,及名号来历,故而水姑娘这项问题,辛子哲倒可代为答复,免得你见了他本人之时,有所碍口,不便发问!”

水中萍颇为好奇地问道:“辛朋友既知究竟,我先请教这罗三恨为何号称‘天狼秀士’?”

辛子哲答道:“罗三恨不但生得面形似狼,并擅制各种奇药,全以‘天狼’为名,又颇博学多才,故而人称‘天狼秀士’!”

水中萍继续问道:“他既名‘三恨’,必然恨着三样东西,这三者究竟是人?是物?”

辛子哲应声答道:“是人!罗三恨本名‘三才’,五十岁后,改名‘三恨’,含意就是‘恨僧,恨道,恨好人’!”

水中萍“哦”了一声,不解问道:“罗三恨‘恨僧’‘恨道’之故,也许是他在五十岁前,吃了僧道大亏,但他要‘恨好人’,却是何故?”

辛子哲笑道:“罗三恨如今眇去一目.失去一耳,他所以眇目失耳之故,全是自命‘好人’的江湖奇侠所为!”

水中萍蹙眉说道:“照辛朋友说法看来,这‘三狼秀士’罗三恨,必极凶狠毒辣!他既‘恨僧、恨道、恨好人’,为何不向僧道好人报复?而竟独自隐居在‘邛崃山百丈峡’内!”

辛子哲笑道:“水姑娘行道未久,江湖阅历尚浅,大概未曾听说过‘十僧十道齐遭狼吻’的一桩故事!”

水中萍微一摇头,辛子哲又复说道:“多年以前.有十名高僧十名高道,被人诱入‘野人山群狼谷’内,并突然发觉身中奇毒,上乘武功,完全丧失,遂凄惨无伦地,在群狼利吻之下,变作二十堆白骨!”

水中萍听得周身一寒,蹙眉问道:“这桩惨无人道之事,大概便是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的狠心杰作?”

辛子哲点头说道:“罗三恨除此以外,并向素有‘好人’之称的各位江湖奇侠,作了不少报复,但他终觉天地间‘好人’太多,害之不尽,遂不得不向‘好人’低头,善保其身地,隐居‘邛崃山百丈峡’内!”

水中萍道:“罗三恨恶孽太重,他虽向‘好人’低头,但‘好人’之责,便在劝醒迷溺不深的‘坏人’,及诛戮无可救药的‘坏人’,这些‘好人’,恐怕未必饶得过他?”

辛子哲点头说道:“罗三恨深知身撄众怒,行踪极端隐秘!”

水中萍问道:“他既行踪隐秘,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,又为何知道罗三恨住在‘邛崃百丈峡’内?”

辛子哲被水中萍问得一愕,想了一想答道:“也许公孙谷主与这‘天狼秀土’罗三恨,有甚深交吧?”

水中萍话锋一转,看看辛子哲,微笑说道:“辛朋友,江湖中‘好人’一流,放不过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!但‘坏人’一流,却恐怕会放不过你!”

辛子哲笑道:“我并不算什么‘好人’,水姑娘为何断定我要遭受‘坏人’之忌?”

水中萍含笑说道:“因为你‘金钱神课’,灵效无双,每每遇事先知,岂非必遭镇日阴谋满腹的‘坏人’之忌?”

辛子哲似有感触,长叹一声说道:“水姑娘所说极是,辛子哲以后关于占卜之事,确应稍敛锋芒的了!”

水中萍笑道:“辛朋友除了占卜一道以外,其他智慧武功,亦颇超人,我们此去‘邛崃’,长途寂寞,何不猜忖猜忖,‘魔外之魔’公孙大寿命你向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,远道投书,究竟为了什么事情?”

辛子哲方一凝思。

水中萍又复说道:“辛朋友只可用智慧猜测,不可用‘金钱神课’卜算!”

辛子哲想了一想说道:“天狼秀士罗三恨擅于配制各种罕世奇药,可能公孙谷主有所需用?才命我持书相求!”

水中萍点头笑道:“我同意辛朋友这种猜测,此去‘邛崃山百丈峡’内当可一开眼界,见识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,究竟会配制一些什么罕世奇药?”

辛子哲笑道:“水姑娘,我再讲个故事给你听!”

水中萍笑道:“是不是有关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之事?”

辛子哲点头示意微笑说道:“罗三恨除了曾令十僧十道,同遭狼吻之外,还有一桩‘毒计害三贤’的故事,可以证明他所炼奇药的厉害程度!”

水中萍颇感兴趣地,一扬双眉,催促“铁嘴君平”辛子哲赶快叙述。

辛子哲一面缓步前行,一面说道:“罗三恨有一家厉害仇人,江湖称为‘北岳三贤’……”

水中萍接口说道:“我知道这是同胞兄弟三人,武功确有独到之处!”

辛子哲继续说道:“罗三恨早年曾经吃过‘北岳三贤’大亏,亟思报仇,但衡量本身所学,却又远逊对方,遂处心积虑地,化装成另一副面目,与三贤之中的第二贤,设法结交.觅机使其在不知不觉之中,服下一粒罗三恨所炼‘天狼变心丸’!”

水中萍道:“天狼变心丸?这个名儿又颇特别,但不知有何厉害?”

辛子哲道:“北岳三贤中的第二贤,服食‘天狼变心丸’后,即告性情大变,事事倒行逆施,大贤三贤苦劝不听,遂加强行制止,二贤恼羞成怒之下,竟忘却兄弟之情,施展他威震江湖的‘泥犁夺命神芒’,骤发毒手!”

水中萍柳眉双剔,“哦”了一声。

辛子哲又复说道:“大贤三贤猝不及防,当时双双丧命,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遂暗为二贤解去‘天狼变心丸’药力,药力既解,二贤天良渐复,眼看一兄一弟,陈尸血泊之中,自然惭恨万分,也就回手自拍天灵,以死谢罪!”

水中萍听得骇然说道:“这位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的歹毒手段,似乎不在‘黑心张良’司马庸之下!”

辛子哲说道:“有人曾说‘黑心张良’司马庸共有师兄弟三人,司马庸是小师弟,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排行第二,但大师兄是谁?却迄今无人知晓!”

水中萍闻言,大出意外,讶然问道:“这‘天狼秀土’罗三恨,既是‘黑心张良’司马庸的二师兄,他为何不去‘黑地狱’中与司马庸狼狈为奸,共图武林霸业?”

辛子哲笑道:“听说罗三恨与司马庸在师门之中,即互相不和,曾当着祖师神位之前,立下重誓,彼此终生不相往来,也不相争斗!”

水中萍微笑说道:“幸亏罗三恨与司马庸不相往来,否则这两个凶人,倘若联合一处,武林中岂不完全成为一片鬼蜮世界?”

辛子哲目光微注水中萍,忽然摇头叹道:“水姑娘,你最好不要随我同往‘邛崃山百丈峡’,去见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!”

水中萍秀眉双挑,讶然问道:“辛朋友这算何意?我已在‘黑地狱’中,见过‘幽冥主宰’邝无畏,‘黑心张良’司马庸,如今定要再见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!”

辛子哲道:“因为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一向恨僧、恨道、恨好人!而水姑娘正是好人,岂非恰巧犯他忌讳?可能有虑!”

水中萍摇头答道:“我不是好人!”

水中萍姑娘这几句话儿,把辛子哲听得愕然片刻,目光凝注水中萍,缓缓问道:“水姑娘名门正派,仙姿玉质,怎会不是好人?”

水中萍眼圈一红,泫然欲泣答道:“我……做过坏事,就……就不能再算好人!”

辛子哲越发惊奇问道:“水姑娘是否戏言?你怎会做了什么坏事?”

水中萍一面以巾拭泪,一面顿足娇嗔说道:“辛朋友,你不必问,反正我做过坏事,不算好人,定要随你同往‘邛崃山百丈峡’,见见那位‘天狼秀士’罗三恨!”

辛子哲见水中萍满面红霞,羞恼颇甚,竟误会她是有所不慎,失去女儿清白!故遂不便再问,只极为委婉地,安慰说道:“水姑娘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何况即令你当真做过什么坏事,也有‘无心’‘有心’之分!常言说得好:‘有心为善,虽善不赏,无心为恶,虽恶不罚’……”

水中萍听辛子哲这样一说,神情又复凄然.刚刚拭干的两行珠泪,如线双垂,悲声叫道:“辛朋友,你不要再劝我了,我所做的坏事,正是应该加重处罚的‘有心为恶’!”

辛子哲见水中萍这等说法,自然不便再讲究,两人遂各展轻功,直奔“四川”西北的“邛崃”而去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诸葛青云作品 (http://zhugeqingyu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